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简牍】2019年4月卷(总第83卷)《芳菲四月》

作者:中诗网 | 来源:中诗网 | 2019-05-12 | 阅读: 次    

  导读:编辑团队:元业、小雪人、老家梦泉、王海云、车行,本期责任编辑:王海云。梅子等十五位作者的作品上榜。


编辑团队:元业、小雪人、老家梦泉、王海云、车行
本期责任编辑:王海云


一、 榜单
【状元卷】
1、《母亲的一生》……………………………………梅  子

【榜眼卷】
1、《钉子户》…………………………………………土  钯
2、《无题》……………………………………………纳兰寻欢

【探花卷】
1、《整个下午》………………………………………琉璃姬
2、《内心的褶皱》……………………………………诗者絮语
3、《空鸟巢》…………………………………………黄  前
4、《擦着光》…………………………………………神侠圣客豪行之
5、《挖野菜》…………………………………………吴殿平

【同题卷】
1、《犁与甲胄》………………………………………应  殊
2、《犁与甲胄》………………………………………宋  浏
3、《犁与甲胄》………………………………………甜心姜
4、《犁与甲胄》………………………………………况成坤

【嘉宾卷】
1、《朱枫的诗(四首)》……………………………朱枫   
2、《张之的诗(四首》) ……………………………张之
3、《爱松的诗(四首)》……………………………爱松 
    


二、编辑小记
 
  芳菲四月,花团锦簇,莺歌燕舞。
  应该是沾染了初夏的灵露吧,4月的“中诗简牍”带来了很多优秀的作品,让编辑们目不暇接又爱不释手。
  个人认为,一首真正的现代诗,必须具备它的“现代性”,要有一种投向未来的时代意识。我们不能被动地去书写,更不能违心地去书写。我们需要一颗敏锐、坚韧、透亮的心,用我们的生活经验,底层经验,语言经验,去发现,去创造。一个真诗人,他的心应该是一柄利剑,一泓碧水,一架钢琴,甚至一场风暴,时刻关注着这个社会、时代、生活等等的现实境遇,以及他写作内部的真相,秘密,责任,良知。对那些浮于表层,卿卿我我,故弄玄虚的不痛不痒的文本,我们自当不屑一顾。
  还是这句话:诗是有蛊惑力的!但愿这期的诗歌点评,能让大家耳目一新!
  特别说明一下,为纪念中诗简牍栏目开设以来的成果,感谢曾经在中诗网担任版主为之付出辛勤劳动的老版主,展示他们在现阶段创作风貌,从本期开始,我们将每期推出1到3位曾经的版主们十行以内的诗歌作品供大家学习和参考,希望能得到他们的大力支持。我要说的是,中诗网还在,我们还在,一切都是那么美好,诗意盎然的。
 
王海云于2019年5月8日

三、上榜作品:

【状元卷】

1、母亲的一生
文/梅子

七岁养猫,十岁养狗
二十来岁开始养娃
三十岁时把丈夫养得白白胖胖
也养坏了他的脾气
四十岁后,儿女一个个成人
按她的话说,养大了一群白眼狼
五十多岁得了重病
一天比一天虚弱、变轻
嘱咐把她的骨灰埋在花坛下
死后她想养养花

小雪人简评:文本以小见大反映社会现状。文本笔力与情绪控制得适度。结尾一句,看似无足轻重,但却举重若轻。这一落下,让人性中的花木草本性与人性中的兽性产生对比,让全文的张力十足。

【榜眼卷】

1、钉子户
文/土钯

子弹头列车穿过后山的心脏
山鸟们都飞了,荷塘嫁给了公路

一棵老槐树还硬撑着一间老屋
一只乌鸦还时常从山上下来歇脚

山坡上种有碑石,都往土下成长
乌鸦常去那片天空瞭望

土井还豢养着石头和喊声
一如槐树胸膛里还住着一户人家

王海云简评我们需要这样的诗歌!时代需要这样的诗歌!这是诗人的使命和责任!钉子户,扎在哪里,都让人心疼不止!钉子户,住在哪里都是一曲心酸泪!作者没有刻意去描述钉子户,却将物欲横流的社会写的扎生生的疼……


2、无题
文/纳兰寻欢

他们带来了梯子、桌子和斧子
我感觉他们就要对房子进行大修了
我仿佛看到了修好后的房子
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可是他们只是
一个站上桌子
一个爬上梯子
一个递上斧子
往屋顶钉了一颗钉子
便离开了

