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届中国青年诗人奖颁奖仪式在京成功举行

作者: | 来源: | 2021-01-08 | 阅读:

  导读:2021月1月6日下午三点半,第五届中国青年诗人奖颁奖仪式在北京作家网二楼会议室举行。

       2021月1月6日下午三点半,第五届中国青年诗人奖颁奖仪式在北京作家网二楼会议室举行。谭五昌、陆健、冰峰、潇潇、张宏、马丽、贾荣香、吴迪、
       白心、张云霞、盛华厚等十余位在京评论家、诗人、艺术家,以及第五届中国青年诗人奖获奖青年诗人代表陈巨飞、尹超(超侠)与会。
       第五届中国青年诗人奖颁奖仪式由作家网总编冰峰主持,他介绍完与会嘉宾后,表示中国青年诗人奖是一个特色鲜明的激励青年诗人的诗歌奖项,连续四届成功举办下来,影响越来越大,第五届中国青年诗人奖颁奖仪式由于疫情原因,参加人数虽少,但前来与会的人员整体层次颇高。这显示与会嘉宾们对中国青年诗人奖这个奖项的重视与支持,与会的二位获奖青年诗人代表应当表示感谢。接着,中国青年诗人奖发起人、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当代新诗研究中心主任谭五昌先生向与会嘉宾介绍评奖情况。他指出,当下中国诗坛各种诗歌奖项非常之多,但专门针对青年诗人而设立的诗歌奖项相对较少,于是,在2016年,他决定设立一个中国青年诗人奖,专门奖励与扶持那些有才华、有潜力的四十岁以下的青年诗人的诗歌创作。目前为止,已有二三十位优秀青年诗人获得过中国青年诗人奖,在广大青年诗人当中产生了非常良好的反响。谭五昌先生进一步强调,中国青年诗人奖是最具公平性的面向青年诗人们敞开的一个诗歌奖项,所有坚持写作的有才华、有实力、有抱负的青年诗人,均有机会获得这个中国青年诗人奖。
       中国教育电视台诗意中国栏目导演、朗诵艺术家张宏先生接着发言,他首先对谭五昌先生为中国当代诗歌做出的重大贡献与无私奉献精神深表敬佩,并对中国青年诗人奖的独特价值予以充分肯定,并重点强调他作为一名朗诵艺术家愿意与谭五昌先生进行深度合作,通过朗诵艺术的方式,把包括中国青年诗人在内的当代优秀诗人的精品力作,在广大诗歌爱好者中间进行广泛传播,以进一步扩大当代诗歌的影响力。随后,中国传媒大学教授陆健先生、中国诗歌在线总编潇潇女士、华语诗歌春晚执行艺术总监白心女士、第二届中国青年诗人奖获得者盛华厚相继发言。大家在发言中一致充分肯定中国青年诗人奖对于激励与扶持青年诗人们的重要意义与独特价值,并对谭五昌先生为青年诗人们无私奉献、甘当人梯的精神品质表示极大赞赏。

作家网总编冰峰主持颁奖仪式

中国青年诗人奖发起人谭五昌介绍评奖情况

朗诵艺术家张宏在发言
       发言环节结束后,进入颁奖环节。首先,陆健先生、冰峰先生为第五届中国青年诗人奖获得者陈巨飞颁发获奖证书与奖品,谭五昌先生、冰峰先生为第五届中国青年诗人奖获得者阿斐颁发获奖证书与奖品,潇潇女士、马丽女士为第五届中国青年诗人奖获得者曹波颁发获奖证书与奖品。接着,陆健先生、贾荣香女士为第五届中国青年诗人新锐奖获得者尹超颁发获奖证书与奖品,谭五昌先生、盛华厚先生为第五届中国青年诗人新锐奖获得者董喜阳颁发获奖证书与奖品,潇潇女士、吴迪先生为第五届中国青年诗人新锐奖获得者袁翔颁发获奖证书与奖品。随后,到场获奖诗人陈巨飞、尹超发表获奖感言,他们首先都表达了获得第五届中国青年诗人奖的喜悦与激动心情,表示这是他们在2020年岁末与2021年年初收到的最好的一份新年礼物(第五届中国青年诗人奖评奖结果于2020年12月31日公布)。陈巨飞在发言中希望以获得这个奖项为基础,告别青春写作,让自己的写作进入一个成熟的阶段。尹超在发言中则强调自己以后会继续科幻文学与科学诗歌方面的创作,通过强化自己的创作方向进一步凸显自己的艺术优势。
       阿斐、曹波、董喜阳、袁翔四位获奖青年诗人因为疫情等原因未到颁奖仪式现场,女诗人马丽与女诗人贾荣香分别代为宣读了四位获奖青年诗人的书面获奖感言。
       以下为第五届中国青年诗人奖获得者阿斐的书面获奖感言:
 
