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界暨诗文金点书系新作在杭首发,丘树宏力作被倾情朗诵

作者:丘树宏 | 来源:中诗网 | 2018-07-12 | 阅读: 次    

  导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副主任,广东省社科院顾问,广东省文化协会专家委员会委员,华南理工大学、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等多间大学兼职教授, 广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山 市 政 协 主 席。
已出版个人诗集9部, 人文社科著作8部。2003年,凭一首抗击非典的大爱诗歌《以生命的名义》由中央电视台和中国作家协会以同名大型节目推出后而走进中国诗坛。


        【《中国诗界》暨“中国诗文金点”书系新作在杭首发,著名诗人丘树宏力作《海的珍珠,珍珠的海——献给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不仅被《中国诗界》2018年春季卷“卷首诗人”重磅推出,还在发布会上被倾情朗诵】
        浙江在线7月11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李月红)7月10日,《中国诗界》暨“中国诗文金点”书系所推出的《双桥集》、《故乡,我灵魂的天堂》在浙江大学人文学院举行首发仪式。来自全国各地近百位诗人、作家、诗评家等出席了发布会。
        《中国诗界》是我国大型诗歌季刊,由西南大学中国新诗研究所和中国作协萧军研究会文学传媒中心主办,2018年春季卷“卷首诗人”重磅推出著名诗人、广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丘树宏的诗歌力作《海的珍珠,珍珠的海——献给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这部大型交响史诗,由十三个篇章构成,构思独特、视野宏阔、气势磅礴。发布会期间,与会诗人倾情朗诵了丘树宏的诗篇。
        “中国诗文金点”是以讲述中国新诗百年发展为主题的著名文学图书品牌, 这次发布会所推出的《双桥集》共七大卷本,是浙江诗人、浙江省杂文学会副会长徐卫华最新力作,《双桥集》是诗文集,包括《世界也是诗做的》、《七彩世界》、《台湾七日记事》、《精彩中国》、《得艺逸谭》、《章安别集》、《领导干部心理素质分析与提升》共七部,作者从不同视角,描写对世界的感知和认识,集文学与哲思,展示生命意义和人生心理历程的宏著。
         《故乡,我灵魂的天堂》是苍南籍上海诗人吴小陈所著,由著名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北京军区政治部原副主任、北京卫戍区政治部原主任马誉炜将军作序。《故乡,我灵魂的天堂》以初心深情演绎乡愁,共分乡土乡音、乡魂乡愁、读书时光、天马行空等四辑。作品中,故乡已深深地浸透在作者的血液中,融化进脑海里,并且支撑起漫长的人生,且歌且行,音韵佳美,让灵魂得到升华。
         活动现场,主办方还向浙江大学图书馆捐赠“中国诗文金点”丛书两种新作。
【链接——丘树宏简介】
丘树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副主任,广东省社科院顾问,广东省文化协会专家委员会委员,华南理工大学、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等多间大学兼职教授, 广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山 市 政 协 主 席。
已出版个人诗集9部, 人文社科著作8部。2003年,凭一首抗击非典的大爱诗歌《以生命的名义》由中央电视台和中国作家协会以同名大型节目推出后而走进中国诗坛。
曾获《诗刊》诗歌金奖、《人民文学》创作赛金奖、《文艺报》征文金奖、《 文学报》征文金奖、《诗选刊》中国最佳诗集奖、《芒种》年度诗人奖、《中国作家》郭沫若诗歌奖、 广东省“五个一”奖和鲁迅文学艺术奖、2017年百年新诗全球华语诗歌评奖活动“最具实力诗人奖”;为大型史诗电视剧《辛亥革命》、《下南洋》等撰写主题歌。近几年来致力于长诗、史诗和大型舞台节目文学台本创作,主要作品有《30年:变革大交响》《共和国之恋》《珠海 ,珠海 》《海上丝路》《海上丝路· 香云纱》《Macau·澳 门》、《珠江》、《九连山下》、《英雄珠江》、《中华魂》、《南越王》、《冼夫人》《咸水歌》、《中山是座山》等;主创并兼总编导的大型交响组歌《孙中山》,曾在广州、中山、北京、吉隆坡、 香港、台北等地演出。主创的大型交响组歌《孙中山》、 大型电视文艺片《英雄珠江》、 大型交响史诗《南越王赵佗》在中央电视台或 广东广播电视台播出,影响 广泛。

