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人》五人行(三)

作者:伍国雄等 | 来源:一线周刊 | 2020-09-18 08:06:06 | 阅读:

  导读:伍国雄 澎河 冯书辉 王保元 马鸣诗歌作品选。


 
伍国雄诗三首
 
夜雨
 
心事烦多的时节
我必须赶在一场夜雨来临之前
和自己达成和解
还必须赶在雨停息之前
梦游到廊桥
锁定一场潮汐
 
我会陪同不安的雨滴
完成自我救赎
还不忘,在世人睁开眼睛之前
装着什么都没发生
 
午夜茶
 
我有半夜喝茶的经历
为那半截恶梦制造一次反转的剧情
然后起一个诗意的名字
这需要足够的清醒
 
我承认我与世俗越走越远
看见金属我想到了水
看见荒漠我想到了森林
我从水底看日出
站在高原揣摩大海的深度
住七十年产权的居所
体会岁月在催命……
 
在这人间寂寞,情缘淡薄的夜晚
一杯浓茶
它有恬淡之乐
亦有疗伤之美
 
中元节
 
我得告诉去逝的先人
我还苟且活着
 
让我们去城中那块拆迁地吧
那里荒废多年了
 
或者去郊外
私房话得躲避耳目
 
你们来就是了
我已备好纸币、香蜡、供果
 
我们得压低嗓门
还有孤魂野鬼四处窥探
 
我们得忍住泪水
还有冤魂怨鬼到处喊冤
 
 
澎河诗三首
 
寄宿星空
 
我寻找着你
在一次次无月的梦中
湛蓝的天空
 
没有天空,就没有流泪的星星
疲倦的人群里
是谁在做如此断言
火红的晚霞,正熊熊熔炼着西天
一阵阵血红的苍音
伴落日的余晖,飞溅
 
风帆垂落,桅杆林立
陌生的海滩
白茫茫一片
 
红色鸟带血之羽,纷纷飘坠
标志模糊的浪尖
竖起一面面征战的旗帜
熠熠的星光,自沉闷的泛沫中
冉冉升起
 
风,呜呜刮来
摇撼天空,摇撼土地
摇撼一颗拾贝孩童潮退的魂灵
无罪的天空
无罪的土地
无罪的童心
 
地平线颤颤倾斜
无数只期盼的眼睛,瞩望你
无数扇半掩的窗户,窥视你
 
希望的烟云,带着呻吟
弥漫天空,弥漫土地
弥漫水域
颤抖的嘶鸣,滑进
充血的瞳仁
不安,流出苍穹
枪声隐没
最后的疆界,从这里消失
黑夜,从这里消失
 
一群蓝翎之鸽,从黎明的天际
旋来,海岸的废墟
宁静而蔚蓝
 
黑色甬道
 
于是,便有了黑色长廊
黄昏光晕彻底背叛
晶亮的白日梦,随最后一闪荧晖而
沉寂
 
倒映的城市,与站立的模拟
静静凝伫于白色时空之外
一只青鸟,于冥冥之中
扑楞楞飞入湿雾迷濛的
梅雨小镇
 
风雨泥泞的古朴长廊
被团团艳丽的漆黑而重围
黑色诱惑的宫殿
黑色诱惑的神往
有一门扉启开
有一窗帘拉起
有一粉红灯光闪耀
 
一个如蚁蝼之音
在另一世界,呈半眠状态
占据瞳仁
心的猫爪,黑雾般
充溢长廊
 
半眠状态
 
一种预感,明晨的雨雾或许
比今夜还要浓重
还要迷濛
 
夜的幕帷忧郁地隆起
辐射的时空,一个褪色的梦
为西窗玻璃溅起的水花而模糊
一枚枚雨形邮票
纷纷飘往命中注定的
荒凉小站
 
年轻的旷野
注定有澎涨河干涸
注定有青色树枯萎
晶莹的蝶翼,扑扇
微笑的迷濛
 
绿色纱帐网起的温柔河岸
红色鸟,以肌肤相偎
窸窣着迷乱的永恒
 
 
冯书辉诗三首
 
有些雪,顽固不化
 
一些雪,看见自己的宿世
一些雪,听到梦里的足音
一些雪,只落在故乡。一些雪,只留住过往
一些雪,没有背影