       第五届中国青年诗人奖结果公布后,一个朋友把消息转发给我;当时我正在回家的路上,顺手把消息转给我的妻子;我妻子很高兴,因为我得奖的次数不多,有了这个奖,她也更敢跟家里人说我是个诗人;我妻子顺手把消息转到了家族群,很多人纷纷点赞,认为这是一件很荣耀的事情;我老家都昌的一个网站,也转载了这个消息,说都昌籍诗人阿斐获奖了,值得骄傲云云。
 
       我想表达的意思是,对一个毕生致力于纯粹的诗歌创作,而非致力于斩获奖项的诗人来说,获奖只是社会层面的一种认同,它让这个诗人,可以在朋友圈收获点赞,可以在家族群得到表扬,可以让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为此而高兴,除此之外,别无其他。我的诗歌创作,不会因为奖项而变得更高,也不会因此而变低,我的作品仍然像从前和未来那样,静静地摆放在时间里,等着有缘人来阅读。有的人读了,会心一笑;有的人读了,摇摇头或者点点头;有的人读了,久久沉思——如此而已。
 
       谢谢中国青年诗人奖组委会以及谭五昌先生对我和我作品的认可!非常感恩,让我的2020年有了一个令我惊喜的结尾。我也把获奖视为对我创作的鞭策,所以,我想告诉我自己:阿斐,伟大的诗歌作品在前面等你,你努力加油,它的作者有可能是你。
 
       阿斐  2021年1月4日
 
       以下为第五届中国青年诗人奖获得者曹波的书面获奖感言:
 
       去年12月31日的夜晚,接到了获奖的短信,本来应该平静送走的旧年之夜,我躺在床上,心似狂潮,彻夜未眠。首先感谢谭五昌老师,因为短信由他发来,这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短信之一啊,感谢谭老师。感谢评委会各位老师的辛勤劳动和付出,感谢你们对我诗作的认可,让我再一次确信我走在了诗歌创作的正路上,由于你们的鼓励和认可,将对我今后的诗歌创作产生深刻而久远的影响,这种精神的力量将使我在不断探索追求汉语诗途的道路上勇往直前。
       过去的一年,对于中国乃至整个人类社会都是艰难而苦难的,诗歌在这一年中并未沉寂,为抗疫事业和提振国民的精神士气贡献了自己的力量,尤其是青年诗人更是义不容辞,冲在了前面,展现出了应有的风貌。我作为一个不算年轻的青年诗人,过去的一年,在谭老师和各位老师的关心指导下各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和一些成绩。此时此刻虽然因为疫情不能赴京与你们一起在领奖台领奖,但我内心仍旧一直在激动,并充满了感激和热情。
       我想汉语诗歌的未来在新一代的年轻诗人身上,汉语诗歌现代化的重任必将落在一代一代年轻诗人的肩上,由此可见中国青年诗人奖的意义何其重大。希望它能一直擎起明灯,照亮每个年轻诗人的心!谢谢大家。
 
