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瑟瑟自选诗二十首

作者:周瑟瑟 | 来源:中诗网 | 2019-08-30 | 阅读: 次    

  导读:我不断感恩的也只是生活本身——诗人周瑟瑟自选诗二十首。


穷人的女儿
 
在高高的蓝天下歌唱
蓝天越来越近
穷人的女儿,越来越温柔
身后的羊群洁白
正如伴随她多年的爱情
移向温暖的草原深处
平和的心情缓缓展开
三月的风吹动了花草
让我看清了她的美貌
善良的意图,淡淡的忧郁
从单薄的衣裙上闪过
这是多么平凡的日子
穷人的女儿在歌唱
我无限热爱的只是穷人
我不断感恩的也只是生活本身
 
1985年
 
 
洞庭湖一带的女子
 
洞庭湖一带的女子
喝着喝着水
就叫了一声哥哥
 
多美的水
多美的水鸟
服饰洁净
心比天高
在故乡自由飞翔
 
洞庭湖一带的女子
把水与水鸟
都叫做哥哥
 
1987年
 
 
和一匹马相处
 
思想的缰绳系在心上
谁能驯服我
谁就是主人
谁就是马的一部分
靠内心的影子渡过河水
为穷人运送金子
为地主运送黑脸强盗
一个智者远离人群
借助我的哀鸣传达良心
传达日出的声音
 
1989年
 
 
鹧 鸪
 
森林里的隐士,我睡梦中的过客
这真实的写作得不到你的应和
 
你沉闷的呼叫穿过了丛林和昏暗的午夜
我的惊慌从书页弹跳到树梢
 
假如我不从诗行里脱颖而出
你黝黑的身影带不走我今夜的呻吟 
 
秘密的梦呓,河滩上疾行的趾爪
短小的翅膀把影子投靠到我的额上
 
仿佛羞愧的布道者,比梦呓更秘密的鹧鸪
比我的双眼更黑的收缩和飞旋
 
我的扑倒激起森林的风暴
我是一个笨拙的猎手翻过了山岗
 
我分不清你是在逃跑,还是不真实的诱导
我的追随是抽象的,又恍若一梦
 
我脱下黑夜的睡袍,把心跳数了又数
我不是使者你更不是神秘的君王
 
这曲折的距离为何把你我阻挡
我渴望的只是你的气息,只是你断续的叫唤
 
我的幻觉把你悬到了半空
你短暂的飞翔被我的心绊倒
 
我不是幽灵,你不是空想
你的孤寂是岩石的滚动,但不发出嘹亮的歌唱
 
我只是诗歌的穷人,你是理想的寒士
我只是在文字里找寻,你在阴影里躲藏
 
一个是青春的忧伤,另一个是暮年的感动
在遗弃的森林里我抱紧了鹧鸪的翅膀
 
1993年
 
 
菜花开
 
菜花开在后院,我心中喜悦
菜花悄悄开,我慢慢发觉
我正在变老,变得比少年时老
 
黄的菜花让我喜悦
白的菜花让我喜悦
紫的菜花让我喜悦
 
聒噪的虫子卷曲肉身
它们与我一样充满了喜悦
后院的菜花仿佛年幼的少年
有的低着头,有的抬起头
 
我坐在书房里一天天变老
菜花来到我面前,邀我到后院
与它们一起低头,然后抬头
小声问我:喜悦吗你不喜悦吗?
 