一些雪,仰望苍穹,直指蓝天
 
一些雪,让除雪的人不肯停下
一些雪,让等雪的人等着回家
一些雪,注定被抛向原野
一些雪,注定要覆盖江山
一些雪,蜗行牛步。一些雪,情投意合
 
一些雪,从黎明到黎明
一些雪,从大地到天空
一些雪,吐出自己。一些雪,咽下残生
一些雪,不可替代
一些雪,不可复制。不可粘贴
 
一棵树,只是一棵树
 
不是所有的辽阔都叫大海
不是所有的天空都叫湛蓝
不是所有的窗口
都折射波澜不惊的平面
不是所有的树
都在月光下守候光阴
 
一棵树,不同于一排树
一棵树,不同于整片森林
它揽下天空,牵引注视者的目光
或被一种目光仰视,或被一种目光湮没
或被一种目光蔑视
 
人在看树时
树是风景,人也是风景
读一棵树,像读一个人
让人沉重。大彻大悟
树上刻满了沧桑,也缀满了果实
 
一条河流的方向,改变
一滴水的姿势
一棵树,只是一棵树
 
我在我之外
 
石头习惯宿命
溪水习惯顺从
每一种执念都将被误解
 
一只眼睛,需要多大的辽阔
才可以漫过自己,抵达
时光和黑暗的边沿
 
白云与太阳,肝胆相照
白云的白,拒绝人心的黯淡
与云对视。需要一颗漂泊的心
 
一滴水里有飞跃
一滴水里也有哭泣
没有离世的谱,只有醒着的梦
 
我在我之外
存在。消融
卸下的疲惫,扛不起
一个符号的重量
 
 
王保元诗三首
 
如果我作了最后那片叶子
 
如果我作了最后那片叶子
一定化成飞鸟,衔住流云
交流幸福饱满的山水
说出感恩的点点星辰
 
如果我作了最后那片叶子
一定饱蘸时令的翠绿草绿墨绿
浓妆草木睁大的眼睛
做过所有的加减乘除之后学会归“0”
 
如果我作了最后那片叶子
亲爱的,我不归向枝条,也不归向树根
我要归向一场雪
在纷纷扬扬的世界重谈一场爱情
 
过风陵渡看黄河的时候
  
看黄河的时候
我要按住心里的波澜
那是一条东方圣河
比我想像得宽
水流却很小
就像一个长壮的孩子
面对母亲瘪下去的乳房
我愧疚地低下头去
我忽然又抬起头
不,黄河母亲的眼睛
装满了慈爱
装不下一丁点儿忧伤
 
 
黑说
 
一枚朝阳让自己的婴儿期复活
哭成带露的花
笑成花的露
黑,是白不分彼此的玩具
 
成年后越来越不敢放肆
对着乌云、黑夜、黑眼睛、黑新闻、黑匣子
一遍遍打捞着自己
 
 
马鸣诗三首
 
大山里的兰花
 
晨风刚撩开薄雾的纱帘 她就开始了
 
一遍又一遍 用一百只鸟的歌声   
和露水 洗脸
 
一遍又一遍 擦拭白云的洁面乳
一遍又一遍 涂抹朝霞的胭脂红
 
一遍又一遍 照涧水的镜子
一遍又一遍 往山下边张望
 
蜜蜂来了 她已经听到了他的歌声
 
 二克山
 
山脚 红柳枝头晾着衣服 好像一朵朵
鲜艳的格桑花
 
山腰 白桦树上晒着袈裟 仿佛一片片
早晨的红霞
 
峰顶  香烟袅袅 紫气缭绕   
红柳与白桦间 众草跪地 听百鸟诵经
 
我在梦中 又来到了大雄宝殿前 燃一炷虔诚
祈祷 给我的祖国 给我的故乡 也给我自己
 
暮晚
 
一只鸟的影子在地上      
一闪即逝
 
我抬起头来
它站过的树枝还在不停地颤抖着
 
抖落下来的一枚黄叶
被波光粼粼的河水带向了未知的远方
 
鸟飞走了 树叶远去了 夕阳落山了
我的一天也跟着 不见了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