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二郎山

作者:杨贤斌 | 来源:中国诗歌 | 2011-05-06 | 阅读:

  导读:诗意二郎山
——记中国诗人二郎山行
杨贤斌
  四月的二郎山,春意盎然。以诗歌的名义,“中国诗歌万里行——走进灾区,走进二郎山”采风团莅临闻名遐迩的二郎山。春风中,诗意涌动,阳光里,诗

诗意二郎山

——记中国诗人二郎山行

杨贤斌

  四月的二郎山,春意盎然。
以诗歌的名义,“中国诗歌万里行——走进灾区,走进二郎山采风团莅临闻名遐迩的二郎山。春风中,诗意涌动,阳光里,诗行跳跃。小城天全也因此被诗情点燃,彻夜无眠。这是中国诗坛的盛会,也是天全,雅安,四川的文化盛会,这次盛会将以一朵花,一棵树,或是一滴雨、一滴露的形态而被记录,被咏唱,永远让人怀想。
一首《和田玉》,促成诗歌盛事
二郎山下。天全小城。春阳明媚。
在一个叫广福的小茶馆里,一批文学爱好者正在聚会。这个文学沙龙经常聚会,小城的春天也被他们鼓捣得有些微醺。讨论完祁人的诗作《和田玉》,正愁着晚饭没有着落,我便接到宣传部领导和超同志的电话。说是市文联主席赵良冶老师来天全,要我去陪陪。我说,正好,几个文友正没有饭吃。于是文友们一起参加了这次官方接待。席间,再次谈到祁人老师的《和田玉》。和超同志说,祁人是他的老乡,他与祁人有一面之缘,留下了电话。我和诗人何文非常仰慕祁人,非常喜欢《和田玉》。我还曾在全市记者节集会和一个朋友的婚礼上朗诵过《和田玉》。
“请他来天全吧。来行走二郎山”。我们表达了共同心愿。
和超同志拨通祁人的电话:
“喂,祁人老师吗,我是你的老乡,自贡荣县朱和超。现在在二郎山下的天全做宣传部长。这里有你的一批粉丝,他们很想见你,并盛情邀请您到二郎山来做客、采风”。
和超同志的荣县普通话让我们有些忍俊不禁。
“好啊,我们诗歌学会正好有个中国诗歌万里行的活动。可以考虑到二郎山,到天全”。祁人老师欣喜地说。
当手机转到我的手里的时候,我朗诵起了《和田玉》的最后一节:
为什么叫作新娘?
新娘啊,是母亲将全部的爱
变做妻子的模样
从此陪伴在我的身旁
“哎呀,真是太好啦。有机会一定来二郎山”。祁人老师说。
挂断电话,大家就围绕诗人来天全的事情展开了热烈的讨论。有的说,请祁人组织著名诗人二郎山行,有的说,最好在诗人节来天全,举行诗歌朗诵会。一时间,整个接待变成了就如何邀请中国诗人来天全的讨论会。
3月,恰遇雅安市组织召开纪念5.12三周年宣传文化活动的策划会议。我灵机一动,何不将中国诗人二郎山行纳入本次活动计划。报告和超同志之后,和超同志非常赞同,于是报给市委。市委觉得有意义,便将这项活动纳入雅安市纪念5.12三周年重要系列活动之一。
我们将这次中国诗歌万里行的主题确定为“走进灾区,走进二郎山”。之后,作为本次活动的主要策划者之一,我便和祁人老师通过信息,电话密切联系,一切按照我们的方案进行。
一首《和田玉》促成了一场中国诗歌的盛会。一场盛会,让二郎山诗意盎然。
接机,见到了仰慕已久的诗人们
热切的期盼中,终于到了4月25日。组委会安排我前去机场迎接参加本次活动的著名诗人。
还在车上,我就接到了张新泉老师的电话,他说已经到了机场。接着便接到邓科老师、况璃老师的电话。四川的诗人们激动如我,希望早些见到北京的诗人们。
张新泉老师——平易近人的邻家大哥。
在我的想象中,张新泉是一位风流倜傥、风度翩翩的老师。以前在《星星》上读过新泉老师的诗歌。只是这些年诗情渐渐熄灭,早些年那让我激动、燃烧的诗句早已在我的记忆中淡去。一次听朋友谈起张老师的《鸟落民间》,很想找来拜读,却一直未能如愿。
当我在机场接机大厅一边打电话,一边在人群中寻找我想象中的张老师时,回头,却发现一个衣着朴素的中年男子也在捂着电话团团转。
“你是张老师?”我有些不相信自己。
“我是张新泉”。张老师的胸音穿透力很强,浑厚的男中音发出的声波让我感到一阵震颤。
“一个老农民,像我邻家的大哥”我心里暗自思忖。突然之间,我感到张老师很近,很亲。
之后,我们和随后赶到的邓科老师、况璃老师在机场茶座喝茶等北京的老师。机场的茶很贵。我们要了几杯最便宜的乌龙茶。我给张老师解释,这个地方的绿茶太贵,而最好的绿茶在雅安。这里喝一杯,到雅安要喝10杯。咱们回天全喝最好的绿茶。
“没有必要嘛。就喝这个。”张老师说。我更感到张老师不像那些传说中的名人,更像是和我一起上成都来的农村亲戚。
我非常感动。
终于见到了祁人。
4点半之后,和我一直保持热线联系的祁人老师来到了机场,他是头一天抵达成都的。和他一起来的有四川诗人朋友苦力、席玮、陈浩老师。陈浩老师是席玮老师应祁人之约吗,专程从峨边调回的,他承担了大型纪录片《四川依然美丽》的拍摄任务。这次要全程拍摄中国诗人灾区行。
