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历史的深处

写在香港回归祖国之际

作者:周孟贤 | 来源:本站 | 2012-06-08 | 阅读: 次    

  导读: 我把所有的企盼
化作两眼的翘望
我把所有的隐痛
凝成双眉的忧思
香港啊
你可知道
我已做了百年的梦
每个梦都做在你的身上
我心中的洪钟
整整倒计了一百年
我用生命的晨露和

我把所有的企盼
化作两眼的翘望
我把所有的隐痛
凝成双眉的忧思
香港啊
你可知道
我已做了百年的梦
每个梦都做在你的身上
我心中的洪钟
整整倒计了一百年
我用生命的晨露和夕辉
兑走一天天的光阴
我每天枕着《中国通史》
追溯着满是苔痕的时光
默读你的史前文化
默读你的悠久和辉煌……


香港呵
你可知道
我的鬓边春华落尽成飞白
我的脸颊红润褪完现憔悴
多少个年头多少个夜晚
我酒入愁肠
化作滴滴相思泪
泪水打湿了月夜
打湿了独自外出的身影
我徘徊在寂静的摩罗街
似闻车声炮声哭喊声
声声翻入耳
阵阵痛心坎
痛心坎呵转身回
步入庭院倚西楼
我痴看黄叶拍地
我卧听小草抖翠
忍看寒云入窗冷气绕梁
谙尽范仲淹的孤眠滋味……
多少次我轻问香江
你一夜流走多少灯影和喟叹?
流走多少尊严和屈辱?
多少次我仰看苍天
天在墨色中隐得很深很深
谁知晓呵
王朝的腐败
米字旗的狰狞
痛了我那后院的幽兰
痛了我那前额的愁绪
寸寸柔肠
盈盈老泪
一腔愤懑浑身感慨
向谁诉呵向谁寄……


香港呵
你可知道
每到杨柳堆烟翠叶藏莺的初春
我关紧门户拉上帘
闭上眼睛囚禁晨晖
不敢看春景中的蜂蝶和楼宇
总觉得山野的色彩
残疾了缤纷
总觉得巷陌的百姓
残疾了笑容
总觉得年年阳春三月
内伤了我的心
香港呵
你可知道
每逢芭蕉转黄虫鸣淡出的暮秋
我忽而门掩黄昏
耳听嘶叫的乱蝉
忽而斜倚斜阳南望南海
咬牙又切齿
切齿又咬牙
怒火一团冲出胸口
直扑一纸丧权辱国的条约……


香港呵
请回答我——
那雪压枝桠
颤抖不止的老树是你吗?
那霜打秋叶
滚动泪珠的寒露是你吗?
那海浪上的呼号
那山谷中尖啸的朔风是你吗?
可记得我曾怀抱着你
用中国地图为你取暖
与你同眠在长城烽火台上
同眠在千万人的心中
可记得你我踩着珠江的浪花
和水鸟一起追赶悲怆的古风
可记得你我踏着南海的浪涛
深入史海作一次钩沉——
早在秦始皇时期
香港由南海郡番禹县管辖
随着皇朝的嬗变与相继
香港又隶属东官郡宝安县
隶属州东莞县和新安县
记得那天我俩遥望太空昂首明月
我抓一把星星闪烁一段史实——
秦汉之后
香港成为中外海上要道
唐朝中期又成为重要军镇
历史的车轮途经明朝时
那水师出巡六汛
其中五个都在你香港……
可记得呵
我和你一同辨认——
南宋小皇帝赵赵的足迹
一同倾听文天祥
吟在零丁洋的千古绝唱?、
可记得呵
我曾和你一起回忆——
元末明初
日寇曾兽一般嘶咬沿海地区
掠夺财富抢劫阳光
16世纪初葡萄牙殖民者
曾在青山葵涌大屿山安营扎寨
蚕食春天鲸吞缤纷
17世纪荷兰殖民者
穷凶极恶张牙舞爪
将新安县一口吞噬……
到了19世纪40年代
英军制造的沙田惨案和沙基惨案
永远记载侵略者的残暴
记载那殷红的枪刺——
高挑着百姓的生命
高挑着出血的太阳……

可记得呵
我俩一起走进时间隧道
一起随着历史的风云
袅袅腾空又安然栖落在古城墙上

看昏庸的道光皇帝在颤抖
看李鸿章在洋人面前“抖”出

9 7 3 12 4 8 :
  
责任编辑: 周占林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下一篇:海上追月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若离诗作20首

    若离:诗人,作家。华语诗歌春晚爱心形象大使,中国诗歌春晚首任形象大使,国际诗歌游
  • 90后 追求诗意与创造

    郭栋超,1962年出生于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乡村。现为国家公务员,研究生学历,河南作
  • 90后你诗中的情趣年轻

    郭栋超对中诗网90后大展的评论
  • 灵性是创作的动力

    郭栋超,1962年出生于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乡村。现为国家公务员,研究生学历,河南作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