中国诗坛走正道唱正气歌的领军人物
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的扛鼎作品
——《中国梦·大交响——献给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

 座谈会发言录音整理
                        (2018年6月21日 中山南朗)
 
 
李犁(著名评论家):
丘树宏的诗对个人和时代有它的有效性。诗歌写作能否强调它的有效性?现在很多诗人都把这个弄没了。强调有效性,就如《中国梦·大交响》。像现在的改革开放,越开放越前进就越好,但是写作就应该回归到诗歌的主体作用性上,回归到诗歌的根上来,回到有感而发、触景生情、有情有义、大情大义上来。中国的古典诗歌都有这个特质,像白居易的诗。经济开放往前走,诗歌就应该回归到有道有情有义的作用上来。
我把前几年给丘主席写的评论找来念两段来吧——
丘树宏是一个心怀大爱的诗人,是这个时代少有的冷静和自省的诗人。尤其他的宏大题材系列长诗,让他的目光越过了个人的浅吟与闲愁,把热忱和热血投向了这个苦难又苍茫的大地。他是一个大视野大胸怀的诗人,也是一个对诗歌痴迷并不断磨砺诗歌之艺的赤子。他让思想耸立,又把语言磨成刃,从而创造出宏大而又陡峭的诗歌意境。在这些温热的文字感召下,我们的精神开始复苏并清醒,我们开始跟随他重温热泪,抚摸良知;开始沐浴诗歌超然的光芒,并把自己的灵魂推向浑厚而劲健的艺术境地。
  一个不关心政治的诗人很难成为一个大诗人,而一个始终把目光关注国家和人民的诗人,他的胸襟也被拓宽。反过来也是因为辽阔的胸襟才让他把国家的历史和疆域装进来。读丘树宏的作品,耳畔总有雄壮的马蹄声在回响,从远古到今天,从孙中山到邓小平,从改革开放四十年的交响,到共和国之恋,到海上丝绸之路,其声音越来越磅礴。还有正气元气在汇聚,鼓胀在胸膛和天地之间,让这个冬天不再寒冷,让冰天雪地的北方冒出热气,并与时代一起蒸腾。
  我把这理解成丘树宏宏大题材诗歌的品质和他的人格魅力。
丘树宏的系列宏大题材长诗就是共和国的发展史,也是一个人的心灵史。更多的时候我把这系列长诗看作气势如虹的书法长卷,其激情如大江东去,波澜壮阔。虽然也有沉郁和悲概,但那是思想在沉淀,情感在凝聚。每部长诗都像气象浑厚的草书,透视出个人与国家的理想相通相融的雄浑真气,也折射出作者内心明亮的浩然正气。正是这种内在的品格让这些系列长诗呈现出“鹰击长空,百舸争流”的阳刚之气。这一切都表明着作者“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生活态度和人生境界。
他的审美特质、诗歌形成的原理模式,还有折射出来的精神都是一致的。他的英雄气质和自我修身平天下的抱负形成政治长诗。如果没有这种气概和抱负,他是写不出这样的诗歌。这其中不仅仅是责任和担当,而是他个人的性格和气质中就有这种“英雄气”,这种“英雄气”辐射出来就形成这种政治抒情诗。这些诗也是他内心英雄气概的形象体现。
 
