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咏湘家荡”全国诗歌大赛获奖作品公示

作者:中诗网 | 来源:中诗网 | 2019-09-18 | 阅读: 次    

  导读:一、征稿主题: 诗咏湘家荡。必须以湘家荡为创作题材和内容的新诗。参赛者可网上搜索湘家荡的相关情况。二、参赛题材: 仅限现代诗(不含旧体诗、散文诗),作品必须为原创,已经发表的作品参赛无效。三、作品数量: 每人一首诗,限30行内。


  诗咏湘家荡”全国诗歌大赛征稿从8月15号到9月15号一个月内,共收到653位诗人的参赛作品,其中有效参赛作品526件。经初评委初选,共50首诗歌入选。随后,入围的作品全部去掉作者姓名,重新编号,交终评委匿名打分,按照得分排序,共评出一等奖1名,二等奖2名,三等奖3名,优秀奖20名。终审评委由著名诗人、诗评家叶延滨、商震、祁人、李犁、周占林组成。
  举报投诉邮箱:
  根据大赛公开、公正、公平的原则,以上26位入围作者及其作品篇目向社会公告,欢迎各界监督,若发现有抄袭、剽窃行为,或者已发表的非原创作品,欢迎来电来函举报,经核查属实的,将取消其参赛获奖资格。
  电子邮箱:zgsgxh@vip.qq.com
 
 
获奖作品公示(排名不分先后。时间9月18日—24日):
 
 
在嘉兴,当我写到湘家荡
                                         
王志彦(山西)
 
在嘉兴,当我写到湘家荡
写到江南水乡,田园景色
两千亩的水面,就成为一座城市的心脏
 
当我写到画舫,琵琶月
月亮湾的沙滩,东风已顺着怀悦的笔管
描绘着湘家荡的春色
 
当我写到怀家亭馆、绿萝庄、北花园
就有明朝的繁华涌上浪花
对应着闪烁的星辉
 
当我写到水上游乐,休闲度假
一派诗词中的山水册页
铺开了湘家荡文化的无限瑰丽
 
当我写到时光静好,相河水清澈
就有蛙声一片,稻香十里
交相辉映的灯火代替了我没有写出的部分
 
当我写到“相湖八景”
在八月的湘家荡,品茗、赏花、怀古
千年光芒为旧事,不换人间,等尽天下人
 
当我再次写到湘家荡,新时代的巨轮
在宏伟的中国梦里才刚刚起航
相河水浩大,生生不息
 
临水帖
 
王唐银(四川)
 
七月太短了,湘家荡的一亩水
还没抱够,回家的月亮。越走越慢的油彩
渐渐有了醉意。风是弯曲的
柔软的吃水线,位置一直在变
它的质朴,不善张扬
 
即使我知道,此刻触动内心的一滴水
不是柔情蜜意。隔着一层纱的旧人
会指给我辽阔的天堂
45平方公里,江南的底色,被夜缝合
重彩的诗意,仍浓得发白
 
但我的独白只有这么多
除了水,灌木丛,森林,流动的光影
把匆匆的脚步,折叠
大通道,大花园,大平台,大繁荣
另一种波浪,最深处,也有了新的名字
 
光持续在闪耀,那些素描,也是必然的
所有的涌动之门都在打开
那滴水,也将被无限放大
一个动词活着,赞美与慈悲就不停止
 
玫瑰园正在安放水花的蓓蕾
临水的诗书,如雪,如流水的骨骼
梦依旧完好。湘家荡有一条通达星空的路径
你知道,那是唯一透明的翅膀
 
湘家荡小景
 
徐柏坚(天津)
 
在深秋
随着树叶纷纷飘零
远处的小镇宁静而淡泊
在异乡,白色的水井和石桥
又那么似曾相识
散落天涯的游子衣履尚整
漂泊归家的路途上
我扶篱远眺,河面上升起一轮
弯弯的月亮
月光下,夜泊的小船不动
石桥还是旧时模样
夜归人踩在上面
就轻轻地响。
 
