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我是谁了》(组诗)

作者:石头也 | 来源:中诗网 | 2020-11-06 09:34:51 | 阅读:

  导读:石头也。网名:记忆里曾经有过山楂树。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喂过猪,放过羊,干过公务。曾在人民公社文化站主办的《小草》杂志社,任社长助理,兼职校对及投送组组长。退休后,回乡和庄邻一同种地看云,捎带着去寻童年的本真……



1
、《我不是知了》
 
一块古旧比古旧
还古旧的石碑
模糊比模糊的题词
水要好风要小
是的,这是必须的
可我不是知了
沉默,是我的标志
我是碑,立着
就这样立着
二千年没倒
快意情仇
雪裹雾飘,忘了

牯牛降,挡住遮住
原始比原始
还原始的村寨
挡不住千年古树
新枝吐翠,旧枝枯萎
我不是知了
我是风,旋起
便是万里
即使藏在屋后
偶尔一飞
仍要把你的老瓦剥落
你是谁家的祠堂
记不得了
燕子春日
衔着新泥
来时来了,走时走了
忘了,那一年那一世

你说我是降牯牛
我说我是牯牛降
四蹄踩不住冬来秋走
热,热,我不是知了
我是祁门的牯牛降
无语,汗流如瀑
我不是知了
默然着,不知
河水是向东或是向西
热也不说只语片言
细细的电线
传导或不传导讯息
我不是知了
不告诉你
傍晚丝丝凉意
涌上山脊
 
2、《谁也偷不走颍河卷过的身影》
 
晨明 麦香清爽如洛神之身
刺角芽细密着野草
微风沐浴着光脚的指尖
小径上蒺藜亲吻上腿
刺得发痒时而又生疼
一个人的流浪
倾下热辣的鲜嫩
粗蛮的牧神牧羊犬高大
黄牛穿越洪荒
拱透林神的树枝
漾出的微笑人真的不懂
谁隐匿过往的拼图
踱走天窗底下的泥土
手托萌动的灵魂
眼波雾起 脱颍而入
肚皮被浪花拂弄
纯澈溪流 双乳溢出的汁液
玉体真身 贞洁而温存
 
管它时间之神是否应允
一段青梅竹马的往事
风筝飘飘我想你 颍水
童年的小女孩如今的女人
单纯后的过客 过客
你是否想过
偶然相遇那怕只有一次
河水拥满想象的幻影
昂着白了的头
蚁聚的星群灿若波光
 
 
是走了很远的路路走了很远
故事千真万确
又是那样的短暂匆匆
如人类从远古己是繁衍出生
一年一度的幽绿新红
浩瀚过无数的微笑缤纷
苍穹默默 谁能探察长空
颍水卷过的影子
灵坛上的宗亲 目光迷离
攀上天梯谁能极目所有
野豹出没啸雨嘶风
颍水卷过的影子不能带走
面颊苍白着不再花貌月容
悠悠归帆装上琼石
雕成的旧梦浩瀚无垠
酥胸舒展 颍河 我回来了
涟漪轻拍 窸窣的颤音
奔放午后
不无珍重地带着绦边
铺天盖地不再了无根基
拂扫狂热浸染原野 越来越近
 
