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天空充满禅色(组诗)

作者:邹晓慧 | 来源:中诗网 | 2018-06-03 | 阅读: 次    

  导读:签约作家邹晓慧新作。


《从山中找到色》
 
如果能从时间里拿掉分与秒
整整一天情绪像天空
安静的 空的 像孤独
孤独又象一条陈旧的木鱼
慢慢地敲打灵魂
 
一个有灵魂的人
总是心怀良药
疗治那些恬静的时光
后来 记忆从寺院里
从我单薄的身体里走出来
 
为什么我们不把空当成色
当成一场似水流年的艳遇
吟诵情诗 行走落叶路
清凉的风不吹我 喊我
我不答应 它就触犯我的伤口
 
如果能从生命里拿掉
忧伤,做一个出家的人
出门,踏青,远行,打坐
从山中找到色,从色中找到到风
让风打开经卷
从门里找到生……
 

《妙高》

戴上这串佛珠
你就成了一个把身体空出来的诗人
一个没有用完空虚的诗人
什么都没有了速度
穿过你所有物欲的情人

走进山林似乎想表白什么
寻访一座山  一寺庙
以一颗皈依的心灵
心静了 心宽了 检点下来
净洁的身体就是最好的贡品

戴上这串佛珠
很容易识破自已的虚慌
一个人在小节小行上守清规
才能体悟什么是无所故
万一走错了赶紧忏悔回头

日子还是那样要过下去
即便没有看见什么改变的痕迹
用手抚摸远山的青翠与安静
戴上这串木香佛珠
有时像做梦 有时像做事
 

《僧人的眼睛》

像一个禅字
与外界有关或无关无所谓
与污染有关或无关无所谓
听山林在说什么

不管尘世如何变化
一路只有清风明月相伴
那是无形有神的象形文字
那是僧人的眼睛

送人 像送走自已
出门 像出家
一直沉浸其中
心一境性

你有一只风笛从未吹响
你有一个愿望从未提起
轻轻放下的木鱼都睡着了
一切  都没有回音

每一天飘逸得如一片云
每一天淡定得像一座庙
没有生与死的日子
可以原谅一切……
 
 
《尘世》

在寺院里遇见你
唤醒了我心中久远的诗情
我愿是一个蹩脚的清僧
愿你是唯一的过客

寂静的寺院惊醒了一种声音
怕是没有人与我对话
美丽的温柔和淡雅的惆怅
成了心中干渴的痛楚

爱与情一天跟一天
没有办法与你和解
在外流浪久了的人
还会找到另一个家吗
经历了一切的人
就想放弃一切
再次回到记忆的寺院
你只留下空虚的香火
爱人绝对是好人
好人一般都远走去了天涯

天涯的尽头是无极
无极之处
我想应是佛境
不然这彻头彻尾的尘世
为什么总有人不食人间烟火

佛,只要一炷香火就行
人,只要一个知已就可以
 

《不需要》

不需要说的,一定
留在水墨上,或者
留在诗词上
不说,并不代表没有
一切花草树木
让春天去宽恕

不需要写的,一定
留在心里,或者
留在尘埃里
不写,也是一种写
一切定了或没定的局
让爱去宽恕

多少爱,像痛苦
浓了又淡,淡了又轻
像万事万物的轮回
像流水木鱼,经过寺庙
如果不小心
被佛主看见

我需要给佛主写封信
我想说:亲爱的佛主
什么是人世间的因果
经书是否与月光一样明亮
书画是否与山水一样美丽
诗词是否与心灵一样干净

春天再来的时候
我们不需要再打听烦恼的事情
一起劳作,一起流汗
一起热泪盈眶
一起眷顾这热爱的生命

 
《让天空装满花色》
 
我不叫你的名字
你也不要称呼我
风不说话
鸟不说话
让我们做一回稻草人
在清空的天空下蓝着
 
为什么不继续孤独
让安静的天空喂养寂寞
我说有常或无常
我说寂寞会滋事 会别离 会怨憎
你就会执念 你就会反常
 
为什么不热爱身体里那血脉相通的隐痛呢
为什么我们不能完成一次惊心动魄的蝶变呢
 就让花色开在稻草旁边吧
通向天空 通向天堂,或重生
而出家之后
那门的法则
是时间里的经心
 