荒林(澳门诗人、大学教授):
我本人也作过比较多的文艺研究和写过许多的艺术评论、诗歌评论。
我对丘树宏先生的才华是非常仰慕的。我其实是在政治抒情诗之外对他别的诗歌也是非常感兴趣,包括他写的歌词。他写的《孙中山》、《凤凰木》我也是非常的喜爱。我还读过他写的抒情诗,比方写我们澳门的历史抒情诗,所以他是一个非常有激情的人。这种人本身很有天才,这是我想要讲的。其实我觉得写作还是很需要天才的。我记得有一个清华大学的教授叫刘巨德先生,是一位诗人、作家和艺术家。他有一篇论文是关于艺术和科学的。他说创造一种美好的情感,这是一种才能。我觉得丘树宏先生是有这种才能的。创造一种美好的情感本身这种才能非常的有意思。
因为看到丘树宏的这样大题材的诗,我就会反思我们本身在写作中都是为了与时代对话的。为什么我们的对话会比较个人化?而他的对话其实是比较集体性的。他不只是说他自己,而是说了很多人共同的东西。而这一点可能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得到的。这个是非常地需要换位思考的这种情怀。这点可能是丘树宏能够写政治抒情诗、写历史诗的重要原因,他写了很多史诗,并不只是政治抒情诗。因此,我想说的是,他这首政治抒情诗,我更认为它是一个记录中国改革开放的史诗性的一首抒情诗。虽然它的主体是政治抒情,但是它比较具有史诗的品质。所以它的几个段落都是历史性的几个细节,他把它们拿出来进行抒情。诗歌具有这样的品格会更有意义,他并不是在空洞地抒情,而且它的每一个部分的抒情主体性涉及到个人、民族、国家,转换和集中了很多的角色。比方说,《18个红手印》,是凤阳小岗村18户的农民,就把他们一起写到历史当中,所以他的这个政治抒情的角度就非常的棒。诗歌里面也还有邓小平的独特的角度,也有政党重要会议的角度,还有港澳回归,都放在一个国际视野下把整个国家民族的演变给格局所带来的变化而表达出来。所以说这一首政治抒情诗其实跟以往的是非常的不一样的。比方我们以前所读过的像郭小川、贺敬之的,他们的就相对比较单一的一种角度,比较单面向政党和政治人物的抒情,甚至包括艾青早期的《太阳的话》、《毛泽东》,他们的角度都是相对单个和单一的。但是丘树宏的政治抒情诗就非常的有贡献,它比较有史诗性。它的人物是很多样而丰富的,它的抒情的主体、对象、表述对象都是多元的,这比较符合我们这个全方位开放的全球化时代,所以它不是偏狭孤立的,不是简单单一的,而是非常的丰富多彩,这就很有意义了。
这种诗歌为什么我们写不出来?我们也会去思考,但是我们没有办法变成诗,也就是我们缺少一种把我们感觉的一个比较好的状态转变为一个美好的情感的才能,可能就是这样。这就是我的发言,就是说丘树宏的政治抒情诗中的独创性----史诗品格和多元主体性。还有就是他把一个时代之情转换成一种美好的感情的才能。
我也是第一次跟丘树宏见面,以前我们在微信上倒有挺多联系。因为我很喜欢他的诗,我也推荐很多人去读他的诗。他的诗都比较宏大,又比较美。所以今天讨论到诗了,我就谈到这两点。
 
周占林(著名诗人、中诗网主编;书面发言):
丘树宏是《延安文艺座谈会》精神的践行者,2008年就开始创作这部献给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诗歌作品,历经十年,终成大作。作品完美诠释了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十九大政治报告》中明确指出的新时代的文学艺术方向的指示精神:“社会主义文艺是人民的文艺,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在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中进行无愧于时代的文艺创造。要繁荣文艺创作,坚持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相统一,加强现实题材创作,不断推出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精品力作。”
《中国梦·大交响》是新时代的精品力作,必将影响一个时代,可以相信,丘树宏先生的这一首诗歌,开创了政治抒情诗的新时代,让政治抒情诗创作达到一个新高度,必将引起诗坛的关注。国家发展繁荣昌盛,人民生活和谐美满,需要正能量的文学作品,诗歌《中国梦·大交响》是当下诗人为社会提供的优质精神食粮。我们的生活和诗歌创作,都“坚决不走回头路”。
 
