笔下一点点,点点有精神   ——浅析卢晓天诗集《春天的水边》

作者: 聂鑫 | 来源:中诗网 | 2021-02-23 14:29:55 | 阅读:

  导读:卢晓天用他的一首诗歌征服了我,我记住了卢晓天和他笔下的诗歌。最近,我集中阅读了卢晓天近年作品,深为他取得的辉煌成绩感到欣慰和骄傲。江苏是我们国家最能出诗人的地方,古有李白、白居易、刘禹锡、王安石等人,近有柳亚子、卞之琳、朱自清等人。这些人都是大家公认的诗人,他们的名字被人们记住,他们的诗歌被人们传诵。不久的将来,人们一定会记住卢晓天的名字,他的诗歌如一只小舟,在婉转吟唱声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可靠源头。

        诗人的灵魂在梦幻中盘旋,在肥沃的乡土气息里缭绕,这梦幻的烟云肇源于乡土和大地的蕴含的蒸腾。他的生命根植于乡土又超越乡土,屹立于大地之上又呼吸着世纪之风。他的诗歌置身于传统向现代转型的文化历史语境中,从生命本体和根抵出发,把本土性与现代性有机融汇,在人生与自然的大面积呼应中,便生长出一种意蕴丰厚而又独特的艺术风姿。传统的美丽永远不会被替代,许许多多的文体正在被返璞归真,一些沉眠了的传统文化正在被时代所唤醒。
        近,我喜欢上了江苏诗人卢晓天的作品,看了他的诗后,心中不禁怦然而动,心扉初开,宛如相见的情人不自觉的要缠缠绵绵。鲁迅曾说:“凡人之心,无不有诗,如诗人作诗,诗不为诗人独有,凡一读其诗,心即会解者,即无不自有诗人之诗……”宛如大海给了浪花生命,宛如高山给了峻岭幽绿的颜色,宛如爱情给了情爱者的感动和娇羞。写得出诗的是曲者,看得懂诗的是歌者,有人写有人唱才会有醉人心的旋律,才会有后来者把她称之为范本和艺术。在卢晓天的作品中,邂逅了久久没有回音的季节的躁动和乡情,偶遇了久久不能释怀的最为纯情的歌唱。一个人走不开,不过是因为他不想走开;一个人失约,压根是他不想赴约。爱一个人,一切借口均属废话;喜欢一个人,多少赞美那也是金玉良言。 在卢晓天的诗歌里,我仿佛读到了一个方向,身不由己地便赶去走访,仿佛是赶赴一个有温度的约会,不想有借口,不想有废话,一切赞美都是有感而生,真想变成一个有情人,嫁给他的诗。
      爱一个人的诗决不是为了潇洒,而是为了让歌唱更响亮。读卢晓天的《冬去海南》,他在诗歌里这样写道:“冬寒,向南/去海南度假,去天涯海角/看椰风蕉雨/看鸥翅帆影/我会掬一捧浪花/寻找海龙王的踪迹/我会摘一朵白云/听星星昨晚上,给今日朝霞的神秘留言//去海南,更多的时候/我会在黄昏的沙滩上/漫步/看夕阳拖曳我长长的倒影/这就是我留在海南的诗笺/上面写满我的浪漫诗行/长长的倒影/也是我留在海南的画卷/上面/画满顾城的眼睛/我和他一起,寻找光明。”短短的一首小诗,美美的一首小诗,惟妙惟肖地勾勒出了一个旅游者的心境。前一段写自己旅游过程中喜悦张弛的心情,如思念中款款走过来一个少女,扑进期待已久的一个怀抱,感受着美景带给自己的真实享受。沿着有飞鸟的方向,拥抱着大海里的浪花,寻找着海龙王的足迹。这时候的诗人仿佛和这个美好的世界融合在一起,像摘下一片叶子一样摘下了一朵白云,聆听昨晚上星星留给自己盼望的幸福。令人浮想翩翩,爱意绵绵,霎那间花朵一样绽开了开放的神韵,活现了一个人拥抱大自然的惬意心境。第二段侧重描写出了看着今朝的景象,唤起了心底里留下来的往昔,往昔是上下的睫毛,互相对视着,不陌生,今年的遇见比去年的欣喜,今年的喜欢比去年更深了一层。一脉温情流水般轻轻叩击着读者的心扉,令人顿生出一种微带着花儿气息的审美情趣。尤其最后一句,诗人居然在吃吗,美景里想到了诗人顾城,在一幅画卷上画满了他的眼睛,大胆的想象,深化了声调里那种深深的喜悦,就像音乐里的小过门,看似不重要却能把您引进音乐的核心,感受无比震撼的美。其中娓娓阐述了无限的留恋和热爱的真挚情怀,委婉而动人。这让我联想到一句话:“鱼对水说,你看不见我的眼泪因为我在水里,水对鱼说,我看见了你的眼泪,因为你在我心里。”想不到爱到极致也是一种心痛病,发作起来就是一首首优美的诗章。这种病连医生也医治不好,爱的越重病就会越重,每一次犯病的日子里,踉跄的身影就会站在盼望的风口不住地飘摇……
        卢晓天用他的一首诗歌征服了我,我记住了卢晓天和他笔下的诗歌。最近,我集中阅读了卢晓天近年作品,深为他取得的辉煌成绩感到欣慰和骄傲。江苏是我们国家最能出诗人的地方,古有李白、白居易、刘禹锡、王安石等人,近有柳亚子、卞之琳、朱自清等人。这些人都是大家公认的诗人,他们的名字被人们记住,他们的诗歌被人们传诵。不久的将来,人们一定会记住卢晓天的名字,他的诗歌如一只小舟,在婉转吟唱声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可靠源头。
