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背太阳前行的90后》 ——读90后诗歌大展随想

作者:郭栋超 | 来源:中诗网 | 2018-01-01 | 阅读: 次    

  导读:著名诗人郭栋超对中诗网90后大展的精彩点评。

      第一部分:
      近期,中诗网90后诗歌大展。
      起初,没怎么看。古语:“老不入少群”。
      假日,偶阅之,大惊:好一群身背太阳前行的年轻人,好一群魅力四溢的歌者。叹曰:人老诗也老了,再不能招摇自己的青春年少。
      西方一个哲人说过:一个人很难在自己的故乡成为圣人,我说歌者的诗象永不会脱离故土,家乡永远是远行的灯塔,光彩夺目。
      本以为90后离开家乡后,已是山外之人,追求的是激情和欲望,超脱和达观的生活。殊不知,故乡在他们的诗里仍是活脱脱的诗象,时髦而又沉静,温柔而又宽厚。
      北晢在他的《七月讣告》里毫不隐忍地写道:“故乡的大地传来撕裂的孤独/麦穗金黄,晚霞彤红”“生锈的镰刀刻成母亲劳累的身形/经纬纵横,麦垄之西等待故人归”。山石在他的《墓地之上》咆哮着说:“活着,如闪电/掠过田野那黑风,赶着鸦群盛大的惊慌窜上岸来/ 闪电,一匹匹半透明的飞马,与沉重的冷雨一起燃烧”。他们没有藏起自己的不羁,没有换上含蓄的外套,坦白着,多少次挥手,也告别不了家乡那片片绿叶的生动。
      读吉候路立扎西东智的诗,你能闻到他们家乡的草味、花香,你能体味他们家乡的雪山圣洁,白云壮美,你能融入那一方烧一堆柴火点亮寂寞的土地,你想喝一口这人间最纯净的泉水,洗去贪婪与愚昧。
      他们是有家有根的游子,象我们年长者一样不停地回眸那山、那川、那河流,那孤苦而又多情的精神之源。
 
第二部分:
 
     年轻的时候很难理性十足,而他们因身处知识爆炸的时代,外在赋予了他们太多的生命感知,也许诗语的意境并不完全是他们生命的体验。
     春马有一首诗名字叫《苦难施予我一人》,“请将所有的伤痛施与我一人/我的肉体是一座山”,好一句“伤痛施与我一人”,洋溢着青春的担当。黄鹤权在《日出》中温热地写着:“我要伸出我的手掌,青草味/去迎接你自天而降的影儿/那瞬间的一凉,或一热/巴掌大的喘息就在脚下拐了弯/让所有的光/一起开出白色的花朵”。也许正因他们年轻,心灵不会安宁和静谧,也许他们初入世事,身羁所处之所,还有那么一点点不由自主的小忧郁,但诗中所飘漫的严肃、庄重、纯正,使你不能不承认他们少了当下的荒诞、垃圾、不知所云,一首诗的主题雅致又崇高。
     我与马文秀有一面之缘,纤弱而又灿烂的外表,蕴藏着西北姑娘的底气与不羁。《边缘的光芒,无比妖娆》中,最让我动心的是“万物野蛮生长,辨不出的物种/肆意,宣告破土而出的喜悦/绕过泥泞,长途跋涉在这个季节/靠着车窗,我看到四米以外的太阳”,诗语空灵而又圆润,诗境如中国画铺展开来,那狂放、那旷达、那辽远,这是出自女孩的诗吗?
     林可儿在《我欲与君相知》组诗中调皮着:“我要买一对搓衣板,带刺的那种/你一个我一个/谁犯错误谁跪,另一个人在一旁看着/嘟嘟嘴皱皱眉,大喊/‘一二三、木头人’,谁动谁输”,一对温婉可人、变回原形的小情人,打闹着,淋入香油,加上辣椒、姜、蒜片爆炒自己的生活,起锅装盘。
她们心中有自己的神,并尊奉他,也使自我免于激情和无价值的苦悲而保持纯洁,没有丧失任何一件该拥有的美好存在,她们是幸福的!
 他(她)们还很年轻,但他(她)们是灵魂有香气的年轻人。
 
第三部分:
 
     当下,流行诗言自我,可有的却走向了极端,诗庄词艳在部分诗者的笔下过时了,他们只关注自我。
     赵永富在繁华的都市,却品味着父亲的田野,“阳光染进晨曦里,染进村落里”,他看到了木屋里“母亲跌跌撞撞”,他也闻到了“弥漫着粥香”的院落。王俩合的乡思丝丝缕缕: “去年的麦子割了一茬又一茬/今年,别人家的又绿了/大山荒了/到处野草丛生/以后,注定铁犁生锈”。这不仅仅是自我,而是放大了的乡愁乡愿。
    90后的王长征写出了《睡在路边的农民工》《“城中村”飘出赞美诗》《一位乞丐老妇》,诗中承继着《诗经》的传统,又有杜甫、白居易中老年的诗思,诱惑着我去品味这苦涩而又体丰的坚果。我不得不说毫无保留的爱是大爱,也必为他带来无边无际对同类的人文关怀,只要他能做得到,他会的。
    梨花看见桃花开了,梨花也开了,连翘看见迎春开了,连翘也开了。但对于年长者来说,又何尝不是桃花看见梨花谢了,桃花也谢了,连翘看见迎春谢了,连翘也谢了,花谢果出。
    90后的诗者是背着太阳行走的一群人,他们开始“繁殖更多的影子”(山石),“群雄逐鹿、母性蔓延”(北晢),路上“夹着丁香花的笑容”注定是你们的本性(王俩合),去仰望属于你们的天空,天色空明。
 
第四部分:
 
     我们处在全球化的时代,同时又是民粹高涨的阶段,各国人士在渴求国际化的同时,又自筑其墙,思想千奇百怪,而主流思想还没有统领大多数人的思维,也很难统领,年轻人的心志如何,不仅仅是自己的,也关乎国运。
     映象在诗中是有独立思想的,或自闭不张,或超凡新锐,亦或猥亵低俗,它是一个时代的映照。我读了王长征的诗后,举杯弹贺,何也?他的心志是高远的,他的情怀是温暖的,他的指向是高昂的。山石的诗,让我看到了一个手执丈把长茅独战风车的斗士,也看到了出海口那惊海劈浪的船帆,一个航海者自信地吹起自己的口哨,坚定而淡然。他们是一群人,黄鹤权也在其中。你们出海远行时能带上我吗?
     年轻人,我听到了那尖利的呼叫,我看到了阳光,也看到了生长。我不担心你们会卧轨,也不会担扰你们会举刀轼妻;年轻人,我真的看到了阳光,也看到了生长,那蓬蓬勃勃的生命之光,暖热了我的白发、我的胸腔,我的激动无可比拟、不可想象。
我本一山外之人,久居晋时桃林,又喜临秋幽谷、颍水飘影、虹桥渡春、水润黄土,做一郭家草树,偶尔巡山做一弥山道一、道者更清。惊骇于90后诗歌大展,始有上言。
     放心,我不会焦虑自己诗语不再温暖,不再青春,也不超脱,品了你们的诗,不由我老顽童笑出声,大批新人浓墨重彩,风与物相摧,乃中诗网之幸,又何尝不是中国诗坛之幸。快哉、雄哉。
     在你们汉风唐韵的气势中,不求找回年少的自我,就让我品味着你们的诗情、你们的诗韵,自娱自乐吧,是长者应有之风,一笑一乐!
后生莫笑我老而疯痴,拜拜,老夫巡山去了!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