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诗歌朗诵会

作者:老梅 | 来源:新民晚报 | 2020-03-23 | 阅读: 次    

  导读:老梅盘算着,如此,每天朗诵一节课的诗歌,一年里应该可以朗读完五十本诗集呢。

这几年一直在抄诗,古今中外地抄,一个诗人一个诗人地抄。曾经用一年时间抄完了四卷本的《狄金森诗全集》,抄了几千首日本古歌和徘句,还有毕肖普、阿赫玛托娃和茨维塔耶娃的诗……老梅喜欢笔在纸上的摩擦声,也喜欢用娟秀端正的字体膜拜那些自己热爱的诗。

这个冬春,没承想的盘踞室内让老梅有点迷惑,过于安静的空间里,因为家里没有电视机,除了偶尔电脑播放的影视剧,再也没有别的声响,老梅有时一天也不说一句话,甚至有点怀疑,过了这段时间,自己还会说话么?

有一天,老梅拿起手边的一本诗集,大声地朗读了一句,就听到胸膛里的一股气流从口鼻中奔涌而出,有长舒了一口气般的感觉。真好听啊,这是老梅自己的声音么?于是,开始一首接一首地读,四十五分钟的时间里,差不多读了四十首短诗。真好啊,诗本来就应该是吟诵的呀,那种音乐的感觉,那种律动的节奏,那些带着温度词语,一个个从自己的口中喷出,像是被淬过火的金属,脆生生地降临在这个世界上。

以往每天花一个小时抄诗,也就能抄那么几十行,而一节课的朗诵,可以读它十倍的量,令老梅感到意外的是,朗诵的记忆效果似乎要比抄写来得更好,是不是抄写的时候只是手的机械运动,而朗诵用口鼻和呼吸,用眼睛,用情绪,用心,这些器官都离大脑和心脏更近一些?于是乎,每每朗诵的时候,把自己弄得涕泪纵横。

还有,以往抄写的时候,遇到生僻的字,照猫画虎地描写过去,而朗诵的时候却只能停下来,去找到这个字的音和义,一本诗集读下来,让老梅认识了许多之前觉得模棱两可的字,真是长了不少学问啊。

于是,每天拿出四十五分钟来读诗,薄的诗集三四天便可朗诵完,厚一点的阿赫玛托娃的《没有主人公的叙事诗》三百多页,也就用了一周的时间朗诵完,每天四十五分钟,给自己上一节诗歌课。

老梅盘算着,如此,每天朗诵一节课的诗歌,一年里应该可以朗读完五十本诗集呢。老梅有时兴起,录上一小段给朋友们欣赏,让他们领略一下,带着江南口音的老梅式朗诵,领略一下吴软侬语式的诗朗诵。

给自己读诗,听着那美妙的词语在自己的口腔里盘旋,让自己的声音抚摸那些优美的诗句,感觉里自己的优雅风度也长了几分,不再张口结舌,而是满腔诗情柔意。老梅想着,不久就可以朗诵自己的诗了。在朗诵过一百本诗集之后,老梅将有一本自己的诗集了,古人不是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么,现在,每天早晨老梅都会给自己写一首诗。

每天一节朗诵课,也许肺活量也能大幅增加吧?随着春光渐渐升起的柔情万种,在到不了远方的时候,就读首诗想象一下吧。(老梅)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20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