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著名诗人简明专辑

作者:安娟英组稿 | 来源:中诗网 | 2019-08-23 | 阅读: 次    

  导读:河北省作家协会《诗选刊》杂志社社长、主编,当代著名作家、评论家,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张国明同志(简明),因病于2019年8月21日晚在石家庄逝世,享年58岁。著有:诗集《高贵》《朴素》《大隐》(汉英韩)《手工》《草原跋》等多部;评论随笔集《读诗笔记》等多部;作品曾获1990—1991年度全国优秀报告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前身),共三届河北省文艺振兴奖、孙犁文学奖、闻一多诗歌奖、陈子昂诗歌奖,诗歌作品被译为英、法、德、西、俄、日、韩等多种文字。


在诗歌中永生
      文/ 安娟英

 
我在诗歌的灵魂里
寻找你远去的呼吸
我在你干瘦的肉体上
寻找你火样情绪的起源
以及你军人铿锵的风采
 
简明老师
你还沒到走的时候就走了呵
草原,蒙古包在苦苦寻觅
当年威武的一个骑手
一匹扬蹄飞驰的烈马
 
在你去天堂的路口
夕阳在眷恋一棵黝黑
挺拔自信又傲气的树
过早地成为了山和海的造型
并且以死亡后复活的灵性
依然奉献一一
为诗歌界树立高质的一处座标
 
二 
“在朋友圈看到他给助理签字让付印9月份《诗选刊》的字迹,还看到就在前几天他把所有自己组建的很多诗歌群一一托付给他人的事情,不能不为之感动!”
“他是一匹跑死的烈马”
  ——摘录于网络留言
 
简明老师
你走的如此匆忙
放不下的是来自东西南北
涌动如潮的来稿,诗评尚未选录
面对死亡也从未动摇你
与诗选刊彼此的爱恋和承诺
 
简明老师
最终你一定是不甘心的走了
你曾黙黙放弃了多少
一直想要回复的许多解释
使诗坛多少丑陋恶意的打击
是是非非错过了沒有你动静的季节
自行熄灭
 
简明老师呵
你走的如此匆忙
就像一首诗,才只有写了一半呵
从此山高路断天堂远
谁也无法从七级浮屠永久的失落中
恢复你心脏的跳动
喜,怒,哀,乐的模样
为诗歌你的无畏
你的坚守和固执
不低头也不柔软
不自卑也不献媚
如今均只能呵
在你神性非凡的诗歌里
体味你死为诗的艰辛
去看你生为诗的豪放
人间谁也无法
甚至用生命来
救赎一个己真正死亡的生命
却有诗歌
可以让一个真正的诗人
在诗歌中复活永生
 
军乐箫笛,声声传来悼念的哀曲
简明老师
一路走好 一路走好
愿寂寞的天堂
沒有斗争没有诽谤
再不要用繁忙掩盖治疗你肝胆的病痛
愿你在天堂的大草原上
无拘无束自由地奔跑
有马群,青山,有诗歌
穿越阴阳二界
续写完属于您的
最完美,拍醒尘世的下半首诗
 
简明老师 安息吧
一路走好 一路走好

2019年8月22日下午23:56分
 
  
八月的悲伤 
——悼简明老师
文/陈华美

 
白烛的泪滴穿透您的眼睛
你一生挚爱的孩子,
《朴素》《高贵》《手工》《山水经》...
此刻静静地陪着你
还有一面,记载着戎马生涯的党旗
 
《草原跋》你最喜欢的,透过白菊花
无数次循环播放
”唯有草,向死而生”
 
天空举着八月的草原
一次次下雨。
一步一步推开人间的河岸
离天堂更近
 
从大地中抽出肋骨
播出的种子
万水千山,开花
 
跌落的秋风
捧着诗行
“生也辽阔,死也辽阔”
 
