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的事,我能说的只能如此

作者:石头也 | 来源:中诗网 | 2021-01-02 10:09:41 | 阅读:

  导读:石头也。网名:记忆里曾经有过山楂树。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喂过猪,放过羊,干过公务。曾在人民公社文化站主办的《小草》杂志社,任社长助理,兼职校对及投送组组长。退休后,回乡和庄邻一同种地看云,捎带着去寻童年的本真……

  一个退休的人,家,特别是老家,才是他最乐于也是最易找到安慰的去处。

  我又回家了!

  没有想到今年从外地回来的人比往年要早。这个2020年呀,事怪,人也起了怪了。连特朗普不坐总统宝坐后,现任妻子与之分手或是离婚,也甚嚣尘上,哎,这是真的是多事之年,八卦多得让人眼花瞭乱。伊万卡也要去小岛上了,听说只有三十多人。那个地方是佛罗里州,是不是有什么企图呢?不知。

  回来的乡邻,在我爷爷几十年前栽种的柿树旁越聚越多。正如我的诗巜乡村,从生到老的部落》所写到的

  单峰驼 沙子及水

  老黄牛 田地及草

  喘息着 半边夕阳落了

  柿子树下 红果静极

  山雀归村

  干草堆得老高老高

  牲口的草料

  没有篝火

  说书人 起伏胸膛

  盘腿而坐

  笑着哭着

  久远的朝代 不相干

  不相干

  又抽抽答答

  万虫声息 飞鸟

  倾斜翅膀的飞鸟

  负载而起 那群家鹅

  我的村庄 我的

  从生到老的部落呀

  扯起命的缰绳

  浮沉无期

  过场 新鲜后老旧

  山路陌生了

  沟谷陌生了

  我会回来的

  山誓海盟仍在

  岁月磨扁回归的棱角

  灯光笼罩

  今夜雪来得早

  疼痛抽打脸颊

  脚手架 月光如水

  如水的月光独奏l

  穿城的风 印记偷走了

  夜晚比白昼更亮

  不眠之夜 劈开窗口

  家乡的那匹白马

  迷路了

  冷游荡世 来吧

  白马 驼我回家

  路上 风刮得我

  柳叶般清瘦

  一城人流 一夜虚拟

  虚拟是鬼 无须识我

  村庄 我的村庄

  我那从生到老的部落呢!!!

  树旁,人人都炫耀着自己的幸福。乡下人,在过苦日子时,嘴上擦点猪油,逢人便说,吃肉吃的撑死了。乡下人,知足,叫苦的人少。

  可围坐在一起,掏心掏肺的话,说着说着泪流下也不擦 。

  我发现,这几天,聚时,少了一个人,便是村上的顺顺叔。他是俺村上有名的厨师。谁家有红白喜事,能请到他,就有面子。面子是乡下人最看重的。

  听说他遇到了一件难事。这几年,他带上一家人开了个饭店,村上,种菜的,磨豆腐的,杀猪的,生豆芽的,端盘的,洗碗的等等,养活了二十来口人,这可能就是我在上班时,在会上讲的内循环吧!

  可是他也累,客人口味不同,他都得照顾到,可客人也有不满意的时候,他像一条老牛似的,不停的挨着鞭子。这便是我想起了,我曾经写过的巜一条牛与抽他的四条鞭子》

  梦,真切而又虚幻

  昨夜有梦,一身冷汗

  无边无际泥土

  马,惊了

  追不上了

  老牛,吭哧吭哧地老天荒

  四条鞭子,抽打

  地沟,闪动贼亮

  一点都不诗意

  四条鞭子,一头老牛

  伤痕,皮开肉裂

  马,跑了

  老牛将要倒下
  煮肉的干柴燃烧

  尚有泪光

  牛,摇摆后倒下

  牛犊,叫不明月亮

  太阳升了

  禾苗茁壮

  哎,真正干事的人,也是挨鞭子最多的人。这两年他明显的老了!

  人,挣钱多了,眼红的人也多了。不知是谁把他告了,说他的菜好吃,是加进了大烟壳,这还了得,检查食品的来了,督查环保的来了,是个人都得忙。都得忙。

  查来查去,也没有查出什么!村上人,在天寒地冻时,更愿意凑近热闹,就有人劝他,继续营业。他忽然所悟,说的颇有哲理。这些年来,多少人火过,可后来终有离开荧屏的那一天,连火了十几年的赵本山,宋丹丹都不露脸了,连一个叫什么教授的都被学生们嘘下了讲坛,连电视上那个德国女人马上都不当总理了,人家不比咱强。我还是不干的好。

  三叔还有更多的后生,便托我劝劝他,我能说什么呢?只想起了我曾经写过的诗《谁是谁的影子》

  位置 独木桥上

  亦或桥下

  河水泛红,尔后淡黄淡暗

  夕阳,多情

  留不住太多瞬间

  星星点点,似有若无

  轻描淡写,野林深处

  那一点光还在

  便有一个气质的你

  风选择了遗忘

  有时,我想开了实际上并没有真的想开。

  实际上,除了不方便吃喝之外,这个饭店影响的不仅仅是顺顺叔,还有村上供应食材的,服务的都受到影响了。

  晚上,我也没事,便想了又想。一个村就是一个社会,一损俱损,一荣俱荣。这道理人人都懂,可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呀。当个人难呀!

