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水推荐簰洲湾(组诗)

作者:赵绪奎 | 来源:中诗网 | 2020-05-11 | 阅读: 次    

  导读:1998年11月,解放军文艺杂志社决定在湖北武汉和咸宁举办"簰洲湾诗会",从全军抽调部分创作活跃、有一定影响的诗人深入到湖北省军区舟桥32旅和咸宁地区嘉鱼县簰洲湾现场采风. 由解放军文艺社编辑殷实带队, 率广州军区赵绪奎、济南军区马正健 、海军史一帆 、曹树莹一行共5位诗人参加 .此组诗即为当时所作.

 
看望簰洲湾
 
晨的田野
与簰洲湾息息相关
大雾
大雾里的路上
行进着来自东南西北的几位诗人
三菱越野车
把一颗颗压抑的心
引向一种疼痛
 
疼痛好远
也很持久
心尖尖的撕裂声
让人读懂了眼前的景物
雾啊
那是一种怎样的情绪
极白极潮
极薄也极脆弱的清明的花朵
湿漉漉地开
我们在潮水里
一言不发
 
这是五日的早晨
这是一个苍天邀请诗人共泣的日子
这是一张老天泪眼婆娑的脸
这是上天为了向我们
讲述不久前的一切
安排的一场祭祀
有些朦胧的情节
有些潮湿的句子
滴滴答答
敲在心上
缓慢而沉重的语调
把故事讲得动魄惊心
 
讲不完的是愈来愈近的大堤
和大堤上依旧残存的帐篷与居舍
讲不完的是堤下
无数体无完肤遍体鳞伤的房屋
800米的断裂声
把960万平方公里的呼吸拉紧
簰洲湾
你是心尖尖上的一个裂口
一个总书记和每个平民都揪心的疼痛
中国泰坦尼克的故事
把军人这些主角
把人性、善良与忠诚
环保与责任
这些过去有些忽略的问题
用一些水
用一些让无数纸张都无法承受的水
开口说话
并刻骨铭心地记录下来
让那些勇猛、善良、无畏、无私的形象与语言
永恒的站立
 
1998年11月20日
 
 
 
              (灾后现场)
 
    在这场大水中,湖北省军区某舟桥旅战士杨德文、叶华林, 广空武汉基地某高炮团一连指导员高建成、见习排长田华和战士朱任堂、易志勇、廖国栋、马腾、丁云丰、梁力、黄孝圣、惠伟为、吴德顺、王艳平、岳福勇、曹军平、杨德胜、徐献伟、周俊明等19位子弟兵为抢险英勇牺牲。抗洪烈士永垂不朽!
 
菩提树
 
这是一排极普通平凡的树
北京杨
把来自北方的高大不屈
带到湖北
并用南方的灵秀将自己的一身华盖
滋润成好看的风景
在长江的岸边
很规则很整齐的一排
如一列整齐的哨兵
为几千年的长河布岗
 
5日的上午
将军领我们从一片狼藉之地
从一片沙土中择地来到你们面前
走向八月一日的生命和此刻苍白的椽
仅三个月时间
葱茏的枝干已完全失去血色
枯槁的形体
在寒秋里弱不禁风
八月一日那一整夜九个小时的苦苦挣扎
和负重的站立
已耗尽你们毕生的心血
上苍已把你们骨子里的一些生命元素
移植到曾寄生在你们躯体上的那些军人
失去灵魂的植物啊
已成为瞻仰的标本
我们就在你们的面前
仰望你们高大不屈
滔天洪水都无法企及的面容
 
将军与大校还有一位士兵
这些刚从你身上走下来的幸存者
此刻就在你们身旁
他们说
九个小时
只九个小时
就认识了你的一生
认识了你的全部
 
此刻,我们仿佛回到了那个黑夜
听到了满世界的水声
看到了将军士兵还有群众
正练习我们祖先的爬树技能
(只不过选择了黑夜和大水作为波澜壮阔的背景)
看他们如何在狭小和有限的空间
在并不粗壮的枝丫上
互助和史诗般的舞蹈
讲那些鼓励别人也鼓励自己的话
让树们也精神倍增
 