白鹭蘸湘家荡水写诗
 
 温青(河南)
 
白鹭要写的诗,都是波浪啊
蓝色的,小夜曲的轻柔
睡眠一样,在湘家荡飘呀,飘呀
 
每一首都是蓝色的
就摊在大地上,那些轻灵的游鱼们
就是一枚枚文字
它们欢快地出发
 
它还要写下什么
写下湘家荡大块的蓝天和白云吧
以羽翼倾身一划
翅尖与湖面开出火花
一行行涟漪里有着闪亮的标点
波光之诗,入水即化
 
那些美丽生命,开始喧哗
那些水草们头顶的露珠
说出了一生唯一的一句话
便汇入了湘家荡
成为一首诗中流动的朝霞
 
士大夫的江南
 
胡茗茗(河北)
 
好山水终究是养人的,也养诗人
我远离明朝山水却又靠近诗篇
看山依旧是山,嘉兴不再是江南
是千帆过竞后的波纹
我必须小心摇桨
不使体内的湖水和诗,漾出来
 
走不出的湘家荡
怀家厅馆,绿箩曲岸,东庄画舫,园林横塘
我已然在古意里活得波光粼粼目中无人
只余北方的松烟,南方的荷香
在文字中理直气壮
 
隐在花瓣后的脸儿与红酥手
偷取水乡的壮美与闪烁,一串碎金子的笑
竟分不清哪里是湘家荡的湖面
何处是中阮里的苏幕遮与点降唇
 
驾舟,适逢暴雨,复有月光
月光从不需要江山
更无须长城护卫
士大夫们手提长衫,漫不经心
吐纳千古长河,从任何水域切入流水
都能做到左手上游、右手尽头
中间,裹胁多少千古风流
 
而江南之美,岿然不动
我与其对望已久,两不相厌
毕竟是,风荷举,散淡一壶酒……
到底是,八景秀,月满湘家荡……
 
湘家荡:关于水的抒情
 
吴乙一(广东)
 
在湘家荡,水会说话。一开口
便是温婉的江南腔调
——以涟漪,以荡漾。水涨,潮落
如高士雅集,文人唱和
怀悦、沈思孝、沈世明、戚元佐、姚士麟……
依旧生活在诗词歌赋中央
流传了几百年
 
水有记忆。亭榭之间,落日古老,流水古老
辽阔的倒影中,历史和往事
有了新的欢喜
怀家亭馆、柳庄、北花园……遍布清风花影
如遇见美好的人
——我有45.25平方公里的心动
和2000亩的颤栗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依旧相信
这就是人生的圆满:江南、水乡、田园
风吹向水杉,吹向垂柳
菱花摇摇晃晃。白鹭迟疑又深情
当精严寺的钟声响起
有人走过廊桥,有人登上凉亭
仿若从梦中出来。又仿若重新回到了梦境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依旧喜欢
回到湘家荡,独自坐在月亮湾沙滩上,看水
看行船。看光阴
人世温暖。这一切,为我一生所热爱——
花开,花谢。山水相逢
 
在陶醉的湘家荡,简略我多余的理想主义
 
祝宝玉(安徽)
 
把江南分开,变成江和南
把天空分开,变成天和空
把水波分开,一律向岁月倾斜,七星镇是辽阔的器皿
承接一切天恩的雨露
 
必须在四月抵达湘家荡,两千亩油菜花盛开
金黄的诗心引领,饱满身体的情愫
愈深入行走,愈加轻盈
这个时候,你要离开人群,选择一条偏僻的密径
推倒年龄的樊篱,步入春光的宁静
如果我们能够禅悟到什么,那都纯属偶然
 
漫步月亮湾沙滩,最好的时刻是黄昏
湘家荡是时令的消声器
堵住尘世的那头,把时间的双行道变成单行道
不许自由出入。用双眸仔细擦拭星辰
在暮霭里认领我的乡愁,心埃积了半生,是时候予以清除了
 