我是喜悦的,因为我与你们在一起
 
2007.8
 
 
屈原哭了
 
很多年我都是携妻带子从汨罗下火车,天色微暗
很多年我都是从黎明的汨罗江上过,江水泛着泡沫
 
每次我都看见屈原坐在汨罗江边哭
我不敢低头,我一低头酸楚的泪就会掉下来
那几年我活得多苦啊,现在境况稍有好转
 
但内心还是不能忍受屈原坐在汨罗江边哭
我一下火车,他就跟着我,要我告诉他《离骚》之外的事
我吱吱唔唔只是叹息,“我想念故乡的亲人
我想念在江边哭泣的你……”
 
除此,我不能抱怨人生多险恶
家国多灾难,我只能默默从汨罗江上走过
像所有离家的游子,我红着脸在故乡的大地眺望
 
我看见死而复生的屈原
我看见饥饿的父亲代替屈原在故乡哭
他终于见到了漂泊的骨肉,儿啊一声哭
 
一声屈原的哭,一声父亲的哭
把我泛着白色泡沫的心脏猛地抓住
我在汨罗迎面碰到的那个长须老头,他是饥饿的屈原
我衰老的父亲,泪水把脸都流淌白了
 
2006.3.12
 
 
咕 咕
 
我听见故乡在我脑袋里发出咕咕的叫声。
水塘在咕咕叫,
枯树在咕咕叫,
菜地在咕咕叫。
不叫的是蹲在地里的青蛙,
它双眼圆眼,好像得了幻想症。
不叫的还有躺在门板上的小孩,
他在玩一种死亡的游戏,
只等我一走近,
他就一跃而起把我扑倒。
 
