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俊:《郑正西,你到底想要一个什么样的中国作协和领导?》

作者:王晓俊 | 来源:中诗网 | 2018-03-05 | 阅读: 次    

  导读:这是一个良性循环发展的社会,正如老百姓所说,是一个有规矩的社会。每个人最起码的,要对自己的言行负责。

   近期看到那个叫郑正西的老头儿疯得量级节节攀升,又好气又好笑,不得不说上几句,不然我这么忧国忧民的人睡午觉会做恶梦。

  不知道郑老头儿吃了什么外星球的药,这药的毒性太大了,碰上倒霉挨上够呛。近日,那个老头儿的毒气弹又对准了马加。
  马加本质上是一位诗人,像铁凝、李敬泽本质上是作家一样,在作协供职是社会的分工,且这个分工看出上级组织的良苦用心。事实上,他们上任后,没有辜负组织的信任,更没有辜负作家、诗人们的拥护,他们不辱使命,一边为中国文学走向世界耽精竭虑,一边为作家和基层作者服务。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们在工作之余,还能原为写作者的身份,用自己的作品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做出了贡献。我们已经清楚地看到,近年来全国范围内当下的文学创作人材辈出,特别是七零后的成熟、八零后的成长、九零后的破土,都凝聚着他们或者说中国作协领导的大量心血,面对这些情况,应该说有目共睹。但是,所有这些仍不能令一些人满意,更准确地说,他甚至是愤怒的。他为此夜不能寐,搜罗每个人的相关资料,一而再再而三地发难,恶语相对,到底要干什么?
  郑老头儿,我只想问你几个问题:
  一,你到底想要一个什么样的中国作协和中国作协领导?关于这个,你说了算吗?你一定在想:如果你说话算,你郑正西就当作协主席兼几个副主席和《诗刊》主编吧!
  二,你一会儿代表你自己,一会儿又代表所谓的基层诗人朋友们发声甚至声讨,小伙伴们同意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你怎么知道?中国之大,诗人之众,你认识那几个所谓的诗人具有代表性吗?何况跟着你趟浑水、推横车时他们随声附和,像跳梁小丑一样上窜下跳,真要拉出来遛遛,他们敢吗?都是谁?坐下来认识下,别蒙着黑纱,像个黑寡妇。我不讨论谁的作品与人品,说不定你高看了他们、也高估了你的影响力。
  三,我不怎么上网,也不会玩论坛。但后来有人说《网络诗选》平台,在天天闹鬼,因为好奇去看了几眼,竟然是大行形而下之风、阴霾弥漫,句句不离脐下几寸。郑先生,你已经垂垂老矣不想含饴弄孙,也可以在河滩地、城乡结合部找块地,种种土豆白菜;也可以以诗会友,手把手教初学者写写诗。广结善缘,安度晚年,多好!但是你没有!你像滑稽的唐吉诃德一样,对着自己制造的阴影一顿乱捅,丢盔卸甲。乾坤朗朗,青天白日,你如丧魂一般吓得昼夜不得安生,却乐此不疲,何苦呢?
  四,如果一个人二十岁不英俊,三十岁不睿智,四十岁不达观,五十岁不宽仁…那么他这辈子就休想英俊、睿智、达观、宽仁……了!一个坐七望八之人,可以没有丰富的物质,没有饱满的精神,但最起码应该是个正常的人,而不是得了神经病的疯子或精神病的傻子!一个值得人尊重的老者应该是这样的:他会紧走几步扶起不小心跌倒的幼童并轻轻掸掉孩子衣襟上的灰尘,而不是粗着嗓子、拧着眉毛大声斥责;他会放过为赶工时莽撞间撞倒他的毛头小伙,而不是顺势倒在冰凉的马路上“碰瓷”,等别人来送够他狮子大张口讹来的钱;他会面对纷繁复杂的事情冷静观察,细心辨析,再做决断,而不是一不顺心或事情没顺他的心思发展就揭竿而起。谁也不是你的蛔虫,何况,你是正义、真理的化身吗?谁赋予你的权利?如果你成就不了惊天动地的大事(我们平凡人都做不到),但是你肯守着乡土与家园,守着你的根,这样的老人,我们会敬重他。而你不是!你只想着自己“惊世骇俗”,宁肯把亲人的感受和名声都压在你的“臭鸡蛋”上。
  五,古人云:多行不义必自毖。这是一个良性循环发展的社会,正如老百姓所说,是一个有规矩的社会。每个人最起码的,要对自己的言行负责。更有甚者,谁对你说几句公道话,你就像疯了一样献上尖利的牙齿和剧毒,不管是德高望重的老诗人,还是初出茅庐的小诗人,一个也不放过!人要有口德。那么,我们回头想想,你眼中的优秀诗人全国有几个?拿你的博文为例,对某个诗人,你一会儿说他是全国著名的、知名的、难得的优秀诗人,一会儿又说他是垃圾、伪诗人,以你之矛攻你之盾,这样的事儿你最擅长。为什么?你认为上帝死了,真理也死了,天下就你说话算了!只要配合你的需要,所有的诗人都是你的砝码任你搬来搬去。再说,你是谁的亲爹、谁的救世主吗?做这些事时,你的心还在跳吗?应该是早就死在为谁守着的那块贞洁牌坊前了吧。你严重歪曲了国家给予公民的自由、平等的权利。在公众平台上信口雌黄,为此聚集了说不定会给你送行的欢呼和呐喊。你被冲昏了头脑,你像独角戏或牵线木偶一样,更卖力地癫痫。当剧场的灯光亮起,喽啰四散,你注定找不到属于自己的坟场…… 
  六,论坛也好,信件也罢;领导也好,平民也罢。我们应该本着互相关心、互相促进、互相负责的态度研究事、评判人,而不是点灯熬油地准备好四处讨来的大粪汤,在转角的隐蔽处站得腰酸腿麻老眼昏花,等待时机。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不慎失足不可怕,怕的是到死还不知道是咋死的,那这辈子可就亏大了。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