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抽屉悄无声息合拢|曹东最满意十首诗|收藏级

作者: | 来源:中诗网 | 2018-01-22 | 阅读: 次    

  导读:曹东,1971年1月生,四川武胜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许多灯》《说出》及长诗《大风》;曾获四川省十大青年诗人奖。

送葬
 
一群人抬着一个人的尸体
走在离开的路上
也可以说,一个人的尸体带领一群人
走在回去的路上
 

许多灯
 
许多灯,在我身体的房间
亮着。我轻轻走动
它们就摇晃
影子松软,啮咬一些痛觉
我上班下班,挤公交车
陪领导笑谈。十年了
竟无人发现
只在一人时,我才小心地打开
并一一清点,哪些灯已经熄灭


一只乌鸦是天空的僧人
 
是的,只有天空才是它的道场
一只乌鸦是天空的僧人
用乌黑之躯
缝补落日的破碎
野地汹涌,人兽迷失
在悬挂的天空面前
向一只乌鸦
行跪拜礼
一具人骨也在黑暗中翻了翻身
 
 
散场
 
一个人在大街上走
走着走着   就哭了
那么多人
闹麻麻
那么多人还是孤独的
人越多越孤独
眼泪越少越悲伤
 
 
抽屉
 
从黑夜缓缓地抽出白天
摊开在面前的生活
不过是一些杂乱的物件
举起又放下
生活的抽屉悄无声息合拢
这样不断反复
生命被抽空
在擦亮几件东西后
蜷缩在角落
那擦亮的部分
又能保持多久不会生锈
 
 
在飞
 
天空在飞
看不见它的翅膀
但是  在飞
 
几条河流跟着
也在飞
许多人指指点点
天就黑了
 
当天空完全离开
我们暴露无遗……
 
 
 在西关乡睹尽夕晖
 
飞鸟披上天空
我披上了黑夜
 
黑夜并不黑
黑夜运输着星辰
 
一千只乌鸦运输着
一口收殓人世的棺木
......
 
 
 日志
 
九月十二日
独坐黑暗中  肉体关闭
褪尽颜色
只剩几根骨头还亮着
夜幕多么广阔
像钉住
几匹细细的闪电
 
 
戏剧
 
特殊年代总会有特殊的事情
比如:他们在广场交换身体
举起的手臂是别人的手臂
比如:衙门外点灯
辞旧迎新
一个人坐在树桠上玩自慰
英雄薄如纸
乱雨洗人心
且在破碎处睡觉
浑身涂满麻将印
 
 
一个疯子也不是自由的
 
一个疯子也不是自由的
他被一条街道捆绑着
他问大家好
他比大家还好些
疯子   疯子  人们叽叽咕咕
指头缠着阴影
但疯子听不见
他的耳朵套起两只旧袜子
他说那是角
他说只可以向一只麻雀致敬
突然他吼了两声
人们惊惶地
向后退
他又吼两声
人们又退
空气就静止了
就真的有一只麻雀
像锋利的针穿过人群
疯子笑了

疯子说   我并不想抛弃你们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