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荐读】顾偕荐读步钊的诗歌

作者:步钊 | 来源:中诗网 | 2020-12-08 | 阅读:

  导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著名诗人、评论家顾偕荐读。

名家荐读

四川的诗歌仿佛历来不乏英雄好汉,那里自古名流辈出,日落烟生,浩瀚华章像是从未中断过。今日简阳的这位步钊诗作,无疑也不是凡品。崇高追索永远不会是坏事,认真叩问生命里程和灵魂,同样也无可厚非或要遭受冷落。步钊多年来执意抒发的胸怀,不管诗坛及江湖的风云如何,他内心的“大侠传奇”,依然还是那么刚烈和火热,更依然仍旧是这般的风情不变且生动。或许他的语言与地理风貌有关,是以浅白见长的,但这浅白之中却不少更大的丰富,一如空气和流云,一如透明厚实之山川。诗人可以随性而起有着万千的发挥,但无论怎么写,总还得要在视野之中,多少赋予一些意外的思想寄寓。否则创作还真会失却了使命,若无任何价值的固守,仅为玩票新添一族,意义都没有,几行劳什子分行句子,要它又有何用!步钊的诗歌想来一开始,便是朝完善人生这方面去考虑的,所以他自是也能做到相对的出色。
  ——广州市作协副主席 顾偕


步钊新汉诗九首
 
  转折
 
或者我只是询问?天亮之前
人群在千里之外簇拥你们的影子
流言一站又一站,击伤卑微的灵魂
谁来向我们传达海底的消息
温暖的注视,如今已不常见了
唯有凡间的花,拒绝叶子的认同
憔悴,如爱情燃烧的灰烬
 
可是,听我说:继续走啊
弟兄们。这是我伸出的手
热情、坚定、毋庸置疑
它所代表的比噩梦与仇恨更真实
更接近你们固执信守的那种精神
尽管我来得不是时候,象初恋
然而除了我,谁还能找到这样一台
忠心耿耿的机器,为你们守护黑夜
 
打碎这扇窗子,就是最后的时光了
人们次第走过,夸耀手中的破铜烂铁
极有风度地点头,微笑,握手
指鹿为马。种瓜得豆。谁知道
传说中的那场大雪,早已下得铺天盖地
虚伪的真理终将被你们
内心的光芒毁灭,迟早而已
也许这一生,我根本就不必去过问
雪 过 天 晴


  里程碑
 
 砸向天堂的耳光,愈重愈亲切
多年以来,这个世界一直
缺少痛感。在温情脉脉的天空下
众叛亲离。卑躬屈膝。死去
活来。我怎么能够去
很轻易地听从他们的意志
庄稼倒下的间隙,我深入你们的中间
只想铭记大片大片的海水
一个剑客。一片光芒
谁曾说过比铭记更激烈的动词
他们绝不会容忍?
 
简单地活。这是许多人的方式
从诞生到死亡,没有第二种选择
倒下?不!你们看不见这样一片森林:
自在。坚挺。远离罪恶与咀咒
远离雷电和灰烬
那些简单的道理,谁比我更清楚?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注定不能
把最后的坚持化作南柯一梦
——我只是说:此身何惜?
既然收回脚步比迈出更难
那就出手吧!直面一世风雨

 
  金属光泽
 
 不错!这就是我们的本色
如同阳光下,人类顽强坚守的
那片天空:坦荡、纯正、容光焕发
比我们生长的平原与山岗
更自在庄严,充满生机
请别问:我们来自哪里
曾有过怎样的伤痛与泪痕
冶炼过,锤击过 ,我们经受住了
一切——沉沦。毁灭。新生!
走向自己,注定需要铭记
多少岁月的洗礼。幸运的是
噩梦与黑夜过去了,站在
你们面前,我终于能够
坦然呈示生命的丰采与尊贵
看吧!这就是我,是我们
坦荡。纯正。容光焕发
比所有滚滚而来的时间
都更接近永恒
当我们众多的兄弟并肩携手
结构出成片的风景
你们会因此明白——
为什么热爱?为什么献身?

 
  创世纪
 
 脆弱的人类!你们还能逃到哪里?
大地上沟壑纵横,阡陌交错
城市的血盆大口吞嚼了内心的光芒
十字路口挤满不知所措的灵魂
他们抓不住空中掉下的绳子
满脸惊恐,动作僵硬,彼此埋怨
小心翼翼躲避仇恨的刀子
和身后蜂拥而来的时间
 
脆弱的人类,你们还能逃到哪里
山中的洞穴已进化到钢筋混凝土的高楼大厦
野兽们自由流浪的森林成为你们最后的墓地
你们各踞一方,互不信任,自私,冷漠
胡乱向天空发射攻守兼备的目光
可谁知击中的都是自己的灵魂
谁还向你们提起那些光亮四射的词句:
果敢。坚定。义无反顾。视死如归
谁还能从天国为你们带来上帝的声音
安详,纯正,崇高肃穆,善良真诚
 
痛苦的人类啊,城市正加速膨胀
噪声淹没一切心底的声音和明天的呼唤
你们到哪儿寻找伊甸的原始宁静
栉风沐雨,历尽沧桑,奔波一生
你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你们建起无数栅栏团团围困自己飞翔的心
你们指桑骂槐却不知该如何保持站立的姿势
我太阳下的兄弟啊!我看够了
那些古代的城堡,牢不可破
成群的鲨鱼已跃过星空。我等着——
在这沉默的海水中,宇宙的尘埃
终将被你们的反击一击,一网打尽......

