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是有声音的(五首)

作者:黄世海 | 来源:中诗网 | 2020-11-19 18:38:31 | 阅读:

  导读:诗人黄世海作品选。

灵魂是有声音的
 
站在时间的等高线上
一些不朽的文字与天空的维度
达成一致。灵魂散发着光芒
 
一位哲人曾说过
灵魂是有声音的。此时我有感觉
听见了一些游走的脚步声
穿越硝烟,挥着手向我缓慢靠近
 
骨骼嘎吱作响
有一些肌肤撕裂与粉碎的声音
在剧烈疼痛中豪迈注入文字表面
形成一种声波,在墓碑上传递
 
穿越时间,穿越整个人类
以及厚厚的尘埃
一种灵魂的声音。集结起来
在我健壮的骨骼里散发一些敬意
 
战鼓擂动。血脉的制高点
一再被灵魂抢占
炸开肉体,流着一滴滚烫的血液
于墓碑之上沸腾起来

 
神圣的伤疤
 
一块弹片穿插在骨骼的间隙之中
停了下来。肌肤缓缓收拢
封存一段往事
让躯体忘记疼痛的那一瞬间
 
七十多年了,伤疤不再言说
弹片的罪恶。彼此包容又彼此抵抗
战事已远,弹片存活得十分精致
有时还落落大方
 
告别最初的硝烟,恢复生命的源色
在骨骼内部哲学般的定位
在肌肤表面哲学般的凸显
汲取经脉的水分,顽强固有的钢质
久久地生长
 
一阵轻风,一阵火热
在季节的转弯处,疼痛
那是罪恶的躁动
在肉体中撕碎骨骼歌哭的全部过程
 
既然存在,为了活着
成为神圣。随伤疤荣耀而荣耀
同时为了苍老,更让伤疤不朽起来
不再呈现一丝罪恶

 
习惯于坚持
 
一些习惯的坚持并不意外
就像脚步与路面之间
那些过往。偶尔雷厉风行一次
 
从此路过,看见扫路的人
独自在扫路。留下了一些纸霄
我看不清上面的文字
 
被风一吹
纸上的文字随风而去
我知道,应该到该去的地方了
 
一些习惯的坚持
在漫长的路面,硌在灵魂里
硌在路面,扫路的人仍在扫路
 
风吹来。落叶纷飞
扫路的人快速的将它扫走
只留下了天空那片变薄的日子

 
对面的声音
 
一些声音。纯粹的声音
从窗口静静的窜进我一个人的书房
落在我没有读完的书页上
 
声音。有时也会是一种沉默
在一个人的书房
声音,也唤起我灵魂的再一次回归
我并没有老去
 
打开另一本书
关上窗户。听不见对面纯粹的声音
便有一种失落
 
书页上的文字象声音一样
在灵魂伸展中穿过大街小巷
眼睛里的文字有了一些年轻的情节
 
对面。仿佛洞开了我的灵魂
让我回归少年的生活
以及生活里那些没有品尝过的味道
 
这时,灵魂开始游走
撇开书案。向窗外快速而去
而感叹,将暮年的生活丰富起来
 
其实,外面是多彩的
就像对面。那些纯粹的声音
接纳与拒绝取决于你最真实的灵魂

 
静默成一种姿势
 
时钟停了下来。时间
就跟着也府下身子
不用想就知道,风处在宁静之中
我也站在原地不动
 
敬重时光
更敬重生命,包括万物
哪怕是一滴来自水面上阳光的声音
都没有一点的动静
 
四周并不黑暗
只是血脉里好像没有了路
无法迈开脚步
于影子虚开的缝隙中悄然跨越而去
 
听不见风吹过的痕迹
也听不见自己心跳了的速度
在这个冬天,静默成一种姿势
让自己的忧伤在钟摆之下缓缓重叠
2020年11月17日 成都长城书斋
作者简介

黄世海,笔名海戈,1965年出生重庆,从军36载,军休大校。曾在《人民文学》《解放军文艺》《星星》《诗歌月刊》《诗神》《原乡诗刊》《现代诗周刊》《中诗网》《中华诗魂》等刊物和新媒体平台发表诗作700余首。著有《青春骑手》《潇潇军旅》《云间集》等诗歌、随笔集和军事管理专著20余部。有诗作入选《中国诗歌精选》等多种选集,曾多次获奖。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