允许嘉兴变得空荡荡,也允许湘家荡的湖风
把人间吹凉。允许一个人孤独地行走,沿着曲折的湖畔
寻找丢失的意义。也允许改变时序
直接从明媚的春天过渡到凋零的秋日,神伤湘家荡
 
一切的有理有据
现在都变得无理无据。在陶醉的湘家荡
简略我多余的理想主义,把我变成一个凡俗的人,或渔翁,或樵夫
以湘家荡的柔水,涤去我的疲惫
在这里我可以无拘地敞怀,也可以绝对的自闭
我熟识的万物都在眠睡,高处的事物也都变得谦卑
 
湘家荡
 
刘金祥(湖北)
 
嘉兴,湘家荡。月亮掉落了下来
允许我把这个倔强的词给它,江南水乡
花瓣开到这里,湖泊伸向这里,精严讲寺
端坐在这里,闪着柔和的光
北花园里,一张晨报,被缓缓展开
握着我的手吧,谈今论古,朽不朽?
这般情景,有时发生在采莲亭上
我摘来的莲叶,戴着薄荷色的阔边帽
在长亭下打起瞌睡。我圈养的桑蚕
咀嚼着,鼓起皮囊寻找它的繁星
钓鱼所,庄严,静穆,坐实了水乡的身份
天空和云朵时常出没,溅出两三家灯火
云萝洲上,每粒沙都有独特的面孔
至于谁给它命了如此浪漫的名,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里多么符合我的理想
世间的美景开放不断,举目之处
中间,还有大半个月亮湾
如果有月光,就幽幽地照着,向东方
 
以诗歌为素绢,慢画湘家荡
 
霜扣儿(黑龙江)
 
许我,以诗歌为素绢蘸染清水
慢画一处水质江南,梦幻的羽毛飞落湘家荡
水鸟低唱,它们以声线为留白,牵住月亮湾作温情落款
 
岁月浮白沙,如月色笼罩浅墨
铺满南栅老宅的案台,还未转身,旧阁楼已被晚风穿过
缸里有荷叶微动,仿佛深闺被掀了围幔,呼唤故人
 
墙角有老苔,一丛丛厚着
从前的主人把名字写入黄卷,从前的檐头把星星
坠入天井,我用眼神相寻,得尽追忆之美
 
谁真的来了?月白长裙飘上邱家桥
手腕上柔光细腻,只一寸,就招来了乌蓬船
桥孔让路,水起涟漪,神仙也不知她要游去哪里
 
而苇叶摇曳,闪出几处水彩
以泼洒的姿势显现《诗家一指》的册页
尚未读完绿萝庄与北花园,雷声忽送千峰雨
 
素绢起了波纹,恰如旅人遇见苼歌
多少亭台顺势而起,在湖畔与尘世之间
传送明代而来的影像,时光已老,唯佳话连绵
 
轮廊已成,湘家荡平铺一世宽袍
我以身影相付,印上垂柳依依。留一滴余墨
为午夜准备蝉鸣,留一句长吟,为来世留下今生

湘家荡之恋
 
刘贵高(浙江)
 
一片水域,随一叶悠悠扁舟漫卷
万物静默
湘家荡的天空,蓝得那么纯净
神性的草木,和缓慢的时光
轻抚你,温润如玉般的
素手
 
一卷经书,从一座寺庙展至心灵
佛光普照
我惶惑的灵魂,一路张望
空悲的仁慈,只为痴恋敲打
辽阔的湘家荡,以圣洁
度人
 
最美的约定,照见了内心的光亮
湖风浩荡
爱你时,你就是我的天堂
将你紧紧捧在手心,不离不弃
夜色下凝成三生三世的
倒影
 
一朵白云,称出了爱的重量
一只蝴蝶,让我看见了春天
 
湘家荡,水乡田园的大美诗篇
 
程东斌(安徽
 
湘家荡从不仰慕大海的汹涌,辽阔的心胸摊开生态的水土
让每一颗种子都落地生根,长成谷物,长成瓜果
长成水乡田园的大美诗篇。湘家荡不学冲决的河流
将内心的诗意和远方,编成坐禅的蒲团
在微漾中打坐,任由慈悲的水滴,诵读济世的经文
 