2009.10.15夜
 

蟒 蛇

它的气味一日三变。
此刻有尖刀的气味,挺立起三角头,
清晨它整个身体散发出面包发甜的气味,
再过片刻,它要么更加疯狂,
要么昏昏入睡。
 
我听见它打呼噜。
嘴里流甜蜜的汁液,
发出婴儿叫妈妈的声音。
这就是蟒蛇,我所喜欢的凶猛的动物。
 
它听我的叫唤。
我叫它更凶猛,
我叫它吐出鲜艳的舌头。
 
我抚摸它尖硬的头,
说:天寒地冻,不要摆动。
它缩回到桌子底下,
腹部紧紧缠着我的大腿。
 
我心生怜爱。
我喜欢看它滋滋吐出蛇信子,
冲我猛扑而无从下口的着急的样子。
 
果然它咬住了我。
这是我所期待的。
我期待它的毒液流遍我全身,
我期待我的骨胳更松软,
而我善良的心更坚硬。
 
它凶猛的品质咬住了我,
我一边翻阅弗洛伊德,
一边抚摸我喜爱的蟒蛇,
此刻它美好的毒液正慷慨地流遍我全身。
 
2009.11.9夜
 
 
私有制
 
私有制的早晨,
我拥抱朝霞,拥抱朝霞粗壮的腰身。
私有制的中午,
我制止了打鸣的公鸡,制止了它惹事生非。
私有制的夜晚,
我拒绝睡眠,拒绝睁眼说瞎话的梦境。
 
私有制穿着可爱的花衣,
我爱上了穿花衣。
私有制梳小辫,
我爱上了坐在梳妆台上高谈阔论,
手执一把钢牙交错的锯子。
 
私有制占据了我家厨房,
我围着一条围裙扮演莎士比亚。
私有制跑到我家阳台上,
我赶紧拨打110,喂喂喂有人要跳楼。
 
私有制制造了一场虚惊,
我额头上的冷汗是它的证据。
私有制夹起了它的花尾巴,
我脚下踩着的尾巴却是一条毒蛇。
 
私有制正是我精心喂养的毒蛇,
它钻到我的被子里,口里吐出美妙的蛇信子。
私有制美得如此光滑,
好像除它,这个世界只剩下一根草绳。
 
私有制的睡袍,
穿在私有制的肉身上,
私有制的激情,
只发生在私有制的裤裆。
 
私有制的水管里冒出白花花的水柱,
私有制的庭院栽满了私有制的树苗,
其中小部分对我点头哈腰。
 
私有制的沐浴,
私有制的指责,
私有制的月亮照亮肮脏的小道,
而大道上的裸体却无人照料。
 
私有制的快言快语,
它指责你居心不良,
它笑话你脖子上的黑痣像一个强盗,
而实质上你一直围着一条好看的围巾。
 
私有制的谎言,
衬托了你深藏不露的舌头。
而私有制的赞美,
暴露了我内心的哈哈大笑。
 
一切都是私有制,
一切都是光滑的淫欲,
此刻私有制盖着一床厚被子,
把它尖尖的三角头枕在我的大腿上。
 
2009.11.20.夜
 
 
林中鸟
 
父亲在山林里沉睡,我摸黑起床
听见林中鸟在鸟巢里细细诉说:“天就要亮了,
那个儿子要来找他父亲。”
我踩着落叶,像一个人世的小偷
我躲过伤心的母亲,天正麻麻亮
鸟巢里的父母与孩子挤在一起,它们在开早会
它们讨论的是我与我父亲:“那个人没了父亲
谁给他觅食?谁给他翅膀? ”
我听见它们在活动翅膀,晨曦照亮了尖嘴与粉嫩的脚趾
“来了来了,那个人来了――
他的脸上没有泪,他一夜没睡像条可怜的黑狗。”
我继续前行,它们跟踪我,在头上飞过来飞过去
它们唧唧喳喳议论我――“他跪下了,跪下了,
脸上一行泪闪闪发亮……”
 
2014年
 
 
洗衣机里的小孩
 
小孩的头发
在旋转
小孩的脸
弄脏了的脸
在旋转
血在旋转
眼睛在旋转
先是一层层细致地
剥掉衣服
再剥掉皮肤
小孩细嫩的肉
在旋转
清脆的骨头
呼呼在旋转
灵魂停顿了三秒
被骨头卡住
接着旋转
黑暗在黑暗深渊旋转
光明在光明之中旋转
小孩的妈妈在旋转
小孩的爸爸在旋转
小孩的爷爷奶奶在旋转
一个小孩
一个偷偷翻进
洗衣机里的小孩
准确无误地
碰到了死亡的开关
疯狂的旋转
听不见世界
任何哭喊的旋转
红色的血浆与骨头
也不能让洗衣机停止的旋转
将一个小孩
还原成
另一个形状的物体
 
2016.3.14
 
 
鹿园春秋
 
园子变化不大
鹿角在里面晃动
我看不见鹿群
它们换了新面孔
老面孔隐藏其中
像我的父亲
静悄悄站在远处
我看不见父亲
但父亲能看见我
我搀扶着妈妈
走向梦中的鹿园
我们一家人
在落满松针的树下汇合
鹿向我们奔跑过来
我半跪下
抚摸它的脖子
鹿伸出舌头舔我的下巴
热呼呼的鹿脸
贴上了我的右脸颊
它枯瘦的四肢颤抖
脚下的草正在转绿
到处是温良的眼睛
鹿的性情在空气里扩散
我搀扶着妈妈
走出了鹿园
 
2017.3.21
 
 
去长白山的人

相邻的登机口人声涌动
广播里的女孩
在重复提醒
前往长春长白山的旅客
前往芒市的旅客
前往上海虹桥的旅客
前往南昌的旅客请注意
你们各自的早班飞机
隔着玻璃幕墙
晨雾擦来擦去
请你们找到各自的入口
我分辨不出哪些人
是去长白山的人
你们这么早起床
去长白山做什么
长白山雪花纷飞
天池水怪冒出一个头
消失不见了
我祝愿你们去长白山
见到我喜欢的水怪

2017.3.25
 


 
下午就要离开家了
我收拾床铺
伸手摸到软软的蛇
它蜷曲的身体突然散开
哦妈妈
我摸到了你的皮肤
另一个世界的凉爽
蛇通人性
妈妈生前在衣柜里
与一条更大的蛇相遇
她认定那是父亲的化身
我要离家了
这条温和的蛇
向我抬起头
我哇地一声哭叫妈妈
哥哥在微信中
叫我放一床棉絮
到旧屋里去
他说留下蛇守屋
不要让它走了
家蛇是自由的
它可以在屋里
自由进出
 