当一个身材匀称,个子瘦小的中年男子笑盈盈地迎面向我走来,我知道,这就是我仰慕已久的祁人,我多次朗诵的诗歌《和田玉》的作者。
我没有如见到张新泉老师那样的意外。和祁人通过几次话之后,我在心里描摹过他的模样。祁人是温润的,亲和的,就像他的诗歌,祁人就是一块质朴的玉。我企图从他的言行中寻找一些自贡人的影子,可令我很失望。或许是因为环境,或许是因为写诗诵诗的缘故,祁人的普通话非常纯正,举止谦逊,颇具幽兰之气。我能想象得出,祁人诵读《和田玉》时那种深情的样子来。
“真是辛苦你了!”。祁人笑着对我说。我们仿佛多年的好友,一见如故。
“老师们辛苦。欢迎,欢迎。”
接着祁人给我介绍了同行的苦力、席玮和陈浩老师。
向孝顺的洪烛致敬。
对洪烛老师的景仰源于他的获得2008年散文金奖的作品——《母亲》。我是娘的歌手,歌唱母亲是我终身的事业。日前,我正在进行《细节中的母爱》的写作。一日,我问诗人何文,有没有像我这样用很多细节来刻画伟大母爱的作家。何文随口答道:洪烛。我迫不及待地在百度搜索。走进老师的博客,我泪流满面地诵读洪烛的系列散文《母亲》,洪烛那种深厚的情感和真实写作深深打动了我。
洪烛,是天下最孝的孩子。通过《母亲》,我和洪烛老师有过多次的心灵对话。洪烛作为著名诗人,被盛情邀请参加这次二郎山之行。我感到,这真是缘分。我将亲眼见到这位母亲的歌者。
当自北京飞来的著名诗老韩作荣、朱先树,诗人叶延滨、洪烛、王明韵等老师出现在机场大厅的时候,我急切地迎上前去,和老师们一一握手。
我握住洪烛老师的手时,我感到一股母爱的气息通过他厚厚的手掌传导到了我的全身。不用解,洪烛情感中的气息密码早已在我的心里产生共振。然而,我来不及向洪烛老师表达我这种真切的感受。在心里,我虔诚地向母亲致敬,向《母亲》致敬,向洪烛致敬,向天下所有的孝子致敬。
我曾和叶延滨老师同在一个版面发表散文。
……
穷山村最富裕的东西是长长的夜
穷乡亲最美好的享受是早早地睡
但对我,太长的夜有太多的噩梦
我在墨水瓶做的油灯下读书
贪婪地吮吸豆粒一样大的光明
……
多年以前,因为叶延滨老师这首《干妈》我买下了《叶延滨诗选》(明天出版社出版)。我依稀记得诗集是绿封皮的,封面上有叶延滨老师的漫画头像。叶延滨什么样子的呢?戴眼镜,鼻子尖尖的,他的诗歌那样的深情,深邃。我曾在心里这样想。
大概在92年或者93年,具体时间我都忘记了。一天在翻看四川的《教育导报》时,我看到了我的散文《干妈》铅印在《绿原》副刊上,副刊头条正是叶延滨老师的散文。我是一个无名小卒,我想象着,叶老师是否也读我的《干妈》呢。
车上,叶老师就坐在我的后面。我小声对祁人说,我曾和叶延滨老师在同一个版面上发过文章。我有些不好意思,作为叶老师的崇拜者,怎么使劲想也想不起叶老师那篇散文的题目?但不管怎样,我还是要表达对叶老师的崇敬。祁人说,叶老师就坐在你的后面。我有些羞涩转过头。鼓起勇气和叶老师说起了这事。
“哦,是的。在《教育导报》上”。叶老师说。
在我看来,叶老师是大师级的诗人。此生有幸和叶老师同在一个版面发文字,今天又和叶老师这么近距离接触。这或许正是文字所赐予我和大师之间的缘分吧。
曹继祖老师曾点评过我这只“小狗”
曹继祖老师是提前到了雅安的。曹继祖老师是全国著名的诗评家,是雅安文学的骄傲,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曹老师既是本次活动邀请的嘉宾,也是作为四川文联的领导、本土诗人,来指导我们这次活动的老师。
我对曹老师充满了崇敬。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雅安的纯文学季刊《青衣江》上,我就拜读过老师的诗作和评论文字。后来参加一次全市的演讲,曹老师作为评委,还亲自点评过我的演讲。
那次演讲,我还记忆犹新:我是最后一位选手上台的。
“俄国一位科学家这样说过,小狗不因为大狗的存在而停止汪汪或是不敢汪汪。今天,我要作为一只小狗,站在这个台上,汪汪两声。汪汪出我对工作的热爱,对生活的情感……”我这样开始了我的演讲。
大家被我的演讲吸引,我获得了二等奖。曹老师在点评的时候,对我演讲的开头和演讲过程中情感的把握,肢体语言的运用等给予了很好的评价。那一次,我记住了曹老师。
2008年5月,天全准备举行一个本土文化研讨会。时间定在5月19日。各种准备工作都就绪了,我还专门给曹老师发出了邀请。可惜5.12大地震让我们的活动流产了。三年过去了,曹老师终于因为诗歌来到了天全。这或许也是文字赐予我们之间的缘分吧。
如今,天全的文学气象和三年前相比,那又是另外一番光景了。
 