3、《咀嚼着己失》
 
柴火煮沸了铁锅
炭黑着双手
弄碎了
仅有的器物
盯着,盯着
从脚底伤上
心窝
 
别呀,别弄瞎
你的眼晴
拾一块碎片
端详后,回忆
一段回忆
嚼品曾有
曾有的往昔
一段丢失又永存的
器物
是不是刻骨铭心的
过去
 
天山出了明月
星的天空
别说,谁的孤寂
一闪一闪的明
碎了,独立
一人一块
整体后
叹息着己逝
颤动,颤动
是不是雁翅
云挂风飞
一弦一柱
弹出当世往昔
 
4、《火中人的冷笑》
 
血脉汩汩
原始的温度
一堆柴,怎么
也燃不出火苗
日光焦灼

点燃自己的
长发
薄衣如旗
火,燃了
燃着了呀
肉身滴油
火,燃了
生命纯粹
看呀
火中的骨架
立着,立着
焚烧后的骨骼
冷笑一声
恐怖了暗夜
 
5、《圣城 轻松抹去的圣城》
题记:我不知道什么是放下,佛徒用沙子做成的圣城,是佛祖居住的地方,在达瓦节一一抹去……

有一天 你走了那么远的路
石头敲打成一粒粒细沙
脚下 热浪炽焰
脸红了 清澈神秘的河
深一脚浅一脚
圣湖涨潮了 藏香
无声而生长了敬诚
摇曳须弥 静默
祈祷的话 沉重着不曾说出

有一月 无色的沙粒
水车磨出松柏的汁液
还有这么洁净的河吗
还有这么多的五颜六色吗
沙粒有了 有了沙粒
色泽 魔幻出佛的圣城
铺展庄严 虔诚 肃穆
经文如诗 风摇经幡
雪融水去 几江飞鱼
不知 难知 怎知

那一季 一步一叩首
身印 延展草地雪域
来了 来了 不知几年几日
佛 笑而不语
沙城彩而靓丽
袍衣飘起如旗
朝拜后沙城湮失
那么短的辉跃
涅槃后无声无迹

那一年 我想去拉萨
好象也不为了什么
原上的花粟鼠还在冬眠吗
云上的长鹰还在等着野兔吗
壮硕的羚羊
又繁殖了羚羊吗
瞬间即走的春日
跳过夏秋 又是冬雪
人说 沙做的圣城
毁了 又成了沙砾
放下 放下 拉萨太远了
故土上 生命蓬勃
我淡然感知涌动的迅息
抓起一把泥土 撒在身上
想说点什么 月圆了
却欲言又止
 
6、《让我们试着爱这一切》
 
我以为2018年初日
窗前会是一片火红
热力金黄着光辉
鸟儿心平气和 鸣叫而不是争吵
仅有的冬兰 绿莹莹的闪耀
醒来 一眼瞥见暗云裹住树木
地上散落着昨夜的花瓣
那是昨夜还有淡香的腊梅的花瓣
浓雾铺展 拿去了庄田 河流
残碎的冬景 没有梳洗的容貌
邻人说 明日有雪 暴雪
我想她也是需要安慰
我不能说最纯美的东西苦难中来
欢乐甜美却是忧伤的蓓蕾
让我们试着爱这一切
必须的 不管你是否乐意
暗暗的 古香古色
灰色天空 一条条黛色的土路
起风了 冷 雪会来的
事隔经月 和你打个招呼
以平淡 以喜悦
土地的伤痕 雪花中慢慢愈合
远远的 热力金黄着光辉
 
7、《我不知道我是谁了》
 
柴门咯吱咯吱父亲做的 梨树枝枝叉叉
布鞋嗄叭嗄叭母亲缝的 棉茹丝丝缕缕
村名沉在河底如流水的石壁
雪花一片片拆散翎羽
田白了地黑了土屋油灯灭了又亮了
灭了又亮了地上刺白格外的是一场雪
风吹着了无踪迹
我不记得我是谁了
河上一抹淡绿那是迎春的漂影
橹杆猛的一下戳进水里
却不知驶往何处
一条河又一条河成了彼一条河
一网是泥沙一网又有鱼鳞似的闪亮
影子凉透入骨岸上人来人去
真实又不真实的河 一河的虚拟
我忘了我是谁了
尘世不曾超度成狗精的狗
狂吠如昨日
命运的野兔薄如轻纱小心翼翼
端祥夕阳如端祥日出
桃花如钮扣裹上了裙衣
布帽蒙上头顶游走圈圈
老妇从树丛旁走过去不带雨水
野兔翻过路基山边青青绿绿
我想不起我该是谁了
牛先回村了羊也回村了鸡子上宿了
岁月悄无声息却又伸出手臂
一晃 咋就什么都过去了
胡须细绒过变为坚硬的野草
一脸历史已经蔫了
严肃噼噼啪啪
上百年的桃花开了
一定是爷爷看过的样子
是也不是
爷爷:你看看我是谁谁是我
我还是我吗
 