        读着他的诗,我仿佛随诗人一起走到了美丽的海南,陪他一起领略了海南的湖泊和岛屿。在他的诗歌里我看到了表面上坦荡无砥、寂静祥和的小海湾,竟在其一首首美丽的小诗歌里蕴藏着自己那么的不凡身影,活跃着自己那么夯实的足迹,容留着自己那么多的生活神奇。也许陶醉于山花烂漫,也许沉浸在热恋的温情,诗人由海南一方水土,折射出一个大爱折深深的爱恋。最远的目光,是一个跋涉者远眺美景时,眼睛里透露出来的那种深深的喜悦情。最远的距离就是我离开你却总觉得在你的身边没有走远……我看到诗人从冬日的海南写到椰风蕉雨,写到展翅翱翔的海鸥,真是笔下一点点,点点有精神啊!
        看来诗歌作品感染力就是从普通的日常生活中产生的,每个诗人的悟性不同,所以写出了不同的诗歌作品。好的诗歌句子,就是一首诗歌的眼睛,行话叫“诗眼”,诗眼是诗歌灵魂的天窗,具备了画龙点睛之妙。诸如他在《人在旅途》里的句子:“而我,而我们/则是在行驶的高铁上/面临车窗,如翻阅画册/一帧,一帧,又一帧/至于那一帧山居小院/我们会走进画里/去住上几天。”这就是“诗眼”展现的艺术魅力,诗眼有如一束鲜花,常令人一睹即产生欲罢不能的审美期望。
      卢晓天的诗歌提供给人们的意象,宽阔而又细微,让我们觉得我们就是经历了的主人公,面对着高山和大海,天空和大地,享受到一种春风扑面的悸动。卢晓天用细节把自己的经历用诗歌还原,用阳光对一切生命发出感召和鸣响。小鸟儿在他的诗歌里得到了歌唱,河床得到了流水的鸣响,高山得到了绿色的奖赏,大海得到了浪花的激荡。卢晓天的视野角度高人一等,不依赖素材的天然形成,在原有的基础上让一朵花儿绽放出美丽和芳香,让一束流星毁灭的时候也流露出了人们仰慕的光。在他的许多首诗歌里,卢晓天借重了这一点,加深了诗歌语境的深度。我们看他在《雪舞》里的意境:“ 我不知道你的风衣为谁而舞/为那寂廖的深秋/还是为这漫天的雪花?/我看不见你的微笑了/此刻,冰霜,/难道已凝固了你的眼睫/在这雪舞的冬日,已看不清千山万水之后/那些万紫千红?//哦,且掸落你肩头的雪花/让我陪你一起掩泣/并咽下那些泪水的苦涩/你珍藏的那一枚雁羽/一直温柔地,抚摸你的心房啊/请双手合掌/并感受羽毛给予的温暖你的血液,就会一点一点/沸热了......”喜欢这首小诗的原因,觉得她格调恬淡、自然、朴实,没有哗众取宠之感。感情的抒发到位含蓄、委婉、采用了含蓄的手法,面对一朵喜欢的雪花,宛如面对着一个爱慕的人倾述着仰慕已久的情愫,唯有牢记最恰当的,牢记是简单的,也是最幸福的,作为凡人哪个人没有被幸福和快乐拥抱过呢?幸福的的记忆真好,他会让每一个渴望快乐的人时常想起它。
        卢晓天对现代艺术的悟性已有了相当火候。与叙述性文类不同,诗歌在真实叙述方面,是最注重讲究的,你说让一个农民进入五星级餐厅,他会点出哪些菜呢?让农民找到他该去的地方,才会活出幸福感。卢晓天是是让您,是诗人就该回到圣洁的诗坛。他的诗歌是真实的,没有一丝虚假,他的诗是火热的,让人联想到火苗的温度,他的诗激情的,让人感悟到激情万丈高山仰止。在卢晓天的诗歌里,我觉得一个诗人的本色得到了还原,诗人回到了该去的地方,找到了自己祈求的幸福。他在《梅雨季》是这样写的:“听说,梅子喜欢眼下的绿色/亲自驾着雨来/在窗外兴风作浪/散发出来的味道,/让我意乱神迷// 眼下的绿色,漫无边际/一泊水光 /早已与它融为一体/它们终日招摇 /共长天一色。//梅子喜欢这个季节/在江南 /这段日子,已把它和雨/混为一谈,绿水汤汤芳草萋萋/我该向谁交代心事?/一粒梅子,/坠落酒杯雨叩窗棂。”像这样饱满沉实又不乏灵魂魅力的诗歌,能不招人热爱和喜欢吗?如果说卢晓天的诗歌是至善至美的,这不免有点夸大其词,风扇舌头的意味,我认为卢晓天在处理诗歌的题目上存在欠缺,诗歌不仅需要诗眼的衬托,还要有好的标题渲染,标题好比一个人的脑袋,脑袋没了还会有生命力吗?好的标题会让一首诗歌身价倍长,例如蔡丽双的《唯一的橄榄》、《感恩树》,英国诗人艾略特荣获诺贝尔文学奖的长诗《荒原》等等,有人长了个俏脸蛋,人家会说你漂亮,如果只是体形好,只能夸你一句好身材罢了。好身材和漂亮是两个概念。
        在卢晓天诸多诗歌中,有一首诗我要特别的提一提,它就是那首《拾步公园》,我觉得他写出了一个人的遭遇,这种遭遇和我的本身很相同,“多少春色/能与秋景重迭/我的眼睛洞悉一切/每一只鸟叫/我都能听出它的欢欣//这是我歌我吟的故乡/从旷远的北方回归/田园收留了我的足迹/我己不谙农事/那些祖上的农具/已经失传/以文字赖以生计/我对秋天的田畴/年渐一年的陌生。”诗歌里有遗憾,有满足,有幸福,但也有丝丝失落。但无论如何,梦的本身是美丽的,但也是轻渺缺少重量的,如同蒲公英身体轻如鸿毛,但谁又不说它以飘向了远方呢?不善于倾诉苦难的人,并不是说没有苦难缠身,这正是“欲说还休”的意思,这种意思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的那个少年长大之后重新认识了的生活忧患。
        卢晓天的诗歌是有呼吸的,读他的诗歌不用担心缺氧,他用朴素和生动,用最真实的吟唱,让我们感受到了人世间那种纯真平稳的呼吸。而生命的升华恰在一呼一吸之间。
        相信未来的人们一定被现在折磨过,我们都相信未来,所以未来的幸福足以遮蔽我们现在的内伤。明天的日子会更好,相信受了伤的每一颗心灵都会获得一份美好的期待。
 
