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海生态诗歌3组36首

作者:黄海 | 来源:中诗网 | 2020-07-29 20:34:28 | 阅读:

  导读:黄海,12岁,海口秀峰实验学校6年级、海南作协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羊的毛,羊的蹄(组诗12首)
 
 
绵羊
 
绵羊,驮着满身羊毛
每一根,都毛茸茸地藏着
传世的编织手艺
阳光再一次开始了奔腾
草原化为避风港
羊毛纺出柔绵不绝的时光
 
羊毛,遍布整片土地
任由绵羊在一点点地纺捻
将一望无际的草原
当做刺绣的画布
画上一望无际
 
春光,化为温暖的守护神
在草原上无限穿插
绵羊,复苏了无限生灵
在生命的前进之中
用生生不息再一次开始了编织
一朵朵白云,像纺锭
滚落在大草原上
 
马背上的歌谣,摇动摇鞭
牧羊犬的力量在控制宇宙
从而转动整个草原
牧民的眼里,有羊毛衫
唤醒了蓝天瓦蓝的忧愁
 
羊毛将寒冷热化
光明千变万化
穿透过了一只只绵羊
看见来年秋天的丰收
牧民在草原上种了一列列棉花
 
岩羊
 
在直上直下的悬崖之上攀岩
是力量的无上生根
蹄上正在无限放大
结果已经化为胜利
 
岩羊,又一次苏醒了
羊,柔顺并不只是代名词
蹄甲在进行永恒奔腾
曾经,它是奔腾在岩壁上的王
 
豹爪留下了抓痕
正在克隆着勇敢
恐惧早就摔下万丈深渊
只留下勇敢者奔腾的身影
 
剔除了光阴的羊蹄
再一次复苏了
总有老羊坠入深渊
换来小羊的崛起
 
死亡不会让岩羊惊恐
雷霆,穿透了万钧
总将山岩又一次洞穿
在岩羊哒哒哒,哒哒哒的蹄声里
 
晕羊
 
惊吓,会让肌肉麻木
灵魂再一次离体
 
乌云蒙蔽了天际
变成了死亡的替罪羊
 
羊群之中,寒光闪烁
眼睛再一次麻木了
 
再一次在锋芒之中瞪圆
看见时光飞快穿梭
 
野兽开始了怒吼
羊,代替了多少人的死亡
 
猛虎的呼啸
让肌肉再一次麻木昏睡
 
羊已经化为死亡
不只是晕倒在持续着
 
而是让羊再一次复苏了
羊群出现在朦胧的梦境中
 
非洲大羚羊
 
野性,穿越一整个非洲
褪下羊毛外衣
黑暗,漫漫抵达夜的深处
 
寒冷,冻掉了笨拙的脂肪
似是河流一般
奔腾在宇宙之中
 
山峰已经化为平地
夹带着飓风奔跑
豹爪,正在不断地递进
 
时光再一次破灭
羚羊,最快的速度
修长用来表示生活
 
灵魂优美飞扬
前进的一生,在非洲
羚羊用速度觉醒
 
筹码可以换来生存
奔腾,如江河一样壮阔
波澜在无限反弹着
 
化为一座座大山的坎坷
奔腾过险峻的高山
猎豹也只能望羊止渴
 
为一口盐巴攀岩
 
岩羊开始攀爬
高峰正在努力修正垂直的角度
渐渐将困难倾斜
 
盐井,只在工厂里
有时,山崖上也会有盐巴
感恩高原飘来的水汽
 
撞在了山岩上
一个隆起的包
是白色的凝结
 
时光渐渐支离破碎
山坡顶峰上刮着狂风
号召岩羊为一口盐巴攀岩
 
盐改不了的咸味
又一次出现在了此处
盐巴腥咸的味道正在传递生命
 
让盐巴重新复苏
镌刻在岩羊蹄上的故事
又一次渲染了岩羊一生
 
尼日利亚矮种羊
 
世界上最矮的羊
用曾经最高的身高
去探破天空
 
找到每一只羊
用白云做冬装
寒雪,布满了大地
 