诗人们的真性情,真感情,真诗情
欢迎晚宴上,觥筹交错。
我要好好对洪烛表达一下我们心中共同的情感——对母亲的爱。
没有母亲的故乡,不叫故乡……
那堵墙,因了母亲而变得透明……
席间,我大声诵读洪烛诗一样的文字——《母亲》本身就是一部歌唱母爱的伟大的诗歌。
我和洪烛不断地为母亲干杯,为《母亲》干杯。洪烛的目光中,流淌着对母亲深深的怀想和爱。
我突然觉得,爱,就是诗歌的全部,就是文字的全部。没有爱,便没有文字。正如洪烛,正如这些著名的诗人们,正如天下所有的用文字走路的人们。他们写诗歌,写文字,其实是在书写爱,歌唱爱。
正式接待暂告一个段落。夜宴,还将继续。小城的夜充满浓浓的诗意。
小城真美,小城的夜晚真美。诗人们似乎一时间找不到更好的词汇和诗句来赞美他们刚刚走近的小城。
在街边的烧烤店,诗人们和本土的文学诗歌爱好者重新聚在一起。在这样一个非官方接待的街边小店,宾主双方都彻底放浪形骸,好不快活。李白斗酒诗百篇。这些都是李白的酒童转世,喝酒即是写诗,写诗即是喝酒。
诗人们来自全国各地,有的相熟,更多的是神交。通过这次盛会见面,当然得抓紧机会互相交流,互相表达敬意和倾慕,相邀留影。年长的诗老们,诗师们因为旅途劳顿,回宾馆休息了。这群被诗歌和文字燃烧的青年们要狂欢。一时间,欢声笑语,碰杯吆喝此起彼伏。诗人们的真性情,真感情,真诗情,浸润在欢乐和激情当中,激荡在美丽的夜色之中。
小城被诗情点燃。
祁人不断发送微博,他要将所有人的快乐分享给全国各地的朋友;王明韵被两个雅女诗人“挟持”,不断地干杯;邓科、苦力相对低调,可酒没有少喝;洪烛一会儿被拉起来合影,一会儿被摁在座位上喝酒;周占林端起频频举杯,向来参加的诗友致意……
三杯碰倒二郎山,一口干尽祝福的话。
夜色如歌,今夜,小城无眠,二郎山无眠。
茶马古道上,寻找背夫遗落的梦
二郎山茫茫的山林间,茶马古道如一首悲怆的歌,迂回婉转。诗人们怀着崇敬,踏上甘溪坡古道遗址——朝拜古道,寻找背夫遗落在古道上的梦。
在茶马古道陈列室,诗人们在茶包子、背夹子,汗刮子等前头驻足,在石窝子、铁拐子、麻窝子上面寻觅。“二郎莽莽、河川泱泱,茶马千秋,古道茫茫……”诗人们默念《古道背夫铭》,与远古进行着一番心灵的对话。走在石子路,穿过幺店子,苔藓下面,古墙之中,背夫的身影在半明半暗的阳光之间若隐若现。恍惚之中,有叮叮当当的拐子声由远而近。
背二哥的生活是艰辛的,然而,背二哥那种坚韧、顽强却成就了背夫的精神,这种精神凝固在石窝子里,凝固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的心里。背夫精神,是二郎山精神的一个重要部分。正是这种精神,激励着二郎山下繁衍生息的人们,迈过了一道道艰辛的门槛,走过了一个个动荡的朝代,从远古一直走到今天。背夫创造的这些古道的文化,如一首悲壮的诗歌,镶嵌在古道之上。汗珠砸成的诗行,血泪凝成的乐章在诗人们的心里涌动。
古道、背夫、精神、文化……这些刻满历史沧桑的词汇,将闪烁成诗人心中动人的诗句,在暮春的阳光里浅唱低吟……
徜徉在生态画廊
汽车穿行在318国道线上。青山苍翠欲滴,路两旁绿树成荫。不时有山花闪入眼帘,诗人们兴奋地将头探出窗外,将手伸出窗外。窗外,吹着绿色的风。车在山中行,人在画中游。他们一路欢笑,一路沉思,一路在心里默念着汩汩流淌的诗句。
这是我的想象。我没有和诗人们同车畅游生态走廊。我将介绍318线生态自然景观的任务交给了参加过旅游解说词创作的本土作家、诗人王志勋。王志勋滔滔不绝地向老师们介绍天全的生态资源,自然风光。徜徉在生态画廊之间。诗人们因青山绿水而沉醉,因那纯粹的风而沉醉,因那一树树山花而沉醉……
二郎山,诗人梦中的山
二呀嘛二郎山,高呀嘛高万丈……这首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唱遍大江南北的著名的《歌唱二郎山》,曾在多少人心中激荡,曾经点燃了多少人向往二郎山的梦想。二郎山因这首歌而名扬四海,这首歌也因二郎山而不朽。
