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草堂诗歌奖”揭晓,7位诗人捧走17万大奖

作者: 陈谋 陶轲 | 来源:红星新闻 | 2019-04-19 | 阅读: 次    

  导读: 春天的杜甫草堂,一大批国内的优秀诗人沿着诗歌的长廊来了。4月13日,第二届“草堂诗歌奖”颁奖典礼在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隆重举办,四大奖项逐一揭晓。 ↑2019第二届草堂诗歌奖颁奖典礼现场 获奖者们激动地从评委手中接过奖杯与证书,领取了属于诗歌创作的那一份光辉荣耀。其中,备受关注的“年度诗人大奖&rdquo

微信图片_20190413143825

 

春天的杜甫草堂,一大批国内的优秀诗人沿着诗歌的长廊来了。

4月13日,第二届“草堂诗歌奖”颁奖典礼在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隆重举办,四大奖项逐一揭晓。 

 

微信图片_20190413143818

↑2019第二届草堂诗歌奖颁奖典礼现场

 

获奖者们激动地从评委手中接过奖杯与证书,领取了属于诗歌创作的那一份光辉荣耀。其中,备受关注的“年度诗人大奖”的桂冠由诗人王小妮摘得,奖金5万元。此外,“年度诗评家奖”获得者为霍俊明,奖金3万元;“年度实力诗人奖”得主李轻松、邰筐,奖金各3万元;“年度青年诗人奖”得主陈翔、程川、康雪,奖金各1万元。

第二届“草堂诗歌奖”由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成都市文联指导,《草堂》诗刊与成都商报社共同设立和打造,于今年1月正式启航,长达3个多月之久的征集与评选,终于迎来收获的繁荣时刻。

 

微信图片_20190413143829

↑2019第二届草堂诗歌奖颁奖典礼,图为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邱华栋

 

第二届草堂诗歌奖评委会委员、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主任叶延滨,评委会主任、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副主任、成都市文联主席梁平,《草堂》诗刊执行主编、第二届草堂诗歌奖组委会副主任熊焱出席颁奖典礼,此外,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邱华栋作为嘉宾受邀坐阵颁奖典礼。文人汇聚,以草堂之名,传承杜甫现实主义诗歌精神。

 

第二届草堂诗歌奖情况

 

梁平介绍,今年1月,第二届草堂诗歌奖开始启动并征稿,评选标准、奖项依然采用了上一届的模式。唯一有所修改的是评委构架有所调整,新增了7名提名评委,这些提名评委均来自国内知名诗刊的主编或编辑。在评选前,他们会推荐优秀诗作,评委会根据作品情况,遴选出候选人交给终评委。最后,以终评委的综合投票意见为准。

 

微信图片_20190413143834

↑2019第二届草堂诗歌奖颁奖典礼,图为梁平

 

第二届草堂诗歌奖的稿件征集,分为初评委推荐和邮箱自荐两种方式。入围作品从提名评委提名的42篇(组)和作者自荐的621篇(组)共计663篇(组)作品中,经提名评委评选,入围的56篇(组)作品。其中,年度诗人大奖入围6篇(组),年度实力诗人入围25篇(组),年度青年诗人入围20篇(组),年度诗评家入围5篇(组)。初选入围名单出炉后,复选的工作便相继展开。在复选过程中,邀请到9位国内重量级的诗人代表组成终审评委团,终审评委通过商讨、投票,最终评出获奖名单。

“他们是2018年中国诗歌的缩影。”第二届草堂诗歌奖评委会主任、成都市文联主席、《草堂》诗刊主编梁平表示,这些获奖者均是实至名归,是2018年诗坛不同年龄层诗人的佼佼者。

 

微信图片_20190413143838

↑年度青年诗人奖颁奖现场

 

    年度青年诗人    

陈翔、康雪、程川

 

颁奖典礼首先揭晓的是年度青年诗人奖,获奖的三位90后诗人分别是——陈翔、康雪、程川。

评委会对陈翔授奖词提到:“陈翔具有异常出色、敏锐的语言质感,他以娴熟的技艺、卓越的想象力,营造出一种风平浪静下暗流涌动的诗歌气韵。句子之间内在节奏的推进、整合和拿捏,以及丰富的比喻、变换的修辞,都极大地扩展了诗歌的语言张力和表达空间,凸显了文字的独特魅力。”

评委会对康雪授奖词提到:“从少女到母亲的身份转换,让康雪在诗中重新获得了看待世界的新视角,获得了生活的新体验。在身份的转变和赤子之心的恒常不变中,她消解生活对诗的压迫感,增加诗对生活的调控,取得诗与生活的“朴素而伟大的胜利”。她处变不惊,看万物皆为新生,以婴儿的视角、婴儿的属性观察万物,从生活细琐的瞬间或细节中提炼诗意,捕捉灵感,借助开阔的想象力和鲜活的感受力,让词语在轻灵的飞翔中,呈现出女性独有的精神体验、情感秘密和心灵感知。”

