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中诗简牍•同题展】十一月《星空》

2021-12-02 17:28:59 作者:中诗简牍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星空是个大主题,很深邃,很常见。每次抬头看天空,镜子的深处都能看见一个陌生的自己。如果每颗星都对应人间事,那么,在我们用笔把它陈述下来时,又会发生怎样的关联和展望。诗写万物之美之真。下期同题《试着祈祷》,期待您。一一黎落

范例:

试着祈祷
文/[美] 詹姆斯·赖特

这一次,我把我的身体抛在身后,
在它黑暗的荆棘中哭泣。
这个世界上,
依然有美好的事物。
它是黄昏。
它是触碰面包时
女人手上的美好黑暗。
一棵树的灵魂开始移动。
我触摸着叶子。
闭上眼,我想到了水。

(冯默谌 译)

詹姆斯·赖特:美国当代著名诗人、“新超现实主义”(“深度意象”)诗歌流派主将之一,生于俄亥俄州马丁斯渡口,早年就读于肯庸学院,曾师从大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然而后来却转向“新超现实主义”,五十年代末与罗伯特·布莱等人一起创办诗刊《五十年代》(后依次改为《六十年代》、《七十年代》、《八十年代》......),使其成为美国战后反学院诗歌的主要阵地。

 
初选作品集(十七首)
 
  (初选作品集不分先后,以投稿时间排序择优选,再择优于每月《中诗简牍》选录点评)

星空
文|孟萌

在天上种田,金黄色的米粒收也收不完
我们被称为星罗棋布,终年拥有祖母所有的蓝

种所有的花,唯种不得槐花
五月的梯子过于耸立
我如此不想唤你醒来
继续翻炒村庄贫瘠的树叶及猪油
也不想你在北坡棉田,佝偻了山雨的线条

我想一直爱着这遥远的距离
你就一直那么年轻
想什么,就轻易获得什么

星空
文|茂华

太多的人,包括我们的挚友、敌人,
愚钝的人和天才,
一路寻觅,找到自己的星空,开始回旋。

我在烈士陵园,看到太多的石碑,
上面镌着一些年轻的星宿,
他们陨落后聚拢在一起,形成一片星海。

夜深人静时,你会听见这些下沉的星子
和天上漂浮的星子对话,互道平安。

星空
文|诗者絮语

噢。故乡巨大的倒影
那些芦苇编成的红灯笼越来越密集
它们悬挂在一场白雪的头顶
一个村庄逐渐凋敝
另一个村庄越来越茂盛
是的。那烛火离我越来越近

星空
文|雨欣

荒野外
一只被风撂倒多年的空酒瓶
又被风愧欠的扶正
它在星空下重新站稳了脚跟

它彻底摆脱了酒气味
它已能够装得下整个星空
在每一颗繁星上建造一座城
提供给人类,像每一粒谷米
它痛恨世间恐怖的战争……

星空
文|孤笛横吹1

所有的星空都令人着迷
而这着迷源于仰望者深不可测
的双眸,双眸中起伏不定的丘陵山峰
不可捉摸的长夜和寺庙高耸的塔顶

今夜,戈壁上的砾石处女般光洁
天上的石头有伸手可触的孤独
所有的光与温暖都来自亿万次
漂浮动荡碎裂和一次次重塑

今夜,弧形的穹顶璀璨一个独坐之人
没有戒律,只有点点繁星清明寰尘

星空
文|袁树雁

像面条鱼这种东西
水蚯蚓——某某丢失的一节肠子
小青蛤,比泥巴更久远的目光
你为什么不高兴
蜘蛛,咬牙的关节疼
青草乌云一样地移动着
蓝玛瑙,紫石英碎片,大块的火成岩
能够发出微弱光芒的词语
吹面不寒杨柳风
温吞的流水浣洗着你思虑,忧郁,和隐秘