每一片雪花落下
寒冷不属于那片土地
被藏到了羊毛之内
 
藏到了草的种子之中
一条条小河
烈日把它当做一袋袋水
 
尼日利亚矮种羊
和其中的冰凉融入草地中
滋润一把把刀锋,开天辟地
 
羊膻味渐渐变矮
在悄然之间缩小了自己的体格
但它们精神依旧伟岸地驻守在山峰上
 
瓦格吉尔羊
 
那一只只羊正在跳跃
掠过无数光阴
耳朵在无限拉长
 
一点点老去的羊们
耳朵化为天桥
一路通往天际
 
海浪,在无限徘徊
撞击着两边海岸
将瓦格吉尔羊的乡愁传递着
 
舌头,舔食着草原
正在无限传递柔情
宠物羊的贵族,不会磨钝的锋芒
 
时光还是在倒计时
危险,深藏在土地下
种着香甜的梦
 
大盘羊的自杀
 
威武,依旧是过去
长长的山羊角
一条长长的赛道
这是大盘羊的羊角
大草原上的名牌
 
那对角越来越弯
弯得变成了
胜利之后的鬼门关
拿着生锈的匕首
骷髅在旋转的角上一层层叠加
渐渐逼近梦魇的深处
 
会有多少大盘羊在守护着回忆
在光阴之间穿梭着
化为漫漫长路上
死亡的行者
把荆棘塞入羊毛之中
 
切割灵魂和肉身之后
只有太阳让它
自己将自己祭天
那是恒古不变的信念
角一圈圈地盘旋
要把思乡送到头脑之中去
 
雪羊
 
又一次大雨
夹杂着无数冰雹
一同落下
那些乌云把白云遮盖住了
依旧放在天上
 
冰雹撕裂白云
融入到身体之内
雪羊用羊角,擎着大地和天
一边顶天,一边立地
站在雪峰之上
看白雪唱绝歌
 
时光将它忘却在过往
不知道谁还记得
这群匆匆的过客
一身白衣藏了多少极寒
容纳在了雪地里
 
雪羊,让死去的灵魂
继续奔腾,化为鲜血染红土地
那一片白色的羊毛
凄惨的飘在冰川纪
赋予寒冰最后一片乐土
 
山羊
 
山羊的胡子,让草原
渐渐变得深沉
羊群,一次次传递
让山羊一年年复苏草原
 
山羊把干枯咀嚼着
一直吞没衰败
只差了一副眼镜
就可以穿透一整个夜空
 
山羊,伸长了羊角
时空,把山羊的渺茫略过
山丘在不断轰鸣着
 
断裂的草根里
装满了山羊的智慧
化为一门门大炮
将邪佞在远方轰散
 
山羊,每每到达悬崖顶端
都不忘采下天边的白云
送给好朋友雪莲花
 
山羊被西北风拉长的胡须
把石头编织成面包
总能在贫瘠的土地上
一回回成功的抵达自己的彼岸
 
战羊
 
一只战羊和一头牛做比较
一只瘦小,一头庞大
相差上十倍的身材
是木星和一颗恒星的差距
 
那一只羊战红了眼
在牛羊决斗之间
看见一切皆有可能的真谛
它是那片草地上的王者
 
正在和那头牛战斗
漆黑的角,正在碰撞着
那一只战羊,让精神化为鱼
遨游在力量的大海中
 
它用短小的山羊角
把生命化作冲锋陷阵的力量
锋芒,正在一点点省略恐惧
穿透了天空,羊毛击破了极寒
 
比利牛斯山羊
 
有时,比利牛斯山羊
孤傲地站在悬崖壁上
等待一个种族灭绝
寿命,从天上剥夺而来
 
必须得要还回去
将自己的医生送还
逃过多少次刀芒
却忘记了还有陷阱守候
 
它最后的遗照留了下来
在网络上被无数次克隆
山羊,也有带毒的芯子
在孤独之间吞吐着
 
山羊,羊角上
带着无限寒芒
时光已经化为羊毛
正在一次一次交织着别人的温暖
 
有时,比利牛斯山羊
穿透每一丝火焰
化作大草原上的标牌
指向远方最丰硕的草场
 
2020.7.6
 
 
蛇的环绕(组诗12首)
 