九个小时
一棵健康的树在阳光里
练习举重
不算什么
可对于一个连敌人来自何处
有多强大  仗要打多久
都一无所知的新手
除了与洪水周旋
还要承担身上突然栖身的军民
承担岸上所有焦急与祝福的眼睛
那些分分秒秒
无疑是走过炼狱的艰难行程
每一次冲刷与摇晃
都把肌体的骨殖
拉向一个极限的摧毁般的折磨
 
可我依稀听到了你来自天国的声音
你对将军还有我们的到来表示感谢
面色平静的你说你无怨无悔
你说你其实是幸运的
有幸听到一次长达九个小时的
    灵魂的对话
那是一次人与植物
最切肤最真诚的交流
全部的感动都是灾难的恩赐
在泽国里
你无法不把时间放慢
倾听圣经里无法领悟的梵呗
你说你还要感谢洪水
感谢她让你第一次感到渺小与自私
在那些高尚与无私的灵魂面前
你仅用九个小时
就完成了过去一生都无法坐化的过程
在通往天堂的路上
你要用佛的手
送来欢迎和感谢的掌声
 
1998年11月26日
 
 
 
       (救人的北京杨)
 
 
 
(曾在这棵树上抗争了9个小时的湖北省军区政治部主任戴应忠少将与作者赵绪奎在树下留影)
 
帐篷希望学校
 
堤坡上的帐篷
是一个希望的家园
洪水中只失散了两颗种子的田垄
把238株绿茵茵的禾苗
聚在一起
那是一个极美的苗圃
面对这群正欲吐蕾的花骨朵
我和诗人殷实在一汪汪泉眼的迎接中
走向朗朗的书声
那是对军人崇敬和钦佩的书声
那是对未来产生憧憬的书声
在这条用鲜花、纯洁、美好搭成的彩路上
两位诗人小心翼翼地前行
生怕碰伤每一朵花的叶子
 
“三年级”
好听的极脆的噪音
把回答询问的语言
弄成接受检阅的队伍
    回赠将军时的问候
在他们眼里
军人就意味着刚毅、顽强、生命
意味着春天的到来
噩梦的远去
 
三年级
这是一个可以为任何建筑涂上斑斓色彩
为每间教室装上透明的窗子
为每页课本描上好看的插页的年龄
这个年龄
总希望一江春水
在中国的施特劳斯的带领下
很春天的向东旅行
堤岸上
聚满蜻蜓、蜜蜂、蝴蝶
还有发梢上的野菊
  和会吹鸽哨的风筝
那是孩子们最最优秀的作业
 
此刻
小江珊的姐姐、妹妹、弟弟
江满、江丽们
在阳光的布置下
显得格外的吉祥和美丽
在如此打动人心的暖洋洋的气息里
诗人们
把最善良的祝福
用最具体最直接的形式
交给校长童方保
交给一个因抢救百姓、抢救花朵
永远住在水里的妇联主任骆国研的丈夫
那是在一个早晨
一个阳光很好的八九点钟的早晨
一个钱已被抽象化艺术化人性化
没了数量之别
多与少实际上已不重要的早晨
在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童声中
诗人们
把希望小学的样子
在堤外不远处的空地里
在自己的心中
很神圣地画了一遍
 
1998年11月23日
 
 
 
(从左至右:海军史一帆、武汉体育训练基地主任 笔会司机兼导游冀同学大校、济南军区马正健、解放军文艺殷实、湖北省军区政治部主任戴应忠少将、广州军区赵绪奎、兰州军区曹树莹 在灾区重建现场)
 
 
访刘胜德老人不遇
 
在希望小学的对面
住着另一位对洪水有足够了解的老人
刘胜德
一个在树上  在水里
确切地说
是在一个战士的肩上和怀中
   读懂了史无前例的洪水的老人
又去进货了
灾后需要很多物资
灾民要
还有以前和现在的儿子
 
在洪水里
甚至从未见过军人的老人
坐在了军人的肩上和怀中
开始  老人以为是儿子
可儿子早几天就上堤了
不在身边
再说儿子也没有这么勇武
在洪水里,长时间的洪水里
儿子的脾气也不会永远好下去
耐力,无以为继的耐力
会使儿子做出一些选择
 