星空
文|胡有琪



那一篇经文太深奥了
有谁读完过

读到天亮的人
都是被黑夜上了黑名单的人



有人在黑夜里看到了万家灯火

独坐者
却在万家灯火的挣扎中
看到了星空



神仙都爱在晚上下棋
白天  他们忙于游戏人间



撒一把星
网黑夜的梦

那么多的梦黑得莫名堂



白天上网
天黑网上

难怪有人惊叫  
他们都是一网打尽的网虫
看似一篇光明文章
却字字朦胧

星空
文|杨祥军

没有人说过,星星只能在天上
小时候,我就在水井
发现许多散落的星星
我与它们对视,交谈。无故起风
它们逃走了,在天上朝我眨眼
长大后才明白,地球也是
璀璨星空中的一份子
我们都是散落的星星
如果起风,会逃往自己的家园

星空
文|西玉

满天篝火,东一簇西一簇
燃烧着人间天上的神明
夜行衣那么虚无深邃
赶路的人在凌空之处歇足
驿站是天堂的一部分
城市乡村冷落成游子的孤独
活着是一盏灯,死了
是一匹黑纱。出窍的灵魂
在天地间穿越。阴谋陷阱
屠戮赤裸裸地演绎着
看不见的丑陋。伸伸手指
才知道一颗星的伟大
当所有辛劳的汗水泡透行程的时候
我们也会自行发光

星空
文|三且

星光抚触黑夜。他眉心闪烁的诗语
对接了生活。每个词都对应
一颗星,每点星光里都有一段故事
虚妄与鲜活,就这样互视着
像一个前去派对的少年,在池塘边
发现:自己是一大片萤火虫

星空
文|江北老毛

广州的星空,泉州的星空,都是遥远的
卾东乡下的星空,更遥远
天气好时,可以眺望,试着喊一两嗓子
天气不好,只能想象,写些瘦瘦的诗行

前些天,在一个叫阿婆六的山村
星空仿佛很近
牛郎,织女,我认得清清楚楚
包括酒鬼北斗,被蒲扇摇过的夏天
一个人坐在星空下,直到今宵变昨夜
讲故事的人,迟迟不露面

星空
文|养心兰

需倒退三千公里
需,倒退三十多个春秋
才能看清那条银灰色的蛇形路——
它通往一个小火车站
赶路的人要在早班前抵达市里
把蛇皮袋里的嫩玉米送出去
星空照耀人间唯一的白头人
他不敢抬头,但一路上从没停止揣摩怀里的
那颗星,它明亮
如同女儿的好前程

星空
文|李雨融
   
是不是一片叶子
挥了挥手,一颗星星
开始闪烁着默契的光
接着是两颗、三颗
我不知道它们从哪里来
像大街上突然钻出来的人
它们构成了天空,和天空中燃烧的火
我从没觉得,会是刚弹起的那只鸟
点燃了空着的整个世界
让我们在焰浪里,轻轻晃动

星空
文|南风城



黑画家
坐下,星一一
是他颤抖的冲动
是黑的回音

背景外的大地
色之母神

予取之间,黑画家
仍专注于黑,且,不止于黑



午夜的针,垂,直
时间的弦,平
古老的美好,安静
被选中的草尖,藤蔓
有幸
露,也有幸

星空
文|王海云(山西)

独自站在星空下
我无法告诉你
哪一颗星最明亮
哪一颗星最黯淡
皓月当空,我不敢妄言
也不能妄言

这些年
我一直像个守夜的更夫
在我的星空,挂满了小小的灯笼
只有一颗,能同星空对话

星空(编辑支持贴)
文|黎落

最好是坐在草尖
身旁最好开一片雏菊。风来
带上水声或蝉声
空阔的野外;香气可以微弱,但不可以折断

你最好假装我不在
泥土潮湿,你该呆在房间。那里,星星温暖
神都雪白

“在不可粉饰的高度,我仰望如浩瀚的深渊。又轻如幻觉”。

偏偏我想打破。可是墓园沉寂,夜晚像海绵


星空(编辑支持贴)
浙江丨小雪人


因为我们发光,所以看人间
漆黑一片

那么黑,黑到伸手不见五指
黑到提刀就见白刃

其实我们也黑,比人间更黑。

但,黑洞以华尔兹式旋舞,
吸纳了太空中那些无主游魂

我们盗用阳光,给夜发出光明信号。

有时,我们以流星的终极舞姿
为人间打开一条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