 
蛇的环绕
 
猎物的骨头在奏乐
盘绕着蛇的力量
庞大的身躯渐渐缩紧
 
那个没有失败过的战士
各种斑斓渐渐浮现
蛇尾,树根便是高尚
 
缠绕着精铁与硬钢
范围开始了缩小
光明,一次次看到蛇的引信
 
大树一般的钢铁
又一次开始重生
骨头正在无限旋转着
 
蛇的毒液流转着
铭记着每一个死去的人
生命,用血液延续
 
冷血,在重复着热胀冷缩
万钧之力突破了柔绵岁月
让血液继续冷却
 
蛇吞象
 
在《小王子》的故事里
一顶帽子在成人的视觉之中
不知道那是一条蛇
 
黄色,来源于沙
在那其中,有一头象王
蛇皮便是王冠
 
蛇吞象,土匪吞霸王
象牙,戳不到蛇的肋骨
总有两方人存在
 
正与邪恶,两方已经分不清
岁月,让蛇一次次蜕皮
大象的鼻子再次伸长
 
伸直到了蛇尾,让蛇变成
一顶帽子,戴在了沙漠之上
沙漠,有了最高级的冠冕
 
长绳
 
它四肢修长
只是隐没在了空气中
 
它是最优秀的猎手
要隐蔽不需要的足部
 
就算开膛破肚
也把腹部当做铁足
 
开始环游整片丛林
找到狩猎中的野人
 
吞没惊雷
劈下的篝火
 
把安抚失败的和庆祝成功的酒
引入自己的血液里
 
用一个醉者的脚步前进
走着“S”形的弯路
 
那时的它
像黄河长江
 
在书写着遗书
只为了一场花落的葬礼
 
赤道线
 
那条蛇伸得笔直
只有竖着的弯道
 
正对着的方向是极热
相反的方向成了极寒
 
只是太阳把它烤熟了之后
把腹部放在寒冰上
 
任凭雄心壮志冷却
不知该如何诉说
 
那条火棍烧红了
变成一根燃烧着的竹条
 
有人从内部将它变成竹筐
热血在外,寒冷在内
 
猜一猜宇宙何时变成恒温
那一条蛇,用尽全力让心口不合
 
一边说正,一边判错
像蛇头和蛇尾同时发出的横扫
 
那是大自然给予的技能
光阴,略过了很多条河一样的蛇
 
却从来没有看到过蛇一样的河
在地球深处流过
 
破卵
 
那一层保护罩
是富足和饱满
大地下是冷血动物的期望
像流星雨一样的期盼
会遇到属于自己的星星
从而再次发光
 
卵壳,又一次重生
凤凰也有在熔岩中的蛋
在壳中的膜,寻求复活
总有值得膜拜的人
那一条蛇化为鞭
努力突破那些盔甲
 
穿上卵壳制成的战盔
用光唤回岁月
白驹闯过的速度
便是破壳的力量
将每一枚卵壳
化为光阴的神偷
 
蛇蜕
 
蛇开始一次次蜕变
各种错误不会重复
那一层层皮,已经褪下
皮肤开始随着血液变冷
让生命一点一点冷却
 
它是蛇教的信徒
用最为虔诚的祈祷
那一层层皮肤
同时拯救了一整片大地
那一层层蛇皮
就像是大地的披风
 
大地的老茧
握着把柄的手
天地之间,白云翻涌
那是勇者最高尚的传说
在耕耘每一片生命
寒冷的信徒在高歌
 
层次
 
皮一层一层地褪下
年华一次又一次消散
那些让人追悔莫及的春天
蛇吞了一个冬眠的时间
 
就让鳞片变成古董
由寒冷洗刷着
覆盖上了一层霜
冰霜在大地下
存封着大地的眼泪
 
蛇,教子有方
总是在毒液流淌之间
感受时光流逝
灭绝了一切纷争
只有它,还记得悲伤
 
让冬天华贵的银装消失
一路抵达了开春
那时,便是最好的狩猎季
那正是一层一层的坎坷命运
在延续着光阴
 
吞掉尾巴的蛇
 
那一条蛇,弯着腰
咬着自己的尾巴
它要把自己包装成一个手环
到外界去看看
 
那一条蛇,张着嘴
那里面有无限黑暗
一个无限吞噬的黑洞
在啃咬着自己的身躯
用黑洞之力
吞噬一整个宇宙
 
那条蛇,形成循环的生物链
生死蕴含在鳞片之中
又一次开始复活
那反复循环的纹路
命运,在动物的血液里流淌
 
命中注定的一生
从蛇头和蛇尾的距离
测量着生命的长度
 
手环
 
动物作为手环
并不是用鲜血浇淋
它自己化为龙的盘绕
重新开始审视这个世界
有多少战战兢兢
在美梦中结束
 
噩梦,早就已经醒来
祈祷,香正在燃烧
一缕缕袅袅青烟
从那个伪造的手环上缭绕
生命,正在燃烧
 
那条蛇正在挣扎着
将尾巴视为食物
也许是因为体内的冷血而感到不适
满腔热血冷却,换来了平静
生命却不会冷却
化为自己的江河继续奔腾着
 
蛇的长度
 
毒蛇,光明正在传递
蛇鳞上是黑影的跳板
那一条蛇的脊背
便是自己整片的大地
和通往罗马的大道
 
每一条蛇都有自己的长度
那些银蛇从来不会有毒牙
却能让人看出鲜血
穿越每一件衣衫
许多铁色的蛇
吐着各种颜色
 
蛇信一路延伸至终点
蛇头层层叠加着
行云流水地刻画着
它尖锐的牙印
刻在各种东西上
雕刻着铁蛇国的国画
 
长鞭
 
鞭子,让蛇鳞摩擦
大自然的伤痕
那一道道延长的路线
时光,渐渐变成大道
一条条蛇攀越在雨林之中
 
树皮上的刑罚
蛇,化为冲上云霄的阶梯
一点一点地搭配着
尝遍了所有的春夏秋冬
秋天也有透过鳞片的凉
沉睡,让它吞噬了冬季
 
鞭子,正在用光阴生长
皮层一次一次褪下
大地烙下了疼痛
光阴,让蛇皮渐渐变白
似是大地的小背心
蛇用毒牙铸造自己的白云
 
蛇性
 
捕猎,让速度成倍增长
一条条蛇正在汇聚
大地上,有无数蛇图腾
正如树根交错,密布
 
蛇,狰狞着眼睛
毒液从远方喷射
它驼着背,弓着腰
尾巴化为弹簧
奔腾在天地之间
 
雷雨,最强的风暴
笼罩了每一片天地
雨丝变成一条条水蛇
蛇信,在不断吞吐
光阴正在蛇的皮肤上溜旱冰
 
蛇皮,遗留下来做路标
蛇的水波撞击在湖面之上
落叶化为小船
正在缓缓地流淌着
蜻蜓就歇息在这光明的龙脊上
 
2020.7.10
 
 
穿着燕尾服的企鹅(组诗12首)
 