如果能从俗世里拿掉
污尘,做一个沉默寡言的人
把所有的虚名浮利倒空
把所有的陈词滥倒空
让天空装满花色、松月、鸟语、星光----
从安静中找到回声,从回声里找到幸福
 
 
《安》
 
当我们安静下来
很容易看清孤独的自已
忧愁不必预留 不必测算
无须理解决 无须再说什么
天涯到处都是伤心事
 
这些零乱的脚印 多么需要
修行 我站在尘土中
目光迷茫 深陷孤独
我知道你也要经过这里
一样的焦虑 不安 忐忑……
 
如果思想再深入点
就能看到这世道的疼痛
这世上是不是有一种叫空的东西
一切烦恼都不是烦恼
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
 
我们伤不透彻 醒不彻底
怎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呢
假如真有另一个世界
我愿提前到达
免得尘世太拥挤……
 
 
《道》
 
我们从哪里来
我们又到哪里去
莲花就是标志
其实佛离我们不远
 
从凡夫到佛境
要经历五十二个阶位
十信、十位、十行,每走一步
都有一棵菩提树生长在心中
 
一花一世界 一叶一如来
千年的诗意不出走
什么地方留下我的手温
还有什么生长在你的心
 
如果今天雨已来过
我们就看参道的流水或风水
如果今天阳光也来过
就让我们一起接受佛光的普照
 
一传十 十传百
一切事理都可以大彻大悟
愿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
断绝人间一切烦恼妄想
 
我们从哪里来
我们又到哪里去
那些说道的手印
能否为芸芸众生指路…… 
 
 
《缘》
 
我的缘不够
我的缘不尽
在有情与无情之间
我们求什么
我们又想得到什么
一尘不染的只有内心
多情就是佛心
 
深山寂寥了多少年
溪水又流经了多少年
过往的人们如流水
只有木鱼超度如真经
山就在它的旁边放风
风也在它的旁边放生

生命的真相是什么
只不过是灵魂轮回流转
生生死死的历程
流水一样的人们啊
为什么平常没有修持
却在今天有生死交关的一念
念佛、忆佛、见佛、闻佛
全都是为了一个境界
 
有一个世界
叫极乐世界
那里有一尊佛
叫阿弥陀佛
空本无空
能否看破
放下此生一切人我是非
全凭我们自已的修行
 
如果真的做到了
即使你不是出家人
也一样有感应
只要你是安静的
每个人都可以是佛
只要你心中有缘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寺庙 
 
 
《醉生》

我以后不再爱别人了
不会,再也不会
一端是乱发 另一端是风
我们的关系不必再拉扯

如今 我们都成了木头人
不准说话   
不准做小动作
我们从来不知道从哪儿开始爱
也不知道从哪儿结束

我们都忽视了世道
流行性的乱发正在扩散

向往寺院的情绪容易被感染
感冒如又长又乱的染发
如你的肩上
一甩一甩的
如香火围着你摇摆孤独

我本应该剃度
与木鱼一起游离红尘
但我却在潮湿的小酒馆
独自一杯接一杯
喝无聊的烈性酒
慢慢地忘记过去做过什么

如同醉中的失忆
仿佛每件事都曾用酒曲发醇
包括你 包括我
包括众生 包括虚无 
  邹晓慧:现居江苏常州 出版诗集《纯粹》《回归》等多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在《人民文学》《北京文学》《花城》《青年文学》《十月》《钟山》《星星》诗刊《诗选刊》等百余种文学期刊发表大量诗歌作品。入选多种中外选本。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邹晓慧的诗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张作梗诗九首

    张作梗,男。祖籍湖北。现居扬州。1980年代中后期开始文学创作。主要以诗歌为主
  • 郭毅:蝴蝶辞(组诗)

    郭毅(1968.2.17——),四川省仪陇县人,当代诗人,大学文化。曾在部队服役30余年,陆军
  • 回乡记(9首)

    乐冰,生于安徽宣城,1990年移居海南创业,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海南省诗歌学会副
  • 《2018四川诗歌年鉴》

    四川是中国现当代先锋诗歌的重要版图,正是这方充满了多元和神秘文化的水土培养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