       以下为第五届中国青年诗人新锐奖获得者董喜阳的书面获奖感言:
       感谢中国青年诗人奖组委会、评委会,感谢谭五昌先生!
       第五届中国青年诗人新锐奖的颁发之于我,来得“意外”,也来得“及时”。这个奖既是对我多年在诗歌创作成绩的一种肯定、确认与奖掖,同时也是对未来继续持有一种创作姿态的激励、鞭策与要求。我觉得,中国的青年诗人需要这个奖——给自己的诗歌创作设置一个灯塔、参照,一种本真与自明。而不仅是某种加持,更是召唤、关照、抵牾与信仰。写诗是一种战斗,十年驰骋,披荆斩棘,乘风破浪。这个奖是一种肯定的诗意光芒的亮起,也是修整自我,重新投入战场的一次短暂中转和时间驿站。至少证明,我们的青年诗人一直没有离开诗歌现场,我们以诗歌形式的介入,日常生活、山川大地、宇宙苍生都是在场的,我的精神意志与肉体劳作获得了极为羸弱而细小的胜利,在精微且幽深的时代链条上,我们自我诗学的辨认与梳理起码是有效的,真诚的,特有的。
       接到获奖信息的当天,我在超市买菜,戴着口罩,排队扫着健康码,并严格遵照单位要求,测试了体温。我身体的温度与内心的历史的、经验的、民族的、诗意的温度保持着天然的平衡和律动。东北四大城市,目前只有我的家乡长春疫情形势稳定。而我工作的地方——沈阳,几乎是疫情复发后的二次备战,昔日车水马龙,如今门前冷落车马稀。回到书房,我在尚未阅读完,卷曲的一页书上写下了“山河无恙,你我皆安。”我重温着里尔克《给青年诗人的十封信》和朱光潜的《给青年的十二封信》。我觉得冥冥一中总有指引,诗人就是自己命运的巫师,一种精灵,一种自由意志的洗礼,一束思维光芒的历练与绽放。此时,诗歌又演变成一种具有特殊本性的艺术样式,它所表达的往往就是诗人对于生命本真状态的追求,它是一种内化的力量和一种外延的社会属性的挣扎。一个青年诗人源源不断的创造力和爆发力,除了先天性的对词语的敏感和甄别、组合、消解和再造能力,还需要内外环境对诗人激情的挤压,一种源自心灵深处的对先锋的认同,一种穿越现代诗歌的层层迷幻与叠嶂,精准把握现代性的一种情绪与直觉,一种始终处于无意识状态的对立情愫,一种能时刻对生活保持高度清醒、深刻认知和无限叩问的质疑精神,一种对本源艺术的元气和预见性的推演诗意的天机,前瞻性的透视现实迷雾中的因果关联的警惕的态度。因此,青年诗人的创作永葆生机与郁勃的秘诀往往在于创造性与现代性,即继往开来,传承有序,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熔东西方现代诗歌文明于一炉。诗,是语言的自足,但绝对不是语言方面的自给自足。正像里尔克说的,没有人能给你出主意,没有人能够帮助你。只有一个唯一的方法,请你走向内心。探索那叫你写的缘由,考察它的根是不是盘在你心的深处……
       是的,诗以个人的体验开始,以个人的情感导向切入社会与日常琐碎的经验之中。我们的诗歌审美志趣和审美趣味决定了诗歌的高度、难度、宽度与纵深度。以前我总是偏执的认为青春期写作是一种幼稚的、低级的、不成熟的“写作生理期”,其实在任何以诗歌创作为时间单位的计算上,某一时间周期节点上的写作都具有反复拉伸和诗意无限的功用。它不是完全的个体生命的诠释与注脚,那种感受力与表现力在任何时间都以不同的身份变换存在着,知道我们生命的终结,那种需要被点燃的诗歌的火种会经历“暗潮”,会遭遇“波动”,但它不会消亡,千万不要让自己被它支配,尤其是在创造力贫乏的时刻。我清醒的认知到,写诗真的是一种战斗,是与自己经过反复的推倒,反复的拒绝自我,反复的颠覆自我,经过千回百转的真实、真诚的较量之后,一种流血的高潮。诗是一张情感的皮子,越经得住现实的无限打磨,越会呈现出它粗粝、硬朗的质地来,越能彰显出它醒透、细致的光泽。每一个诗人都在心灵的体验上回答并印证了这一问题,因为诗人的心灵正是这样一个矛盾的综合体,一种螺旋桨式的向上或是向下的“人间冷暖”、“感知生命”的探测器与晴雨表。