 
大雁
 
一对翅膀,看见了光
羽毛,大自然的精心雕琢
带着飞鸟的身躯起飞
 
灰色的影子
是光明的角斗
在用生命立下赌注
 
羽翼,让光明再一次复苏
大雁正在吞食着时光
蝼蚁也不想太过渺小
 
会在岁月的光芒中复苏
带着重量一路前行
看见枯竭的光明
 
羽翼,有岁月踏过的光
大雁张开了双臂,羽毛化作白发
在光明的岁月里
 
有多少即将干枯的坟墓
挖掘到了大雁
那是遗留下的羽毛
 
蚂蚁
 
鸿毛,也可以制成桥梁
小溪便是江河
大雁落下的羽毛
颠覆过后,化为白羽
 
八条腿也增加不了高度
却可以用生命抵达彼岸
厚重的岁月垫在水下
审判,重新开始传送
 
一粒尘埃,封冻了历史
在蚂蚁的世界里
只是一只甲虫
便是叱咤风云的英雄
在向各个国家宣战着
 
总有许多蚂蚁被冲走
执着地想要咬伤水流
看四季的日月婆娑
它正在跨越时光的刻度
和蚂蚁毒素微不足道的刻痕
 
企鹅
 
穿着燕尾服的企鹅
从来不会卑躬屈膝
在用黑色装点着神秘风格
 
企鹅,踏着寒冰前行
用肚皮继续滑过了寒雪
夹杂着风的气息
 
穿越在冰块的夹缝之间
来自海洋深处的奥秘
又一次重新苏醒了
 
挖掘到海水最深处的光和热
用在虎鲸口中死去的尸体
堵住冒出热气的水下岩浆
 
一片片火山成群结队
企鹅的背部油光渐亮
也许是学习了水獭的染色
 
用火山的热气染得一片漆黑
去当做绅士的行装
向你致敬,燕尾先生
 
北极熊
 
北极冰川上的王者
巡视在白雪堆积的浮冰上
那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足球场
这优雅过了头的熊博士
总是斗不过猎人黑色的枪孔
 