 
作者简介:聂鑫,河北石家庄人。作家、诗人、评论家、词曲家。做过记者,编辑。海内外1000多家报刊发表作品五千八百件余件,海内外多家报刊发表作品五千八百件余件。作品荣获过40多种奖项并多次被选入品牌读本。出版的著作有《花开的声音》、《血色梅花》、《月光下初吻》、《您是我的一段神话》、《比翼双飞》《爱语悄悄》等五部。参与编辑的著作有《百家诗选》、《东方黎明》、《守望》、《艾青草》、《看海》、《拆迁》、《葛秋栋作品集》、《寻找自己的河流》、《小城故事》等70部。香港当代文学研究会常务理事、洲际文化艺术协会理事,世界华文作家联合会执行副主编、《文学欣赏》杂志社主编。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甜蜜的橙子

    由首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获得者、著名诗人王久辛创作,公安部文联签约作家徐振江
  • 2021年2月上半月中诗

    中诗论坛精华编辑工作组出品
  • 从故事的结尾处返回(组

    爱斐儿,本名王慧琴,医生,诗人,画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诗集《燃烧的冰》、散文
  • 典藏年代

    前言:年禧春绿髣髴是孩童趣逸的佳节,而迈入暮年的心境却是< 可怜枝上色,一一为愁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