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沙驼先生逝世

作者:罗广才 | 来源:天津诗人 | 2019-10-21 | 阅读: 次    

  导读:当代著名诗人、天津市鲁藜研究会原副会长沙驼先生因病于2019年10月15日上午十一时零四分在天津逝世,享年91岁。

  当代著名诗人、天津市鲁藜研究会原副会长沙驼先生因病于2019年10月15日上午十一时零四分在天津逝世,享年91岁。沙驼,1928年出生,本名赵朝谷,河北省隆尧县人,当代著名诗人、书法家和国学家。幼年因逢抗日战争爆发,生活动荡不安,在烽火中断断续续读过三年《三字经》、《百家姓》和半本《论语》即失学。后来坚持刻苦自学,抗日战争胜利后,始进入社会。先后在石家庄《黑白画报》、北京《北平时报》、天津《工商日报》任记者和副刊编辑。因同情劳动人民苦难,反对国民党反动统治,他创作了大量诗歌和讽刺文章,以致屡遭迫害、追捕,被迫失业,直至全国解放。建国后,他先在华北人民革命大学学习,结业后曾在新华社平原分社和《平原日报》工作,1953年调返天津,先后在华北进出口公司、天津拖拉机制造学校担任秘书工作。1955年在全国批判“胡风反革命集团”运动中受到株连,被判刑改造,直至1978年底始获平反改正。后在河北工学院(今河北工业大学)党委宣传部任校报编辑,直至1987年6月离休。离休后受著名诗人鲁藜之邀,担任天津昆仑诗社顾问兼任《昆仑诗选》和《昆仑诗丛》两刊主编,从1989至1999年在没有经费的情况下,他自掏腰包,独自一人共编辑出版六十期《昆仑诗选》。作品发表于《大公报》《诗刊》《新港》《天津文学》《奔流》《天津诗人》等全国多家报刊;作品入选《1937——1949中国新文艺大系·诗集》《中国现代千家短诗萃》《中国当代抒情短诗千首》《1993年世界诗人诗历》等近百部文学选本。个人传略被载入《中国当代诗人传略》、《中华诗人大辞典》等典籍中,著有诗集《骆痕》等多部。
  沙驼自幼受家庭熏陶,酷爱书法,尤擅篆隶,他的隶书刚劲隽秀,笔道粗细相间、大胆夸张、极富变化,风貌独具;所作篆书,更是功夫深厚,笔笔到位,力透纸背。他的书法作品曾被甘肃省泾川“西王母万碑林”、山东省临清市“张自忠将军碑林”、重庆市北碚“抗日名将张自忠将军纪念堂”、天津市“周恩来邓颖超纪念馆”等处勒石供展;在海外,远播台湾、澳门、日本、韩国、美国以及东南亚等地。他的书法作品代表作为《福禄寿喜》系列之《百福图》、《百寿图》、《百喜图》、《百禄图》与《百龙图》,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深受国内外的书法爱好者和艺术收藏者的欢迎。沙驼先生曾在1999年被授予“津门百老文化之星”荣誉称号。
  沙驼先生是我国20世纪40年代诗人,曾任天津市鲁藜研究会副会长、天津市楹联学会顾问、北京《稻香湖》诗刊编委,天津延安精神研究会理事、天津市河西区作家协会顾问。沙驼先生是现当代著名诗人青勃的胞弟,受其兄影响,在上世纪40年代发表了大量作品,诗作受到著名诗人臧克家、苏金伞的好评。著名诗人鲁藜曾评价他:“沙驼是真正跋涉广阔人生之沙流中的忍辱负重者”。
  沙驼先生的逝世,是天津诗坛乃至中国诗坛的重大损失。
  沙驼先生安息。
 
《观沧海》
            沙驼
 
从曲折的胡同走来
从拥挤的城市走来
从蜿蜒的山路走来
从潺,辱的小溪走来
大海,我走向你
远方的船舰象盆景摆设
海鸥在碧空翻飞
水天一色,大海无边无际
我站在海边,调换了位置
伫立在开阔的场地
大海比我的平愿辽阔
大海比我的牧场宽广
大海和我的宇宙相差无几
走出斗室,翅膀有了天空
我要驰骋奋进的马匹
沙清泉《昂首阔步》单色木刻 61×29cm
 
  在沙驼先生家的墙上,挂着一幅名为《昂首阔步》的版画,画上的骆驼高昂着头,骄傲、刚毅而坚韧,远处是弯弯曲曲、无边无尽的沙线、沙脊,画面下方,一支驼队跋涉在茫茫沙海中,铿锵有力的驼铃声似乎正在响起。版画的作者沙清泉,是第一个跟鲁迅学习版画的人,1932年他与马达在上海创办中国第一个版画讲习班,也算是画坛奇人。沙驼说:“我的笔名就是源于这幅画,我喜欢骆驼,喜欢它永不停歇的步伐和坚韧的精神,我在艺术创作上也要做一头骆驼。
  这幅单色木刻《昂首阔步》,是沙清泉先生于1985年创作的,诸如《昂首阔步》这类作品既显现出沙清泉先生对大自然顽强生命力的敬畏与歌颂,又体现出沙清泉先生在风云变幻的时代经历坎坷人生际遇后依旧昂扬向上的精神气节,展现出这位历尽沧桑的老者对生命的深度关怀和对人生的深刻觉悟。

 

  1986213日的《河南日报》上,刊登了沙清泉先生的版画作品《昂首阔步》,并配以吴芜的诗:

 

从秃鹫扇落的苍凉黄昏,

从恶梦盘桓的寂寞凌晨,

摇醒了,摇醒了——

远山,沙原,漠风,

叮冬,叮冬冬……

没有路,只有倔犟,

伸向地母的休闲地。

心的挚诚伴着,

呼唤绿洲的脆响,

叮冬,叮冬冬……

你知道饥渴、寒冷、疲惫么?

血泪浇铸负重的足迹,

拉一串赤色的铁链,

把世界向前牵引。

叮冬,叮冬冬……

呵,看驼唇有力地吻向太阳,

架一座民族的巍巍山梁:

你摇来了,摇来了——

一派葱茏,一片生机!

叮冬,叮冬冬……

 

以下为沙驼先生书法作品



2011年2月10日(正月初六)下午,罗广才携爱女罗鲁峤和诗人汤文一行四人到河西区红波里,看望我们相交20多年的老前辈、老朋友沙驼先生。

2013年12月5傍晚,从日报大厦出来,联系时任《文摘》杂志社社长兼总编辑、诗人邵文杰兄,得知他离市区还有30公里,便去附近的老诗人沙驼先生家中探访。
责任编辑: 霜雪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