熊掌踏过了多远的路程
最终发现胜利
总有些生命,把未来托付给了死亡
末日的救赎在继续延续
长勾,勾去了灵魂
撕裂开了皮毛
唤醒了岁月的光年
 
黑夜,普渡众生
时空,依旧在扭转乾坤
出生时便是白发
带着一颗幼稚的心离乡
出生的洞就是被淹没的家
时光总是带着消散不去的刻痕
在光明的故事里
完成最后的迁徙
 
旅鼠
 
再小的动物
总是会迈着生物链的步伐
摇头晃脑,打量四周
看看危险有多少距离
幸福生活正在缓缓地降临着
 
那一只只旅鼠正在旅行
被尘土蒙蔽的眼睛
会被草叶上的露水洗净
迈开腿的旅鼠
一路跟随黑夜奔走相告
抵达家族迁徙的终点
 
整个旅鼠家族都在奔跑着
它们从不认为自己是跑在草地上
它们那超级运动员的肢体
告诉竞争者,离我们远点
我们正在滑轮上玩杂技呢
 
旅鼠的脚印已经刻在了过往
留在了记忆中,脚印
心中不会更改的铭文
祭奠消失在洞中的光明
用黄土埋没洞窟之后
便到达了生命的制高点
 
鲸落
 
鲸鱼,最美丽的前夕
用深沉的故事
飞舞在海洋之中
海浪,一次次撞击鬼门关
狭长的山谷布满黑暗
 
在光明记录里
多少灰鲸死去
鲸落,最美丽的代名词
灰鲸带着深沉
鱼鳍滑过埋葬自己的波浪
 
死亡从光明之内开始窥探
留念的烈焰的灼烧
高温渐渐变得虚假
鲸鱼碾压了无数波浪
展开天边云霞的锋芒
 
陌路之光
带着鲸鱼继续下沉
灰鲸,悄悄地离开
用另一种光明开启回乡的路程
 
燕子
 
企鹅远在北极
是穿着燕尾服的近亲
 
一个在天上奔跑
踏着白云无限奔腾
 
一个在地上滑翔
以肚皮作滑雪板
 
通向锋芒毕露的远方
时光,带着命运到来
 
它正在为生存而思考
那是飞翔的沉思
 
绝壁,赞颂着每一首歌
伴随着微风传扬
 
输送到远方的柳叶里
燕翅思念家乡的气息
 
已经穿越过锋芒
裂痕覆盖了人类的创伤
 
时空正在一点点碎裂,扭曲
双翅透过光明剪辑未来
 
蜘蛛
 
那只蜘蛛盘踞在橱窗之中
在用蛛网编制杀器
光明在一次次传送着
那是文章之中的遗迹
 
多少人都在寻找着天空
去触碰每一片湛蓝
蜘蛛正在延续着吐出的丝
在谋生的迁徙路程上
蜘蛛拿起的武器
 
横向粘稠的丝线
正在辗转反侧
为了未来辛勤打造征途
但对别人来说
这又是可怕的陷阱
 
别人是一肚子墨水
蜘蛛却只要一肚子丝线
够了够了,这就足够了
光阴从丝线之中奔腾而过
抵达甜蜜的终点
 
野牛
 
野牛,奔腾过大草原
夹杂着强壮的骄傲
对草原的渴望,是千万里迁徙的动力
年年都在制定旅行路途,亡命前进
 
光明,在用岁月欣欣向荣
年龄,跟着迁徙次数改变
那头野牛正在用最后的力
冲破了所有关卡
 
岁月,重新燃烧起了光
拼红了眼睛的野牛
用头顶上的匕首,双杀
重新开始复苏
 
在路上奔腾久了
野牛已经省略了观光
狮群的光刃,封锁了退路
野牛们正亮出集团的匕首群
 
用岁月磨砺的战刀
用肌肉的铜墙铁壁
透过野牛的深沉
找到了最后的沉寂
 
北极燕鸥
 
每年往返在两极
在寒冷和极寒之间寻找折返点
光明在跳耀,越过希望
燕鸥从来不会被黑暗笼罩
 
燕鸥是唯一一种
长期追随光明的动物
一生的经历和传奇
都寄存在光明之中
 
