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诗歌对话新时代 青岛首届农民诗歌节助力乡村振兴

作者:张力伟 | 来源:青岛新闻网 | 2020-11-21 | 阅读:

  导读:19日至21日,由《诗探索》编辑部和青岛市文联、中共平度市委宣传部、平度市凤台街道办事处联合主办,青岛市作家协会、青岛市文学创作研究院、青岛市春泥诗社联合承办的青岛市首届农民诗歌节暨第四届“诗探索”中国春泥诗歌奖颁奖活动在青岛平度市举行,诗人龙少(陕西)、甫跃成(四川)、管清志(山东)获得大奖。

  19日至21日,由《诗探索》编辑部和青岛市文联、中共平度市委宣传部、平度市凤台街道办事处联合主办,青岛市作家协会、青岛市文学创作研究院、青岛市春泥诗社联合承办的青岛市首届农民诗歌节暨第四届“诗探索”中国春泥诗歌奖颁奖活动在青岛平度市举行,诗人龙少(陕西)、甫跃成(四川)、管清志(山东)获得大奖。
 

  首届农民诗歌节助力乡村振兴
 

  平度素来是一座充满浓浓诗意的文化之城,有着“中国诗歌之乡”的美誉。为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新时代文艺思想,充分展示改革开放、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乡村振兴战略取得的丰硕成果,青岛市文联、《诗探索》编辑部和中共平度市委宣传部、平度市凤台街道办事处,共同推出了青岛市首届农民诗歌节暨第四届“诗探索·中国春泥诗歌奖”系列活动,作为青岛市首届农民艺术节的重要板块,推动当代诗歌中“乡村”母题的书写与探索,更好地展现新时代农民崭新的精神风貌和良好的文化素养。

  在严格遵守防疫抗疫要求下,今年6月启动了第四届中国春泥诗歌奖的全国征稿活动,9月评比结束时举办青岛市首届农民诗歌节启动仪式、“春泥诗人走进凤台”大型采风等活动环节,为各地农民诗人搭建起一座切磋诗艺、交流创作、增进感情的桥梁。19日晚,青岛市首届农民诗歌节第四届中国春泥诗歌奖颁奖典礼在平度开发区管委举行,20日第五届中国诗歌高峰论坛、春泥奖获奖作品研讨会及“全国百名诗人相约会客厅”大型采风等活动相继举办,充分展现了文学在推进乡村振兴战略中的作用和力量,进一步带动乡村题材诗歌创作,繁荣青岛文学事业的发展。
 

  2400多位诗人三万多首参评“春泥”
 

  “诗探索·中国春泥诗歌奖”的设立,旨在提倡 “乡村诗歌”的创作,发现和表彰书写现代乡村生活的优秀写作者,第四届春泥奖自今年6月征稿以来,得到了全国数百家报刊、网站、微信、博客等媒体的广泛传播,共收到来自2400多位诗人三万多首诗歌参评。

  此次颁奖礼选择在青岛平度席举办,也是对“春泥诗社”乡村诗歌文化的一种传承。“乡村诗歌”的概念正是由春泥诗社首次提出的。近年来,城镇化、打工潮、新媒体的发展和普及,中国农村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许多有农村生活与文化经验的乡村青年,他们的文化心态和生活阅历已经远远超出了地域界限,他们的诗歌写作观念,文化意识,不再是纯乡土的。他们关注世界文化,关注现代生活,他们有记忆中的乡村和现实中的故土。他们笔下的诗歌不再是传统的“乡土”,而是现代意识中的乡镇风情。他们有关于乡村的记忆,回顾,乡愁,也有对自然村镇生活的现代命名。这种不再单纯的,多向度的,有关乡村的诗歌,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乡土诗”,“乡土诗”和“新乡土诗”等对农村题材诗歌的命名已经不能涵盖当前书写中国农村题材诗歌的精神内核,由此“乡村诗歌”这一新概念应运而生,具有着划时代的诗学价值。
 

  以诗歌的方式对话新时代
 

  经由严格的评审,龙少组诗《寂静》“散发出女诗人特有的敏锐,整组作品情感细腻,语言简约、准确,让平易的乡村生活显得平和而耐人寻味”;甫跃成组诗《记忆中的无数个黄昏》“在往事与现实中穿越,情感真挚、内敛,语言朴素、灵动,呈现出作者对于乡村生活的深切怀念。”管清志组诗《山望记》“处处隐含着爱和温暖的力量,情感丰沛、细节感人,语言沉着、自然,唤醒了我们久违了的乡村生活记忆。”

  三位获奖者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诗歌是自我与世界对话的方式。龙少表示,“写乡村诗歌,更多的时候是给自己找一个‘远方’的过程,它存在于你的生活,又高于你的生活,和你周围的环境、生活的认知息息相关。”管志清则透露说,自己在16岁开始诗歌创作的时候给自己起了一个笔名叫做“候鸟”,正像他在诗歌中的书写:“当一个少年有了叫做‘候鸟’的名字,他的双手在挥动的时候,便有了飞翔的欲望。”来自四川的甫跃成则认为再偏僻的乡村也不可能独立于时代而存在,“面对时代,诗人不应该当鸵鸟,不应该意淫一个没有痛感的乡村作为自己拒绝时代的避风港。”
 

  新时代“乡村诗歌”如何突围
 

  20日上午,第五届中国乡村诗歌高峰论坛暨第四届中国春泥诗歌奖获奖作品研讨会在平度市瑞雅中颐大酒店举行。《诗探索》作品卷主编、诗人林莽作为本次评奖委员会主任,对当下的乡村诗歌创作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 “中国乡村诗歌”这个新概念得到了许多诗人和评论家的认同,但创作中也存在着许多问题,比如乡村诗歌的创作只停留在传统的农家乐,亦或是概念化、表层化的乡村,这种浮躁的表面化的写作也是后续乡村诗歌创作亟需直面的问题,“有必要通过讨论与艺术批评,提示与警醒一些形成惯性的,追逐表象的写作者。”

  会上,诗人们对本届获奖三位年轻诗人的诗歌书写进行了肯定,也对新时代乡村在城市进程化当中乡村诗歌的创作突围与困惑进行了思考。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