       谈到诗歌的创造性和现代建设性,就绕不过奥登。因为,奥登的创作从来都不是直接站在浪头,也从不随波逐流。无论是在创作还是生活上,奥登都不落窠臼。他不走布卢姆茨伯里派的路子,不沿袭汉普斯特德文化圈的传统,也不依循牛津、剑桥或者拉塞尔广场那些人的模式。他坚持做自己,广泛而不偏执,汲取且有明辨。青年诗人更要具备奥登的素养和储备,具有薪火相传的探索思维,具有“盛唐气象”和“少年情怀”,铸就“五四精神”的不朽丰碑。愿我们青年人的诗歌创作既有左宗棠的锋芒,又具有神性的光芒。上个月去汨罗参加一个国际诗歌艺术周活动,在左宗棠故居,看到了刻在湘阴左氏公祠门上的族训,全句大概是:“要大门闾,积德累善;是好子弟,耕田读书。”高尚的德行,深厚的阅读,精确的思考才能破后而立,厚积薄发。于诗歌创作,创造性才是现实需求,现代性方乃时间需求,这样才能唤醒“应然的”世界,抵达精神的高地,占领诗意的坡度,丈量生命的边界,让诗歌具有治愈、修复和延伸的功能,为我们的城市文明做出高级的回应。
       这次获奖作品可以看成是我个人诗歌创作的阶段成果性小结。这些诗是我在精神上以灵魂的力量审视来自于社会环境中的各种投射,并以诗的形式表现出的一种特有体察的诗学审美气象。在诗歌创作中,我个人并没有回避由于生存现实所产生的某种失意感,且以此为契机在诗歌行动中付诸热情,这种实践可以看成是精神的一种升华,而且也使得生命葆有诗歌的灵性。这些诗基本上完成了从抒情到深度意象的写作,用某位评论家的语言说:“这些诗歌本于性情,因情景合一才能抵达对生命、宇宙、历史最深刻的领悟。情不虚情,情皆可景,神理流于两间,自然意象富于鲜明个性,以生命和人格的艺术创造染上了诗人主观情绪的审美色彩,赋予主体以极大的自由,到自然中去寻找失落的人性之爱和人性之美,叙事真切,意象多变,语言精炼,以白描为主要表现手法,善于捕捉细小而生动的形象,极注重整体意境的营造,绵延的情思体现出诗人和大自然融为一体的自由而平静的心境。”
       其实,这些年,我坚持从事诗歌创作,成为诗歌编辑,就是为了更好的找寻自己,认清自己。透过诗歌的镜子,折射出镜中人的精神世界,进而走上朝圣的旅程。人性中的“我”实际上是意识上的死角,因为它正像视网膜上的视神经所穿入的盲点一般,并无感光作用,亦如我们的眼神,能看清一切,但是看不清自己。基于此,印度哲学家克里希那·穆提在《心灵之旅》一书中说:“我只教一件事,我只做对了一件事,那就是探索你自己(对他的信徒说),观察你自己,然后加以超越!”愿诸位老师和诗友我们一起见证,一起共勉,携手同行。
       再次感谢中国青年诗人奖组委会、评委会,感谢谭五昌先生!
谢谢!
                                        2021年1月4日星期一在春城泉思雅舍
       以下为第五届中国青年诗人新锐奖获得者袁翔的书面获奖感言: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老师,亲爱的各位诗友,大家下午好!
       我叫袁翔,是一位虔诚的诗歌爱好者,也是一位努力的写诗人。个人原因,不能参加今天的颁奖典礼,非常遗憾也非常抱歉。
       青年,意味着年青(轻)。年轻的诗,年轻的心。与其他获奖诗友不同的是,我是位不算年轻的青年人,但与大家相同的是,我的内心永远跳动着一颗激情澎湃的年轻的诗心。正如美国作家塞缪尔·厄尔曼所说:“年轻,并非人生旅程的一段时光,也并非粉颊红唇和体魄的矫健。它是心灵中的一种状态,是头脑中的一个意念,是理性思维中的创造潜力,是情感活动中的一股勃勃的朝气,是人生春色深处的一缕东风。”
       能获得今天的殊荣我感到特别荣幸,这是一份肯定,更是一种沉甸甸的鞭策和激励!在此,我特别向本奖项的发起人谭五昌老师表示衷心的感谢,向组委会、评委会的各位老师表示衷心的感谢,也向谭老师以及组委会、评委会老师们对青年诗人们的关爱表示敬意!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谭老师这位诗歌界的“播火者”,为广大青年诗人的发展和进步提供了舞台和空间,星星之火必成燎原之势,我代表广大年轻的诗友们再次向这种勇于牺牲乐于奉献的诗歌精神表示致谢和致敬!
       最后,祝本次颁奖活动圆满举办!辞旧迎新之际,提前祝福与会的各位老师各位师友新年吉祥,万事如意!谢谢!

