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的掌心都有神的暗示(组诗)

作者:周孟杰 | 来源:中诗网 | 2017-02-08 | 阅读: 次    

  导读:  ,全国公安诗歌诗词学会理事,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山东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二十三届高研班学员,山东省十七届高研班学员。全国公安文联签约作家,中诗网首批签约作家。
  在《诗刊》《星星》《诗歌月刊》《诗选刊》《文艺报》《诗潮》《中国诗人》《中国诗歌》等刊物发表诗歌六百多首。出版诗集五部,诗歌入选《中国当代诗歌精选》《2014年度新诗排行榜》《2015中国诗歌年选》等六十多种文本,多次获奖。

IMG_20170205_173602[1]_副本.jpg

 

雪花的掌心有神的暗示
               .  
诵经累了,他就仰望天空
浮云为经的天书上,有隐身的佛陀
神们诵经累了
也这样俯视他

他常看见远处的冈仁波齐峰
冰雪的宫殿里
有神向他挥手
转山时,他就磕下一万八千个等身长头

雪是山口的风马旗,夜里祷告时
风就扛着旗子下山
在他身上成白色城池

雪花的掌心握有神的暗示
他夜想玛吉阿米时
清晨的僧袍上
就有神抚过经卷,念人间的印记

扎什伦布寺
                  
那天,透明的空中阳光灼热
山风把山鹰的翅膀吹开就不见了
一个穿褐衣幼年僧人
推开院门也不见

我把经筒转过一千次时
依旧想着晚餐的烤藏香猪
清冽的拉萨啤酒
于是,我又将经筒转了一千次

现在,我已不记得那时更多细节
记得那个幼年僧人
从白经塔后面走来:
扎西德勒,你把经筒转反了

 

南山雪

雪将消逝,如风吹水,南山于
今日矮下三分。寒阳照过的

落融雪,一滴一滴
敲大地的木鱼

风长过三丈就难调头
闯入佛堂

寒立、呜咽、掀动幡帐、如人下跪
一切在远去,寒风过道场

禅寺暮色沉陷
下山人群在连绵台阶之后

消融于山外的漆黑

 

归鸦的鸣叫沉寂下去
我踏过寺院残雪的章节

诵经堂晚祷的刚刚开始

 

大寒拉门闩           

寒冷大开杀戒,你看虫子都死了
你看没死的也死了一样

寒冷大开门扉,你看能回的都回了
去了三年的母亲,又回了梦里

大寒拉门闩
不是大门,二门;不是房门,卧门
你在门外就莫进了

大门关风雪,大门开金锁
大门开了,死去的虫鸣会苏醒
走远的娘依然有唤声

大寒日,害怕太冷害怕不冷
害怕无雪害怕大雪
害怕黑夜被冻住,害怕白昼化不开

大寒日,乱翻《全唐诗》
读道大寒山下叶未生,小寒山中叶初卷
我朗不出声
你看我的舌尖冻住了                      

 

新年禅寺见

我着旧年僧衣,祷新年
诸事顺遂大吉

点点灯烛,有人拨亮,有人掐灭
有人把风吹落的一叠纸符
重新压上祭台

经卷诵读声,有波浪之,有山风之
一个年僧人一遍遍

小心翻动
写满经文的厚卷

禅寺钟声向天空跋涉
面已高楼林立
无路可去的人,只能向天上走

祈福的人都头戴雪白口罩
从黑色霾都来的人
口罩都质地精良

一列火车踩着冒火的鞋子
                      
一条铁路不困顿,不饥渴,只腰酸背痛
不发芽,不结籽,只运送收成
不厌冷,不惧热,只热胀冷缩
一条铁路只承认被铁脚板踩过
被铁嘴亲过
只承认铁磨铁

一条铁路不牧羊,不生草,只驼运牧草
不返青,不枯黄,只连接青黄
一条铁路不承认羊群的蹄子
铺天盖地踩过
被羊尿湿过
只承把大漠踩破了

一条铁的路在瘦弱下去,它是光阴的
一根直肠
日子轰隆隆就排出去了

一列火车踩着冒火的鞋子
着急地奔过之后
风在山顶布置了一切
将有十万枚雪花的快件追随车轮
其中一个锈蚀的魂魄
归途吭吭作响

 

霾论

我说的是口罩,不是嘴
我说的是泪,不是眼睛
是咽喉疼,不是嗓子;是肺癌,不是呼吸器官

我说的是目障,不是黑夜
我说的是弥漫,不是孤烟
是天际失陷,不是攻城;是大地无路,不是拔寨

是祖父吸,父亲吸;儿子吸,孙子吸
是愚公吸,智叟吸,子子孙孙
无穷匮也
是中国好呼吸,是开门大吉吸

 