诗人们大多没有到过天全,没有翻越过二郎山。可一提到《歌唱二郎山》,有谁不知道呢。二郎山究竟是什么样的呢,二郎山到底有着怎样的传奇呢?诗人们充满了向往,充满了期待。
汽车开始沿着盘山公路蜿蜒而上,诗人们就投进了二郎山的怀抱。当山林间的杜鹃花盛开笑颜,在阳光下向诗人们致意的时候;当沟壑间的泉水奏响悦耳动听的乐章,欢迎诗人们造访的时候;当高空之下,一群鸟儿唱着歌掠过山顶,跳起欢乐的舞蹈的时候;当那纯粹的、绿色的风洗净了诗人的眸子,眼前感到无比清澈、透明的时候……诗人们便领略到了二郎山的美了。
绿、鲜、净、静、美;巍峨、挺拔、绵延……所有的词汇又怎能写尽二郎山的美艳和伟岸。二郎山才是真正的山。诗人们被二郎山震撼了。在二郎山洞口,诗人们有些情不自禁。
二郎山,是一座文化的山。诗人们在仰望——
背夫的汗珠凝聚成的古道文化和背夫精神,让二郎山厚重;“横经二郎山,高与碧天齐,虎豹窥阊阊,爰猱让路蹊”,张大千西康之行,沉醉二郎山不愿离去,留下了著名的诗书画;1951年夏天,洛水、时乐蒙满怀豪情写出了《歌唱二郎山》,从此,川藏线世代响起《歌唱二郎山》激昂的旋律……
二郎山是一座革命的山。诗人们在歌唱——
1935年红军飞夺泸定桥之后一路翻越二郎山,由天全北上,翻越夹金山。在这片红色的土地上,天全人民弘扬红军精神发扬革命传统,不断地创造辉煌;1950年,解放军响应“一面修路,一面进军”的号召,攻克了二郎山天险,打通了通往西藏的门户,被誉为“人类开创史之壮举”。一曲《歌唱二郎山》为解放军树立了无形的丰碑;1996年,武警部队又在这里战天险,斗严寒,打通了当时誉为亚洲最长(4172)、海拔最高(2182)的公路隧道——二郎山隧道。
二郎山是一座象征民族团结的山。诗人们在思量——
山这边是雅安细雨绵绵的城,山那边是康定蓝幽幽的天。多年来,藏汉民族互通有无,团结友爱。这座山,便成为纽带,成为同心结,成为民族团结的纪念碑。
在二郎山洞口,在《歌唱二郎山》纪念碑之前,诗人们抚今追昔,诗情涌动。
诗人颔首,缅怀二郎山筑路烈士
回程的路上,诗人们来到了二郎山山脚下的一个小山坡上——他们,来祭奠长眠在这里的筑路烈士。
修筑川藏公路的时候,自然条件和施工条件都非常艰苦。解放军战士一边修路,还要一边打仗。当年,因为事故,因为战斗,因为疾病、因为寒冷,有无数的解放军战士牺牲在二郎山上。这些战士来自全国各地,牺牲时年龄很小,大都没有后人。烈士长眠在这里,已经60年了。
走过一条小道,来到一处小树林。诗人们站在烈士的坟冢前静默。墓已荒芜,墓碑上的字迹已经风化模糊。然而,能看见有人前来祭扫的痕迹。也许是山脚下的小学生在清明时节来这里扫墓,也许是村子里的守墓人才刚刚为烈士焚烧过纸钱。
在烈士墓前,我给诗人们讲述了去年二郎山公祭的情形:2010年4月清明,我们策划了“二郎山公祭——魂归二郎山”活动分为网络寻亲、整理文史资料、公祭等几个部分。通过各种途径,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位山东曹县的孙忠珍烈士的亲属,并邀请老人前来参加公祭。老人来到哥哥的墓前,失声痛哭,哭声感天动地,响彻山间,二郎山也颔首动容。
青山埋忠骨,精神励后人。长眠的烈士已和青幽幽的二郎山融为一体,成为二郎山的精神内核。他们的灵魂提升了二郎山的高度,因了他们的血,二郎山万古长青,因了他们的青春和生命,丰富了二郎山的精神内涵,成为后人一种不竭精神源泉和动力。
墓前,诗人们庄严地三鞠躬,以表达对烈士的崇敬。阳光透过树梢,将斑驳的光影印在墓碑上。一段悲壮的历史,一段光辉的岁月,一场感天动地的战斗,在诗人们的眼前,心中,风起云涌……
在这里诗意地栖居吧