陆健、冰峰为陈巨飞颁奖

谭五昌、冰峰为阿斐颁奖(代领)

潇潇、马丽为曹波颁奖(代领)

陆健、贾荣香为尹超(超侠)颁奖

谭五昌、盛华厚为董喜阳颁奖(代领)

潇潇、吴迪为袁翔颁奖(代领)
陈巨飞发表获奖感言

尹超(超侠)发表获奖感言

马丽宣读阿斐、曹波书面获奖感言

贾荣香宣读董喜阳、袁翔书面获奖感言

       获奖感言宣读完毕以后,朗诵获奖诗人代表陈巨飞、尹超还给现场与会嘉宾各自朗诵了一首代表性诗作。他们本色的、激情的朗诵赢得了现场的热烈掌声,为颁奖仪式带来了诗意的欢乐。
       最后,谭五昌先生致感谢辞,他说,今天外面零下十多度,是新世纪以来北京最为寒冷的日子,但今天各位诗人艺术家朋友们冒着严寒来为获奖的青年诗人捧场,体现了对于优秀青年诗人的尊重、认可,也体现了对于诗歌本身的热爱与尊重态度。非常感谢大家克服各种困难,来到这里,带来了诗意的温馨与温暖,也展示出诗歌的感召力量。他希望已经获奖和目前暂时还未获奖的青年诗人们,认真向优秀的前辈诗人学习,以新锐姿态创作出充满活力与魅力的诗歌作品,为新世纪中国新诗注入新的血液,使青年诗歌成为当下中国诗歌重要而有机的组成部分。最后,谭五昌先生还结合当下的疫情,认为在疫情时期,诗人担任着用诗歌创作来抚慰人心、振奋民族意志、反思人类与自然关系的重要功能,这是中国诗人与世界各国诗人共同的光荣使命,也是体现诗歌真正的力量之所在。
       谭五昌先生发言之后,主持人冰峰先生宣布第五届中国青年诗人奖颁奖仪式正式结束,他评价今天这个诗歌活动举办得非常成功,仪式完整,内容丰富,大家的发言真诚而精彩。奖颁奖仪式以后,与会人员彼此愉快合影留念,留下这值得纪念的诗意时刻。【陈琼供稿,白心供图】
 
颁奖仪式与会嘉宾与获奖诗人代表合影
一、学术支持单位: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当代新诗研究中心
 
二、主办单位:
《诗潮》杂志社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中国唯美诗歌原创联盟
 
三、协办单位:
中诗网
北京诗歌网
人人文学网
鹰潭微诗协会
《作家新视野》
 
四、承办单位:
作家网
 
五、第五届中国青年诗人奖组委会人员名单:
名誉主任:
梁小斌(朦胧诗代表诗人之一)
杨佴旻(北京诗歌网总编辑)
雁西(《现代青年》杂志总编辑)
 
组委会主任:
谭五昌(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当代新诗研究中心主任)
 
组委会执行主任:
灵岩放歌(中国唯美诗歌原创联盟理事长)
冰  峰(作家网总编辑)
北斗(龙源期刊网总编辑)
 
组委会副主任:
王芳闻(西北大学丝绸之路国际诗歌研究中心主任)
安娟英(西北大学丝绸之路国际诗歌研究中心副主任)
茶山青(云南作协会员)
张火炎(中国唯美微诗联盟理事长)
曾春根(中国唯美诗歌海外联盟理事长)
韩舸友(中国唯美诗歌原创联盟副理事长)
吴光德(《作家新视野》主编)
贺小华(华语诗歌春晚副总策划)
 
组委会秘书长:
霍莹(《中国诗歌之乡》与中国唯美诗歌原创联盟创建人)
 
组委会常务副秘书长:
胡建文(湘天华现代诗社社长)
曹谁(《汉诗三百首》执行主编)
 
组委会副秘书长:
吴迪(《海峡两岸》杂志社副社长)
白心(华语诗歌春晚执行艺术总监)
刘雅阁(人人文学网主编)
陈桂明(水墨长征书画院院长)
陈琼(《中国新诗排行榜》主编助理)
王长征(《中国汉诗》主编)
路小曼(《中国唯美诗歌网》论坛主任)
马文秀(《中诗网》编辑部主任)
 
组委会成员:
捍士、艾建新、杨厚成、叶厥武、唐萍、周波松、任芳、枫笛、武斗、王秀萍、曾旗平等
 
六、第五届中国青年诗人奖评委会人员名单:
评委会主任
谭五昌(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当代新诗研究中心主任)
评委会成员(排名不分先后):
杨四平(安徽师范大学教授)
庄伟杰(浙江越秀外国语学院教授)
何言宏(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刘川(《诗潮》杂志主编)
花语(《十二背后》执行主编)
周占林(中诗网主编)
三色堇(《延河》诗歌特刊副主编)
大枪(《国际汉语诗歌》执行主编)
评委会秘书长
大枪(兼)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