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准备好了一切(组诗)

作者:周孟杰 | 来源:中诗网 | 2018-02-03 | 阅读: 次    

  导读:签约作家周孟杰新作速递。

照片 周孟杰.jpg
 
  周孟杰,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全国公安诗词学会理事,鲁迅文学院第23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全国公安文联首批签约作家,中诗网首批签约作家。 
  在《诗刊》《星星》《诗歌月刊》《诗选刊》《文艺报》等刊物发表诗歌八百多首,出版诗集五部,诗歌入选《中国当代诗歌精选》《2014年中国新诗排行榜》等六十多种文本,曾获第二届金迪诗歌奖,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一等奖等三十多个奖项。
————————————————————————————
 
大雪倾城
           
大雪倾国,小雪倾城,若再小可倾一人
雪一层层把灯光压低
把人群呈现旷野,把她们一一变成雪人
看吧,小小雪人
配的上尘世的爱与洁白
乡下,刚刚离世的亲人扑倒身子
干净的雪踩着人迹前行
村落暮色未临,墓园大雪已满
那个呼天抢地的人
被孤零零扔在山野上,她随时都在
飘成一片雪
 
巨大的雪带着白色封条
最初封住一个人的哭
最后封住一群人的泪
抱着墓碑死也不离去的人,大雪始终无能为力
 
 
 
她想飞走
她活于地上七十载,已无甚留恋
她彻底想飞
她听见远处的雪和鸟拍打翅膀,她与它们
是失散一生的亲人
现在必须相认
今日奇寒,满眼的泪水早已冻结
她不祈融化
她胸口的绝望是座冰山
不再愤愤不平
她一生忍受,一忍再忍
七十岁了,她才发现
她仍身轻如燕,像最初那个少女
向往云端
 
 
天始晴                   
 
它在天上,我是看着它消失的
一点点被遮蔽,被带向人类的盲区
那时,夜是冰冷的石头
碎石四散于天下
我仰头时,是一个绝望的孩子
天空替我发出悲鸣之声
在枯枝和寒风的摩擦间
明灭的光芒慢慢重回星辰的躯体
 
我看得见的一切,将继续存活于眼中
它的消隐和浮现,依然挥之不尽
像绵延的绝望,没有结尾
很多时候,我想用半个中年对世界绝望
再用来世一夜夜复活
 
 
冰瀑
         
沸腾从水中剔除
喧哗从瀑上拿走
把我从山顶劈下来,神呵---
我已供奉于祭台
 
静息,闭目,风摇晃的法术啊
 
瀑布在寻流淌
上苍在寻人间
我在寻肉身
 
静寂,泪滴,风无边的法术啊
 
 
  浣洗                      
 
注定用一年的浣洗,把自己
从尘世里救上来,注定用一年的流水
把灰尘从头洗到脚,注定在孤独的某个章节里
领会古意,发忧愤,心不死
河水每日在凝结自己,用流水的铠甲抵抗
寒冬,这像一个人
注定他头顶寒霜,不屈于凛冽四伏
 
昼长夜短或昼短夜长,落在他身体里
皆一样,注定他在黑白
和白黑之间,与自己纠缠不清
 
撕日历若撕流水
撞大运若撞南墙
在今天十七时的落日里,他吹着口哨
像寒风吹着门缝
一样响
 
 
离别的路口皆满寒风                       
 
傍晚,交错的车流里
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子,独自言说,旁若无人
她如此专注,对一个我不能
看见的人倾心交谈
从表情看,她是讲给亲人恋人寡言的父
母亲,或是儿女
风吹至大街尽头又吹回来
所有风都向她一人吹
街道上,躲避寒冷的人
来去匆匆,只有她在冰天雪地
无动于衷
“可怜啊,儿子跳楼后,她就疯了”
橱窗里的人探出头叹息着
女人站在路口,呆望着将雪未雪的天空与楼顶
她也许看见儿子正穿过寒风
正变成雪花
一片片飘下来
 