午餐安排在生态民俗村。这是一个别有情趣的村子。屋后青山,门前绿水,环境优美,景色宜人,好一派田园风光。村民临水而居,依托良好的生态环境和人居条件,发展起了乡村度假旅游。远方的游客来此长住,住上一月,每人吃住也不足一千元。价格便宜不是主要原因,吸引游客的,是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这里的人和这里原生态的美食。
“种豆南山下,悠然见南山”,融入这样的环境,自然而然就想起陶然,就想在这里诗意地栖居。诗人们啧啧赞叹,真乃人间好景致。
在农家乐一座临江的亭子中,诗人们品尝了一餐原生态的农家美食——腊肉、山地鸡、春芽煎蛋、石磨豆腐、龙牙菜、鹿耳韭……把酒临风,看眼前绿水滔滔洗却人间愁和怨,举杯邀春,望山顶青峰绵绵涌动心中诗和画。
来自成都的诗人朋友纷纷表示,在不久的将来,一定带家人来此小住,可以避暑,可以写作,可以休养生息。诗人张新泉有些迫不及待,巴不得就此长住不愿回。
“时机成熟了,张老师可以来这里写一部长诗”。我盛情相邀。
北京的诗人们羡慕得很。
“那都来这里居住吧,来这里诗意地栖居,让这个村庄成为中国诗人第一村,岂不是中国诗坛又一大盛事”。我心里这样想。
二郎山,让诗情尽情喷涌
下午4点,我们特意安排了诗人和本土文学爱好者的座谈。县委书记李维余的欢迎词很特别,简单介绍了一下天全的大致情况之后,便朗诵了他为5.12创作的的诗作《哭吧,中国》——书记也是诗人。
天全的风景让诗人陶醉。老诗人,《人民文学》原主编韩作荣老师感叹道:“我看那山啊,山和林浑然一起,那树啊,使劲儿往上长,树叶上,光影流动,让人感到每一棵树都是那样的美……”
天全的文学气象让诗人们惊叹。叶延滨老师在认真阅读了本土文学季刊《二郎山》和李存刚的《喊疼》之后,赞叹道:“天全的文学气场很强,文学气象令人惊叹。在今天,在偏远的小城,还有这么一群人执着文学,真是难得。李存刚的散文写得真好,作家的目光是向下的,是关注底层的。我不知道去年为什么没有申报鲁迅文学之散文奖,我看完全可以入围”。叶延滨老师是鲁迅文学奖散文评审组副组长,他的评价让本土文学爱好者感到振奋。
天全真是一方文学的热土。或许与二郎山的灵气有关,与青衣江的秀美有关。山清水秀,钟灵毓秀。老一辈以作协主席江汉平为代表,江老师研究本土文化和民俗,如数家珍,著有《天全土司》《天全边茶》等著述;中年一批以杨兴品为代表,其散文和小说上世纪就在全国文学期刊发表,著有文集《裸原》;而青年一代,以李存刚为代表,其散文在全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是国内知名的散文作家,著有散文集《喊疼》,与人合著有《原生态散文十三家》《地球上的九个村庄》......
我忍不住发言:天全的文学气场很强,有很大一部分老中青的文学爱好者。这群人一边笔耕不辍,投稿到全国各地的文学刊物,一边坚持办好《二郎山》文学季刊。《二郎山》现在是15期,如果我们办到100期,一定又是另外一番光景,300期呢?相信会出很多作家、诗人。我想,今天出了一个李存刚,说不定,今后二郎山文学流派当中,会出一个大师级的文学人物。
著名诗人,鲁迅文学奖获得者张新泉老师称道:只有天全的生态人文环境,才配出这一批文学新人,只有天全才配有那样味美的鸡汤。激动的张老师随口占道:喝天全鸡汤,写人间好诗。
     ......   
    中国的天全,天下的天全
    中国的天全,天下的天全
   你是天全啊,你是天全
    勤劳智慧的天全儿女,你们那任何有意义的行为,
    都会得到上天的成全。
诗人、《诗刊》编辑部主任杨志学以诗人独到的视觉,生动地诠释了“天全”。诗人写多好啊,诗人这样咏道:
你是茶马古道的起始与保全/你是二郎山精神的动地感天/你是熊猫生存的超然、安然、全然/你是局部意义上的天/天是那样的蓝/你是完整意义上的全/有限中的无限......
苦难出诗人,大爱出诗人。5.12大地震,激发了诗人们对祖国,对人民的强烈的爱。地震之后不久,中国诗歌学会就组织了自愿者到灾区行。本次走进灾区,走进二郎山的诗人当中,就有四位诗人是当年的诗歌自愿者。三年后,诗人们再次踏上灾区的土地,目睹灾后重建的成就,怎不感慨万千。
