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宽窄窄都是人要过的日子

作者:石头也 | 来源:中诗网 | 2020-12-06 | 阅读:

  导读:人生就是这么荒唐。退休后,经过了一个多月的烦躁之后,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一只早该自己放飞自己的鸽子!

       人生就是这么荒唐。
       退休后,经过了一个多月的烦躁之后,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一只早该自己放飞自己的鸽子!
       自己便陪着自己,疯到了成都。
       飞机上,机翼下,那么白的云,纯洁着自己,也纯粹了自己那无处安放的灵魂。那么多的追忆,都交给云雾,以及山后边的山后边的那一座座的山。土地上,一切都那么渺小,山沟里一切都是那么高大,云之端,馍头大的是山,一条细如白带的是江。陈年旧事,真该忘了。忘了的,也只不过是你认为的波澜壮阔的过往。
       现代客运工具,让思念没了距离。不到二个小时,便从中原到了峨眉,晚上,成都的十几个诗友为我这个外地人,也是从没谋面的陌生人接风,那热腾腾的火煱,让我们忘了诗,只是喧哗着这尘世的生活。实际上,生活也是诗,一声干杯,便是最最暖心的陈酿。
       大家都建议我去看看杜甫草堂,去看看都江堰。我没有去!自己也不知为什么,潜意识里,有点愧对诗圣,又有点对不起李冰父子,那一个个茅屋,那打着漩涡的江水,我没看。
       我自己来到了富顺。富顺在我的眼中,就是个淘气的孩子。它的恐龙,它的神泉,它的文庙,它的尖山,让我驻足。自己盘腿坐在石头上,自己等着自己。这山水间,弥漫着的都是自己一个人的气息,你只有气定神闲,才能对得起风掀竹浪,雨打芭蕉,鱼动沱江。那多少年来属于自己又不属于自己的气息呀,才能慢慢的聚扰而来,入骨浸髓,在这薄薄的朦胧中,竟是这么真,这么淡,这样的纯。不知不觉自己温暖了自己。前世,那茶道上的挑夫,古渡边的离人,河岸上的跑马,今天,那斜斜的雨伞以及那伞下的纱衣,那五颜六色的车上以及那车上素不相识的人,那草丛中伸出的鱼杆以及那扯动丝线的垂钓者,都是你的邻伴。
尽管,天上没有太阳。
       归来,去了宽窄巷。宽宽窄窄都是风情,又都是人人要过的日子。不再思索什么是窄窄宽宽。在这宽宽窄窄,窄窄宽宽的街道上,你穿宅越院,几条小巷你便游览了远古今世。熙熙攘攘里,你若静下心来,泡上一杯竹叶青,品茗唐风明月,遥想汉韵雄关,再思苍柏古道,它雅致的似久远久远的民谣,又似一座小桥,摇晃着你的思绪,一根竹子做的掏耳勺,藤椅上,你便有了身居闹市中而无车马喧之感,恩怨情仇一刀斩断,王侯将相离你越来越远……你会自言自语,丞相,别太累了自己,遥遥的六出之地,只是一个名字,它自古至今都叫祁山。
       只是,成都的冬季,特别是今日,天上仍然没有太阳……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