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荐读|顾偕荐读唐晓诗

作者:顾偕 唐晓 | 来源:中诗网 | 2021-09-12 | 阅读:

  导读:诗人唐晓的作品多半有种大道无言隐忍的气质,懂得什么是情感系统的永不放弃,也已然懂得哪些是坚持需要歌唱的一种梦想安慰的完成。

名家荐读

作为同龄人唐晓,可以说我为其不多的诗作而骄傲。这位诗人的作品多半有种大道无言隐忍的气质,懂得什么是情感系统的永不放弃,也已然懂得哪些是坚持需要歌唱的一种梦想安慰的完成。“天下苍生/最好都能画一遍,让机会平等一次/亦如生死”,这是大爱展现的意味,不是象牙塔里的深度,是来自现实事物中诗性的礼物,差异就在于有种诗人始终在内心景象上不时能够看到:“你一生都走在水里/谁也设想到你能走那么远”!富有人文情怀的哲思,无疑是有一种精神治愈力量的,尤其当我们共同都难以认识到“浪花可以淘尽一切/唯独不能淘尽养浪花的水”那阵。斯种恍如尘埃之上的美丽描述,细致而准确表达了痛苦可以感受,同时又反映出了词语永远不能绝望的一种领悟境界的不凡与不同。唐晓的诗作没有多少虚幻的东西,但具体之中常常留有不少想象的空间。这便是超然于经历和经验而外的一种形象寄寓,不是错误和谬误总在一起散步,实谓清醒在思考也一直是在丰富地前行。
  ——广州市作协副主席 顾偕

 新汉诗九首
唐晓

■春 天 
 
简直就是一个桃花潭
什么思绪掉进去都咕咚一声
砸出一季深情
 
那些怀揣一冬寂寞的桃树
只盼三月的风脱掉全部的羞涩
潜入潭中再来一回裸泳
 
绵绵细雨又会弹奏一场情韵
让曾经的赏花人
在沐浴后的桃花面前再丢一次魂
 
■渴望一种画
 
渴望一种画
不是画在某张宣纸上
只许个人独有
 
天下苍生
最好都能画一遍,让机会平等一次
亦如生死
 
不画全部,只画被无奈遮蔽的部分
把隐藏的表情
送给半个鼠年吹过来的风声
 
■把灵魂扒光给人看
 
我们敬畏天空
更应敬畏
在天空追赶自由的生灵
那些翱翔的鸟
哪一只不是在裸飞
哪一只不是
把自己的灵魂扒光了给人看
当雷电袭来
不知它们能在哪里躲雨
 
鸟的生命里只有天空
就是死了也不想让我们看见尸体
 
■没有语言

我在沙土地上划了一横
无论长短、深浅都变成一条河流
把我和对岸隔开

看不见的水流淌着听不见的声音

当我改变划法
用力去划一竖的时候
却被无形的河水冲到了下游

在沙土地上,一竖或一横
又有什么区别
除了方向不同谁也站不起来
都躺在沙土地上沉默着
没有语言
 
■木 船

你一生都走在水里
谁也没想到你能走那么远
连风都喊累
一直跟在你身后叫屈
你不顾一切将呼吸抓住
黄河,长江和南海从此改变了味道
那些活着的鱼翅
在你的影子下繁殖着梦想
而你现在又回到自己出生的地方
因为,只有那里
才能读懂你深思的皱纹
忧虑的伤口
和体内不断向外生长的潮汐
也只有那里
才是你永远安息的水域

■时空的密码锁
 
五千年了,一些笔画
夭折在半路上
仅剩下几个残肢和断臂
有的睡死在夜里
更多的则是跌倒在黎明之前
没啃过甲骨的精髓
就无缘听见竹简的声音
当无数的雪山
跨过之后
没有雪花的地方
被拂晓的东风染得更白
也许时空的密码锁
就藏在海拔最高的断层深处
找到水的源头
就等于找到了水的故乡

■钟 声

鸟鸣遮蔽了天空
把自由的本能统统还给羽毛
山林看不见野性
四支裸足都瘫软在地上
蚂蚁终于扬起了卑微的头颅
放开胆子爬向高处
鱼翔忘记潜底
就像浪花不认识礁石一样
野花吐出全部的体香
喂养围在自己身边的野草
风儿失去了嗅觉
傻傻地愣在十字路口
毫无半点感知的是尘世
一切即将静下来
那正在跌向深谷的钟声
谁也没有听见

■谁能淘尽生养浪花的水

一条客船,改变黄浦江的流速
载满脱掉长袍的思想

风雨中,麋鹿的湿蹄声
几度踏痛摇摆的船舱

终于,看见了海
没穿过西装的船长握紧了帆

浪花可以淘尽一切
唯独不能淘尽生养浪花的水

■被雪花洗过的汉字
 
记不清何时结识你的
只记得那时候
一场小雪就能覆盖你全部的心愿
我不能给你堆一个雪人
只会用手里仅有的一些汉字来哄你
就这样一年年过去了
我的笔画还是那么清瘦
用光了多少想法也没为你增厚几分
如果有一天,你
不再是你
雪,也不再是小雪
晚来的风驮着新鲜的语言
重新为你解读天空
那些被雪花洗过的汉字
一定会被夕阳
捡起来,刻在离你不远的雪山上
作者简介

唐晓,本名陈喜瑞,1961年出生,天津人。《千家诗》选刊主编、《为我选诗》平台主编、《诗空间》报主编、《海河文学》杂志副总编。主编《中国现代千家诗》(第一卷)(第二卷)。

责任编辑: 村夫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403号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