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龚学明诗集《白的鸟 紫的花》出版 7名文坛名家撰序写评隆重推荐

作者:中诗网 | 来源:中诗网 | 2018-03-26 | 阅读: 次    

  导读:龚学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高级记者,扬子晚报《诗风》周刊主编。

1,龚学明诗集《白的鸟 紫的花》内容介绍
  诗集《白的鸟 紫的花》,分上中下三辑,共辑入作者近几年所写的188首诗作。厚达352页。
  上辑112首,围绕着其父亲病情的进展,抒写焦虑、担忧、无奈、离别的悲恸、忧伤和深切的怀念,以诗记录一段特别的生命,关注、体悟生命和生存。
  中辑30首,全部是写给花儿们的。父亲走后,作者孤独和伤痛难忍,常到水边行走,常能看到各色的花。诗中写到,这些花善解人意,帮助作者走出绝望,重获生的信心。
  下辑46首,写作者进入城市后的欢喜、伤感和无奈,写青春期的彷徨和年过半百后的忧患。这些诗大都以地点为诗题,如江宁、东山、汉口路、糖坊桥、雨花台、大中桥等,它们之所以重要,是因为这些地点都承载了作者生命的重量,或者说,消磨了其人生的时光。它们以碎片的形式,构建了一个生命的部分内容。

2,冯亦同写序言,吴投文撰长篇评论
  原南京市作协副主席、著名诗人冯亦同作序,标题:“真诚的力量”,“我相信,这份当代诗歌百花园中独特又可喜的新收获,也是一种真诚的力量,来自他始终不渝的对于美的追寻、对于善的坚守:一个纯粹的诗人的宿命。”
  诗评家、教授、著名诗人吴投文评述称本书是对——“生命存在的诗性哲学表达”,“死亡是哲学和诗歌都无法回避的问题,也是诗歌走向深刻的起点,在龚学明的诗中,似乎可以发现存在主义的哲学背景和哲学影响。他写父亲从生病到去世的那些诗,就具有相当浓厚的哲学意味,在诗人的日常叙事中,既有父子情深的场景呈现,也包含着对人生价值的追问。即使他写花的那些诗歌,实际上写的还是人和生命,他所揭示的是生命从生到死的全过程,不过其中的人生感喟隐藏得更深而已。龚学明的诗在艺术形式上有自己的匠心,他似乎与当前的诗歌潮流保持一定的距离,这有利于他进行独立的探索。”
  
3,叶延滨、范小青、赵丽宏、杨克、梁平联袂推荐
  龚学明的诗集让我感动。诗人以善良真诚的态度,面对世界和亲人。
  在这个什么都不缺少的时代,龚学明坚守了诗歌的本源,那就是以人性的光,照亮这个世界,以真诚与爱,点燃世道人心。
  在物质空前泛滥而心灵日渐荒漠化的今天,可怕的冷酷之一,就是某些写诗者居然以展示黑暗、贪欲和残忍而谋取虚名。而龚学明像一个燃灯者,以自己的心点燃他人的心,让这个世界多一点善,多一点真,多一点美好与希望,如精卫填海。
  这恰恰是从古至今诗人存在的价值。
    ——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主任、原《诗刊》主编  叶延滨
 
  龚学明的诗,立足于现实,从父亲、家庭、花朵,到城市生活的碎片,是基于多种生活感受而生发出的对生命和生存的审视。
  他试图从生活和生命之痛中,进一步表现哲学和宗教意味,表现人的生存的危机感和扭曲感,寻求将现代诗歌艺术和现代思想加以贯通。在表现手法上,对传统与现代诗歌艺术都有所传承和弘扬,在诗歌的读得懂和陌生化之间“穿梭”,有自己的独特探索和追求。
     ——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江苏省作协主席 范小青
 
  这是从诗人的灵魂里开出的奇美之花,一朵千瓣白莲。其中有儿子对父亲的思念,生命和亲情,凝聚在岁月的光影里。
  诗人笔下的花和鸟,在沉静的文字优雅绽放,自由翔舞,生命的秘密,隐藏在五光十色的意象中,让人猜,让人寻,让人沉思。也有留在故乡的屐痕,每一步都传出悠远的回声。
    ——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上海市作协副主席  赵丽宏
 
  冷静,似波澜不惊,如平缓的河面,底下的潜流透出彻骨的寒意;可溅起的水花,反射出七彩阳光的明亮与温暖,这就是龚学明的诗。 
  特别是在父亲病痛和去世时写下的112首,是新诗中的独有文本,哀恸与绝望挟裹炽热的人子之情喷涌。紫的花亦呈现了一以贯之的忧郁情愫。城市碎片,拼接了江南故都新邑的前世今生。
    ——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副主任、广东省作协副主席  杨克
 
