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2月上半月中诗论坛精华帖

作者:中诗论坛 | 来源:中诗网 | 2021-02-19 13:22:05 | 阅读:

  导读:中诗论坛精华编辑工作组出品



统筹:何中俊
负责人:陈敬良
组长:徐一川
编辑:身后眼前、茂华、顾念、冯歌、琉璃姬、乐山船公
 
1.一个混迹江湖的女人 /杜杜
2.梦(组诗) /克文999
3.黄昏的码头 /徐一川
4.春风不改旧时波 /纳兰容容
5.蝴蝶(组诗) /袁树雁
6.回首 /程建设
7.亲人 /诗者絮语
8.鞭炮在丘陵起爆 /听光阴爬坡
9.千年妖精(组诗节选) /红精灵
10.屯昌县城 /陈波来
11.想 /木蝴蝶

 
 
1.一个混迹江湖的女人
文/杜杜
 
能抽烟,喝点儿小酒,有尖如利剑的言语
带上它们,买了豆腐,韭莱,花生,瓜子
江湖有江湖的规矩:舍财免灾
小小的囗腹之欲可保平安
一路没有碰上打家劫舍,济弱扶贫的
没有调戏卖身葬父的纨绔子弟
(为父的早已入土为安,做儿女的依旧卖身求荣)
练摊的使出十八般武艺
盗贼侠客沉舟侧畔
吐火,吞剑的表演都在暗处
能留在擂台上的必有一技之长
没什么新鲜的了
年轻时挤着热闹当看客
如今自己成了角儿——
能火急火燎的炒上几个小莱
能嘴角起沫扪虱而谈
更能不羞于被任何人围观——
撒泼,耍赖
显露一个女人在老去的路上
万般风情与千般丑态


【胡明珍推荐】:喃喃自语和无“意义”的生态,却是最具广泛意义的“存在感”:我们并不苛求那种锋芒性的一些仪式,而恰恰,诗歌被人仰望的高地,总藏匿于日常中的某个黑暗:被定格的某些遗忘的风情,抑或“一个女人在老去的路上”,诗歌之于生活,也恰恰正是你无用写作的真实的理由。
【徐一川点评】:诗人以冷静旁观的视角,理性又不乏同情的笔触,真实地再现了“一个混迹江湖的女人”辛酸而不屈的生存史、奋斗史。辛辣、犀利的文字背后,隐藏的却是诗人对笔下人物命运的深度理解与认同,并透过作品折射出人世之复杂、“江湖”之险恶,身为女人之不易。“抽烟喝酒”“舍财免灾”“豆腐韭菜......小小的口腹之欲”只是小儿科,还必须要“使出十八般武艺”“吐火、吞剑”“撒泼耍赖”“不羞于被任何人围观”......如此含辛茹苦含垢忍辱经历种种,方熬到“如今自己成了角儿”,酣畅淋漓地呈现了一个女人在危机四伏的现实境遇中如履薄冰、步步为营、苦苦挣扎、挑战自身的生存状态。诗人的描述写实,隐喻、夸张鲜活有戏剧性,意蕴饱满而深刻。
【于波心诗友读诗】:漂亮,纯粹,自然,娴熟,有大巧若愚的劲道与老练。
 
2.梦(组诗)
文/克文999
 
* 考验

面对一个女人的考验
梦是白纸
经得起任何的涂鸦或书写
而一杯酒的考验
梦是江湖大海
没有不可以容忍
梦从不犯罪
只有一针疫苗的考验
可以引发道路与冰柜的骚乱

* 搜索

一个朋友去旅游了
一个朋友住旅馆了
一个朋友消失在风景里
然后开始搜素
搜索到了飞机票
搜索到了披萨饼
搜索到了一个朋友的虚无
像一串隐秘的数字
可以随便读随便数随便模糊

* 剧本

物理考好了
化学考砸了
潜心复习语文和数学
总得让梦通过一回惊醒
然后冬天露出马脚
春天不藏吼叫
然后夏天解构裸体
秋天彻底醉了果实
然后不再做梦

* 采药人

梦的外甥是采药人
梦的侄子是采药人
他们都不去山上
他们都还在采药
他们随时可以上头条
梦也早已不敢是采药人
每天悄悄躲在自己的梦里
操练着采的动作
实验着药的态度

* 2021

不是所有的祝福
都可以从梦里喊出来的
2021年的可见性
比往年的冷冰更清澈透明
不幸死去的人还在继续死去
不该死去的人还在继续死去
那还有谁家的梦楚楚动人?
男孩子的玩具
女孩子的画纸