赵智(著名诗人、中国诗歌网主编):
丘树宏的才气,我们是多次地领略。他写作的速度非常快,参加一个诗会、走到一个地方,很短时间,他就能写出一首作品。这是我们非常钦佩的。
今天我看了这个《中国梦·大交响》,我最深个感觉是觉得这个作品重启了诗歌的方向。可能这几年我们写诗的方向还没有搞明白。特别是朦胧诗之后,到后现代等等,各种旗帜流派的诗歌很多,比如说口语诗这样的流派,它是像更自我的、更小我的这样的一个方向走。它和丘树宏的方向恰恰相反的。丘树宏的诗是向高、大、磅礴,向一个天空的高度来走的。它是鸟瞰整个历史、整个时代的。所以我觉得这样的诗,让我们也看到了写诗应该具有什么样的社会功能。我们现在很多的诗人的作品,可能诗人自己看会很高兴、很过瘾、很激动,也能唤醒有几个同感者的一种情感的共振。但是这样又有多大的社会意义呢?
看完丘树宏的这部长诗,我就把我们改革开放的四十年的历史很清澈地看明白了。倘若我们去看庞杂的历史,去翻资料,就会非常的费劲、枯燥。但是看丘树宏的这部诗很明白、很准确、很质感,我们把四十年看明白了。我觉得这部诗歌所具有的巨大的作用。
读丘树宏的诗,不像读朦胧诗那么费力。他的诗没有那么多密集的意象。其实诗歌的意象有的时候也是制造阅读的障碍,因为这些意象往往是多义的。因为它的多义,更因为个人理解的不同,就阻碍了你对它的意思的确定,甚至产生歧义。读丘树宏的诗歌,你是看不到那些难懂的意象的,看不到那些磕磕绊绊的东西,看不到那些让你三天都看不明白、琢磨不明白的诗句。它很清澈、很明了。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诗歌方向。我们现在这么快的生活节奏,哪有时间天天琢磨这首诗写的是什么样的情感、表达的是什么样意思?我觉得我们现在生活真正需要的是这样的东西----清澈的、透明的、一览无余的,当然看完以后也能让你去思考、去回望的。
我觉得这部诗歌已经把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历史写得非常清楚。所以我觉得丘树宏的作品不仅仅是他的作品本身,它更给我们提供了新的诗歌的发展方向。我们的一部分诗人就应该写这样的诗,关注社会、关注政治、关注历史,写一些大题材的、激荡人心的,和时代有共同声音的作品。
 
李木马(著名诗人,中国铁路作协秘书长;书面发言)
     诗人丘树宏的长诗《中国梦·大交响》让我想到了早年临习的一本碑帖《狄梁公碑》。之所以喜欢这本帖,是因为碑文记述的是唐朝名臣狄仁杰的事迹,文作者是宋代大文豪范仲淹,书写者是“宋四家”之一的大书法家黄庭坚。一部好作品,如果有了珠联璧合的难得机缘,必然会生发出相映生辉、立体辐射的艺术之美。
丘树宏的长诗《中国梦·大交响》就给了我这样的感觉。首先,他是一位实力派诗人,以饱接地气、艺术性强、催人奋进的政治抒情诗而著称,获得过“郭沫若诗歌奖”等多种奖项;其次,他是中国四十年改革开放的亲历者和贡献者,在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珠海、中山,他都作为地方部门和市领导,参与和主持推进过多项重点改革,有苦辣酸甜,更有成功喜悦。对这个题材,在诗人中他最有发言权;再者,他是一个农村走出来的苦娃子,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培养、造就的千千万万年富力强好干部中的一员。可以说,他的人生前进步伐是与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休戚与共、息息相关的。综合上述三点,我认为,他的这部由感而发、饱含激情的力作,既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诗坛的力作、佳作,也是丘树宏伴随着中国四十年改革开放成长进步的人生之诗。
 
