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翻译特刊║悼念我国著名翻译家巫宁坤先生

作者:译诗群 | 来源:中诗网 | 2019-08-11 | 阅读: 次    

  导读:编者语:我国著名翻译家、英美文学研究专家巫宁坤教授于北京时间2019年8月10日下午15:20在美国逝世,享年99岁。8月10晚在网上得知巫教授逝世的消息后,从昨晚开始到今天上午,多位译诗群的老师们参与翻译了巫宁坤教授的诗歌,用我们特殊的方式表达对巫教授深深的敬意与哀悼,巫教授一路走好!

  巫宁坤于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就学于西南联大,曾为陈纳德将军率领的美国空军“飞虎队”作翻译。1946年就读于美国印第安那州曼彻斯特学院,后转入芝加哥大学研究院攻读英美文学博士学位。1949年12月,巫宁坤与刚刚新婚的穆旦夫妇合租一套有两间的公寓。这段同学、同吃、合住的经历使巫宁坤与穆旦夫妇结下终身友谊,并在未来的人生道路上互相慰藉,共同度过了一段苦难惨烈的悲情岁月。1951年,芝加哥大学杨振宁、李政道、穆旦等中国留学生组织了一个“研究中国问题小组”,对新中国成立后的情况进行研究。对是否回国,杨李等人举棋不定,巫宁坤与穆旦则倾向尽快回归祖国,迎接新时代的到来。同年,巫宁坤于博士学位尚未拿到之际接到燕京大学校长急电邀请,请他回国任教,巫宁坤是年归国任教于燕京大学英语系。1952年院系调整后任南开大学等校教职。后在安徽大学任教。1974年一月底,被调到安徽师范大学任教,1979年5月奉命回北京,到已改称“国际关系学院”的原单位办理“右派”改正。1986年赴剑桥大学讲学,了却多年夙愿。1991年于中国国际关系学院退休,之后定居美国弗吉尼亚州。曾任河北教育出版社“世界文学博览”丛书主编。作为翻译家,他曾翻译过《了不起的盖茨比》、《白求恩传》等著作,后在美国出版英文自传小说《一滴泪》,其中所讲述的文革受难史,轰动西方世界。巫宁坤曾经在《英语世界》发表一些英文散文,诗歌和翻译,包括他英译的方励之的《重访卡普里》。巫宁坤中英文俱佳。黄灿然认为他翻译为中文的有些诗歌译文质量优于余光中的翻译(参考黄灿然《译诗中的现代敏感》)。著有英文回忆录A Single Tear,后出版中文本,名《一滴泪》。
 
巫宁坤教授诗歌两首
译诗群翻译
 
 
九十自述
文/巫宁坤

一事无成九十年
两袖清风艳阳天
三生有幸逢知己
四海为家活神仙

 
Life Account on My 90th Birthday
By WU Ningkun
Tr.  王昌玲
One life of ninety years is all good for nothing.
Two sleevefuls of light breeze beneath the sky smiling.
Three lives of luck brings me soul mates understanding.
Four seas as home, aren't I an immortal being?
Self Description on My 90th Birthday
By WU Ningkun
Tr. 倪庆行
Four score years and ten  have seen me achieve nothing,
Two sleeves teeming with  fresh breeze bask in brilliant sunshine.
To have encountered a bosom friend is a three-life
-long lucky thing,
Anywhere can be my home,  hence my life is devine.

A Self-glance at Ninety
by WU Ningkun
Tr. 王琳
One fruit not wrougt four scores and ten years passed,
Two sleeves lucid n’ light, sunny days to last,
Three times fortune lived I with bosom friends,
Four seas tarried a divine life transcends.

*In ancient China, officials wore robes that had wide sleeves which doubled as pockets. If one had light sleeves, it means he took no bribery and held the office with integrity.