湘家荡,无风时像一面镜子,翻看镜像的人
如同阅览湘家荡的时光简史
越来越美的容颜,契合了时光的嬗变
与一方水土对生态与洁净的痴迷与恪守
泛起涟漪时,一只巨大的碗盏,就装满了珠玑
一定有逸出的部分——飞上枝头的,变成累累硕果
田园低首的饱满谷子,那是水滴穿上了黄金的铠甲
 
湘家荡铺开一纸契约,清灵的字迹,横排如诗
竖列似一根根装帧线,将水乡风光与浪漫田园,穿成
一幅波光潋滟的画卷。人在画中游
踏浪之人,犁开湘家荡层叠的卷帙,水花飞崩的声响
代言了一个人幸福和感恩的絮语
 
垂钓的长杆用柔软的影子,触及到湘家荡的内心
钓上来的是鱼,也是一面湖养大的词语与心跳
熄灭奔波的引擎,遁入汽车公寓将身体交给田园的人
倾听虫吟、蛙鸣以及一面湖的鼻息
天籁中的一次深度睡眠,让一块龟裂的心田
蓄满了碧水,让身体的田园,唤回了一颗漂泊的心
 
在湘家荡观察怀家亭馆的四个角度
 
杨启刚(贵州)
 
怀悦前辈,这个秋天,打马跑过高原
我终于千里迢迢来到了您的时代
 
我是一位身陷红尘的诗者
我苍白的诗歌,早已打上了世俗的烙印
我知道,江湖上传闻您鹤发童颜的柳庄
是心灵疲惫的歇息之地
 
我是一位落入当代凡间的古人
我不喜欢现代工业的嘈杂和倾扎
我崇尚自然与简单,一柄佩剑
一册诗经,一匹骏马,便可行走天涯
 
我拜读过您写的湘家荡文人雅集的《春兴》
还子夜挑灯,品味过您的《过湘湖》,那时真好
吟诗作画,畅怀寄兴……那是何等的惬意啊
湘家湖畔,更是物产丰富,湖水清澈
 
怀悦前辈,我们开怀畅饮,吟诗作对吧
虽然这是一个心灵披上枷锁,诗意渐渐没落的黄昏
乘一叶小舟,我还要从四个角度饱览您的柳庄
我更要从四个方向感受自然之美
惊叹大地之美,观望湘湖之美。
 
在载春舫,在耕云堂,在栽桑园,在采菱滩
这不仅是一个个地名,而是一个朝代丰腴的诠释
清澈平静的湖面上,我看到了一种文化
与湘湖触为一体的,美景如画的背影

湘家荡棹歌
 
慕白(浙江)
 
江南水乡,小桥流水
青砖灰瓦马头墙,湘湖八景
钓鱼所、观莲亭、清风榻
白云窝、载春舫、耕云堂
栽桑园、采菱滩
 
旅游开发,建设景区,与美结缘
修桥、铺路,均是积德行善
湘家荡也造了很多桥,但不同于俗
桥渡人,桥亦是渡己,犹如蚕的一生
从吐丝到结茧,相望蚕山
蚕高洁,一生都在修行,直到化蝶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春笋白腐肉”,湘家荡人爱吃鱼
年年有余,鱼必不可少,鱼跃龙门
善变化,兴云雨,利万物
潮起浙江,龙,神异动物
舞动七星,舞动南湖,舞动嘉兴
南湖即般若,智慧、吉祥如意
舞龙灯,自由欢腾和完美
龙的传人知恩图报,传承中国传统
盖雀墓庙,修雀墓桥,爱在七夕
祥瑞之兆,百鸟翔集,莺歌燕舞
 