评委会对程川授奖词提到:“程川是一个具备对语言自觉、生命内省和现实体认的诗人。他以瑰丽的修辞、斑斓的想象,以及新奇的意象组合、打破常规的语言表达,营建出迂回、绵密、大河奔腾似的艺术气韵,体现出一种月华如练、水银泻地的才情,张弛有度,虚实结合,既有刀锋的冷峻、异峰的陡峭,又有阳光的和煦、柔风的温情。但他又并未沉溺于词语的迷宫和修辞的幻境,而是从字里行间呈现出他对现实、历史、生活和命运的惶惑、诘问与思考,呈现出一种混沌与清晰交织、脆弱与坚实交融的精神图景。”

 

微信图片_20190413143848

↑陈翔

 

微信图片_20190413143852

↑康雪

微信图片_20190413143900

↑程川

 

陈翔接受采访谈到:“这是我人生中拿到的第一个青年诗人奖。诗歌奖在中国多如牛毛。但真正兼具权威性、专业性、严肃性的诗歌奖项并不多。草堂诗歌奖,在我看来是其中的佼佼者。”

康雪说,草堂诗歌奖是这两年备受瞩目的一个奖。第一届的时候,她就投稿了,但没有入围。在某些方面,出于骄傲或者自卑,她是那种一“败”就不肯再“战”的人,甚至认为自己永远不可能得这个奖了。“然而我忽略了草堂诗歌奖的包容性——可以自荐也可以被推荐。“所以今年从被初选评委提名入围到知道获奖,她有一种“哇喔,我太走运了”的感觉。

程川在获奖感言中表示:“草堂诗歌奖对我而言,鞭策大于激励,尤其是陷入停滞时,它让我在这条跑道上认清自己运动员的身份。他还说,获奖不是写诗的理由,它就像铁轨旁的站台,能看清我们走了多远,距离终点还有多少个春秋。

 

    年度实力诗人奖      

邰筐、李轻松

 

颁奖典礼揭晓的第二项大奖是年度实力诗人奖。邰筐、李轻松获此殊荣。

评委会认为,邰筐的诗以特有的方式呈现工业文明狂飙突进与农耕情怀的全面陷落之间的矛盾,呈现一代人尴尬的生活史与生存史。他把目光更多地对准纷繁复杂的外部世界,向被遗忘、被省略、被遮蔽、被挤压的人群投去悲悯的目光。他对正在发生的、甚至仍在加剧的世界之疼作出冷静的反应,以简约素朴的语言,质感化地还原和展露叙事的细节,由此产生了多元的指向与变量,最终使诗歌呈现了与现实一致的真实与精确,并且使主旨往生活、世间与人性关怀的深处无限推进。

对李轻松授奖词提到,李轻松的诗歌自带语境难度和诗意高度,自带唯美论的纯粹气质。现代主义的修辞技巧和后现代主义的诗写节奏同构一体,让其诗歌巧妙地摆脱当前诗坛风格与形式上的束缚,跨越式地绽裂出诡异的瑰丽。她把诗歌置身于各种矛盾的对立面,以现实与超现实变幻下的意象、隐喻相互牵系和呼应,指向人世、历史、生命和生活的多重维度,并有意无意地维持着迷离、斑斓、吊诡的状态,以至她的诗歌充满了难以言喻的美感张力和多重性语义功效。

 

微信图片_20190413143905

↑邰筐

微信图片_20190413143909

↑李轻松

 

如何看待草堂诗歌奖?李轻松接受采访谈到,草堂诗歌奖虽然刚刚起步,却举足轻重,它正在成为一项重要奖项。可以说它的源头在伟大的唐代,是向诗圣杜甫致敬。同时它也代表一种传承,生生不息的诗歌精神,那就是诗歌应该介入生活,并且展示对天下苍生的悲悯情怀。草堂诗歌奖是我看重的奖项,能够获得此奖是我诗歌写作生涯中的荣幸。她说,自己这些年我走过了无数的地方,但就是没有去过四川,“它一直埋在我的心底,期待着以我的方式与它遇见。这次获奖诗歌似有一种神秘的呼唤,通过这个秘密通道,我不知不觉之中已与唐代发生秘而不宣的联系,虽然这些诗是写给另一位唐代光芒四射的诗人,但无妨,他们在精神上与我息息相关。我以诗歌的途径进入四川,在草堂前凭吊一位诗人,是一次朝圣,为此我准备了几十年。”

邰筐也表示了对杜甫对敬仰之情,在他持续三十多年的诗歌写作中,影响最大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杜甫,另一个是波德莱尔。他一直固执地认为,好的诗歌犹如厚厚冰层下依然向前涌动的那股暖流,而好的诗人需要拥有一颗既柔软又冷酷的心。