A Back Glance at My Ninety Years Life
By WU Ningkun
Tr. 石永浩
One fruitless life for my past decades nine
Two sleevefuls of fresh breeze in the sun shine
Three pre-lives’ luck makes me meet bosom friends
Four seas make good home for a life divine

MY OWN ACCOUNT ON My 90th Birthday
By WU NingKun
Tr. 赵宜忠
 
I have done nothing for my decades nine
With my double sleeves full of the clean wind
I'm lucky to meet the Jugate of mine,
Like God I live where I wish in my mind.

SeIf-Notes on My 90th
By WU Ningkun
Tr. 杨中仁
AIbeit ninety years passed in no achievement,
l'm happy with a clear endorsement.
My life fortune is bosom friends.
Meeting them everywhere  makes me a living god.

 


PARTING
Prof. Wu Ningkun
Finally you are gone
Leaving behind a quiet autumn
And fallen leaves all over the ground
A light breeze will blow it all away
Duckweeds of memory
Sighs of fallen flowers
Notes of vows and pledges
Tears of pearls
And I free as a floating cloud
A light breeze will blow it all away
Sparkling of morning dews
Wistfulness of the setting sun
Mists of life
Last night’s dream
And my heart still as still water
And the water like a mirror
And who can the young face
Be languishing for

别离
文/巫宁坤
译/馨閲
你终究 还是走了
只留下 寂寥的秋天
和  落叶 飘零在地上
一阵清风 就吹散了
浮萍的记忆 落花的叹息
承诺与誓言 的短笺
晶莹的泪珠 似珍珠
浮云一片 更像我
清风一缕 就会吹散
晨露的闪烁 落日的哀怨
薄暮之中的生命
似 梦幻之昨夜
如止水的 仍是我的心
何况 止水 犹如明镜
如此不堪 这么憔悴
依然年轻的 面庞
又可能会是 谁?

分别
文/巫宁坤
译/张琼
终究  你走了
留下  一秋的寂寥
留下  秋叶满地
一阵微风  将吹散一切
记忆的浮萍
落花的长叹
声声的誓言
珠也似的泪
而我,自由如漂浮的云
一阵微风  将吹散一切
晨露的晶莹
夕阳的惆怅
人生的迷雾
昨夜的遗梦
而我  心如止水
那水似明镜
为谁   朱颜瘦
人憔悴

别离
文/巫宁坤
译/王昌玲
何恋恋兮君去也
木萧萧兮于静秋
铺地兮落叶稠
清风兮吹拂尽
记忆兮浮萍
落花兮如诉
款款兮誓言
落泪兮成珠
吾似流云兮自由
清风兮吹拂尽
露水闪晨光
夕阳落惆怅
生之迷
昨夜梦
吾心兮静如止水
水如镜
镜中朱颜
谁憔悴

别离
文/巫宁坤
译/石永浩
最终,你走了
留下,一秋寂廖
一地落叶,
一阵轻风,尽吹散。
记忆的浮萍
落花的叹息
海誓山盟犹在耳
珠泪双垂
一个我,悠然如浮云
一阵轻风,尽吹散。
晨露晶莹
落日幽怨
生命的薄暮
昨夜的残梦
心如止水
止水如镜
年轻的脸庞
为谁憔悴?

离别
文/巫宁坤
译/吴振武
最后你走了
告别安静的秋天
落叶遍遍
微风将吹远
记忆的浮莲
落花的忧怨
承诺与誓言
泪水如珍珠断线
我象浮云
微风将吹远
晨露闪闪
落日颤颤
生命的迷雾
昨晚梦见
我心静如水
而水像镜子一样
印记谁的年轻脸面
苦苦挣扎纠缠