  龚学明诗集《白的鸟 紫的花》,以透明,清晰的真性情与现代诗歌艺术的有效结合,构成了当下诗歌现场的一道优美的风景。白鸟、 紫花,忧伤、幽微而不失高洁。亲情、乡情、爱情随手拈来,与生死纠缠,既是小题材,又有大视野。
  龚学明是一名成熟的诗人,在创作中不追风,不逢迎,不自恋,抒情尺度始终不温不火,拿捏得当。这对于一个优秀诗人恪守自己的写作向度,实属难得。
    ——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副主任、四川省作协副主席  梁平

4,著名诗人龚学明简介
  龚学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高级记者,扬子晚报《诗风》周刊主编。 
  龚学明,男,江苏昆山人。 1964年5月生。记者,编辑,诗人。现居南京。
  上世纪80年代求学于南京大学历史系,毕业后分配至江苏新华日报社,参与创办扬子晚报。长期致力于新闻和文学的写作。获国家新闻出版署颁发的资深新闻工作者荣誉证书。
  大学时始文学创作,并陆续在《诗刊》《钟山》《星星》《诗选刊》《诗林》《诗歌报》《飞天》《雨花》《扬子江诗刊》《上海诗人》《上海文学》《秋水》(台湾)《延河》《海燕》《诗歌月刊》《大公报》(香港)等多家报刊发表诗作、散文诗、散文近千首(篇)。作品入选多种选集。有作品获奖和译介海外。
  出版有个人诗集《河水及人》(安徽文艺出版社,1991)、《冰痕》(江苏文艺出版社,2017)和《白的鸟 紫的花》(南京出版社,2018),散文集《艺术创造人生》(人民日报出版社,2004),随笔集《上海有梦》(珠海出版社,2010),纪实文学集《收藏之路》(南京出版社,1991)。执行主编《2016江苏新诗年选》《2017江苏新诗年选》。

5,诗集《白的鸟 紫的花》诗歌选读

《冰河上》
 
中午,阳光莅临,气温回头。
一只硕大的江鸟在河面上飞
白得有些耀眼
 
事已至此。河水交出会笑的涟漪
将脸凝固成一片冰面
它怀里的鱼不可能成功撤离
 
这样的情景很像一个病重的人:
——身体渐冷
白鸟飞临,是否是前世的爱来召唤
 
我宁愿喜欢那阳光下的白。
它不同于野芦花的白,或者会哭的白幡
它在讲述一种起死回生的语言
 
2016年1月26日
(《白的鸟 紫的花》第3页)
 
《听不到秋虫鸣叫》
 
到了冬天,才懂得
秋虫鸣叫是多么美好
 
父亲闭眼,不再多言
他的笑稀少,像虫鸣渐行渐远
 
飞雪,从秋虫的肉体分离
一片无声的白,覆盖浩大的灵魂
 
我特别想听亲切的虫鸣
我摇动椅子,让它发出一些声音
 
 2016年1月5日
(《白的鸟 紫的花》第44页)
 
《黑暗中的对话》
 
河流苏醒,咳嗽像试探的
微光
父亲和母亲开始对话
谁先点上灶火,打开门
 
贴着河水的老柳树
在一个冬天后,开始梳理头发
苍老的镜子犹犹豫豫
乌云让开,光增加许多
 
我们走过。时间覆盖
向后看,燃烧过后的岁月
一年比一年沉默
 
2017年3月19日
(《白的鸟 紫的花》第143页)
 
《初夏,牛首山》
 
一场雨,将这幅山水
泼染。水墨淋漓的云在云中
 
天阙存于晋朝的传说
梁代的僧人一定穿着
青灰色的僧衣  像
雨后安静的天空
 
躁动的云朵
将刀光剑影的哭声带走
此刻  山下只有沉静的
粉墙黛瓦
 
是否世界太超脱了点?
一群向日葵迎面而立
他们有等待成熟的脸
 
他们说——
南风已触到我激动的心
 
2016年7月11日
(《白的鸟 紫的花》第143页)
 
特别提醒:《白的鸟 紫的花》由南京出版传媒集团南京出版社于2018年3月出版,开本:889毫米X1194毫米,1/32,定价:80元。厚达352页。封面精美典雅,内容厚实,用纸考究。
意欲购买收藏者,可获得作者的签名。江苏省内快递免费,江苏省外为10元快递费(不足部分由作者支付)。可加本书作者的微信gxm00100为好友再行支付。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