梁平(著名诗人、《星星》原主编):
与树宏先生,我们交道也快十年了。尽管见面的机会不多,但是凡是树宏的作品,我能看到的无论是舞台作品还是纸媒的作品,都会认真地去读。感谢此次的活动组织者,给了我机会让我拜读了《中国梦·大交响》。
在谈这首诗的时候,我想谈一个观点。在中国诗坛有一个特别奇怪的现象:就是整个中国诗坛,我们见到了也见证了四十年改革开放,在这四十年的改革开放中间,中国诗坛是热闹的也是杂乱无章的。它有成就、有成果,但同时也能看到整个中国诗坛非常大的一个不足。这个不足就是我们很多诗人缺失了对这个时代的观察和表现,对他自己生活的方式、生活的社会及其发生的事情缺乏思考,所有的这些社会内容在他的诗歌中呈现得不多,或者说是没有去有意识地去呈现,更或者说是缺乏一种能力去呈现。
树宏先生,这么多年我从他的写作看到,他是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诗人。因为任何一个优秀的诗人,如果没有责任、没有担当,或者说你的写作和这个时代不发生关系。刚才几个朋友也有谈过的,他们可以搞很多“花边”,花花草草的很多,而且色彩斑斓,全是词语上的那种疯狂,而作品却看不到诗人他真正在哪里,看不到诗人在思考什么事情,看不到他的作品和这个时代发生了什么关系。这不仅是写作的无效,我更认为这样的写作,作为这个时代的写作者是失职的。树宏先生的《中国梦·大交响》是一个很宏大的主题。四十年的中国的改革开放,它涉及到政治、军事、经济、科学、教育、文化等等,可以说是方方面面的,但是丘树宏截取了十二个篇章,截了很重要的十二个节点,可以说是有效的截取,也是有意义的截取。他这样的写作,就直接和这个时代发生了密切关系,而且为这个时代留下了擦痕。我用“擦痕”两个字是因为我们很多的写作写得太多,而一点擦痕都没有。这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是我们有的人也想写和这个时代发生关系的东西,但是他找不到入口,找不到方式,他缺乏这样的一种能力。所以我觉得从这样的一个意义上来讲,我特别应该向树宏先生表达我由衷的敬意。
我想说一下目前对主旋律的一个误区。主旋律的写作,好像是在很长时间以来是不被人看好的,或者说是不受人看重的,甚至还有的人带着一种鄙视、不屑。我觉得这是我们中国诗坛的一个悲哀。我先不说你写什么样的作品,主旋律也罢,小夜曲也罢,摇滚也罢,甚至嘻哈也罢。我认为它作为一部大的交响,作为中国诗坛的百花园,它都是可以存在的,主旋律也是如此。而越是欠缺的东西,我们越要下功夫去挖掘它、记录它、靠近它。我们要寻找这样的一种能力,去寻找这样的一种写作和这个时代发生关系。而我们在这一点,无论是我们的媒体、刊物,我觉得都客观上造成了我们对树宏先生这样写作的、有责任、有担当的诗人缺乏一种舞台、缺乏一种氛围、缺乏一种保障。所以我觉得从今天的这个研讨会,我从树宏先生这样的写作想到了中国诗坛目前我们的现状和我们的担忧。正因为有了这样一种担忧,所以我才觉得我们应该像树宏先生致敬。
 
叶延滨(著名诗人、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主任):

