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老处女作诗集《雾中山色》面世

作者:野老 | 来源:中诗网 | 2019-03-29 | 阅读: 次    

  导读:野老诗集《雾中山色》由诗人喻子涵、牧之老师作序,熊洪斌先生题字。


        我叫野老,原名黄健,土家族,1996年生于贵州省沿河土家族自治县土地坳镇竹根坝村。现为贵州省黔西南州兴义民族师范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大三学生。
        我从小嗜书,因为出生在一个清贫的农村,没钱买课外书,所以从小就读课本。吃饭读,放羊读,走路读。也许是冥冥注定,也许是上天不想放弃每一个有情感的人。2012年,我在德江二中读高中的时候,遇上了一批文学爱好者(郑雄、冉剑屿等),我们一起创办了一本校园文学社团刊物(《百草园》)。
        我为了提高自己的写作水平,经常向当时的语文老师张太芬请教,也得到张老师的支持。记得那时候我们一周交一篇作文,我为了提高自己的作文,自己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一个星期三篇作文。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眨眼,高考结束了。在等分数的日子里,我每夜辗转难眠。分数出来后,更如同晴天霹雳地伤害了我。我为了躲避亲人和村民们的追问。第二天,我回了姑姑家,欺骗他们说成绩还没有出来,我要去打暑假工,尽管他们不同意,但我还是在一个炎热的夏天,在姑姑家提了一个很古老的箱子,装上了春夏秋冬的衣服,直奔厦门打工。从德江车站踏上车的那刻起,我就打算永远不再返回。
每一个有情感的人都会有泪水,每一滴泪水都有它要流的理由。
        在车上,我为成绩、为离开故乡泪流满面。直到厦门,眼睛还很红湿、臃肿。
        在厦门我进了一个小工厂。在小工厂里,那些日子是我一生都难以抺去的。
        在小工厂里,我当学徒,天天被师傅骂,学会了之后,上班的时候头脑又总是抛锚,手每天都会受伤。下班回宿舍,头脑总是浮现许多想法,比如:我为什么会考那么差?为什么我出生在这样的家庭等等,我把思想里浮现的都写在了一个本子上。那段时间,我沉积了许多情感。
         虽然分数很差,但我一直填学校,每天填一个,但都没有消息,直到二本录取差不多了,我还是无学校问津。我打了一个电话给班主任,班主任建议我报预科的学校,我听了她的话,几个预科的学校,终于在一个凉爽的晚上,我收到了录取信息。收到信息之后,我给福利院的院长冉隆刚打了电话,告知他我只得了一个二本预科,冉叔叔很支持我,说二本预科也要读。听了冉叔叔的话,那一晚,我激动的一夜未眠。
        在小工厂里干了一个月,我领到了1600元,拿着自己辛辛苦苦赚得钱,我上了通往故乡的大巴车。
        在姑姑家与福利院之间辗转一两个星期左右,我拿着通知书,独自踏上了黔西南州这片净土上。
        在这里,我起初一个人乱写一些文字,天天写了发在QQ空间,大学的很多同学都为我写的点赞,偶尔还给我写评语。在安龙,我心中萌生了一个想法,写一本书,作为青春的纪念。
        来了兴义之后,一次偶然的机会与学长陈进云、赵永富结识。他们写诗歌,当时我已经写了一些诗歌了,我给他们看了我人生的第一首诗歌(《老屋》),他们说很好,在他们的介绍下,我认识了更多的黔西南州文人,比如此诗集序二的作者牧之先生,封期任老师等。在张朝阳、汪顺成、陈进云等人的鼓励下,我开始投稿,起初投了很多微刊,在老乡何冲的建议下我又投一些杂志或报纸。第一次上杂志的还是在何冲的帮助上了《梵净山》杂志。
         我踏上了诗歌之路。结识了许多诗歌创作老师和90后诗人,他们在我的诗歌创作上都给予了很大的帮助,也是在各位老师和诗友的帮助下,我才在《人民日报》(海外版)《诗选刊》《贵州作家》《贵州日报》《散文诗世界》《天津诗人》等报刊杂志有过发表。再次,由衷地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人。
      《雾中山色》由诗人喻子涵、牧之老师作序,熊洪斌先生题字。如果要购买,可加微信HJ18385949797,单价28元,贵州省内进行快递的多付10元,省外的多付12元。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