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简牍】2017年6月卷(总61卷)《握着剪刀睡觉的人》

作者:中诗网 | 来源:中诗网 | 2017-07-22 | 阅读: 次    

  导读:2017年6月卷(总61卷)【中诗简牍】:《握着剪刀睡觉的人》。本期责任编辑:元业

IMG_9198.jpg


上榜名单

【状元卷】(1名)

《花》(外三首) /  天然石 
 
【榜眼卷】(2名)
 
《仰望》(外二首) / 王海云
《握着剪刀睡觉的人》/ 黄锡峰

【探花卷】(5名)
 
《诗三首》/ 彭章喜 
《熬》/ 潘志远
《归途》(外三首)/ 白公智
《夏夜的悬崖》/ 小雪人
《融:或一线缘》/ 顾胜利
 
编辑小记:

  工作的忙碌与身体的懒惰加在一起,我上论坛的次数越来越少了。空闲中把这期《中诗简牍》做下来,已经到这月中旬了。好在朋友们对这个栏目的一往支持,才有了连续的选编。  
  本期,我在注重旧面孔的基础上,也增加了新面孔的出现。本期选的几个,也是我再三挑选出来的。虽然不尽人意但也由各自的亮点。对旧人,我的要求比较严格。许多朋友没有进入也在所难免。诗歌是要共鸣的,也要做到显而不露,或者要淋漓尽致。天然石是我第一次见到名字的,诗歌有功底。《湖上》就写得很克制。王海云的诗歌越有哲理性了。黄锡峰呈现了生活的另一面,这个面,我们看着很痛心。彭章喜和顾胜利,对我来说是新面孔,诗歌中可取之处,也显示着两位的功底。剩下的人,都是老朋友老面孔了,希望保持再接再厉。
  很忙,本来要让人去做这一期,但最终还是由自己做了。要说明一点的是,黑朗兄对中诗简牍的一些观点,很好,我们继续保持这一栏目的特色,也谢谢白沙,虽然休息了,但我们永远会向你致敬,你开的这个栏目,为我们不断拓展视野,培养诗歌新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上榜作品
  
【状元卷】
    
《花》(外三首)
文 / 天然石

我最珍爱的东西
我将它埋进深深的泥土里
如此珍爱以致于我彻底将它遗忘

有那么一天,有那么一次偶然
我失足跌倒于一片泥土
我发现我的爱裸露的性和肢体和无奈和无辜
(怎样向你描述我对我的爱情有独钟?)
我兴奋非常把它重新埋入泥土

我的爱如此隐晦,虔诚,潮湿
婉如缪斯的胡子

《湖上》

他们三个一起在湖中泛舟
突然一个失足跌进湖中
另一个试图把他拉回跌进湖里
第三个试图把他们拉回跌进湖里
他们开始为船难过,因为现在它孤零零一个了
他们担心它找不到回家的路
与此同时他们试图游回各自的家
这有点困难,因为湖是干的
他们几乎溺水而死

《无题》

我用乌鸦等待,乌鸦死了
我继承了几根羽毛和几声鸦鸣
我不知道我为何因此要写首诗
(莫非我入睡时不小心踩到了你的胡子?)
我本人富有得像首诗

我用诗等待,诗死了,恭喜你
(因为乌鸦的情节,你可以高枕无忧了)
我将带走我的一切
只留给你一撮灰尘做你的床铺

《西红柿》

我在画西红柿
它们满世界里跳啊跳——
理所当然跳到了我面前

我想它们躺着时比站着时性感
可是它们站着时比躺着时性感
它们不跳时应该最性感
怎样才能让它们不跳呢?