8、《丢下斧头的老男人》
 
那一天 是一九四二年
中原泥土
乌龟似的烈在河心
苍白的热气 吐出
天上没有灰色的幔
利刃割不开的缝
一车热辣辣的闷 西行 西行
父死了 娘丢了
爬过潼关 东归孤单单的身
托起腮帮 居然看到了天
居然有了空明的远
居然有了一棵没死的老椿树
刮了它的皮 拔了它的根
一把斧头亮闪闪的刃
 
那一日 人说你有了狼的眼
黄昏也不散淡无光
日寇来了 黄昏慢长
抛妻别子 如野狼
淌过那河 翻过那山
你疯了 
狼一样撕咬东洋马
你是狼呀 从不偷窥羚羊的落单
一把班斧舞迷倭寇的脸
那一年 分地了
你婆娘样亲吻你的土
那是长庄稼的田
青绿繁茂是你班斧上的暖
后来 你咋成了转山的人
可你终不是默罕默德
也没有佛教徒的诚
 
这一刻 你丢了你的班斧
你说 人事己尽 刀枪入库
蜘蛛在你头顶缓缓爬行
风也没有惊动它
墙角布满你和它的太阳
一支烟你抽了又抽
点了又点
夕阳模糊了街道
墙上贴满了广告
你又点了一支烟
你的班斧是丢了是忘了
独念 哼哼 再也没有老去的时间
 
9、《马呀 等等》
 
夜色飞翔 撩拨着皮肤
你必须登车了 粪已装满
归思 灼热奋发 走吧
我的主人 撇下劳累与孤寂
不存悼惜
带着滋润庄田的污物 玉米泛青
叶子 伸着翅翼的舌头嘴唇
趁归思还没冷凉变石
 
马呀 路灯下叫卖的正是村上的人
她粗糙的脸被烙饼的火烧的通红
她有一些没有卖掉的食物
要稍回老家
儿女 等待与山风
一同扯满土院
村旁你长鸣一声
传去母亲的慈悲
即将到来
 
别说 娘的腰弯的酸痛
也别说咱走时她泪落袜上
闪过月下颤动的枝叶
你个龟儿子捣蛋鬼
摇动你的一切关节
你要颠散这把老骨头吗
我己收起赶路的长鞭
家到了呀 一车
污物又是庄稼的圣饼
庄稼默念着浓欢
 
10、《雪下 膨胀着思想》
 
雪 沐浴沟谷
绒花四溢 飘飘扬扬
天地浑沌 
一棵又一棵树
赤条条站立
风僵硬了嘴唇
不言不语
带上你的弓箭来吧
闭上一只眼帘
射出那支金镞
雪舞的四野
一个孤身的汉子
弄出了响动
 
斜阳推移 
万物入梦的时晨
牛群跳跃
队列 不是
卑恭屈膝的一群
我翘首冬阳的丝线
一点温热
够了 足够了
秋天的表象
无须夜以继日的瞻念
渐近惭迫的寒凉
洁清洁清的干冽
繁衍着生物
也膨胀着思想
一群野狼 一行
弯弯的曲线
天鹅过了黄河
戏嘻浅白浅白的河湾
冰块冲撞船帮 
吭唷 吭唷
渐行渐远 船老大
还有他的木船
渐行渐远 渐行渐远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甜蜜的橙子

    由首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获得者、著名诗人王久辛创作,公安部文联签约作家徐振江
  • 2021年2月上半月中诗

    中诗论坛精华编辑工作组出品
  • 从故事的结尾处返回(组

    爱斐儿,本名王慧琴,医生,诗人,画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诗集《燃烧的冰》、散文
  • 典藏年代

    前言:年禧春绿髣髴是孩童趣逸的佳节,而迈入暮年的心境却是< 可怜枝上色,一一为愁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