湘湖有渔隐,花气似酒醇
斜阳暮云,前村鸠唤雨,湖东去采莲
园亭诗酒之会所,画舫琵琶月
“一上高楼思不群”,何处赋诗谈文
“帘卷夕阳吟对酒,窗临流水坐看鸥”
诗家一指,且到今天湘湖清风坊
白云坊、采菱坊、观莲坊、载春坊
渔乐坊、栽桑坊、耕云坊
 
湘家荡,嘉兴的另一只眼睛
 
陈泰灸(黑龙江)
 
清晨 在相湖边儿的树林里
阳光也会迷路
轻拂湖水的垂柳
就像江南女子的纤手
吻一下湖波
就用远古的小令
牵牢你的衣袖
油菜花从唐朝开到现在
好像从来没有想到过结果
白鹭飞了几朝几代
依然没有确定何时飞走
好长时间船已经没有岸的印象了
雨雾中几首诗词决定潮涨潮落
五月灯会时躲在门内的姑娘终于出嫁了
红船乌榜飞出湖东
怀悦和他的诗友们其实并没有走远
你细听”八坊”里是否哼唱着“八景”的古韵
我躺在沙滩上仰望星斗
哪颗流星是我和湘家荡的初恋
哪个恒星是我和湘家荡不老的爱情
荡舟相湖
我们用诗句擦亮嘉兴的另一只眼睛
 
湘家荡写意


瘦石别园(江苏)

有多少水面,就有多少画意诗情
古老的湘家荡,有辽阔丰沛之美

许多人和我一样,为怀悦一册《士林诗选》慕名前来
只等湖水涨满柳庄,便掏出明朝的折扇
契合二千亩的叙事之美

九分芦苇一分烟,八景外边两行船
用诗题湖的人,把流水还给流水
一行暖阳,一行烟雨,一行感激
另一行,留给醉翻吴语的悲喜
听惯精严讲寺钟声的老柳树不说话,白鹭歇顶
定格澄明的绝句

水光缓行,清风雅意
随处倒影,大写满湖意乱情迷
从来没有那么多的诗人,在同一个湖上欲言又止
反复推敲水的光洁,桃的低语
押韵一缕炊烟,对接相湖慢的禅意
让泼墨中的鸳鸯,指认雕花窗的娇羞

没有人愿意离开,或离去又回来
且取一瓢清澈酿美酒,叫湖上新月作留白
那时,优游湖上的人
洁净得像隐喻

湘家荡从来不缺诗歌,也不缺新鲜的吟哦
我看见,一个不认识的自己从湖底走上来
不穿长衫,不追蝴蝶
只想让一声韵白,交给湖水慢慢推搡
 
在湘家荡目睹白雀自天而降
 
阿炉·芦根(四川)
 
一个美好的地名,念着念着就会变成
百鸟翔集的动词。念着念着
湘家荡就会产生45.25平方公里鸟鸣的荡漾。
 
在湘家荡,白雀是百雀之母,荡漾是湖水之母。
以水为魂,魂在荡漾,以文为脉,脉在荡漾。
绿箩庄、东庄和北花园——
在“雷声忽送千峰雨”中荡漾。
半墩祠堂在江南的雕梁画栋中荡漾。
高丰桥在纤绳上荡漾。
佳词丽句在怀悦“春兴”诗的浓墨中荡漾。
 
沈世明、戚元佐、姚允言、李日华、姚廷辅、
苏秉衡、邱大祐、岑公琬、陈汉昭——
他们留下的文化气韵
在“花气醺人似酒醇”中荡漾。在湘家荡荡漾。
 
在湘家荡,你会发现荡漾是一种力,是一种
明珠的璀璨之力,是开辟
湘家荡大通道、大花园和大平台的力,
是白脸官为官治田的力,是白雀治蝗的力,
是湘家荡人创建文明富足和国家4A级景区的力。
 