作于2019年8月22日下午23:23

 
箍桶师傅 
文/余佃春

 
去年的树,遇到箍桶师傅是幸福的
 
挑选木材至关重要,锯子锯出大样
刨子刨出细节,用板不疑
疑板不用,水嫩齐整做竖板,粗糙坚韧垫桶底
 
圆木箍桶,全凭手上功夫
木片厚度,竹钉长短
铁箍松紧,桐油潜浮
仿佛作家笔名,高下一触便知
 
刨、切、拼、刷、箍
四十几道工序,一万多个小时的基本功
师傅把手铸成锉刀,桶面满满胶原蛋白
 
师傅多瘦啊!外圆刨、板凳刨、削刀
刮刨、脚刨、内圆刨、斜凿
对付这些利器,师傅穷尽一生
 
幸运的是,我们这些良莠不齐的木头
都曾经坐拥流水:聚也一家
散也一家

 
  灯
 ——痛悼简明老师 
文/英伦

 
这是您倔强的脾性使然——
提灯走在我们的前头,每一步都踩疼
诗的肋骨。踩疼命运的额头
亮着是熟透的桑蚕,一点点吐尽
通体金黄的光芒
熄灭像打坐的僧人,怀抱一腔
突然死寂的安然和决绝
 
需要灯盏的路途都充满坎坷
这不忍抗拒的使命,荣耀而神圣
开始点灯时您就想到了这些,为此
您把灯芯拨了又拨,剪了又剪
知道再亮的灯,也抵不过一阵狂风
一场暴雨,于是您才毅然把自己的头颅
当做灯罩
把浓稠的血液做灯油,把心削了再削
做灯芯,生命的火苗才更旺,更短暂,也才能
把那些坎坷,使劲摁在路上 
 
高灯下亮,这真理般的古训
您最懂,但您还是把头颅放低些,再放低些
您相信再低,也烤不死一只夜游的蚂蚁,更不会
让一只觅食的刺猬,心生彷徨
 
您说
“把诗照亮,总比照脸更有用处!”
 
