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张谷英村,探访民间故宫(诗7首)

作者:毛一民 | 来源:中诗网 | 2020-09-21 15:42:44 | 阅读:

  导读:毛一民,1969年出生,系湖南省岳阳县张谷英管理处党组书记、主任。写诗和散文30多年,50万字作品见于报刊。张谷英系中国首批历史文化名村,中国首批传统村落,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AAAA级景区。


 
 
《一条山路》
 
歪歪斜斜
忽隐忽现往山上跑
 
我紧跟它
它跑我也跑
 
可走到十来里吧
它又拐了回来
如此反复折腾了四次
我要到的张谷英村才
在眼前。灯光次第暗去
 
一阵狗的叫声帮我
敲门
 
2020年9月19日

 
《夜宿张谷英村》
 
一场连绵秋雨
就把古村推过了中秋
风开始带把刀子
削你的手
一些游人开始乱穿衣服
有几个着了外套
有的仍穿短袖
穿短袖的几个,零零散散
走在畔溪长廊
夜色把一件风衣
披在他们背上
夜灯下老屋的影子
有点怕冷,缩得很小
有一间老厢房里一位老人
在咳嗽
紧跟着好象一些人在效仿
在外游荡的人赶紧回到屋子里
 
晚上9点钟,窗灯渐次暗去
黑夜给每个人盖上棉被
村子寂静,渐次沒有一点声响
路灯斑驳
渭溪水瘦
 
 
《一颗歪脖子老树》
 
在古村门前
一小块地方,一百多年
孤独伫立
 
孤独并不可怕,牛
经常在劳作之后
陪伴。老农回家吃饭
托我牵住牛的鼻子
村子里的玩孩
经常爬到我的臂膀上
凝望远方 
 
蝉也每年这个时节
歇上枝头
鼓起腮帮
捣鼓我内心的宁静
我的心思一圈圈澎胀
我美丽的碧绿的外衣
就要被这蝉声换成戎装
 
可怕的是
这一百余年,我想练习
迊客松那临空一跃或纵身一跳
可我,像一颗钉子钉在原地
一辈子只用一个姿势,张牙舞爪
年青时的一个舞蹈动作
没有展开
 
一个动作的错
注就终身的错
 
夜色阑珊
游客把心愿牌挂满枝头
我像一个身体残缺的
舞者 
 
2020年9月8日于张谷英村 
 
 
《古村炊烟》
 
炊烟有根
最初发源于龙涎井
沿古村的石板路
弓着背生长
从农户的水缸旁边
长到屋顶
开青灰色的花
 
炊烟有情
不舍得离开农家
走一步
就怕把老屋的心扯痛
它一步三回头。它
在等一场雨
把自己种在故土 
 
 
《爬在老屋顶上的猫》
 
老人坐在门墩上
旱烟蒂和花生壳从他嘴里
落了一地
 
一只猫蹑手蹑脚
在老屋顶翻箱倒柜
没有猎物撞到它
又尖又细的爪子上
 
慌张的是,刚刚跑到瓦片上的
阳光,害怕被这锋利捕捉
吓得纷纷跳下天井
 
我刚想喊一声:小心
那只猫回过头
一双绿茵茵的圆眼睛
盯得我心慌
 
 
《族谱》
 
门头屋,只一线阳光
从破瓦片的空隙漏入
一梱梱线装的书
爬满潮湿发霉的名字
 
我睡意最深时,他们
一个个从线装书里下来
相互作揖,彬彬有礼
在《家训族戒》和《劝孝歌》里
咬文嚼字
 
火塘里的火焰
一直不断,生生不息
雕屏和砖墙被时光熏得
从里面吐出黑漆
一声呼喊拖得很长
带浓厚烟熏火炕味
又一个人,掉进祖先堂里
 
线装书每隔几十年
要加一层
那些写在潮湿发霉
纸张上的名字,凉晒
上了传承馆的版书
 
2020年5月2日于张谷英村

 
《半垮的东头老屋在哭》
 
连绵秋雨一直在下
半垮的东头老屋在哭
她在又寒又冷又细又密的
秋风秋雨里浸泡太久
寒风用一把凿子把她脚上的筋剔去
她握紧拳头的骨架就要支撑不住
 
肃瑟的东头老屋在哭,她为什么会哭?
六百年垂垂老朽而尘世间心术太重
她被自然的风雨侵蚀,又被人世挤压得
背驼、唇裂
面部塌陷
门牙也缺了 
 
2020.9.17雨中巡东头大屋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