在湘家荡,你不仅会“载得南湖几度春”,
还会目睹白雀自天而降,为初心和筑梦而鸣。
你要像拜谒清官和诗人一样拜谒雀墓。
你拜谒雀墓其实是在拜谒湘家荡区域
二次腾飞的翅膀。

 
相湖的身影,磨出素描之笔
 
陶代伦(四川)
 
天空蓝过大海
白云酣睡在相湖
一眨眼,抓拍的一张合影
展开一幅水墨画的意境
 
“雷声忽送千峰雨”
仿佛浮现旧时光的影子
几个明代文人,在“相湖八景”徘徊
各自书写记游,做自己的骄傲
 
梦幻中漫步湖上走廊
闲坐水上凉亭
树林浮在光中,青翠欲滴
任凭微风清洗肝肠的暗影
 
那些临水而生的树,临水映人
湖面跃动轻松的民谣
低调微吟的缱倦
在透明的时间里,窃窃私语
 
时光是个伟大的神
把大时代无声的部分
留在了这里
相湖的身影,磨出素描之笔
让斟茶的人陷入回忆
 
相湖是最好的伴侣
湖的微笑从未被征服
诗和远方潜伏于此
没有急着发出自己的光
 
关于湘家荡
 
锦衣夜行(河北)
 
我已习惯它的沉默
习惯它雨水充沛、大泽丰茂
寒鸦雁阵皆有枝可依。
我仍无法说服自己:按捺住虔诚
在相湖博大的景深里,蓄满泪光 
 
对于湘家荡来说,浮华已被流水带走
旷野有风,在苇间来来往往
温润,愈发辽阔。总会有不被觉察的事物
捧着具象之美,朝向,低处的尘世、
高处的神明 道一声:珍重
 
我  距画境只有一步之遥,两手空空 
可以搬来深深浅浅的绿,浓烈且分明!   
欣喜,却喊不出声,只有借助鸟鸣
接力生命的呐喊, 连绵、高远
直至冲破天穹。回声,一一被乡人认领 
 
今夜,我以花香煮酒。邀: 怀悦画舫载月;
苏平卷帘夕阳;继山种鱼养鹤;
姚士麟约雷送雨;朱彝尊把棹歌唱了再唱。
纷纷扬扬的文字在沉睡千年后醒来 ,
诗情涨满相湖。涟漪,一圈圈荡漾开去
 
谁也无法  将湘家荡与这万亩水域分开;
与这万亩良田分开;与这万亩森林分开。 
只有将自己交付其中,投入世上最平凡的爱,
繁衍出朴素和生动,才能,打磨出莲瓣微光;
才能,真正成为湘家荡幸福的一部分
 
在湘家荡蜗居的幸福
 
宋小铭(浙江)
 
当我写下湘家荡三个字,内心的蝴蝶开始颤动
月光浮上来,湖水荡漾,一只夜鹰盘旋着
归隐树林。笔直的水杉,落叶松和乌桕
安静地蛰居岁月。我想起母亲年轻的样子
她哼着摇蓝曲,挑动烛火,更大的雨点扑窗而来
 
仿若时光静止。缓缓驶出村头的白马
和马背上的少年,正以飞翔的姿势徐徐归来
此时天空明亮,人间的庙宇可以再低一些
低一些。让那些虔诚的灵魂得以安详
风吹草动。湘家荡已打开怀抱,有十万亩深情
 
迎接和包容。湖水不妨再蓝一些,蓝得通透,蓝得纯粹
犹如孩童洗涤过的眼睛,寻找大地的尾音
寻找生命诗篇里,爱和希望的永叹调
而那些落在旧时光的歌谣,此时又被轻轻弹唱
栽桑圃,清风榻,耕耘堂,采菱滩……
 
昨天还在沉睡,收藏着古老夜色和车马的桥埭老街
今天正以骁然的姿态奔赴时代的潮流,去点燃命运的灯塔
或许我们都是一群被幸福宠坏的孩子
在湘家荡这片自由的土地上,赤足奔跑,或放声歌唱
听取蛙声,然后俯首写下十里荷花
 