分手
文/巫宁坤
译/吴伟雄
你终于长辞
一秋的静寂
和满地落叶

清风将吹走
记忆的浮萍
落英的悲啸
盟誓的符号
珍珠般的泪
和浮云般自由的我

清风将吹走
朝露的晶莹
夕阳的惆怅
生命的迷雾
昨夜的遗梦
和我仍如水静的心
以及明镜一般的水

而俊青的颜容
谁会为之情动

别离
文/巫宁坤
译/杨中仁
你终于还是走了
留下了秋日的寂寥
和满地零落的树叶
一阵微风都吹没了
记忆的浮莲
落花的感叹
山盟海誓的语言
晶莹的泪蛋
我自由如浮云一片
一阵微风都吹不见
晨露的烁闪
落日的留恋
生命的迷茫
昨夜的梦幻
我心静如止水一湾
而水明如镜
谁能苦苦守住
年轻容颜
分别
文/巫宁坤
译/王磊(宛城卧龙)
最终,你走了
留下一片清冷的秋
与满地的落叶

一阵轻风将吹散所有的
记忆的碎片
落花的叹息
誓言的音调
珍珠的泪水
呵!我如浮云一般自由


一阵轻风将吹散所有的
晨露的闪动
夕阳的渴望
生命的迷雾
昨夜的梦境
呵!我的心如水一般宁静

镜一般的水面
所倒影的俊秀的脸

为谁而苍老     
  



巫宁坤:壮心不已

文/黑马(毕冰宾)


  “我越来越没人缘儿了……”巫宁坤教授和我的谈话是这样开始的。
  作为北京地区高校外国语言文学类高级职称评定小组的五个成员之一,巫教授可谓是教授中的教授。这些高校也经常请他去为博士生答辩会担任主席或副主席。可这位先生却事事认真,常常不顾邀请人的面子(多为老朋友和老专家),对人家的学生细细考问,还常在最后令人心跳地投一张反对票,弄得人家脸上却无甚光彩。渐渐的,巫先生门前冷清了,人家不敢再请,因为请他壮门面不成,还有拆台的危险。而有的大学者(巫宁坤指名道姓,但我不便公开)参加答辩却不提问题,声称:“对这专题,我不懂,是来学习的。”只管投赞成票。巫先生不明白:不懂你来干什么?不懂凭什么赞成?被人们普遍认为是高度纯洁的象牙塔的外国文学界尚且如此,可以想见学术界的风气如何了。
  “这样好,”巫先生说。“请我去我就要说真话。”
  当年留学芝加哥大学的博士生巫宁坤同学为了响应新中国的召唤,放弃了就要到手的博士学位,毅然回到解放后的北京到燕京大学任教。可好景不长,他回回被运动,流放兴凯湖、关监狱、下徽州,九死一生。终于等到文革结束,他又回到了北京,开始了新的生活。苦难中长大的儿女都出国留洋定居了,自己和老伴儿(救他一命的非凡女性)却选择“不走”,人到古稀,教书、写作、翻译,发挥着“余热”。可他愈来愈对眼下的学术界不解,因此总要见机就放一炮,直愣愣地见什么不顺眼就批评。
巫博士是“芝加哥学派”的死党,坚决要“重新发现亚里士多德”。他一方面批评人们把亚里士多德曲解、教条化,另一方面对“新批评”以来的诸多新派理论如“拆散主义”(即解构主义)在中国的应用性表示怀疑。
  他认为,亚里士多德主义强调的是情节而非语言。“情节是悲剧的灵魂”。芝加哥学派进而发展之,认为语言最重要也最不重要,它与解构主义的共同点是强调作品在“差异”上的价值;不同之处是它坚持作品的情节之重要性。巫先生批评说,新派理论研究莎士比亚,只见语言忘了悲剧,如“新批评”的“细读”,只见字词不见人。为此,巫说,芝加哥学派坚持的亚里士多德的方法论对眼下的中国学术界“有用”。解构主义咱们玩不转的,“我们是外国人,先别忙着论,先仔细读书、弄弄清楚再说。比如《待待戈多》一戏,就被解释得很庸俗。”言外之意,国人对《等待戈多》的那种理解本身就是一出荒诞戏,这不成了行动派艺术了 ?是很让人困解——巫指的是现在做学问的阵势。“他们介绍(新派理论),但自己不懂,更不会用,自己信奉这理论那理论,写出研究论文来竟说不出用的是哪一派理论,不知所云。总之,不会读书,reading as an art(读书的艺术)对他们来说成问题。他们什么都能论一气,就是不论作品,因为他们看不懂。”基础太差,谈何出大家?却人人做一派雍容大气状,倒似闹剧。