我照着它们如实地画了一只只桔子
我吃桔子时最有法子


【榜眼卷】
     
1.《仰望》(外二首)
文 / 王海云


我在深夜,仰望星空
我看见了天边最明亮的那颗
也看见了头顶最晦暗的那颗
它们同时照耀着我,也照耀着
孤独的夜空……

这个夜晚,只有我一个人醒着
这个夜晚,只属于我一个人
黎明,也是我一个人的

《脚手架》

脚手架只是用来站人干活的
脚手架上的人永远比楼房矮一截
他们像一群灰不溜秋的土豆
楼房修完了他们就滚蛋了

站在脚手架上的人朝下望
站在脚手架下的人朝上望
他们看起来都是那么的渺小……

总有一些土豆从脚手架上掉下来
摔成了青一块紫一块的土豆泥
和混凝土一起,砌在了城市的墙壁里……

《摘星星的人》

怜悯是你一生的的病
女人,诗歌和麻辣土豆丝也是

仇恨是人间血淋淋的刀子
你是我血淋淋的伤口

船沉了,桨还在,流水还在
庙塌了,僧还在,菩萨还在

今生,风吹着你,你驮着命,命押着你

想摘星星的人,一定是躲在最暗处的那个人
想看日出的人,一定是第一个醒来的人


2.《握着剪刀睡觉的人》
文 / 黄锡峰

她是一个留守女娃
又是个握着剪刀睡觉的人
一旦进入梦乡  一群群
凶神恶煞  牛头马面就会扑来
一次搏击中  居然刺伤自己
第二天迟到  被我请到办公室
她还是个只会用哭泣掩饰刺伤事件的人
可她胡乱包扎的伤口告诉我  
她又是个  必须刺醒自己  
才能逃离梦境的人

【探花卷】

1.《诗三首》
文 / 彭章喜

《巷道风》

巷道风钻入我骨骼已经多年,
如筑巢的翠鸟在编织夏日的蝉鸣。
身体的这把破琴只能弹岀颤音。
大山的沼泽地拔不出我脚步,
唉,这桩无头公案没处申诉。
我在湿漉漉的关节里抽出一截光阴。

《豆腐乳》 

泡得酥软的语言,
在两块石磨的咀嚼中,
吐出灵魂的风姿。
梦在沸水中沉沦,
被一碗卤水定型,
泼墨在另一方砚田,
沉淀,内敛,凝聚成一块陨石。
再剪一层稻草,撒上粗盐,
封闭空间,静静发酵。
酿制另一种美味,去诱惑虚幻人间。

《弹棉花》

腰弯得够低了吧,大木锤抵近,弹向虚空。
一声脆裂声。棉絮
化作蝴蝶飞岀万种风情。
一堆白色海水泡沫垒砌成白雪样轻浮。
我努力积攒意志,
暴发洪荒,将纷乱压磨抚平…
然后精雕细琢,
将一截朽木刻画成精华。
捻成温暖丝线拴住春天。
象披上铠甲衣抵挡寒冷剑。


2.《熬》
文 / 潘志远
  
白云熬雪。雪熬月光。月光熬夜
夜熬鹰

张开翅膀的夜,热血沸腾的夜
两眼炯炯有神的夜
锋利的脚爪
抓紧我的悬崖峭壁

3.《归途》(外三首)
文 / 白公智

在体内修路。每条路,都从前世修往来生。
夜深人静,我给它们起名字,
旱路、水路,九曲十八弯的断肠路,都有青瓷般
碰都不敢碰的名字。一碰,就碎。
路上长满野草。一有风吹草动,心里就发毛。
     
《底线》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打小遵母训,
一步一个脚印,往高处走。后来的路越走
越陡峭,我手脚并用,拼命往上爬。
当我疲累至极,躺下来时,秦岭成为唯一的靠山。
而汉水,像世界的底线,一直往低处流。

《一个人的战争》

左手矛,右手盾,一辈子都跟自己作对。
敌人埋伏在峡谷,伺机偷袭。看我
小心穿越时光,把日子攥在手心,分辨黑白是非,
然后大喝一声:缴枪不杀!我该不该
举手投降?该不该在天际,降下青天白日旗?
  
《投名状》

一把沉睡的刀子在体内醒来*。不手刃仇人。
久已习惯,于方寸间逆来顺受。而
西风步步紧逼,一把火,烧毁漏洞百出的命运。
猎猎风声,四面楚歌。我拔出刀子,
割下白发一缕,直奔年关,献给尊贵的大王。

4.《夏夜的悬崖》
文 / 小雪人

教堂敲响第十二次钟声
空调机滴落的水珠趴在钟摆上晃荡

无处安置
被饥渴咬去肉身的果核
掷出十四楼的窗口
弧线切割社会公共美学秩序

祝愿:你在黑夜的土壤里,遇见另一个上帝


5.《融:或一线缘》
文 / 顾胜利

欲浊又无。一些暖欲不敢贴合
一些埋在坊中的小雅和谷,得画,饮楚楚摇摆
九州澜沫,粒粒倾城。烟云茬口上,缘与安在

朴素一耸,酒牵顾盼,织网。年华:有理有据
鱼唇一线,咬住上江。由此被追溯的曲直典故
在埙声里隐

可见篱栏,可见庙堂,可见工笔叩山石
青瓷装着蛙鸣,也装新酒,与花期
脉脉眨合,却似风沙俯拍着,云裳背面的伶仃与凡胎
期许,至善。谁用并不陈腐的静寂,让一线缘遇,在肩上结灯?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7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