《诗歌报》主编王明韵讲述了他情牵四川灾区的故事。他说,他有两个女儿,一个在安徽,一个在四川。2008年他来四川做诗歌自愿者的时候,在废墟上发现了一篇没有写完的作文,写得非常好,他们在四川寻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女孩。作文最后刊载《诗歌报》上,是诗歌报破天荒地刊登学生作文。一天突然来了一个陌生女孩的电话。他知道女孩还活着,就认了女孩做干女儿。一篇作文,一个电话,一个干女儿,让他和四川灾区结下不解之缘。如今时常牵挂着四川的女儿,从生活上、精神上给予女孩的帮助和鼓舞。
诗人们和天全一见钟情,诗情喷涌。王明韵在他即兴创作的《与天全书》中,这样唱道:
......
我是一滴落在天全的雨水
我是一滴在天全
落地生根的雨水
我是一滴有核的雨水
我将用我对天全的挚爱
把我的泪洗净
王明韵还表示,将对天全的诗歌创作提供一个很好的平台——在诗歌报上发雅安专辑。这令本土的诗人们倍受鼓舞。
“诚听妙语似珠玉,喜看诗人绽开颜。如沐春风不绝来,好诗袅袅落人间”(本土诗人王志勋诗句)。
一席座谈,满眼春风。
朗诵会,诗人们在二郎山下过节
篝火燃起来,歌声飘起来,烤鸡、烤兔、烤羊的香味溢满庭院。
小城为诗人们营造好了浓浓的节日氛围,诗人们将再次用诗的火焰点燃小城的夜晚。在这里,诗人们将以独特的方式过一个诗意的五一节,诗意的诗人节。
三杯撞到二郎山,一口干尽祝福的话,来吧,朋友,干了手中的美酒,到了天全就到了家......天全本土诗人和工作人员一起,唱起了欢迎的酒歌。接着是优美动听的《青幽幽的二郎山》、《二郎山情歌》....在欢快的歌声中,酒过三巡,高潮迭起。
主持人朗诵了县委书记李维余先生的诗作《二郎山泪》:
    巍巍苍茫二郎山,
    腰绕乱云峰九天。
    冰冻百尺千万夜,
古海茫然出人间。
紧接着,我朗诵了叶延滨老师的诗作《风干的记忆》
.....
一再晴朗的天空
孤雁的影子成为绝版
也许春去秋还会再来
只是在我们仰头寻觅的时候
风干的雁唳被风吹散缈无踪迹
......
诗歌深情,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个人。因为是刚刚拿到诗稿便朗诵,之后我请教叶老师,情感是否把握到位。叶老师高兴地说:“连我都非常感动,肯定感动了不少的人。”
“人该怎样活?应该像天全人民这样诗意地活”张新泉老师用他浑厚的中音清唱完《再也不能这样活》之后,激情地讲到:天全是一个美丽的地方,这里的人生活得很诗意。所以,要像天全人这样活。
诗人况璃用他别样的嗓音,为大家表演了京剧杨子荣片段《今日痛饮庆功酒》,博得阵阵掌声,接着,韩作荣老师、苦力老师也纷纷登台,朗诵自己诗作。
    我在空中停留片刻
     我要打开肺叶深呼吸
    吸纳二郎山的气韵和灵感
    做一滴干净的雨水
    不带一丝尘埃
    在缓缓的下降中
接近泥土和蚯蚓的唱鸣
......
王明韵刚刚创作完成的《与天全书》,把自己比拟为一滴雨,从空中鸟瞰天全这方净土,然后慢慢落入青衣江与鱼一起唱歌,落在老背夫的衣衫成为一种精神的盐,落入庭院贮藏历史,最后,诗人唱到,自己是一滴落地生根的雨水,有核的雨水,他要用对天全的挚爱把泪洗净。诗作视觉独到,感情丰沛。以“雨”这个意象,串起了天全生态环境,人文历史,用笋尖、青果、鸟巢、鱼等各种具有象征意义的意象,将视觉、听觉、感觉,历史和现实,自然和人文浑然一起,厚重而不乏灵动,深沉而充满了力量。
本土诗人钟春燕,李玉琼,李毅涛纷纷登台,朗诵了自己的诗作。三位美女诗人的作品,一如她们美丽,一如雅雨充满韵味,温情,婉约,让人畅想。
酒至酣处,本次活动的主要策划和组织者,诗人,诗歌学会副秘书长祁人情不自禁,激情地朗诵自己的代表作《和田玉》:
 