  巫是一位难得的大智大悟者,听他侃东侃西,时间过得飞快。问及他个人的身世,他淡然一笑道:“我从来不觉得自己太怎么样,我常正题反论。如有人总抱怨:‘我怎么这样倒霉’,我会问:‘我为什么不可以倒霉’?”他的同学里名人多了,其中一个就是杨振宁,自然是誉满天下了。“若要非跟人家比,干脆别活了。”巫似乎是说,作为一个人,你无法抗拒命运,但你却可以艺术地把握自己的生命经验,作为文人更如此,苦难却会成为财富。巫的英文传记《从半步桥(北京—监狱狱址)到剑桥》在国内外引起不小的震动。我读了,总觉得那语言淡得无法再淡,象是茶余饭后笑谈隔世的某个别人。那么多的生生死死,他却没事人儿似地让它过去了。正是这种雅量、这种超俗、这种机智和幽默征服了读者。有英人说这是剑桥对他的修炼。说得轻巧!剑桥无这本事。巫是道地的中国知识分子,真正的“Made in China”(中国产品)。
  巫宁坤是北京国际关系学院教授,英国文学研究会副会长,亦是翻译大家,最著名的翻译作品是《了不起的盖茨比》。
  采访他十几年后的2004和2005年,我终于又在北京见到偶尔回国的巫宁坤先生。他晚年的回忆录《一滴泪》感动了多少人,也得罪了很多人,更让他失去了很多。这些年他在美国做“寓公”,年近九旬,思念祖国,想叶落归根,但回来又没有落脚之地,这实在是让他“心苦”。但他精神很好,步态轻盈,谈锋依旧犀利,经常在美国各个大学和图书馆开设公开讲座,用英文发表文学作品,对晚年的文学生涯,他戏称之为“一室一厅藏拙处,三更三点忆旧时”,“夜长人不寐,信笔涂鸦”。
  和巫宁坤同期的那些外国文学界的大学者们大多离去了,他在写着一篇又一篇的回忆文章,回忆着赵萝蕤、查良铮、周珏良,“忍看朋辈成新鬼”,说不尽的感伤,道不尽的乡愁。尽管他是那么乐观,那么坚持自己的信念,身体那么硬朗,但他还是在给我的一篇文章的复印件上用刚劲的字体抄录了陈寅恪赠吴宓的诗:“暮年一晤非容易,应作生离死别看”。
  我期待着巫宁坤哪一天又精神矍铄地出现在北京,期待着他能回到应该属于他的房子中。

    (本文首发于1990年10月6日的《文汇读书周报》,署名毕冰宾,有改动。)

 




《中外诗文翻译》
主  办:中诗网、译诗群
协  办:月印无心佛教文化平台“太原头条”、大家网、金融街电讯新媒体头条
总顾问 :何功杰、李正栓、张智中、卓振英
总策划 :周占林、宛城卧龙
名誉主编:周占林、释圣静
名誉副主编:王永纯、德肋撒.李
主  编:王磊
副主编 :黄金珠、蔡铁勇
编  委:王如利、丁立群、晚枫、王琳、史潘荣、罗晓佳、赵直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中诗简牍】2019年7

    编辑团队:元业、小雪人、老家梦泉、王海云、车行。本期责任编辑:老家梦泉。木闲
  • 第二届衡山诗会·中

    “南岳写作计划”区别于传统写诗方式,运用“诗歌人类学”方式进行诗歌创作。诗
  • 中诗网签约作家、春天

    2019年8月8日正直立秋,应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顺丰燃油催化器有限责任公司张志玲
  • 七夕“李白”“李清照

    七夕前夕,“牛郎”“织女”“李白”“李商隐”“秦观”“苏小妹”、“李清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