* 意义

捡一只猫
养一只猫
爱一只猫
都有着梦的不同意义
如果用梦的语言描述出来
无非就是与一个老板娘
讨论猫粮的价格
然后相见恨晚
然后一起去看猫的电影


【徐一川推荐】:精炼的语言文字,冷峻理性的叙述,来自生活中事象的类比、延展,以幻象的方式将刀锋悄无声息地扎向现实土壤。
【琉璃姬点评】:有的语言是能让读者深入浅出,过目不忘的,我想,就是这样的好诗。
 
3.黄昏的码头
文/徐一川
 
中山港。它是一匹
掏空了自己的老马,喘息着
趴在伶仃洋畔

落日拽着马尾,目送
最后一班渡轮  离港

这一岁庚子
人间有多少船舶
搁浅。多少惊惶的
寒号鸟,跌落在深渊

远处,汽笛仍在呜咽


【心静风奈何推荐】:水到渠成的诗歌。
【身后眼前点评】:朴素,有画面感。“掏空的老马”,“落日拽着老马”等虽然属于个人的感受,也很形象,并有较丰富的内涵。“远处,汽笛仍在呜咽”这样结尾好,呈现,客观,冷静,留有余韵,没有蹩脚的说明与说教一类。
 
4.春风不改旧时波
文/纳兰容容
 
@
不知何时,你走进梦境
春风吹皱平静心湖
你重新唤起
我昔日的回忆

故乡,晓来又晓
你还在青山远处
你的名字,眉间心陌

@
春水负载
津渡的芸芸众生

诗词已经送别
太多岁月
一束情丝,在旷野蔓宿

@
离人的思念在时空
昳丽千古
无数篇章,远成传说

波光层层叠叠
在这温润的自然
羽化翩跹,只为你留恋

【且行且品且悟推荐】:由天地到诗词、岁月,合于一束情丝蔓宿。语言典雅优美精炼。大中有小、亦虚亦实、景象心象融合。推荐佳作。
【茂华点评】:这几段小诗,语言清丽,意境深远,可以看作是几种不同的风景、几缕杂乱的心绪、几次波动的情感。我们承载着太多的心理负荷:对逐渐远去的儿时生活的回忆;对千里之外的故乡的思念;对匆匆而逝的岁月的感叹……情景交融,虚实相间,读起来深有况味,可供人久久咀嚼反刍,简短数行,如信手拈来,不失为难得的好诗。
 
5.蝴蝶(组诗)
文/袁树雁
 
1
世界提着自己的创造力
在一株凤仙花上小憩。
2
如果一双的意思不是呼吸
那也不是一双。
3
湖水喝下止痛片。

凄凉之美,
有着一栋房子里因为掌柜不在家的那种快乐。
4
我的词是轻的
我不能抓住痛苦

大象在飞,
我也以为是它在故作失蹄。
5
说你是一个仇恨鉴赏家没有证据
说你是个善忘者也同样没有证据

这些碎片飞起来的时候
你已站在了高高的岸上,灾难之外。
6
在瓜州,我们的距离如此之近。
它就会丢下包袱,跟我回家,
如果我能有所表示。
7
一方头巾在莜麦花中回闪。

我看见一座安静的草坟,
让他的女人替他活着。
8
没有喂养的麻雀,
但有爱情的标本。
9
一堆石头
在水边洗过,又行砸开。
这是挖玉人干的事儿。

你不认识那残缺的归来者,
就像你不认识自己的某个关节。
10
自由就是给它精巧的翅膀,
而不给它足够的煤炭,或石油。
11
传之久远的是那韵律?

永远不要小瞧翅膀,
它要起飞,水已寂然。
12
色彩是你的口音。
微茫是你的行囊。
徙倚是你的命数。

没有历史的历史。
但是,你需要的是天空,
而不是一部断代史。

【且行且品且悟推荐】:冷目思远,跳跃在丝联,意阔于短小,象丰于多面折射与衍射间。
【墨雪鸟推荐】:诗意深刻、独到。
【徐一川点评】:这一组总题为《蝴蝶》的作品,视角呈多维度发散,意象丰富,多元,新颖,别致。诗思跳跃,有跨度。隐喻、借喻、暗示、象征、类比、引申等多种艺术手法熔于一炉,交互作用,将与“蝴蝶”这一总意象相关并由此连类生发的意绪、情致、思考和慨叹,多角度、多层次、多转换地予以呈现,故而产生多种抵达的效果。比如,“如果一双的意思不是呼吸/那也不是一双”,非常规的表达方式,却出人意料地进入诗核。又如“一方头巾在莜麦花中回闪/我看见一座安静的草坟/让他的女人替他活着”,由化蝶的神话典故进入人间场景,以虚带实。再如,“一堆石头/在水边洗过,又行砸开/这是挖玉人干的事儿。你不认识那残缺的归来者/就像你不认识自己的某个关节。”石头和玉、爱情和蝴蝶、脱胎和重生,生命正是无数残缺之美、破茧之境,这些别具一格地对比和映衬,使作品意境开阔、畅达、深邃、通透,出奇制胜、不落俗套。
 
