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烛走了,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作者:(重庆) 崔荣德 | 来源:中诗网 | 2020-03-21 | 阅读: 次    

  导读:我和洪烛兄真正结为好兄弟是2017年3月4日由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在北京为我主办《逆光行走》诗歌研讨会加网友联系上的。

  半夜醒来翻手机,无意中看见好几个在京文友他们朋友圈里转发了一则消息″洪烛走了″,先是震惊,然后渐渐悲凉起来。 我和洪烛兄真正结为好兄弟是2017年3月4日由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在北京为我主办《逆光行走》诗歌研讨会加网友联系上的。那次研讨会我正逢毕业班教学,因抽不出时间没有亲自到会场。那天他把活动现场图片发我,我很高兴,于是从微信里发了一句"谢谢洪烛老师!",哪知他立即回复我"我们年龄相当,还是以兄弟称呼吧!" 洪烛兄生于1966年,我小他两岁,早在三十年前我在我们县酉阳一中读高中时,我就对他的名字熟悉了。他真实名字叫王军,当时他以洪烛为笔名在《语文报》《春笋报》《中学生文学》等全国公开发行的报刊上发表了大量诗歌作品。记得他在《语文报》上写那首《你在对岸种植红山楂》,其中这几句"你在对岸种植红山楂/却躲闪不过我的惊诧/黑风衣在季节的鼓舞下/格外潇洒″。天啦,天底下竟然有这么美丽的诗句!并且还出自同龄人之口!于是从那时起,就有一种想和他交一个真正朋友的念头。 后来我高中毕业回家乡创办私立中学去了,从相关报刊中获悉,洪烛兄因为中学时爱好文学,发表大量诗作,被武汉大学破格录取。武大毕业后就直接分配到北京中国文联出版社工作至今。 洪烛兄不仅对诗歌执著,而且对朋友也十分真诚,他经常爱说"要做一个活着的诗歌烈士",三十年来,他共出版了40多部文学作品,先后获得了冰心散文奖、徐志摩诗歌奖、老舍文学奖等多种奖项。2018年11月他患病前夕,我和他聊起我们文学社的事,他非常支持,他说只要是与文学有关的就是一件好事,我们要大胆地做下去。可惜没过多久,听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副秘书长周占林兄说洪烛生病住进了医院,后来我隔三差五地又从李犁、赵福治等多位兄长的微信中了解洪烛兄病情治疗情况,均答复"不容乐观″,去年暑假本想去北京看望他一下,但因事另有安排没能实现,平时上课期间又抽不出时间。 今天当我得知"洪烛走了"这个消息,心里很不是滋味,一直都看重的朋友还没来得及面对面交流,就这样走了。 洪烛兄,天堂里继续做一名活着的诗歌烈士,一路走好! 2020年3月21日写于重庆酉阳乌江河边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20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