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诗人李元业:诗歌不仅要描绘这个时代,还要为人们指明方向

作者:李元业 | 来源:中诗网 | 2018-08-10 | 阅读: 次    

  导读:李元业,青海省贵德县人,1994年至今在《诗刊》《星星》《绿风》等国内外刊物发表诗歌作品1000多首,曾获第五届马鞍山李白诗歌奖,第七届青海青年文学奖、第三届金台诗歌奖等100多奖项,青海省作协会员,青海省海南州作协副主席,现在贵德县某单位供职。

    诗人简介:李元业,青海省贵德县人,1994年至今在《诗刊》《星星》《绿风》等国内外刊物发表诗歌作品1000多首,曾获第五届马鞍山李白诗歌奖,第七届青海青年文学奖、第三届金台诗歌奖等100多奖项,青海省作协会员,青海省海南州作协副主席,现在贵德县某单位供职。

一、诗观点:

    王长征:随着大众传传播的变化,出现了电视节目如《诗歌之王》《中国诗词大会》等,有人认为唤醒了中国人的诗性,也有人认为打造诗歌“明星”是对诗歌的损害,你怎么看待当下诗歌综艺节目呢?有没有新的角度评价?

    李元业:在我们现实生活中,我以为诗性一直都在。比如,聊天,吹牛,红白喜庆等日子中有许多人说的话,都有诗意。当下的诗歌综艺节目,也是探索性的创造性的诗歌节目,我以为它对当下诗歌的普及,传播也有重大的历史意义。一个新生物的出现,必然有其历史原因,这些节目能不能走得更远,能不能为当下的诗歌发展注入活力,还要看它如何继续发展下去。当然,它对激励人们去读诗歌,去记住能攫动人心的经典名句有重大的意义。

    王长征:民族性、地域性,是当下一项重要的研究方向。你身居西部,特殊的地理环境与风俗对你的诗歌有哪些影响?请你谈一谈你对这两个特性的看法?

    李元业:我以为,民族性,地域性,从另一方面说来,也是世界性。一个民族的特色,一个地域的特色,形成自己独特的地理环境,人文环境,是适应该环境产生的物种。它是一种宝贵的财富,需要我们不断去挖掘,去创造的,不管用任何方式。我们是一群用文字建设自己精神家园的人,物质产物会推动精神产物不断发展。反过来说,精神的产物会在很大程度影响物质产物的发展,它们是相互作用的。我身居西部,从小受藏族传统文化和汉族文化的交织影响,在写作时会自然地用一些修辞语言和倒装句,这是藏族传统诗歌中常见的用法。再比如,我们汉族会对倒了茶的客人说喝茶,而藏语来说,就是茶喝。我现在工作的地方又是藏族牧区,我的工作也多数跟牧人打交道。但近年来的歪风邪气,一定程度上也在影响着人心和人性,我们追求精神上的东西,也是基于保护和坚守传统文化道德留给我们的精髓吧。

    王长征:你觉得古典诗歌和现代诗歌能否融合?他们之间的共性和区别是什么?对中国传统诗词持一个什么态度?你认为李白、杜甫等古代诗人对中国当代汉语诗歌有无指导意义?

    李元业:我以为古典诗歌和现代诗歌能够融合。因为它们之间有一个共性就是营造意境。不管是现代诗歌中的口语诗还是别的诗歌,都完全没有破坏这一点。古典诗歌是凝练的并且是文字语言,而现代诗歌是口语语言,口语语言的本质就是能让人听懂,而古典诗歌你可能一下子听不懂,但可以凭借营造意境的特质去辨析。

    再说,李白,杜甫等古代诗人对中国当带诗歌也有指导意义,因为中国诗歌独特的语境,韵脚,意境等等,具有它自己独特的文化价值。我们在借鉴西方诗歌写作的基础上,还要不断揉进中国古典诗歌的一些内容,这样,才能在皮肤上,血液中都是中国诗的味道。

 

二、诗经验

    马晓康:你写诗也有很多年了,你是怎样定位自己诗歌的呢?或者说,你希望做一个什么样的诗人?

    李元业:我的诗歌,还在摸索中前行,前行中摸索。艺无止境,就是说的这个意思吧。我以为,一个诗人不仅要与这个世界与时俱进,还要走在时代的前列带动别的文学体裁向前发展。诗歌不仅要描绘这个时代,还要为这个时代指明方向。如果有一天,一首诗可以制止一场战争,一首诗可以改变人心和时风,一首诗可以让一颗死去的心活过来,那诗歌写作的意义,会加大它的社会价值。我想做的诗人是,当人们因为你的诗歌,对这个世界,对这个时代,对自己的生命和生活环境有了敬畏感,价值感,那我作为写诗的人,就心满意足了。

    马晓康:就诗歌阅读和写作来说,曾经或一直对你产生影响的诗人是谁?如果有人向你请教诗歌写作,你会首先拿哪个诗人来进行“模式”教育?

    李元业:这个还真不敢说。但影响我的诗人很多,古代的中国的包括李白,杜甫,屈原等历代诗人,我向他们致敬。虽然有些我们无法叫出名字的诗人在自己的时代写下了很多诗,但我们可能因为许多原因没有读过他们的诗;外国的诗人也很多,比如普希金,布洛茨基,雪莱,里尔克,希梅内斯,爱略特,聂鲁达;中国现代诗人包括余光中,洛夫,昌耀,艾青等等。我学生时代的多数时光都是在学校和州图书馆中度过的,我抄写的诗歌有十几本之多(因为没能力购买,有些诗集在当地无法买到)。

    如果有人要我说诗歌,我以为一个人想成为一个好诗人,必须要多去读名家经典,才能提高自己的诗歌写作水平。如果有人问我哪个诗人的作品最好,我也难以回答,这就像一个人在问我,南方的饮食好还是北方的饮食好,中国的饮食好还是外国的饮食好,与这个问题一个道理。

webwxgetmsgimg (4).jpg

    马晓康:你是如何看待当下众多诗歌奖项的?你觉得是奖金重要,还是理念重要?对于本次获奖,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李元业:当下众多诗歌奖项,多数是基于为诗歌写作者和诗歌传播者之间搭建一个良好的平台而设置的。诗歌的奖金是基于为诗歌写作者的辛勤劳动给予自认为是合适的报酬的,而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激励写作者继续写作下去,创作出更优秀的诗歌作品的。所以,我觉得诗歌奖项设立奖金无可厚非,无需多论,但如何让奖金发挥应有的作用,这是诗歌奖金最需要达到的目的。

    当然,面对诗歌理念,奖金是一种暂时的物质鼓励方式,诗歌理念,是写诗者的对诗歌这一文学种类的钟情与爱好。我觉得诗歌理念非常重要。

    对于本次获奖,我首先要感谢举办方对我诗歌写作的认可,也感谢你们给我和我一样写诗的人提供了这样一个展示自己诗歌的平台。当然,我诗歌中还存在着这样那样的瑕疵。今后,我还会继续写诗,用我的诗歌试图为人们留下些什么,这需要我自己的努力,也需要时间的检验。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