小雪人简评:文本以白描手法,戏剧性地呈现出“雷声大雨点小”的画面。至于这是讽刺还是赞美,文本‘‘无题’‘,由读者各抒己见。

探花卷】

1、整个下午
文/琉璃姬

整个下午,我都坐在图书馆里
阅读,一语《佛说》

整个下午,我没有说谎
坐在半米阳光的虔诚中
不再想,皮囊的事
(论坛推荐:黎落)

小雪人简评:佛说了多少经典,其实只有“放下”,享受阳光。也许只有在诗体裁中才可用如此简洁的语言,构架明亮的画面来阐释。

2、内心的褶皱
文/诗者絮语

一场花事高悬在枝头
像寻人启事
青春出走多年
村头的那条石板路又矮了几寸
月光深陷其中
洋槐木拐棍戳疼村庄的神经
远方
来不及痊愈
(论坛推荐:乐山船公)

老家梦泉简评:这类“孤村遥望”题材写的人多了,但这首小诗写出了新意:“一场花事高悬在枝头/像寻人启事”,是寻赏花人,寻春播人,是白天物心的褶皱。以花喻童,也是留守儿童深心的褶皱;“月光深陷其中/洋槐木拐棍戳疼村庄的神经”,是老人夜晚遥望的褶皱,也是村庄孤苦无奈的褶皱。通过一明一暗,一老一少的对比,让诗意之花在充满张力的纠结里盛开……

3、空鸟巢
文/黄前

秋天,叶子开始凋零
你希望的翅膀已经长硬

今夜,我看见枝头
摆放的空碗,盛满华白的月光

风来,风往
时光坐成孤独

雪下过后,万物围炉取暖
唯有那些树,瑟瑟发抖

老家梦泉简评:一首小诗如果没有隐喻、象征,就会像白开水,寡淡无味。这首小诗看似句句写树及树上的空鸟巢,其实每句都有深深的隐喻和象征,关键还写得那么自然、灵动、虚幻、逼真……

4、擦着光
文/神侠圣客豪行之

擦着光,扶河而过
我的脚底扎满
岁月为我碎成的镜片
殷红、斑驳

我敬畏失哑的石头
在大地上
飞禽走兽是我的故友

你看,月亮长在我的头顶
我奉上采摘来的绿
它是纪念碑上的一片落叶
(论坛推荐:何中俊)

老家梦泉简评:擦着晨曦,扶河而过,河面斑斑点点的微红像岁月刺破脚板溢出的血迹,虚实相间的呈现;太早了,只有飞禽走兽和失哑的石头与我相伴,其辛苦可想而知。最后一节“你看,月亮长在我的头顶/我奉上采摘来的绿/它是纪念碑上的一片落叶”,为什么是纪念碑上的一片落叶?这是不是隐喻了,如今底层人们的生活,与先烈们奋斗的初衷不那么吻合,甚至有点南辕北辙了呢?

5、挖野菜
文/吴殿平

那些荠菜,蒲公英,二月兰还有
单薄的鸟鸣,都是春天的女儿
它们掰开属于自己的阳光
往兜里装
在不同的房间里
搬弄自己的小板凳,小裙子
小指甲,小耳朵
有时一瓣闯入的蝴蝶翅
就能打乱它们的小确幸,我
却忘了替它们关门

(论坛推荐:何中俊)

王海云简评:吴殿平的诗读的很多。这首很有“卖俏皮”的味道,仿佛一位乖巧伶俐的美妹,又若花枝招展的春姑,将挖野菜的情趣表达的惟妙惟肖!我竟然想亲尝一口吴殿平笔下的野菜了!

【同题卷】
1、犁与甲胄
文/应殊

星辰不负赶路人。荒野向他们涌起,飘出谷壳的分享像海浪。
豢养纸鸢的高手无法捕捉那不肯落地的烛龙,叹息之翼将血线放在叶脉上。
我醒来移动我的自由!茧与痂,死去一回坟冢里就多一幅湿壁画。

不朽的幻觉滚成蚁群过河——
船是大海的犁,同时是水手的甲胄。

我带着红色饥饿,继续歌唱:飞鸟是天空的犁,是时间的甲胄。
爱,是万物的犁是我的甲胄。我,是自己的犁
同时是你的甲胄

车行简评:窃以为诗有两个至境:其一,返璞归真。其二,化茧成蝶。毫无疑问,这首即蝶类,或类蝶。犁与甲胄,这个题目其实很刁钻。表面是风牛马不相及的两个物什,如何揉到一起就很考验诗者功夫了。犁从农,甲胄从兵,这是比较容易的象征入口。但真正能够结合历史来写,返璞归真地来完成象征,也非易事。毕竟,历史这个词,太大太重。剩下第二个通道,就是取意而化茧成蝶了。且看诗者应殊是任何完成糅合的:
  船是大海的犁,同时是水手的甲胄。
  飞鸟是天空的犁,是时间的甲胄。
  爱,是万物的犁,是我的甲胄。