燕鸥,始终保持着清醒
有多少不可思议
正在时光的跳转之间转折
光明,每天从脚掌悄悄越过脊背
越过历史上每一条波澜
重新开始寻求生命
 
燕鸥留下了多少光明
光明与温暖,每天都驻足
在自己的羽毛缝隙之间
它修长的羽翼
在和黑夜共享着光 
 
帝王蝶
 
柔软的翅膀
不如一阵风
花纹正在作诗
微风将它轻轻吟诵
落寞,越来越贵的生命
 
帝王蝶正在无限扩大着体型
锋芒,在翅膀边缘
寻找生存的真谛
它正在无限接近死亡
蓝天,有怒吼
 
帝王蝶用花朵沉吟
正在一点点地挪移
光明,扎到了最后的宝藏
命运在用丰年
造就年盛时的故事
化为别人的传说
和最后无法改变的迁移
 
人类
 
火箭带着人类向远方迁徙
每一种工具都继续推进
光明开始了骚动
光速挑战整个宇宙
 
人总是太渺小
乘坐喷着火焰的巨龙
改变,咎由自取
再一次开始了复苏
 
人类,找到了通向终点的捷径
种族,寻找这最快的速度
摘下每一颗星辰
人类正重新在奔腾
 
支撑着世界的人
用盘古斧与开天辟地的力量
刻画成一条条路径
在城市的扭曲之中
抓住最后的曙光
 
人类正在用一条条大道通往胜利
燃烧了一整条死亡的街道
去触摸最开始的希望
 
2020.7.15
作者简介

黄海:2008年出生,蒙古族,海南作协会员, 世界汉语文学作家协会中国小学生作家分会主席,海南创意文学院学员,海口秀峰实验学校6年级学生。有500余篇首诗文发表在绿风、扬子江、台湾秋水、西湖、海燕、千高原、青年文学家、四川诗歌、中文自修、海外文摘等文学杂志和中国青年作家报、语文导报、金融时报、中国海洋报、华声晨报等。中国作家网等发表诗文千余篇首。已发表长篇《慕辰游》、出版万行诗集《黄海诗四百》。中国作协《文艺报》半版重推组诗、《西湖》两期重推四篇小说、《振风》推出6篇小说、《当代教育》发700行长诗、《华星诗谈报》和《世界日报》等整版刊发诗歌。作品入选《中国散文诗选》、《中国当代诗歌选本》等数十个选本。获《诗刊》征文少年组铜奖、中国诗歌艺术少年奖、2019上海儿童文学原创征文学生组一等奖、第七届中国儿童诗歌大赛二等奖等。《海华都市报》连载长篇《我是猫》、中篇《暹罗山》、4000长诗《释迦摩尼》及历史长诗近百万字作品。微信13876380076。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持续的到达(组诗12首)

    王家新的创作贯穿了中国当代诗歌四十年来的历程,其创作、诗学批评随笔、诗歌翻
  • 赵思运VS董喜阳:诗歌批

    文学创作与诗歌批评是个人的,同时是大众的,甚至是时代的。百年新诗发展与同步的
  • 车延高诗选

    中国作协会员、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获得者车延高作品选。
  • 让灵魂在山水上飞

    凝视、品味、叩问……呈现在李自国诗集中的诗篇,已不仅仅是他眼帘中的山水所凝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