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在远方,也在身边

——访诗人、中山市政协主席丘树宏

作者:蒲波 | 来源:中诗网 | 2018-07-31 | 阅读: 次    

  导读:丘树宏常年致力于文学方面的公益活动,他策划创建了“中山杯”华侨文学奖,填补了国内空白;推动“中国诗歌万里行” ,开展各种诗歌朗诵和演讲活动,让诗歌更加亲民。

         翻开2018年中山市政协人文项目计划,中山市政协主席丘树宏所主创的大型民俗清唱剧《咸水歌》即将搬上舞台。“太阳出来亮堂堂,妈妈一早走海洋;爷爷在家握梭子,一针一线织渔网。 ”丘树宏用中山市的第一个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咸水歌,讲述了一个发生在水上姑娘水妹和五桂山青年阿桂身上的爱情故事。
        从2007年开始,丘树宏开始关注咸水歌,研究和传播那“在中山,坦洲的金斗湾,民众的水乡游,东升的胜龙村,小榄、民众、南朗、张家边……”到处都听得到的悦耳、动心、勾魂、悠悠扬扬的咸水歌。咸水歌给丘树宏的人生天平上又增加了一个有分量的砝码,其他的砝码诸如著名主旋律抒情诗人、珠海经济特区发展的重要改革者和见证者、孙中山文化使者等,依然沉甸甸地叠加在他用勤奋、乐观和坚持铸造的人生托盘上。
“乐观,是一种基因”
        “一个个古老的围屋,站出了客家人历史的沧桑;一年年丰硕的收获,写满了客家人勤奋的辉煌。 ”莽莽苍苍的粤北九连山,曾是丘树宏出生和成长的地方。他经历了苦难的时代,但记忆里更多留恋的是九连山上砍柴摘松果和黄牛石山中采药的情景,还有就是父亲的身影。
        《父亲是座山》 ,丘树宏在这首诗里写道:“青年的父亲/他是一座山……/挺直的脊背哟/左边挡着风雨/右边挡着雷电/给儿女顶起一片天” 。父亲面对生活中的苦难的那种乐观,与乡亲邻里的和谐相处,深深地影响了丘树宏。“父亲总是觉得生活是很有希望的。所以,我的乐观是一种基因吧。 ”丘树宏说。