  以上排比句中的犁与甲胄,都是从辩证出发的两位一体如事物的正反面。其思维顺序很明显,从实到虚,逐步逐步如涟漪般扩散开来。以诗艺而论,这是最典型的也最强大的:包容张力。是为赞!可以这么说:张力的大小,决定了诗意的大小!
  另外,无论架构或气势,都可以说无可挑剔。但文本的整体上,也不是全无遗憾,个人认为不足之处有:1:扩散到最后,在收拢方面有些拢的不够紧,有些中气不足导致的力不从心的感觉。2:在首尾照应以及文本的衔接方面都有些偏散。3:最后一句的“你”的出现有突兀感,有虎头蛇尾的嫌疑。
  总体来说,此次同题,这首,在我个人看来应是翘楚之作!(个人意见仅供参考~)

2、犁与甲冑
文/宋浏

两个不相干的东西
也想与人为善
耕耘者,叹息出力不讨好
甲胄,声称这辈子不与同胞兄弟
甲胄同谋

天是蓝的,不食人间烟火
明晃晃的犁和锈迹斑斑的甲胄
都想从昨天傍晚
带着一身伤病
回到铁匠铺的火炉里

老家梦泉简评:犁和甲胄两个意象之间,本身就有隐隐的、远距离的张力成分:一个深入、进攻;一个抵挡、防守。一个隐喻底层耕耘者,一个隐喻上层防护者。真为取这个题目的友友点赞!具体到这首诗,两个看似不相干的东西,怎么联系起来呢?人呀!诗就是人与自然和社会撞击出的火花。一个助人耕耘,一个助人防护。它们都想与人为善,但又各有各自的纠结。可怜天是蓝的,却不食人间烟火,抚不平人间凸起的不公,明晃晃的犁和锈迹斑斑的甲胄都想回到铁匠铺的炉火里浴火重生。明晃晃和锈迹斑斑两个形容词加重了两个意象及隐喻间的张力。这首诗很有一些自己的诗学尝试:第一节有意象,但没有圆润的境,第二节有意象,也有一个境,有点中西合璧的味道,将意象融化于境又不乏出人意料的喜剧性……

3、犁与甲胄
文/甜心姜

可组成许多人的祖国。犁是它的后方
基石;甲胄,是它的前哨,底牌

也可组成一个人的祖国。犁是内心的尖刀
却不断地柔软;甲胄是他的外衣,而一再坚强

一个骨肉,一个灵魂;一个民意,一个军心
它们,看是无意,却是不可分割的整体

历经战乱,火焰洗礼。它们两个携手的好兄弟
发出厚重的气息,从历史烟尘中走来

元业点评:这首,写得中规中矩,也有点气息。开头不错,但结尾最后一行有画蛇添足的味道。

4、犁与甲胄
文/况成坤

三月,食生韭,饮清泉,追赶风筝
以最烈之酒养体内最毒之蛊。

归乡者摇摇摆摆,穿过大沽河
吐出多余的铁,给开满紫花的梧桐。

春风不度,总有几扇窗户是多余的
原野辽阔,稻草人沉静地眨着眼。

小雪人简评:这首问题看似有点离题,其实是从侧面抓住了物象的本质。归乡是犁(从物质上与精神上),也是异乡人的甲胄(从精神上)。文本明暗双线,虚实交织!明写归乡人醉态,暗写在异乡的内外伤:实写内体上归乡,虚写精神上归乡:
  第一段:化“生韭饮”(可治胃病)为一系列行为,表达一种内心回归的追求。
  第二段:写归乡对异乡人的抚慰。
  第三段:借用稻草人的眼,看见归来后的状态!
  三段三态,写来归去。
    文本的不足之处是:第一段有"追赶风筝"作为外在行为与内在情感的统一,但是在第二段,作者用”吐出多余的铁,给开满紫花的梧桐“,来表达归乡对内心的抚慰,虽然有"紫花泡桐耐干耐旱,药可治铁打损伤"的事实背景,但处理上过于突兀。

【贵宾卷】

1、朱枫作品(四首)
朱枫 (山西)

《迎春路上》

这位老人行动缓慢
他拄着拐杖的身子
像多年后的我
人行道上,我在他后边
中年的脚步,渐渐
接近他的影子
身边的行道树
又准备着
一次新绿的轮回

《数鸟记》

早春,在野外
想数清一树疏枝上
叽喳着的一群麻雀
我数到十三只的时候
有几只飞走了
我继续数到十六只时
又飞来几只
一棵树上,这个下午
我不知有多少只麻雀

《慈怀》

五月的白岩寺,两只鸟
把巢筑在了佛像后背的缝隙里
爸爸鸟,妈妈鸟
不时衔着虫儿,站在
佛像的头顶上
轮流着进巢喂食小鸟
雏鸟吱吱的叫声里
佛像乐呵呵的
眯着的眼缝好像更细了