 
小寒夜
               
雪未落,城市的灯盏焦躁不安
雪一直未落,所有的灯火纷纷熄灭
 
夜空无大错,不知归路的只是大雪
落在南北国,唯独不落
我所在的祖国的腰上
那里有群山的腰带,有不松不紧的河流
大雪不知,一个雪乡人有无端的哀伤与自卑
 
大地备好一切,松针与屋顶,暮色与沉静
备好光滑的街道和回环的梦境
那些要在大雪里埋种子的人
刚刚争执完毕,他们意见合一
把誓言和白头奉献一场落雪
 
小寒之夜,寒风小声吹
像远处漫来的争吵,一定是酒后的某人
与内心发生了争执,与自己无法达成谅解
一口酒气表明
小寒寒心,大寒寒身
 
雪未落,夜站满旷野
雪一直未落,夜远走他乡
 
 
大雪有灵
               
雪不会遂人愿:大雪纷纷,大雪封门
它在为出行人留退路
为归来人留归途
人们呼声越切,它越不乱自我
一片一片,急缓有度
像一个心中有数之人,揣度自我
大雪有灵,它就看见自己灾祸频发:撞车;坍塌;雪没山河;白首分离
它在努力
为得意之人下得意,为失意之人落失意
它的努力是有灵的
 
站在雪地上,看雪如尘
没有谁允许,我瞬间白头;没有谁降厄运,我滴水成冰
只是我愿意,在愁苦的世上,为小爱动容,为大死落泪
 
现在,我无法确认
一场漫长大雪,下的从容还是迫不及待
 
 
割芦苇的女人                 
 
河道的寒风,水波一样流淌
零下十五度,今冬最冷的三九天里
几个女人在晃动的芦苇丛中
背着轰隆隆的割苇机割芦苇
她们很专注,脚下的污泥淹没至小腿
飞扬的芦花迷了眼睛
锋利的苇秸割破手指
 
这某个周日的清晨,太阳升起前
她们已割倒一大片,留出足够盛下
更多阳光的场地
 
寒风时急时缓,吹发白发黄的苇絮
吹一群衣着褴褛的人 
 
 
祈愿                   
 
我愿大寒不寒,冻死所有病菌与害虫
但勿冻粮食、菜蔬、一个冰花男孩的头颅
道路冰冻也不跌一跤。我愿白雪开始孵化
把凛凛月亮孵出毛绒绒的身子
让孤苦不再无边无际
我愿你的喃喃自语,皆是欣欣之色
无凛冽把旅途翻卷,无迷途使人困顿
我愿阳光在你身上停留更久
影子一半苏醒一半融化
像沉默的雪人,心头暖阳返照
唯有自己与寒冷相互拯救
大寒不僵,必有后福,我愿修心者身怀大道
寒去之日,阳气返身
他们蔑视的生死纷纷落地,我愿看见
每粒种子都背负魂魄
心存善念的亡灵,停止聚集,四处扎根
我愿它们窗花般伸展,有深层的描摹
与生长,我愿发芽的籽粒,终有一颗
回到我的躯体
打开腐烂而期待太久的绝望
 
 
大湖听雪
                 
听过的雨,一定会有另外形式再次显现
比如流水,枯竭,冰冻;比如现在
纷落的雪
 
听只是心之赋形
是目盲,耳聋,嘴衲的再次补充
而现在,我潜着身子,听大风与大风
细小的差别
听落雪与落雨是性格不同的两个人
听一小雪与一场大雪
相隔半个朝代
 
跟满湖的风跑时,我在冰滑的湖面跌倒
或折短腰身
傍晚,我会收拾起变形、生死、持久的耐心
把它们聚拢回我的体内
 
大湖上,雪会源源不断落下
那是飞回的白鹳的羽翅,是它们
来不及飞走的投生,来不及
躲闪的灯火,人群,生灭
有些我能认出它们,而另一些
要用我的新生与重塑的肉身
才能一一熟识
并拥抱它们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村事:霜花四溅(组诗)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