 
   大侠传奇
 
看清他们!弟兄。这些恶棍与豺狼
披红挂绿,出没于我们的内心
盗去春天里唯一的朴实与纯净
让我们与生俱来的仇恨比爱恋更深
看清他们!这意念的恶魔,尘世间的劣迹
光天化日之下,他们肆无忌惮
把我们的痛苦和悲哀撕得粉碎
消磨尽所有时光中的高贵与血性
多少笔直的路,我怎能绕道而行
多少双愤怒的眼睛,谁能回避、打击
苦难啊,世间最尖锐的哲学
我如今只有你
我的双手密布疑云,宝剑却坚定固执
我已无险可守,无路可退
只能以一生的毁灭为代价
换取一次天地间最浓烈的爱情
可是看清他们啊,弟兄!
修炼身心的钢铁,从岁月里奔涌而过
却不能令哪一片花瓣感动或领悟
通往天堂的路上只有热血和刀锋
除了倚剑高歌,我们早已无所谓
对手与方向

 
  站台:作品128号
 
用什么方式能够测量出灵魂到肉体的距离?
用什么方法能让世俗的人倾听天籁的钟声?
信仰,它的高度。岩石,它的硬和它的内伤。
这打破宿命的时代,这决不歧义的
正午的阳光和第三十一级台阶
我也曾说过青山不老我也曾苦苦等待
 
该是一三得三的时候了,该是落地生根的诺言
买还是卖?旗帜鲜明的无产阶级立场
一往深情的赤子一步到位的栏杆
我不会糊涂到以卵击石我不会放下皮鞭
他们愿意就全身披挂吧今夜  现实比理想遥远
掘地三尺我打碎了祖传的门牌!
 
一口回绝所有温暖的羽毛  跃动在水云间的
白和黑我扬长而去弟兄  阳关万里道
不见一人归  我空空的皮囊里只剩下最后一粒盐
奔和奔  铁和铁 左右为难的公元一九九六年
我如此告诫世界:准备着,时刻准备着——
磨刀霍霍向猪羊  我决不会象他们一样
宣告此生绝不叛变

 
  飞翔
 
飞翔是多么了不起的一个词
飞。翔。就是那种从某种物质上空
滑过去的感觉,就是如鱼得水来去如风
就是说:谎言一样轻,叶子一样空
秋天的屋顶天高气爽
 
我不回避另外一个概念:堕落
它与飞翔息息相关,象事物的两面
天堂太高也太远,空气稀薄
习惯于左右逢源的人会承受不了
思想的重量。而面具又太脆弱
阳光下萌动的理想它无法抵挡
 
我曾设想过多种飞翔的姿势
随风而去,潇洒。博浪中流,痛快
俱怀逸兴壮思飞
敌不过小儿女的飞短流长
暗香浮动的夜晚我独自感动无边
幽静的花啊,她们竟然单单选择了开放
 
飞翔!理解一个词语需要整整一生的磨炼
日出了日落了,鸟儿们纷纷拥挤在街头
疲惫的双翼斜插着枯黄的草标
哪一双眼睛可以望穿秋水?
哪一个朝代不曾大浪淘沙?
飞?翔?它们摇头晃脑,清澈的目光中山高水长


  玫瑰
 
绝壁的玫瑰,你开得多么早
多么出类拔萃,清香四溢
在这疼痛的天气里
你鲜艳、寂寥、不解风情
象冰天雪地里节衣缩食的寒士
独守一生的清白与纯正
痛苦的玫瑰!这长天多么蓝
这大地多么灰暗、精采
这时光多么浑浊,多沉!
你一动不动,困守山间
开放得斩钉截铁,倾国倾城
我看到你,不得不敞开胸怀
不得不从此爱护自己的真心
穷人的玫瑰啊,执著的文字
拳头、铁与血的另一个诠释
我现在就要上路
与你  同行

 
  背景
 
那个向远方走去的人
看那个向远方走去的人
他的脚步一定岁月般沉重 
 
那些树
看那些一动不动的树
都在他身旁惊诧莫名
有很多石子从地平线上飞起来 
 
那些石子
看那些有棱有角的石子
飞起来弥漫天空
组成星星的格子
挡那人的视线 
 
看那天空
看那天空
片片孤独的白云闯荡而来
迭映出一千支芦笛
将远方吹成月光海 
 
看那片海
看那片无边无际的大海
有一个人向海里狂奔而去
有一个人在夜里沉沉睡去 
 
作者简介

步钊,四川珙县人,现居成都简阳市。作品见诸《诗歌报》《诗神》《星星》《中外诗星》《青年作家》《深圳青年报》《中国诗歌》等报刊,多次获奖和收入当代诗文选本。主编过《潜世界诗刊》《蓝族》《新诗天地》等民刊微刊,著有《热爱世界》及《上升》《缪斯的儿女》(合著)等诗文集。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