《一树繁花》

这千百的花朵掩住了绿叶
一只蚂蚁从花朵上下来
爬过叶子,爬过枝桠
它沿树干一路向下
从一个小洞钻进根部
那里,无数根须伸展
吮吸地气,吹开花朵

元业简评:诗贵在禅意的镶入。朱枫兄的诗在表达看似若不惊心得句子中,总有那么一股味道让你仔细揣摩玩味,欲罢不能。他的这几首诗歌没有意象的相互撞击,但句子的层层推进,将禅意融进去,展示出高于生活的多面性,使普通的语言和句子变为诗。


2、张之诗四首 
张之(四川)

《飞翔》 

我是多么喜欢那些飞翔的事物
譬如阳光
它有温暖而宽大的翅膀
譬如鸟鸣
它有清脆宛啭的翅膀
甚至青草
它有一双比春风更快、飞得更远的翅膀

我在大地上行走
影子是我的翅膀
光亮时它会出现,黑暗时它将双翼缓缓地敛上

《雨越下越大》

雨越下越大,这个下午潮湿、安谧
这个下午我无事可做

雨越下越大,从青灰的瓦片上落下
从窗台落下,从秋风一般阔大的

芭蕉叶子上落下。落到低处
形成一个浅浅的水洼

那些破碎的幸福,像涟漪,一圈圈
扩散,一圈圈恢复如初,不露破绽

《三月》

枯叶蝶,鸢尾花。在月光下抽穗的稼禾
它们都有洁净、明亮而光滑的叶子
桃花吐蕊,一口一口,直到咯出鲜血
青草拔节,遇土而发,遇水而润,遇风而长
现在,已是芳草茵茵。
适合怀春、钟情、困倦、啜一口香沉醉不醒
也适合除尘、清扫、祭拜、在眼窝里积攒雨水
清明过后,灌溉五谷。

《夏天》

夏天山青水绿
夏天蛙鼓蝉鸣
夏天白云流浪,驮着高远的天空

夏天蚱蜢跳跃
夏天柳叶絮语
斑驳的树荫,像时光筛落幽暗的秘密

夏天大海蔚蓝,波澜不惊
好象飓风
藏在细小的涟漪里

元业简评:张之兄的诗,在意境营造上总能给你惊喜,他擅于用诗意的一个点,支撑起整个面。比如“那些破碎的幸福,像涟漪,一圈圈/扩散,一圈圈恢复如初,不露破绽”,这样的句子,让你在不断挖掘的过程中,体味作者对雨的不断想象和联想,从而呈现出“破碎的幸福”所具有的“共性”。

3、爱松诗四首
爱松   (云南)

《时光令:清明》

沉默,是密闭的空气
它与生死,只有
一丝开口的距离
挟裹它的重量
不是你的碑石
而是,我的暮色
此爱,此恨
与词语无关
隔着尘土
有光,划破了窗棂

《月光》

月光弥漫,在圆心隔着
六根弦的距离
流淌的水,是死而复生的
水。B小调皱纹丛生
一千遍归于一遍,音符
柔软,指头坚硬
没有风,墙
通体透明,记忆溃散
几百年了,索尔
在我身后,悄无声息……

《雨滴》

夏天,玫瑰睁开双眼
路人匆匆而逝
旷野弥散的香气,幽怨着
覆盖河流,隐觅大海
湛蓝不是天空本色,黑暗才是
光亮穿透发尖,波涛汹涌
艳阳高照,她说不了话、回不了信
脚下地火咆哮,能依靠什么?
整个夏天,心脏疲软
血液顺着脉络,皮肤不断平滑……

《温柔的倾诉》

耳畔,只有一些零碎
以及窗子。朝北的星斗悬空高原
山顶雪亮,深谷寂寥
遥远在记忆处延伸
花朵凋落脚下,泥土芬芳
抓一把风,却握碎更多影子
夜深了,灯火昏暗
高举拳头,将一个名字
狠狠敲入骨髓……

元业简评:爱松兄的诗,写实中钉入力量,随意中包涵着不随意的诗意。他的诗歌不用大词,生各种体现出的人生体悟的疼痛,以及对生命与力量的赞美,有着纹理缜密和讲究的自然推进技艺,他的诗硬朗而开阔。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