                       和田玉
                    ——献给母亲与新娘
当我穿越帕米尔高原
看见一只普通的和田玉
是那么地像母亲的眼睛
她的纯粹、内蕴和温润
令我怀想起遥远的故乡
想起故乡的天空下
那一丝母亲的牵挂
 
今生,我无法变成一棵树
在故乡永远站立在母亲身旁
当我走出南疆的戈壁与沙漠
为母亲献上这一只玉镯
朴素的玉石,如无言的诗句
就绽开在母亲的手心
 
如今,母亲将玉镯
戴在一个女孩的手腕
温润的玉镯辉映着母亲的笑颜
一圈圈地开放在我的眼前
戴玉镯的女孩
成了我的新娘
 
为什么叫作新娘?
新娘啊,是母亲将全部的爱
变做妻子的模样
从此陪伴在我的身旁
诗人深情忘我的诵读,在每一个人心中产生了极大的共鸣。和田玉,母亲,新娘,是那样的温润,那样的善良,那样的美丽。诗歌唱的是母爱,是爱情,是人间的至真至诚的情感。
因为《和田玉》是本次活动的缘起。诗人要我也朗诵一遍《和田玉》。延续着诗人迸发的深厚浓郁的情感,我再次朗诵起了《和田玉》,诵完,我才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小城的夜,是诗人的夜,小城的夜,是诗歌的夜。
因为诗人,小城提前过上了诗人节,因为诗歌,小城激情迸发......
且歌且舞,且吟且诵。夜空,被诗歌浸染。夜色中,巍巍二郎山静静地聆听着诗人的心声。
二郎山之夜,难忘的诗人节......
诗人们感受二郎山下红色文化、民族团结和灾后重建成果。
诗人们二郎山之行的行程安排得很紧。大家都还沉静在诗的意境和氛围之中,离别的钟声已经悄然响起。
27日,我们安排了诗人们考察新天中、职业高中和中医院。我身挎小包,手持喇叭,宛然一副导游的派头。“你真应该去当导游,如果你去导游解说,那肯定是一流的”。本土诗人钟春燕笑着对我说。嗨,别说,我还真有点导游的感觉。
新天中是近年天全社会事业发展的一个亮点。总投资近两亿元。硬件条件省内一流,市内第一。大地震之中,校舍受损较轻,然而,天全抓住机遇,争取项目,对新天中的校园文化进行了重建。连续3年,天高中教育教学质量一年一个台阶,万人升学率已跃居全市第一。本科上线已达到50%。这对天全15万人民来说,无疑是巨大的贡献。
诗人们走在美丽的校园,纷纷感慨天全这些年在重教、重文方面所取得的成就。当诗人们得知学校附近的山叫文笔山,传说苏东坡也曾在这里“采风”时,大家都非常向往前去文笔山。然而,时间已经不允许。但诗人们仿佛找到了天全这些年为什么有那么多孩子上大学、文学气象欣欣向荣的原因。文笔生辉,锦绣文章——或许,这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吧。
在红军纪念馆,诗人们在解说员的引领下,饶有兴趣地参观了红军长征在天全的展览。对天全的红色文化有了初步的印象。洪烛、祁人、周占林等几位老师,还兴致勃勃地在纪念馆内的文物大炮前留影。邓科老师对红军长征在四川的历史兴趣浓厚,他叹息地说,哎,就是时间太紧了,不然,真应该去看看红军在天全的一些遗址。
“没关系,老师是四川人,什么时候来,我都陪您去看看。”我非常歉意地说。
走进职业高中,我简单地诗人们介绍了这所职高的特色——“9+3”教育(即对藏区学生实行9年义务教育和3年免费职业教育,是四川省委省政府实施的一项惠民工程),诗人们非常感兴趣。
在这所学校藏区学生和本地学生亲如一家。听着校长的介绍,诗人们起初还有些迷惑,可看到了我们当地的干部和藏区学生结对建立小家庭的图片资料和文字介绍,看到藏区孩子给县委书记起了个藏族名子——慈仁尼玛时,诗人们感慨地说,天全,这个边陲小城,还为藏区经济政治文化建设做了这么多工作,为民族团结做了这么多工作,真是了不起。
“这是一所由一家私人门诊发展起来的传统的中医院,这是一座由五毛钱的挂号费修建起来的医院大楼,是一所惠民医院,是一个民族团结教育基地。这所医院在5.12当中也不同程度受损,争取到了几个重建项目,门诊楼已经基本完工,澳门援建的综合楼正在施工。这所医院的老院长,医术精湛,医德高尚,颇受全县人民和藏区群众的爱戴,在藏区,藏族同胞亲切地把陈医生称为活佛……去年,玉树发生地震,我们这所医院专门派出医疗小分队奔赴藏区救助伤员。藏区的群众听到天全中医院的名字,都感到非常亲切。”
在中医院,诗人们听了我对这所医院和医院传承人陈怀炯先生的事迹介绍之后,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当我讲到著名军旅作家魏巍和医院陈怀炯大先生之间的佳话,诗人们兴趣更浓了。正说着,李存刚从病房里出来,和诗人们握手告别。
“医院太忙了,病人太多,就在这里和老师们作别了”。李存刚有些歉意。
“昨天座谈会上,叶延滨提到的青年散文作家,《喊疼》的作者就是这家医院的住院部主任。他的创作和他的工作密不可分,被称为职业散文的写作”我补充解说道。
这所医院自身有文化,奉献就是医院文化的精髓。这所医院还与著名作家有渊源,还出著名作家……老师们感慨万分。
和石头对话
石墙早已在岁月里颓塌
垮掉的还有属于那段城墙的历史
散乱的石头苔藓遍布
诗人们在石头前蹲下
放低身份用目光探寻冰冷石头的内心世界
 