2017.4.4
 
 
吐火罗语
 
过了年后
我会说吐火罗语了
我自己也不明白
为什么会有此奇迹
我的舌头
好像发生了变异
早晨起床后
我会在书房
独自练一会儿吐火罗语
此事正在改变我
我想今年该着手
排演《弥勒会见记》
如果季羡林在世
鲍威尔在世
死语言学家林梅村在世
我就邀请他们
来我的书房
一起排演
一起说吐火罗语
 
2018.02.28
 
 
人 马
 
每个人小时候
都有一双马的眼睛
睫毛巨长
盖住了整只眼睛
我静静地站在那里
看大人们
有说有笑走过我身边
我不为所动
我像一匹马
似乎没有看你
但我心里把你
记住了
长大之后
我认得出
我看过的东西
 
2018.05.05
 
 
白云监狱
 
在墨西哥
随处可见古老的教堂
我们的车停在红灯下
远远看见前方高耸的尖顶
——那里是教堂吗
——那里不是教堂
那里是奇瓦瓦市的监狱
犯人们住在尖尖塔顶下
白云环绕,阳光暴晒
附近教堂的钟声敲响
他们吃着牛肉和辣椒
在高原监狱里一天天祈祷
 
2018.10.25
 
 
东营往事
 
1993年冬天
我穿着鸡皮外套
来到黄河入海口
坐在东营街头
风吹山东煎饼
我第一次生吃大蒜
舌头辛辣如尖刀
天亮后我上了一辆大巴车
本地几个小流氓抢了我的密码箱
里面有一本我的处女诗集
又被我抢了回来
我又高又瘦
留着一头披肩长发
大巴车沿着黄河向友人的村庄行驶
我仿佛一路昏睡到今天
估计本地小流氓已经把我忘记
我们都已经老了
我故地重游
渴望与他们再次重逢
 
2019.06.14
 
 
黄河边的孔雀
 
黄河入海口
一只大铁笼子里
关着孔雀一家人
它们正在迎接
夜幕低垂时的恐惧
我看不清它们清秀的面孔
它们焦急地走动
像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
但又说不出口
暮色里的孔雀
像婴孩弹跳着
发出无端的尖叫
我害怕它们因为害怕
挣脱铁笼子
从后面扑过来伤害我
黄河流入了大海
孔雀一家人
它们干枯的喉咙
渴望黑暗的滋润
 
2019.06.17
 
 
求 雨
 
有人从龙王庙里抬出龙头
有人只求后羿射日
雨终于降下来
玉米的孕期已经过了
雨下在我身上
显然是白下了
我如果能代替玉米怀孕
求雨的人
看到我该多高兴
 
2019.08.09
  周瑟瑟,著有诗集《松树下》《栗山》《暴雨将至》《犀牛》《鱼的身材有多好》《苔藓》《世界尽头》等,长篇小说《暧昧大街》《苹果》《中关村的乌鸦》《中国兄弟连》(三十集电视连续剧小说)等,以及《诗书画:周瑟瑟》。曾获得“2009年中国最有影响力十大诗人”、“2014年国际最佳诗人”、“2015年中国杰出诗人”、《北京文学》“2015-2016年度重点作品诗歌奖”、“2017年度十佳诗集”、《北京文学》“2017年度优秀作品诗歌奖”等。主编《卡丘》诗刊。编选有《新世纪中国诗选》《中国诗歌排行榜》《那些年我们读过的诗》《读首好诗,再和孩子说晚安》(五卷)《中国当代诗选》(中文、西班牙语版)等多种,曾参加哥伦比亚第27届麦德林国际诗歌节、第七届墨西哥城国际诗歌节。现居北京,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北京诗歌出版中心主任。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