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坛四公子九华山云隐书院工作室将挂牌成立

作者: | 来源:文化参考报 | 2018-04-23 | 阅读: 次    

  导读:中国诗坛四公子云隐书院工作室挂牌仪式将于5月份在安徽省九华天池举行。

  中国诗坛四公子云隐书院工作室挂牌仪式将于5月份在安徽省九华天池举行。届时,中国诗坛四公子陆健、程维、雁西、张况与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主任、《诗刊》原主编叶延滨,上海诗人罗云等将出席活动。这是著名诗人陆健、程维、雁西、张况继设立广东佛山梁园工作室、上海徐汇工作室、中国诗坛四公子艺术馆以来,设立的又一间工作室。

中国诗坛四公子与叶延滨老师合影
中国诗坛四公子(左起:程维、陆健、雁西、张况)
叶延滨简介

  叶延滨,当代著名诗人、散文杂文家、批评家,现任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主任,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名誉委员。曾先后任《星星》主编及《诗刊》主编。迄今已出版个人文学专著49部,作品自1980年以来先后被收入了国内外500余种选集以及大学、中学课本。部分作品被译为英、法、俄、意、德、日、韩、罗马尼亚、波兰、马其顿文字。作品曾先后获中国作家协会优秀中青年诗人诗歌奖,中国作家协会第三届新诗集奖(1985年——1986),以及四川文学奖、十月文学奖、青年文学奖等50余种文学奖。
中国诗坛四公子简介


陆健简介:

  
著名诗人、书法家,祖籍陕西扶风,1956年出生于河北沧州,中国传媒大学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民主同盟会盟员。曾出版文学著作20部,书法作品见诸《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文化报》、《中国艺术报》、《中国书法》杂志、《荣宝斋》杂志等,有被中国文字博物馆、山东省博物馆、青海省博物馆、湖北省博物馆等收藏。与程维、雁西、张况并称为中国诗坛四公子。现居北京。


陆健作品



诗 / 陆健


谁从高空中抛下一群飞鸟
视觉惊醒时
那手臂已杳然
谷穗从生命里走出
才有了言语

是月光中微明的村庄浮动
无意间将危险躲过
土层里握紧梦魇的根
把飘逸的小路喂养

谁家的市翁不小心
夜半被声音捏住
又是谁的一部分不见了



程维简介:

  著名诗人、小说家、画者。主要著作有:诗集《妖娆罪》《他风景》、长篇小说《皇帝不在的秋天》《海昏:王的自述》《浮灯》、散文集《画个人》《南昌人》等。获中国作协第八届庄重文文学奖、入选为"中国新诗百年百位最具影响力诗人"等,以"新写意人物画"广受推崇,为国内外藏家与艺木馆收藏。与陆健、雁西、张况被称为"中国诗坛四公子"。中国作协会员、江西省作协副主席、南昌文人书画院院长。现居南昌。



程维作品

这烈火喷油,鲜花着锦的
世界,正在见证我画下的伟大和萎琐


诗 / 程维

我把手上的画,全部卖掉
也买不到一辆奔驰
我还是把画留着,没准可买下造奔驰的
公司,这些烂画穿金戴银,可把海边美女
高兴坏了,她们的臀部
就是一辆奔驰,红色比基尼上
我画的老头忙得很,个个兴高彩烈
像是误吃了伟哥,马力十足
不把奔驰开起来,压翻圆滚滚浪头
也便停不了,这烈火喷油,鲜花着锦的
世界,正在见证我画下的伟大和萎琐



雁西简介:
  本名尹英希,江西南康,著名诗人、评论家、策展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化管理协会文学艺术委员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现代青年杂志总编辑。与陆健、程维、张况被誉为中国诗坛四公子,出版个人诗集《时间的河流》、《致爱神》等七部。参加诗刊社第八届青春回眸诗会。曾获“中国首届诗国奖”,《芒种》年度诗人奖,《人民文学》优秀作品奖,世界诗人大会创意书画奖,中国首届长诗奖,加拿大婵娟诗歌奖,第四届中国当代诗歌奖,2016两岸诗会"桂冠诗人奖"。
 

雁西油画作品《时光》系列
 

唯有爱你,世界才会完好无损

诗 / 雁西


在温暖舒适的海南
我看见椰树,像你一样站立,像你一样舞蹈

在等待中,轻念你的名字,大雨淋湿了海岸线
今夜的月光像羽毛一般飞翔

花朵一朵朵,一片片盛开,像在读诗,在弹琴
也告诉你,在海南,春天从不离去

在海边看海的时候
椰树也知道有远方,而你是我的远方

每天都会看见死亡,谁也逃避不了死亡
死亡是每个生命的痛,比如父母的离去

一片片叶子落下,满地的落叶铺成了一条新路
我要说死亡是另一种新生

夜深人静,我会听见时间的碎裂声,时间的哭泣声
唯有爱你,世界才会完好无损




张况简介:
  著名诗人、诗评家、书法家,1971年生于广东五华。当代新古典主义历史文化诗歌写作的重要代表,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兼文学评论委员会副主任、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广东文学院签约作家。已出版诗集《大秦帝国史诗》、《大汉帝国史诗》、《大隋帝国史诗》等25部,主编诗文选26部,代表作有100000行21卷《中华史诗》。与陆健、程维、雁西并称“中国诗坛四公子”。现居广东佛山。

张况作品

祖国或春天的横截面
——兼送诗人洛夫远行

诗 / 张 况


春天的尾声,突然响起
一行绝句与世长辞的黑色变奏
我仿佛听见喜马拉雅山雪崩的声音
瞬间掠过时间的秃顶
阳光在一阵巨响之后骨折
我看见,跛脚的风
无情吹散一个世纪仅存的呐喊

谁都有离开人间的那天
只要带着乡音上路
那就还有回到故乡的可能
高寿九十,不是坎
但海峡浅浅的一湾刀锋
却划断两个主义一脉相承的执念
隔岸相望的白发
究竟还要销蚀多少代人的怅惘
才能真正填满这截血缘梗阻的盲肠

衡阳雁去,那些比永别更隽永的表达
如今只留下两岸“九二共识”之后的
十四亿双脚印,如天眼
望断祖先万物并育的遗训

洛水是母亲最难割舍的一条支流
作为上辈子就开始爱国的诗人
我真不愿看见,上面无辜的漂木
是一根永远无法抵达彼岸的乡愁
责任编辑: 周楠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