城日            

山水之城,遍地泼墨
一副绝妙山水
留白那是纸上的事

今日已无处留白
现在,小城墨迹不退不减
流动、粘稠、均匀
如上等好墨慢慢晕染

人在画中游
人成画中仙
今日,小城仙境里人人得道

小城之霾日
所有人惰于谈情说爱
所有嘴巴都牢牢闭住

落日依旧是穿红衣少年
                            
风吹三遍,黄昏就把自己准备好了
所有逝去的云朵都叠在一起
如一张洁白的面膜,可以看出
天空灿烂以后细致的褶皱

其实,夕阳依旧是个红衣少年
含着一棵羞涩青草,嚼着
忧郁的困惑,现在,我们一起望过去
它依旧是无限好的那一个

此刻,这个少年在远远奔跑
我还陷落时间的湖心,与漩涡周旋
等岸一寸寸靠近,黑夜的身体
将有一个个疼痛的关节,与我合二为一

苍苍日暮里,我须谨言慎行
自己作为暮色降临的一部分
对一个奔跑少年
渴慕之心里,我要藏住含泪的嫉恨     

 

节日都是神的路过
                    
节日的灯笼,这些寒风的萤火虫
每次风来,它们的光就纷纷脱落
一些神踮着足尖,另一些扇动翅膀
那些欢乐舞蹈的人,挽着神的手臂

一个沉醉之人,将要原形显现
他在杯底看见前生,杯影晃动
他就站立不稳

有神附体不过如此
呕吐,恸哭,不识人,寻死觅活

尘世的悲苦,神让他动用身体
慢慢消化,如一只灯笼的身体盛下所有光
整夜整夜反刍

灯烛捧在手上,那些漏掉的光
是我捂不住的秘密
来自我身体细细的裂痕

 

南山夜雪                           

南山,一只尘世寄丢的包裹
深藏一封无字信件
一些月牙白的念头,一些风吹旧的阴翳
草木情与流水结
信的正反面起初皆是象形文字

一个只读自己的人
我穿着尘土的外衣,流着兽的血液
我把脚印留在笼子之外

把头颅留做仰望和低首

南山这只包裹陡然沉重
太多冰封进去的
是我的心跳执念肉体余温
我这终将消失的人
穿风的外衣,系果实的纽扣
向南山问好

流水会这么过来,我这样过去
我把自己交给另个自己
我是误吞尘世的人,那副成份复杂的草药
我早已为之呕吐

 

在酒馆听一首歌              

酒馆的音乐反复唱着一首歌
旋转木门反复吞吐一个又一个人

夜色是一个空寂的道场
一只空酒杯与另一只相碰
发着木鱼的声响

怀有忧思的人,玻璃窗上有他
模糊的内心
外面愈冷,室内愈热,就愈让人看不清

我在看散落的灯光纷纷垂落
那个人如一条瘦削的枝干
什么也挂不住,即使一滴泪水

酒香如埋伏于四面角落的美人
推动着故事的进展
有些细节是泪水被摔的粉碎,有些是把一滴泪
越压越扁                             

 

天空里有谁的寂寞炸响
                             ..    
浮在半空,节日的寂寥是一片游荡
的纸屑,它顺风的山坡
把焰火送到高处,盛开被种在上面
一场浩大的家国盛宴之上
牛羊猪鸡贡献着肉身

午夜的天空,常常有谁的寂寞炸响
焰火波浪样的声音
是一个人,夜深人静时
朝向天空的呐喊

一场盛大的狂欢之后,人潮退去
寂寥这一湖冰封的大水
会再次涌现,当我身体的孤岛积雪消融
当我眼窝的寒风再次停住
一只窗前的红沙灯,正慢慢
退却炽烈的喜庆

 

怀念                 

那时,落日是个巨大魂魄
天空为之倾斜
风扬起眉梢,大水荡过的胸襟里
住着一个家国

不必词句堆积,不必将山峰再次筑高
清风千年,君子当如是
把自己活成一株瘦竹

活为衬托星辰明灭
死为尘世挽留悲歌
寻大道者已追沧海而去,唯留苟活之人
在繁星下暗自垂泪

尘世有大水,江河复回还
悲呼!凛凛之寒风中,谁在黑夜闪闪发光
我这忧戚之人看见梅花又开了

 

 周孟杰16 11_副本.jpg

作者简介:

  周孟杰,国公安诗歌诗词学会理事,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山东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二十三届高研班学员,山东省十七届高研班学员。全国公安文联签约作家,中诗网首批签约作家在《诗刊》《星星》《诗歌月刊》《诗选刊》《文艺报》《诗潮》《中国诗人》《中国诗歌》等刊物发表诗歌百多首。出版诗集五部,诗歌入选《中国当代诗歌精选》《2014年度新诗排行榜》《2015中国诗歌年选》等六十多种文本,次获奖。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若离诗作20首

    若离:诗人,作家。华语诗歌春晚爱心形象大使,中国诗歌春晚首任形象大使,国际诗歌游
  • 90后 追求诗意与创造

    郭栋超,1962年出生于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乡村。现为国家公务员,研究生学历,河南作
  • 90后你诗中的情趣年轻

    郭栋超对中诗网90后大展的评论
  • 灵性是创作的动力

    郭栋超,1962年出生于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乡村。现为国家公务员,研究生学历,河南作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