 

微信图片_20190413143915

↑年度诗评家奖颁奖现场

 

    年度诗评家奖    

霍俊明

 

诗歌创作和诗歌理论相辅相成,最后,在颁奖典礼上,揭晓了第二届草堂诗歌奖诗评家奖得主——文学博士后、《诗刊》社主编助理、中国作协创研部研究员、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委员、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霍俊明。

评委会认为,霍俊明近年来的诗歌评论全方位揭示了诗歌的时代遭际和现实困境,在驳杂的诗歌现场和文化图景中,他以炼金术的坚定执著和开拓者的先锋精神,将诗歌评论的触须深入当下诗歌现场的纵深腹地;尤其是对80后90后青年诗歌写作者,他以广阔的关注目光和细微的考究精神,提炼出代际间写作的“关键词”,揭示出其诗歌发生学机制和“隐秘的亲缘关系”,为其诗歌写作提供了广阔的诗学参考。在新诗发展蓬勃的当下和同质化日趋严重的批评现场,他以严谨的写作态度和广阔的文化视野,为我们的诗歌写作画像,彰显出批评的力量和评论家的文化担当。

微信图片_20190413143918

 

微信图片_20190413143918

↑霍俊明

 

霍俊明在获奖感言中提到自己是一个被四川诗歌刊物和诗人、评论家同行所关爱的一个写作者,曾经几度获得四川颁发的奖项,奖项接踵而至,他也在躬身自省自己的诗歌批评是否能够对得起如此厚重的荣誉。而反过来这又印证了四川非常健康的诗歌生态,作为一个诗歌强省的四川无论是诗歌刊物、诗人水准、诗歌传媒以及诗歌评奖都凸显了其多元向上的发展态势。

霍俊明谈到,中国的诗歌奖项有几百个之多,标准不一、良莠不齐,很大程度上又降低了诗歌的准入门槛。在这样的境遇下“草堂诗歌奖”的出现起到了很好的榜样和标杆作用。“在我看来,这一奖项的设置是十分合理而最大公开化、透明化的,比如读者推荐、作者自荐、提名评委推荐以及最后的终评。同时更为重要的这一奖项是非常专业的诗歌奖,已经赢得了国内诗歌界的高度认可,评审委员都是国内诗歌界的领军人物,这很好地发挥了诗歌的公信力。”

霍俊明还提到,自己的诗学领路人是陈超,陈超在日记中写道:“如果没有诗歌的话将什么也没有必要存在了。”霍俊明认为,说出这句话的人,一定是真诗人,一定是真正的诗学批评家。这是给他最大的启发,热爱一个事业就要倾尽一生,不要辜负了它,更不要玷污了它。

如果要说出我的诗歌批评理想的话,我想做一位艾略特所说的“诗人批评家”。诗人、批评家和知识分子三者相互砥砺、彼此洞开、相得益彰。诗歌批评是一种创造,是一个可读可感的特殊文体,有体温、有锐度、有胆识、有人格、有独立品质、有历史的印记、有现实的擦痕、有时间的磨砺……

 

微信图片_20190413143922

↑年度诗人奖颁奖现场

 

王小妮摘得年度诗人大奖

 

最后,备受关注的5万元奖金的“年度诗人大奖”的桂冠,由诗人王小妮摘得。王小妮,生于长春,八十年代移居深圳,曾做过电影文学编辑,作品除诗歌外,涉及小说、散文、随笔等,2001年受德国幽堡基金会邀请赴德讲学。曾获美国安高诗歌奖,曾担任海南大学人文传播学院教授。出版有诗集《月光》《落在海里的雪》,随笔集《上课记》《上课记2》,小说《1966年》《方圆四十里》等三十几种。

第二届草堂诗歌奖评委会给王小妮的颁奖词中提到:“王小妮一直以本真的写作状态,用良好的直觉与语感,用质朴、率真与洒脱的性情,为我们不断带来审美的愉悦和如何存在的思考。她的诗从对具体生活经验入手,常常能穿透事物的本质,再现生活的酸甜辣苦,表达人生的诸多况味。她敏锐的观察能力,使诗歌的想象力丰富且显示诗歌的陌生化,并在陌生化中获得一种恍然大悟的共鸣。在她这里,诗是最日常的部分,却又日常中呈现新奇,触及时代的病灶,在光明和幽暗之间,在集体和个人之间,在生活和寓言之间,在个人和个人之间达到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微信图片_20190413143926

↑王小妮

 

获奖后,王小妮接受了红星新闻的专访,其中,谈到这次获奖的诗歌作品的创作背后的故事,以及一个优秀的诗人需要具备的特质,那就是:敏锐和笃定。不限定自己。不拘一格。

王小妮说,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来成都,分别到过草堂。她想,《草堂》这本杂志是对“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尽欢颜”理想的追念。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