6.回首
文/程建设
 
太阳悬停在庚子年里,被一只黑蝠
吸干鲜血。苍白如一具白骨。

月亮的肺部阴影,在风的咳嗽声中
越来越大。凄厉的汽笛声,
喧嚣了城市的夜晚。

鸟儿们无法呼吸

我自囚到孤岛上,遥问苍穹
数星星坠落。让天风荡涤
心中的恐惧和寂寞。

远处战火仍在闪烁,

我期待,有一艘方舟路过
载我到宁静的港湾

【吴殿平推荐】:通过借代和比喻,巧妙地把疫情中的现象用自然景物呈现出来,自然,可信,不牵强,丰富了诗意内涵和张力。
【徐一川简评】:结合当下疫情背景,采用自然界的喻象,并融入主观意识,产生较强的感染力。
【琉璃姬点评】:丰富,巧妙,主观性质写作,语言进行了准确的喻象处理与递进,由此加强了文本的阅读性,作者在文本的结尾部分寄托了使整首诗歌上升的愿景与复杂的心理,新年快乐。
 
7.亲人
文/诗者絮语

那道红色的闪电
犹如一根脐带
就这样生命与呼吸变得如此相同
就算
炸响千斤春雷
点燃村庄半亩安稳的岁月
烈火沉寂后
我们
仍然是相亲相爱的灰烬

【徐一川推荐】:以象征、隐喻手法进行延展和推进,有力度,有温度。
【乐山船公点评】:这首小诗是《春天里,每一个相遇或擦肩都吐露生机》组诗中的一首,以亲人为题看似写情,但非小资情调儿女情长,而是带有大格局的时代烙印。小诗运用象征手法,把“生命与呼吸变得如此相同”的轰轰烈烈的时代背景,融入“半亩安稳”和“相亲相爱”的亲情之中,读来意蕴厚重。正如作者自述的一样:"红色,既有血脉的红,也有旗帜的红"。虽然个别诗句的表意或有更佳的方式,但俺更看重当下对红色基因的张扬。而且创作这类诗歌是有相当难度的。
【作者诗者絮语谈创作】:“红色”,既有血脉的红,也有旗帜的红。“亲人”,既有字面意思,也有延伸出来的意思。
 
8.鞭炮在丘陵起爆
文/听光阴爬坡

岁末年头,深夜十二点
准时启动这套伴随盘古开天而来的语言
在这个寻找回来的世界里
我站在故乡的领地上
感受家家体内有个旺盛的太阳
炫目的星星不负嘱托,起飞,旋转
平静的水面听令升温
越冬的庄稼瞬间长高了几分
这是一场岁月的仪式
没有掺杂任何一句当今的流行语
几乎人人都闭着嘴
但又在排山倒海地表达
推波助澜

【夫唯推荐】:别致,意蕴,余味。
【身后眼前点评】:是否每个人的除夕都不一样?在这样一个岁末年头,诗人“听光阴爬坡”的感受似乎有别。古老的语言,旺盛的太阳,炫目的星星,越冬的庄稼等,也都是诗人不一样的情愫。至于,“人人都闭着嘴/但又在排山倒海地表达/推波助澜”——这也既是诗人个人的独特感受,也具有普遍性,并带着人类自古以来不可泯灭的希冀。