     2019、8

 
微笑永驻
   ——悼念恩师简明 
文/包明强

 
您《手工》打造了一系列
《朴素》的意境
像小草辽阔莽原
像星辰点亮黑夜
更像您自己
一个真正简单明理之人 
 
您把愉悦传授我们
却把痛楚留在心中
就在您最后的曰子
也拒绝着一切探视
倔强就像《核桃的立场》 
 
去年十月,您在合肥有约
您紧赶快赶还是未能赶上饭点
您说也没用餐,因为睡眠质量太差
可香烟总是一根接一根地抽
看着您那清瘦黝黑的脸庞
泪水再也掩饰不了我的情感
 
您和我微笑的合影
是您充满无限哲思的诗句
给了我阳光和元气
给了我永运的珍惜和怀念
更给了我引以自豪的《高贵》
 
 
蜡烛 
文/陈统魁

 
早上,有诗友传来哀伤
简老师走了。不信,一万个不信
昨晚还同诗姐联系,问起老师近况
作持久战的您,身经百战
依然带笑,目光如炬
 
在每一次上课,恨铁不成
戒尺般的言语打醒一个个平庸
篇尾的一撇一捺,总能
轻松地让人傲然站立
 
半月前的晚上,您一个讯息:
把近来发表的整理下发我
心底暖暖,您一直在背后注视着
我们走的路,在岔路口
毫不犹豫地当头棒喝
而我不知道您还在病床上
 
您看着的文本,刚刚
给与我关怀,给予我爱
不久却侵蚀着我的咽喉
在眼泪干涸的地方绽出微笑
 
 
悼简明老师 
文/周敏英

 
一枚核桃在这个秋天
壳破裂
露出内核
那是一颗诗人的灵魂
正在《草原跋》里驰骋 
 
您说核桃,有立场的山果
您亲手植下一棵棵核桃树
今天核桃们
在诵读您的大隐 
 
您用诗歌打铸一生的硬度
把自己镶嵌在手工的诗歌长廊
那瀑布般流泻的诗行
奔腾在边疆草原大漠的穹顶
熠熠生辉 
 
仰起《高贵》的头颅
收藏一粒不灭的火种
照亮,崎岖的诗路
您用一颗智慧的灵魂
用朴素的诗句
引领后来者 

 
悼  词
  ——悼简明老师 
文/ 徐明友

 
《诗选刊》今后
会有无数个主编,但再没有  
简明主编
 
明日的诗坛
将诞生真诗人,伪诗人无数
但再也沒有,简明诗人
 
今后的诗路上,我还会遇上
别的老师
但简明老师的教诲,就像他
《高贵》的《核桃的立场》
铮铮硬骨,将支撑起我一生
诗歌的重量……

 
悼念恩师 
文/刘灵芝

 
翻遍朋友圈
都在悼念
有些人活得轻如鸿毛
而您活着和走了一样的重于泰山
 
一点爱好,机缘巧合
诗歌成就了您我的“梦湖之旅”
您那么消瘦,那么憔悴
使我不忍多看一眼
黝黑而不健康的肤色
让我百般怜惜
 
仅有的两次授课
从此让我铭心一辈子
仅有的一次相见
从此却不再重复
 
幸好,一点尊师重道的情怀
让我多少感恩了些许
使得今日,少些遗憾
少些欠缺
 
恩师您走了,可您的《手工》犹在,《大隐》犹在,《高贵》永存!
 
 
悼简明诗人        
文/杨生博

 
把自己举过头顶
天上,就有了白云
您只要仰望一下
诗意就弥漫心灵
 
让自己的脚
在路上,留下疼痛
您就知,诗的魂魄
在大地的深处
 
等自己的力气,用完了
只剩下骨头,燃着磷火
您就懂得了
诗的使命
 
诗有了自己的声音
那怕是孤独时的嘶鸣
您却让人感受了
生命因诗而波涛汹涌
 
 
唯有草 向死而生 
——沉痛缅怀简明恩师
文/蔡晓芳

 
一阵冷风,将您吹黄,吹向枯萎
但是我相信,还会将您吹绿
 
就像《草原跋》上,
每一棵崛起的草都有肋骨的硬度
都是发光的物体,灵魂所向披靡
生也辽阔,死也辽阔
 
我从未见过如此朴素而高贵的姿态
从未见过一个诗人的
英雄情节如此豪气万千
 
所有人间大事都发生在山上
那里有最纯的空气
最纯的诗和最蓝的阳光
 
我相信,您已抵达山顶
与徐霞客在行云流水间畅谈
像星辰把星辰传染给了星辰一样
高举天空,闪烁着耀世的光芒   
 
 
今夜 
文/贾玉红 

(痛悼简明恩师)

 
今夜
月亮因为悲伤落泪
瘦成了月牙
 
风也陷入了巨大的伤悲
无声无息
 
树木肃立,河流呜咽
万物同悲
 
深夜,在无人的小径上
眼中流出的泪水
擦不尽,一天也没有
止住过
 
恩师,你走了
我又失去了一个最亲的亲人
恩师,这世界好空呵
恩师,你走了
天突然黑了
 
2019、8、22于深夜

 

  一一 悼念简明老师
卢东甲

 
夜深了,我在等
空阔,深远
黑色涂抹天空
 
在这狭小的房间,不需要呐喊
只需拉灭灯
等那颗刚升起的诗星
就像过去,在黑暗中带来光明
    2019、8、22于深夜


一首《草原跋》而感
      ——致诗人简明
文/张曲且


你有一种《朴素》的思想,《高贵》的灵魂
你让后代吟诵《山水经》,将代代相传
你有一颗无私奉献的心,你用《手工》精心雕琢着自己的每首诗
细心指导过无数热爱文学者写诗
无数朗诵者朗诵你的诗
一首《草原跋》,平时都是用高亢,奋进,激情的声音
可是今天听到却是如此悲伤,心痛,让人泪流不止
八月的风在草原,草向死而生
可是今年的八月,在《诗选刊》社却降温了,让人冷的发抖,话不成声
原来《山水经》在诵读中如液体凝固了
随着一个平凡的名字一一简明,一同融化了
诗魂升空了,永远漂在辽阔的草原上
像你那曾经在空中刻过的那一刀
像鸟留在空中的体温
一首《草原跋》回荡人间,犹如草向死而生……
2019.8.23.中午1:08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