丘树宏
        丘树宏总是很幽默的,总是平易近人、面带微笑的。他的职业经历很丰富:做过农民、民办教师、赤脚医生兼兽医、公社放映员,曾任县委书记秘书,县委办和市委办秘书、科长、主任助理,先后担任珠海市平沙区副区长,珠海市体改委兼证券办主任、珠海市香洲区区委书记,珠海市委常委、秘书长,中山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宣传部部长,直至中山市政协主席。而这一切似乎和诗人毫无关联。然而,文学却伴随着他走过几十年的人生,从高中二年级开始,他挥洒诗篇,成就爱情。如今已经成为中国作协、中国音协的“双会员” ,还兼任广东省作协副主席。
        丘树宏目前出版了九部个人诗集,还有八部人文社科类著作。他以一系列政治抒情诗和重大历史题材长诗,如《以生命的名义》 《30年:变革大交响》 《共和国之恋》 《珠海,珠海》 《海上丝路》 《珠江》 《南越王》 ,以及大型交响组歌《孙中山》等享誉诗坛。“其实,我的作品无论是题材和形式都是很丰富的,我也写了很多‘小诗’ ,包括朦胧诗、哲理诗、爱情诗、旅游诗。 ”丘树宏主张“诗歌要多元” ,“思想内容要真善美” ,“要给人正能量的影响” 。他说:“如今政治抒情诗式微,我们不能听之任之,要有正确、积极的引导和推动” 。
“我既在诗坛,也不在诗坛”
        丘树宏常年致力于文学方面的公益活动,他策划创建了“中山杯”华侨文学奖,填补了国内空白;推动“中国诗歌万里行” ,开展各种诗歌朗诵和演讲活动,让诗歌更加亲民。
“我既在诗坛,也不在诗坛。 ”丘树宏感觉自己与当代中国诗坛的“小圈子”还是有着距离,他在自己熟悉的世界里苦心经营着对诗歌的梦想:利用各种长假、培训机会写作大诗;推动中山市诗歌学会、“中山诗群” 、咸淡水诗派的发展以及粤港澳大湾区的诗歌交流。
        广东是个诗歌大省。“诗人很多,诗歌生态开放多元,加之处于改革开放的前沿,生活中充满了诗意。 ”如何更好地表现这个时代呢?丘树宏一开始用个人的力量,以诗歌为载体,讲述着大时代、主旋律。近年来他更重视用诗歌影响到社会各界,组织更多的活动,来为时代发声。
        丘树宏笑道: “反映大时代主旋律,尤其是体现改革开放的诗歌,我可能是写得最多的。 ”他在《共和国之恋》中写道:“来不及太多的思考/等不及太长的酝酿/共和国建设的步伐/是那样的情急如火/是那样的行程匆匆。 ”他的步履,一样匆匆。当别人还在用抗击“非典”的诗篇《以生命的名义》来赞美他的时候,他已经开始注目“海上丝路”“改革开放40年” 。“由于我是改革的参与者,所以在政治抒情诗的写作上,我对主题和内容的把握都比较有优势。 ”丘树宏说。他一直坚持让诗歌拥有更多的受众,比如写作交响组歌,让诗歌登上舞台,让诗人走进民间。最近,他完成了大型史诗《中国梦·大交响——献给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的创作,引起各界关注。
“支持一元钱,也是一种肯定”
        在大学念书的时候,丘树宏创作了自己的第一首长诗《生命的觉醒》 :“我把自己投进了熊熊的火里/……发誓烧去漆黑的头发、身毛/包括似红似黄的肌肤和骨筋/还有惨白的眼球、牙齿/那一切非红色的基因/只留下血的红色/火一般单纯” 。今天的他,褪去了文字表面的烈性与张扬,坚持的是有利于社会的温暖的梦想,在这条路上他有很多同伴,他们的事业做得越来越大。
        2012年丘树宏任职中山市政协,积极而创新性地履行政协职责,根据政协特点提出建设“人文型政协” ,开始着手文化工作。2016年,在孙中山诞辰150周年之际,他忙碌不已,他为此专门在中山市政协机关成立了一个文化工作小组。“我既是厅级干部又是处级干部,还是科级干部、办事员。 ”面对繁重的工作,丘树宏总是竭尽全力,亲历亲为:作策划方案,协调联络,筹集资金,甚至还要参与各种谈判。文化工作小组的五六位同志跟着忙得不可开交,丘树宏说:“我们都蛮累的,但只要喜欢就不觉得累。 ”这个小组里,有诗人,有朗诵家,有记者,大家都很热爱文化,为了文化奔波,成为中山市政协工作中的别样风采。
        “做文化活动,最难的就是筹措资金。像大型民俗清唱剧《咸水歌》搬上舞台,需要百余万元资金,但中山市委宣传部除了批准立项,只能够资助10万元。我说,能支持一元钱,也是一种肯定。 ”丘树宏带领文化工作小组,联系了7个咸水歌流传较广的镇区,募集到了所需要的资金,而且成立专门的财务监督小组,让“每一分钱,都花在刀刃上” 。“现在镇区都喜欢主动找我们帮忙做事情、做项目,因为知道我们一是真心真意,二能确实可以做成事情,三是没有私心,我们都是做文化公益,大家都是不拿取补贴的志愿者。 ”丘树宏高兴地告诉记者,中山市政协促成的小榄镇“文化小榄”五年规划项目进展良好,这是全市第一个做文化规划的镇,在镇的转型升级和文化发展各方面带了一个好头。
        丘树宏的事务繁多,政协工作做得有声有色,文化工作也促进了政协的工作。丘树宏说:“诗歌创作的最高境界最终还是取决于一个人在做人做事上的经验积累。诗歌在远方,也在身边。 ”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