  村书记,下着雪,提了两瓶酒,又从镇上的饭店里带了几个菜,几个这几年挣钱多的后生们都来我家了。村书记是我童年的玩伴,按乡亲我得叫叔。便大咧咧的说,黑子马超,把你顺叔请来!去!

  咱一退休之人,庄邻来我家说事,是还看起咱。我便扬子荣似的,一个亮相后,去了。顺顺叔便半推半就的来了。焕昌爷,本来酒量就不行,喝了几杯,真的醉了似的。便从亓姓先在俺村落脚,陆续接收郭姓,王姓,尹姓,甚至司姓外地人在俺村谈起,几个从洪洞或有它地迁来,如何以做盆养生谈起,一直讲到他当年教出的学生,有几个都当了县级甚至市级公务员还没有停止。总结语是,宽容,忍耐,不准记仇,不可忘恩。最后说了一句,顺,你的饭好吃,我最喜欢吃顺做的菜了。又引了一句《三国演义》中的一句话,吾虽不知琴弦,而知雅乐! 最最后,是一句赃话,骂后说,明天升火。

  恢复营业的第一顿饭,村上几个小老板都去了,实际上支撑台面的还是焕昌爷教过的学生中几个较有头脸的也就是在村上较有钱的几个后生。而且,都又带了几个人,还都特意的给顺叔带了点礼品,这都是焕昌爷私下安排的。他又邀请了二,三个人,这是认为的可能是告顺叔的人。到底谁告的,他也不知,猜而已,按他说是分析出来的。他有意识的把这仨人,安排到一桌上,便讲了一通道理。

  他说,看上去村上很平静,实际上并不平静,谁也不知道谁那一天会遭遇什么,痛苦吗,会时时发生。要解决靠什么,除了靠自己,还得靠庄邻。人,无论是谁,一不留神,就会进入阴冷的黝黑的隧道,也就是说,在这个大平原上,人是渺小的,微不足道。要知道珍惜乡情,看看咱村,我教出的几个有出息的学生,那个没有给村上办过事,都想想。几个后生的父亲也在场,不住的点头,有的说,你爷讲的好,有的说,老师就是老师。焕昌爷便特别得意,又说,把顺叫过来,顺叔便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开始敬酒,很高兴的样子。

  焕昌爷说,人,都有背运的时候,既然选择了一条自己想走的道,就得舍弃点什么!顺,别把利看得太重。村上那个傻子,来了,让他吃点什么,都亏死你了。顺叔说,焕昌叔教育的好。焕昌爷清了清嗓子,说,我再说几句,不要只盯着自己的不幸,要多想想他人的艰难,世上不是所有好的愿望,都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实现,但善良是不会错的,他特意问了问,他怀疑告状的那仨人,说,我说的对不对。那仨人便不住的说是。众人也都说,对,对,对!他说,黑子马超,你也说说,我说,这是爷教咱如何做人哩!

  我也很高兴,骗吃骗喝一顿就回家了。

  我是和俺村上书记一块回去的。

  顺叔,不知真愿或是无奈,毕竟饭店冒烟了。村上人,特别是后生们,坐在饭店里,吃,喝,说。有的笑着,有的哭成了泪人!我的乡邻,我的后生们呀!

  卑微的不能再卑微了

  那是我的村名:盆亣

  跨世文豪可曾来过

  土路上有过商贾吗

  似有,似无

  远房的郭嘉,半壁山河

  曹氏,滴滴浊泪

  不是诗情画意

  菩萨始终不变

  图腾,是那旋转木轮的上祖

  鬼斧神工,盛水储粮的器物

  殿外,平原

  一望无际,阻挡视线的

  是泥做的土屋

  文脉,那棵枯朽的槐树

  是根,是魂,是命

  风烟己过,屹立不倒

  光阴,沉淀

  沉淀日益显现的轮廓

  家狗,嗅出村庄的气味

  两眼昏花,找不准归家的路

  一年一聚,傲儿娇女

  孙扶祖母

  一盏孔明灯,亮了

  放飞它的人

  不知何处

  问又不问,夜暗

  村庄昏睡

  谁放飞了孔明灯

  不问,难问

  村庄己经昏睡

  日落月出,一个

  一个又一个轮回

  我也醉了,便拉着顺叔的手说,有句话,我说给你,你可别给别人说,年前二十几,我得请几个文友吃饭,连那个跟我争当市散文协会会员的那个女文友也来。叔!

  顺叔说,侄,放心,你叔亲自下厨。

  叔,那句话,别对人说。

  顺叔说,我耳背,只会做饭!

  顺叔!我的顺顺叔呀!

责任编辑: 村夫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