站在精美碉花的石柱前感叹
匠人早已死了
手艺还在石头上活着
面对废弃的城墙石凝神倾听
能听到了箭簇的鸣响与战争的呐喊
在米的石臼前
能看到过往的农耕生活
 
在每一块石头前驻足沉思
细心地拔去石头上的苍苔
说没有故事的活物都是死的
而这里的每一块石头都还活着
 
这是本土诗人何文在诗人离去的第二天草成的诗作,我这里暂时借用一下。诗歌描述了诗人们参观考察石头寨的情形。
石头寨是本次采风活动最后一个点,这里有一段深厚的历史——天全土司文化。山坡上曾发现一处规模宏大的墓群,两只石龟还裸露在树林中,默默地向世人述说着这里曾发生过的一切。本土作家,诗人王志勋在他的《深闺石头寨》中这样写道:“石头寨决不仅仅是中国西部边陲小镇的一个普通村落,而是一把打开土司统治天全八百年历史的金钥匙!”石头寨的石墙、石壁很有特色,这些石头围成了一个很大的迷宫。这些石墙石壁还很完整的时候,外人进去,一般无法寻找到出口。
这又引出一段故事来:
当年,高土司统辖的男丁都出去打仗,留有妇女儿童在家。一位工于设计的工匠,将这里建成了八卦迷宫,外敌无法入侵。一旦误入其中,必然寻不到出路,被一些妇女儿童围追堵截,丧命其中。由此,石头寨又称女儿城。“即便在战争频频的宋朝,在土司男儿率军远征的时候,在家的女眷们也可以“垒石成墙”,披挂上阵,守护家园,留下花木兰穆桂英般的“女儿守城”的浪漫传奇!”(王志勋《深闺石头寨》)
    诗人们在石头寨的院落里,捕捉一个辉煌家族的影子;在长长的石围墙深处,扒开苔藓,寻找当年女儿城里围追敌人的场景;在《西湖胜景》石牌坊,聆听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爱情故事是我和诗人们当场杜撰的。传说明朝时期,一位土司少爷,与杭州西湖的一个女子产生了爱情,生离死别,终未能成眷属。这位土司少爷回到家里,日夜思念,郁郁寡欢,于是修了庙宇,造了《西湖胜景》牌坊,上雕刻龙凤,表达对女子忠贞的爱情......诗人们不是考古学家,他们不会去追究故事的真伪,诗人们感慨道,赋予石头这些生动的故事,石头就有了爱情,就有了生命)
和石头对话,每一根石柱、每一块石壁、每一段石墙,每一块石碑,每一缕苔藓,都在述说那段历史,石头沉默,而石头醒着,石头在述说,诗人们用心在听石头的述说......
和石头对话,土司的威仪、远古的烽火,凄美的爱情,农耕田园和炊烟......在诗人们心中,是一个传奇,是一幅画,是一行苍凉的诗句......
送别,二郎山等着您
离别的时间越来越近,短短两天时间,因为诗歌,因为情感,我们和诗人,感觉心灵走得很近。诗人们即将离去,心中的依恋和不舍油然而生。
午餐安排在一个具有藏式风情的山野农俗院。午餐之后,诗人们便将踏上归途。中午时分,市委领导吴旭、县委书记李维余和祁人老乡和超同志(和超同志不久前已调任市委宣传部副部长)赶来和诗人们道别。
举起感谢的酒杯,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吴旭同志向诗人们致以敬意和感谢,感谢诗人们不远万里走进灾区,走进二郎山。感谢诗人们热爱雅安,喜欢雅安,并希望诗人们更多地以文学的方式,诗歌的方式宣传雅安。
举起道别的酒杯,诗人、《诗刊》原主编叶延滨说,感谢雅安,感谢天全,感谢雅安的美女部长。诗人笑着说,想离开的就走,如果想留下不走的,相信雅安会安排住下来......
诗人何文在诗中唱到,酒是液态的诗,诗是文字形态的酒,诗人,让我们干了这杯中的酒,将这液体的诗句引入我们的心灵,我们的血液,让他喷发成美丽的诗句......
告别只是时空距离让我们相距千里,而心的距离,诗歌的距离却从此更近。诗人,一路平安,一生平安。
诗人,写出更好的诗句,来感恩我们伟大的时代,感恩我们伟大的祖国,感恩这个美丽的春天吧。
至此,中国诗歌万里行——走进灾区走进二郎山的活动降下帷幕。
送别诗人们,回程的车上,播放器中响起《梦幻二郎山》歌碟中《等你》这首歌:
花在等着你
云在等着你
爱在等着你
人在等着你
来吧朋友来吧
     天全在茶马古道等着你
     二郎山为你支起了绿色的帐篷
     红灵山为你建好了爱情的营地
     喇叭河为你排练了浪漫的乐曲
     天全人为你准备了意外的惊喜......
 
 
                              草成于5月5日
责任编辑: 周占林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南越史的根性与小说演

    张况用五载光阴艰辛伏案,磨砺出这部200万字的长篇力作《赵佗归汉》,煌煌五卷,以
  • 为了生命和未来而进行

    陈东捷 [克罗地亚]丁尼克·泰利肯 汪剑钊 [古巴]亚瑟夫 [罗马尼亚]欧金·乌力卡罗
  • 活动·北京丨2022年文

    诗歌的荣耀——吉狄马加《火焰上的辩词:吉狄马加诗文集》新书首发暨分享会1月1
  • 植根湘西的大地歌者

    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来自全国的作家评论家针对《大地五部曲》立足湘西大地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2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403号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