如此静好。在湘家荡幽深的湖水里
在精严讲寺澄静的钟声里,沉寂体内多年的
种子,开始苏醒,蠢动,并以澎湃的声响
抵达这盛世,和庸常
 
走进湘家荡
 
柳思(浙江)
 
来湘家荡转水
始于相湖八景,又回到相湖八景。
你所亲历的,就是导游捧出的迎宾花环。
 
最是堤岸的金柳牵引你。
如果你不曾停息,
身影飘过的就是湘家荡佩戴着的最美项链。
 
而你的真心才是那枚吊坠。
 
无论从灵光寺到灵光寺;
还是从精严讲寺到精严讲寺。
 
无论是左一圈还是右一圈。
只要在湘家荡,都是圆满。
 
也可以一步都不走,哪儿也不去,就站在湘家荡边发呆:
面对单纯的湖水,抛尽复杂的私念。
 
然后让天上的太阳,花一天时间把我的影子,
慢慢,慢慢从水中转上堤岸。
 
转到最后,在秋日最早的阳光中,七七四十九个轮回,
被你走成了海角和天涯。突然,
你立在小镇的农舍旁,用诗歌的口吻向她深情告白:
 
湘家荡,我哪儿都不去了!

 
 
相家湖就是湘家荡
 
海湄(海南)
 
很久很久以前在相家湖上,诗人游湖
碰到雷雨,他们各自作诗一首
他们把相家湖写成佳话
流传给现在的我们
 
我来湘家荡时,没有雨也没有雷
湘家荡像一面天地间的镜子
云、雨、花、蝌蚪、燕子
与相家湖时一模一样
真诚的时光,把相家湖送回了湘家荡
 
湘家荡,是姚士麟们的诗意
是“花气醺人似酒醇,东风随处扫香尘”
是翘檐秀廊的亭台楼阁,是咿呀小船载来的吴侬软语
是绣娘,是丝,是蚕,是茧,是桑麻,是琵琶
是老去的槐花送来的历久弥新
是我许久前的一缕相思
是情意绵绵的湘家荡
 
亲爱的,我在你弯曲的长睫毛上
草尖上挂满了新鲜的露珠
我们之间的每一个回应
都是互相的爱慕、坚持与对峙
这一天,也将作为平常的一天路过人间
 
高丰桥
 
鲁绪刚(陕西)
 
像是当年的纤夫,依然弯着腰
在湘家荡,一波一波翻着时间
仿佛将要沉没于芦苇和游客的张望里
我们听到,唐或五代走动的脚步
越来越远,我们能够从湖水的静谧中
看见前世和今生,涟漪扩散
又渐渐平静,我们
能够真正看清湖水中自己的面容吗?
 
天空越来越低,轻风走过桥孔
弹着岁月的琴弦,演奏丰收的场景
或者将记忆贮存每一根纤绳
而内心的另一座桥依然横跨在我们之间
它的若隐若现,它的根深蒂固
虽然经风雨斑驳,一直没有坍塌
 
湘家荡的九月沉浸在桂花的香气中
高丰桥上石头的呼吸,已经不那么沉重
如果它弯着的样子化为彩虹
有那么多的人和事从它的身上踩过
并且置身在江南
嗅到湖泊湿地,而桥石磨得发亮
 
湘家荡夜月的咏叹与冥想

马冬生(河南)
 
我第一次来到湘家荡,已人到中年
月还是有阴晴圆缺,我还是做不到波澜不惊
 
挂在柳梢的月和浮在湖面的月没什么不同
而落在心里的月,却抹不去太多的感慨
 
林荫小道上没有一个我认识的故人
所有用旧的月光,我只能抛给湘家荡涤洗
 
圆月是另一个世界的我邮寄给湘家荡的信
轻轻吟诵,夜会变轻夜会变软夜会带着我飞
 
我也是一位文雅白净秀气的年轻书生
落在湘家荡的月光,矫正着我诗里的暗疾
 
我只给一个人打伞,遮挡雨雪风霜
我的娘子,有湘家荡一样的皎洁心
 
有月的湘家荡是美的,无月的湘家荡也是美的
长年值班的柳,最懂湖水的心思
 
不会因为湘家荡的美,月只圆不缺
我要用余生,把心中的残月辽阔地点燃

蘸水,写相湖
 
张竹林(河南)
 