9.千年妖精(组诗节选)
文/红精灵
 
* 千年的妖孽

肯定过火焰山,水帘洞
长着一脸的胡须
肯定打妖精,肯定去西天取经
肯定把经文丢在水里

一起去南天门,找王母娘娘
涂上红色的胭脂
羞答答,像个小娘子
一定爱着我
像我,爱着你

去上坟的时候,我扶起风声
月色,也扶起躺着的你
我要给你再讲一遍
有关于
孙悟空,大闹天宫的故事

* 千年的酒肆

酒杯中,晃动着影子
晃动着火烛
晃动着,白发,皱纹,啤酒肚
也晃动一阵钟声
晃动着
我的忧郁

路过的风声,伸出手臂
它想要抚摸杯沿
颤出来的温度
这酒肆中走过无数落日
也来过无数白狐
它们来一次
我的心,就彻底沦陷一次

* 千年的雪

再白一点,就看不到眼睛
鼻子,眉毛
就看不到白色云
白色的雾

再白一点,就看不到神佛
它们面前的烛火
保留着
原始的气息

再白一点,就看不到世界
只看到
六菱的花瓣
正流出,白色的血液

* 千年前的自己

肯定是一匹白马
驰骋千里
肯定也,上过战场
经历过刀枪剑雨
也披甲上阵
也冲锋
也在一场战斗中倒下去

肯定是一尾鱼
在水中
寻找适合自己的位置
也是一株莲
也开放
也凋谢
也和蜻蜓低语

肯定也是一株野草
一次次被铲除
被碾压
被切去根须
也一次次活过来
死过去

* 千年前的木匠

他把自己困在肉体中
把良心
交付出去

他要打造,一只牢笼
想要困住一只
小狐狸

他要她,陪他下棋
喝酒
生孩子

他一生砍伐无数
他死后
归于尘土

【胡明珍推荐】:创造和重新定义,会赋予生命的充盈气息和意象感的澎湃或飞扬,而灌注特定意义的情感,则具备了特质和气度,——木匠的“砍伐无数”,真令人唏嘘万千了。
【徐一川点评】:这一组作品诗思飞扬充满灵性,文字娴熟,洒脱不羁。以极其丰富,绚丽,跳脱,奇绝的想象,不拘一格,肆意挥洒,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读来快意酣畅。诗人巧妙地融入了各类神话典故、民间传说、坊间轶事,如同一只鲜活灵动的精灵,穿梭、跃腾在上下五千年的时空隧道,并选取了各具特色又极富自我个性特征的意象,淋漓尽致地予以挥发、宣泄,看似随性、轻曼、戏谑的文字风格,却达到了强烈、摄人心魄的表达效果。


10.屯昌县城
文/陈波来



小县城有让外乡人止步犹豫的小巷
不同于一览无余的大街
灯箱广告牌努力地亮着,模拟小面积的
都市情景,走马灯似的变幻
而小县城的小巷,自有
缓慢而周折的架势,消磨着日子
涮粉,带皮的小黄牛肉火锅…… 香味纷陈
我想象小巷的一处转角,青青鬓发
梳拢着,好看的细花衬衣抻展着,白皙的手
搁在平静的小腹上,我想象我的
住在小县城的爱人,在明亮的时光里
有一副容留外乡人的好心肠

【夫唯推荐】:由景到人,由细节到想象,给人一种如归的亲近感。
【徐一川点评】:作品直接切入,紧扣小城小巷的地域和环境特征,“不同于一览无余的大街/灯箱广告牌努力地亮着,模拟小面积的/都市情景,走马灯似的变幻......“,以朴素简约的白描,呈现出一个地处小县城的小街巷自然风貌,百姓的生活习性和地方人文底色,“缓慢而周折的架势......涮粉,带皮的小黄牛肉火锅......”并自然转承,由实写进入虚写,融入诗人美好的想象和纯净朴实的情感,“我想象小巷的一处转角,青青鬓发梳拢着,好看的细花衬衣抻展着......”结尾与开头的两处“外乡人”首尾呼应,不仅凸显出诗人内心对当下人际关系包容与回归的召唤、对异乡人情冷暖的关注体恤,也为作品增添了温度和亮度。
 
11.
文/木蝴蝶


交出嶙峋的瘦骨,把沉重的山河坐穿
想用一瓢清水,洗净泥泞的骨骼
想再次身穿袈裟,把尘世重新修葺
想在山中微醺,当炉中火与暮色混为一色
想一场毫无因由的痛哭
把这一遭人世游荡所受的痛苦全哭出来
想把这半生颓废的流年啊
做成半块生硬的月亮
我听到那山中猛虎吞下月亮痛苦的呻吟


【徐一川点评】:这首作品的基调比较沉郁,有较强的悲情色彩,但起笔不俗、收笔不凡,将诗人内心沧桑与创痛刻画得入木三分。呈现出诗人在极度恶劣的生存困境、漫长而艰辛的生活磨难中,仍然保持着不屈的勇气,和一份初心,敢于直面尘世的一切丑陋不堪,并且与之对抗,纵然最终仍是要承受“……这一遭人世游荡所受的痛苦“,也自比为“半块生硬的月亮“,“月亮”,是高洁与清辉的象征;“生硬”,喻意着自我的清高与硬骨,与恶势力的格格不入,“山中猛虎“,更是具有多重的指向性,为作品打开一个丰富而深层次的想象空间。结尾的想象奇幻而诡谲,悲壮而凛然,产生独特的张力和艺术感染力。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甜蜜的橙子

    由首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获得者、著名诗人王久辛创作,公安部文联签约作家徐振江
  • 2021年2月上半月中诗

    中诗论坛精华编辑工作组出品
  • 从故事的结尾处返回(组

    爱斐儿,本名王慧琴,医生,诗人,画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诗集《燃烧的冰》、散文
  • 典藏年代

    前言:年禧春绿髣髴是孩童趣逸的佳节,而迈入暮年的心境却是< 可怜枝上色,一一为愁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