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人》五人行(五)

作者:罗晓红 等 | 来源:一线周刊 | 2020-09-21 22:35:11 | 阅读:

  导读:罗晓红  王钱军  吴红绫  B潜夫  晏晴诗歌作品选。

 
罗晓红诗三首 
 
想和你一起吹吹风       
 
想和你一起吹吹风
看荷花和污泥在水中缠绵
听啼血的杜鹃凋零花香
诉说日出与日落 
 
你在,风就不会冲动
它会轻轻吹醒沉睡的夜
让黑夜后面的白驱赶黑夜里的黑
它的翅膀会清洗尘世的灰
解开我路上的蝴蝶结 
 
有时,黑夜才是爱情的白天
你拥有了白,也就失去爱
你什么都想得到,才会什么都失去
风在耳边张着大嘴
又好像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回 望
 
在座谈会上枯坐
只有座牌是真实的
它替我占据着红色的想象
 
这寒夜奔涌的,是中国结一样的红
它和我的名字一起,成了火焰
和漫山的枫叶
 
有什么好失落的,白色的冬天离不开胭脂
梦想的花瓣张开了一点点
再多走几步,红梅花便会落满指尖

 
上班路上
 
半月楼像一张没有上弦的弯弓
每一个抖落尘灰的清晨
它总是无法让我的车
和车里瘦弱的梦想
轻松射向生活的靶心
 
在通往江北的高速路上,我目光炯炯
扫描车海中每一处缝隙
只盼自己是一枚锋利的针
插进时间的肌肤
给拥堵的道路,越撕越薄的日历
扎下一剂强心针
 
 
王钱军诗三首
 
麦地
 
那天,我从打马场经过
看见一亩亩麦地
长着青青的麦苗
 
一群鸟飞过
我的影子
被一阵风吹散
 
 
一弯月亮挂山腰
 
一弯月亮,像仙女纤细的小腰
缓慢地,从山那边偷偷地爬起来
带着神话的轮子,架起长车
以阳光的速度,飞快地
对着每一个异乡的人,迎面扑来
 
 
今夜,大海在喊我
 
在有海的地方,
我都会不经意间想起它的四季,
走过的每一步,印记出来的脚印,
都有酒,有诗,有远方。
 
大海在喊我
漫步的身影,故乡的蓝天和云朵,
海风亲我,海水流进我的血管。
 
等到夜晚流萤飞尽,
天海一色,
推翻大海的人带我同行,
浪涛会是一浪追着一浪吗?
 
 
吴红绫诗三首
 
她是谁的月亮
 
她是谁的月亮
一身雪白,在星空
等一个不带黑暗的人
 
她的千生万世
像嫦娥飞舞长袖
寂寞地盛开
 
唐诗宋词
谁遇见她的时候
三千年的指尖会轻叫
 
今夜有月
她也圆了起来
谁会为她来,为她来?
 
 
短暂
 
一座城市到一座城市有多远?
车轮埋头奔跑了十小时
 
 一个人到另一个人有多短?
十七分钟脸对着脸
 
霓虹灯退进黑夜
我一身挂着细碎的光
 
你的目光还在我身上
我手一伸
已不知你去了哪片海洋
 
 
更迭
 
夏天隐进蝉鸣
一声叫就无影踪了
季节不以人的安排更迭
 
正午的太阳开始降温
一地金黄
稻谷低下头颅
 
十月
枫叶开始流血
为又一次疼痛的新生
 
 
B潜夫诗三首
 

 
山青,水秀
白裙飞落水中鹤立
倒影斑驳,催熟古意
唐诗宋词湖底散落
 
一苇竹竿蜻蜓点水
荡起涟漪,搅动心中暗流
足下轻舟似箭
翩然驶过
成败得失甩落身后
 
一苇渡江
渡你,也渡我
一渡轮回生死
再渡,此岸彼岸
 
 
将背影留给来者
 
交出一生的精彩
随夕阳一起辉煌
失意,悲伤,甚至泪水
通通扔进湖中
浸泡,翻转,洗净
 
放下过往
面对山水静静打坐
将背影留给来者
素描写生
 
 
白露
 
风止住了狂热
草木便矮下三分
此刻,残荷低下头
聆听寒蝉的心事
 
一池秋水
装满盛夏的果实
装不下孤雁的背影
 
乘月归来
我不忍收集百草上
一滴晶莹的清露
 
你从洁白中现身
带着荷香款款而来
俯在我耳边浅吟轻唱
“蒹霞苍苍,白露为霜”
 
 
湖北晏晴诗三首
 
秋日
 
我看见苦难最先打开缺口
白发的宫女有向人倾诉的欲望
红苹果的红颜只和女伴窃窃私语
她们低头的样子令秋日美好
 
药店里一个男人对他的女人瞪了一眼
她的殷勤让我羞愧
平日我也是心满意足
絮絮叨叨的芦苇
   2020.9.21
 

秋光
 
当我长久地注视那群白鹤
感觉有些美在向我走近
而我总是假装没有听见
我心中一片空白,几已忘言
 
一天的时光太短
来不及开始,来不及叹息
我用诗歌记下它的忧伤
用梦境截留星星的舞蹈
 
 
县城
 
它的小
让你每三分钟遇到一位熟人
常吃的面馆就是自家厨房
胖脸的老板和好心的老板娘
就是亲人
你可以揣上一根刺向他们
要一根缝合的银针
 
当然有些刺被板栗家常的香味扎得太深
需在一个周日异乡的街头
一抬头望见旧情人
姗姗拖着拉杆箱
桂子飘香的秋日
颤抖了一下
一条街失陷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