蘸一滴湖水,笔尖淡暖
执笔,与相湖的一场相遇
写旧的明韵清辞,与曾许下的荷间小令
安静中翻阅“雷声忽送千峰雨”
循着幽幽墨香,在明代的石头上
阅读,相湖八景
 
怀家亭馆、绿萝庄、东庄
北花园,听一曲筝音
我的字,不小心落入湖水
惊扰了,相湖打坐的时光
心动的片刻,有风、有雨,还有
长成云烟的袅袅夕阳
 
一份缠,丝丝。缕缕
那一滴落入湖水的墨
半明半媚,万般缱绻
一份绵,恬恬。淡淡
攀援着,追梦的情怀
静默,温婉。
 
天涯,咫尺。咫尺,天涯
昨日的光阴,看一帧帧古诗,古画
时光。慢慢恢复着原色,而又
超越原色。翻开,折叠的韵脚
从远方步来。我的温,你的暖
在诗意里,盛放满湖的清欢
 
素描湘家荡典雅辞章,或流岚
 
苏要文(福建)
 
在观莲亭,在清风榻,白雪窝
醒着,做江南水乡的梦
相湖八景,依然萦荡着田园小调
人文荟萃,仕途商贾经典风华
 
怀家亭馆,绿箩庄,东庄,北花园
典雅辞章或流岚,从生活的考量
迁徙,南来北往。漾动的气息,宛若
南飞的燕子,衔着,春天的呢喃
 
一本庄园风潺湲着。那柳杉,那香樟
那荷塘,那苇草,那脱俗,艳抹的桂花
吴侬软语,泄露了鲜为人知的秘密
 
《琴赋》靡靡猗猗。水墨的渲染
依约的葳蕤。桃源的奢望,寄寓一爿
翔云迤流。是否珍藏着倦鸟归巢的栖居
是否聒噪了富绅御使曾经的梦
 
耕云堂,栽桑圃,采菱滩的余音缭绕
住着风雨,住着缓慢的日子
刀枪剑戟闻鸡起舞,和一朵闯荡天空的
霞彩,和一只向往自由的和平鸽
 
我在他们身上,打探湘家荡历史的下落
尔后,必须回到灯下,回味七星桥
意蕴深长,回味怀悦隐居生活前因后果 
 
 
在湘家荡,我只听从美的召唤
 
季风(江苏)
 
爱你,我不以虚拟的大海名义
我只以我小小的胸膛
 
在湘家荡,我抛弃所有词语和逻辑的组合和演绎
我只听从美的召唤
在她的领地,我喜欢被一湖的风儿领着走
风走到哪儿,我就跟着风被吹到哪儿
碧蓝、起伏、宽阔
湘家荡的身体藏有多少个秘密
我就有多少遍追问
 
天暖了,一粒粒芽率先在柳枝上张望
然后,沿着春天的方向奔跑
蒹葭苍苍,一丛丛菖蒲齐刷刷地站起身子
哦,它们在向我们行礼——
湘家荡,你脸上泛起的大美和大爱
仿佛湖区人幸福生活的模样
 
秋夜的风,一不小心把我吹到了堤岸上
我与石头们肩并肩地坐着
坐久了,我也坐成了一块护坡的大青石
我们手搀着手,用加长的手臂
把湘家荡万顷湖水紧紧搂在怀里,搂在怀里啊
 
彩虹始终在天上忙着赶路
波浪是个豪放派,在远方不管不顾地直抒胸臆
今日,湘家荡有大格局大情怀
而我有小爱小乡愁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