今天坐在这个位置上,我非常有感触,左边是梁平,右边是丘树宏。10年前,我在北京主持一台梁平的关于改革开放三十年的专题的讨论会,他的诗歌叫《三十年河东》。今天我们讨论的是丘树宏变现四十年的《中国梦·大交响》。非常感谢大家对诗歌的关注和支持,感谢批评家、诗人的发言。我更加佩服你们能够用那么漂亮的精彩的词赞美我们的诗人和诗歌,大家确实讲得确实很有道理、很棒。我的意思是,我讲得可能不会那么美妙,但是我是发自内心的。
第一,我非常感佩丘树宏,他对诗歌所作出的努力,他对诗歌所作出的贡献,和他对诗歌所写出的文本。丘树宏让我们诗歌万里行十一次走进中山,真正实践了走基层,真正实践了让诗歌深入群众,真正让诗人到火热的改革开放第一线去体会这个时代的感情和脉搏。我感觉他确实是用他的热情,用他的能力,就像刚才大家所讲的,他调动了各种因素和力量来为诗歌做工作,来把诗歌万里行的这支队伍带到正道上去,走正道唱正气歌,正大光明地让我们所有做的事情都能够摆到桌面上。所以我们非常感谢丘树宏带领我们的这个队伍塑造这么一个形象,应该说他真是中国诗坛一个很重要的走正道唱正气歌的领军人物。因此,像我们在这里的诗人的中间,像梁平写《三十年河东》,像张况写大型历史诗歌的,都是面对这个时代、面对社会、面对我们国家所抒发的一种情怀。
第二,我发现丘树宏那种对我们的国家、对我们的民族和对我们所从事的那种事业的热情是真诚的、发自内心的。因此他坚持政治抒情诗写作。这样的写作在现实中确实是比较麻烦的,政治抒情诗又叫主旋律,他真是矢志不渝,不论外面风吹草动,无论别人怎样评价,他都在这个道路上坚持稳步地写作。我曾将讲过“政治抒情诗”这个词本身就是悖论。政治是冷静的,而且是充满权谋的;抒情是热烈的,而且是自我和忘我的。这两个东西碰到一起往往会出麻烦。但是丘树宏的诗歌确实让我们看到了中国诗人,不光是在那里哼哼唧唧,他告诉我们中国诗人在今天仍然是有担当的、有道义的,对我们的国家、民族是充满热爱的。如果我们要拿出这样的证据来,那么就请看丘树宏。在我们的诗坛上,他为我们做了真是一个带领、一个领头人。他不光自己说,而且自己做,还带动别人一起做。这四十年德改革开放,中国诗坛得到了充分的发展。我在另外的一个会上曾经这样讲过,中国诗歌百年,发展最完备的是这四十年,因而每个中国诗人都应关注和感恩改革开放。但可惜,歌颂这个时代,去认真地关心人民和国家的命运的诗人却很少,在我们诗坛最聚焦的也不是这样的诗人。因此,中国诗坛目前受到了误解也罢,责备也罢,都是可以理解的,我们的诗歌确实有愧于这个时代。所以丘树宏所创造的这些细腻的、主旋律的长诗巨作,包括反映海上丝绸之路的、写广东改革开放的、写抗非典的、写历史的,都向社会表明了国家发展、在历史发展、在时代发展的时候中国诗人应该的站位。丘树宏站在这个位置上,他写的诗也许可以挑出这样那样的毛病,但因为有这样的诗人的存在,我们中国诗人在和国家民族同命运的时候,我们才没有缺席。因此我们要感谢丘树宏,感谢他在繁忙的政务之余所创作的这些诗篇。
第三,丘树宏的创作始终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思想,就是他不是为批评家写作,特别不是为那些诗人小圈子写作。他希望他的诗歌能被大众所倾听、能被大众所理解。因此他的诗歌通俗易懂,尽量地避免那些晦涩难解的艺术花招,直接面对大众说话。这就是我们曾经说过的非常悠久的广场诗人,鼓励队伍前进的行进诗人。他的姿态是面对大众的,我们现在的诗人缺少这种姿态,要么就是躲进小圈子,要么就是只面对批评家。他这种面对大众的姿态,从来都是诗人应该抱定的姿态,这也是我们许多诗人曾经和正在遗忘的。丘树宏,他选择了这种体裁和他这种表达的方式,都是一个有担当的,而且对这个时代真诚的热爱的诗人。他所作出的这个选择那就是站在时代的高度上,面对大众发声。如果有更多的诗人面对大众发声的话,我们诗人和民众之间的关系会大大的改善。我们今天的研讨会不仅是一个大家对一个文本的研讨,实际上是借此机会促进我们思考,鼓励大家创作更多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诗篇,让更多的诗人来关心我们走过的四十年,珍惜我们这四十年得之不易的、许多可贵的财富。这种财富不仅是物质,更重要的是我们在前进的过程中间我们应该对未来、对我们的民族、我们的诗歌,像丘树宏那样发自内心的热爱,而且不忘初心。当我们的队伍中间有更多的诗人这样做这一切的时候,我们要感谢的丘树宏这位诗人为我们的队伍所作出的榜样,感谢他为我们的时代所创作的诗篇。我们看到这种心怀天下的这种胸怀、面对大众的这种姿态,以及坚持不懈的拳拳初心,我想这三条就是我们许多诗人与丘树宏相比所欠缺的。
 
祁人(著名诗人,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副主任、秘书长):
感谢以上诗人和评论家的精彩发言,作为今晚座谈会的主持人,我也发表一点看法。
从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选择季节》、《永恒的蔚蓝》、《风吹过处》到2003年的诗作《以生命的名义》,诗人丘树宏完成了从一般意义的诗人到政治抒情诗人的漂亮转身,近十五年来,丘树宏以《共和国之恋》、《孙中山》、《MACAU 澳门——献给澳门回归15周年》、《海上丝路》、《中国梦·大交响》等一系列政治抒情长诗,在当代诗坛上,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人文气质、独有的抒情风格、独到的艺术特色……
丘树宏的政治抒情诗,展现了一个诗人与时代同步伐的诗人之道,与祖国同脉搏的诗人情愫,与民族同命运的诗人气节。丘树宏的诗歌之道、情和义,正是一位当代抒情诗人的可贵、可亲与可敬,使之成为百年新诗史上标志性的政治抒情诗人。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