而此时
战士葛保国并不知道
他怀中的老者姓甚名谁
指导员上课时讲过
不认识的百姓都叫人民
为人民服务
让他成了一尊塔座
善良的天性
只让他记住水的流向与流速
论年龄
不管肩上是谁
那都是父亲
沂蒙、延安、井冈山的父亲
更远更长的路上走着的
有些佝偻的父亲
 
这些父亲
早把今天的情景设置好了
也许早就知道会有今天
不然不会给自己取这个名字
葛保国
好大也好具体的一个名字
具体到现在和今夜
具体到保卫一棵树一亩田一个房屋
保卫一个素不相识
此刻就在身上的老者
刘胜德
把战士的名字
无意中喊了一次
 
在大水里
能见度极低、摇晃度极大的水夜中
于是有了一个奇异的建筑
这是一种父与子、军与民共铸的雕塑
在一棵树上
一根腰带
把他们联成一个同心结  生死扣
好一个生死扣啊
过去在许多名胜古迹
譬如峨眉、衡山
都留有类似象征着永不分离的物体
但大多的祝福与祈愿都是来自
热恋中的少男少女
与新婚燕尔的人们
此刻这扣
扣在簰洲湾
扣在许多人无法平静的心上
无论你我他
都无法一下子讲述他形成的原因
 
透过这道扣
我看到了水这位老师的智慧
这道考题
会让人沉思许多世纪
      1998年11月27日
 
在香火前默立
 
洪水借助许多偶然的因素
才抢走了我们的英雄
譬如深夜
譬如感冒发烧
譬如疲乏中暑
譬如没有救生衣   不会游泳
站在遥远的天国
面对灾后残立地上的属于自己的香火
英雄们才知道生与死其实只有一步
高尚与卑下
就是这一步的距离
下意识的一脚
就有了永别
 
此时,我就在香火前默立
被洪水掀翻的东风军车
已经锈蚀
香火袅袅
车上希望小学老师的祭诗
荡气回肠
车的周围
是学生还有群众
瞻仰、环顾、寻觅的脚印
他们把那些举向旗帜的手
伸在你的面前
我站在脚印之外
面向英灵双手合十
此时,我无法不用一个军属的语言和歌声说话
“真的好想你”
高建成  叶华林
等等过去未曾谋面的兄弟
在簰洲湾
在你与我共同的第二故乡
我与你相识并且话别
 
你说
战火会烧焦鸽子的翅膀
洪水能打湿鸽子的羽翼
我说
翅膀永远在我们的天空
那些云朵  彩虹
每天都会出现在簰洲湾
出现在人们的眼前
你的每一步
都能牵出迷彩的颜色
在黄昏   在吉祥的夕阳下
那幅炊烟图
其实是队伍的行进
 
    1998年11月27日
 
 
 
          (被洪水冲倒的汽车)
 
涅槃之歌
 
今天我们来
不仅是参观一个伤疤的康复过程
而是参观和瞻仰一种精神
望着它上升、弥漫的形态
望着欲罢不能的长堤
我始终不能相信
生命会有尽头
 
我坚信  英雄就在不远处
看一座座房子从地上站起
看一亩亩庄稼从田里露头
现在,他们就在我们当中
传递着一砖一瓦
播撒着一垄一畦
 
我坚信  推土机的响声
就是英雄的呼吸
就是他们与大家
在劳动中齐声诵唱的号子
 
我不敢说
这些推土机
就是高建成伸来的手臂
但我肯定
那些工具那些会言语的物件
肯定留有英雄的气息
那些帐篷
便是英雄的衣衫、皮肤
是倾听你我对话的耳朵
 
重建即是再生
是一种精神繁衍、扬升的辉煌过程
天上人间
一个立体的工程
簰洲湾
将会成为一个永远让人
无法忘怀的朝圣之地
泥沙有幸埋忠骨
那些英勇的骨殖
犹如长生的种子
使肥沃的田野
有了慈祥、平安、丰收的理由
 
簰洲湾
就因了那水
是你永远与八月一日
与一切与八一有关的事物
紧紧联系在一起
你的灾难,亦是八一的涅槃
也就是八一的再生
 
     1998年11月27日於
解放军文艺社1998年簰洲湾诗会
 
 
 
(来自全军参加解放军文艺社1998年簰洲湾诗会的5位诗人,从左至右:广州军区赵绪奎,兰州军区曹树莹, 济南军区马正建, 解放军文艺社殷实, 海军史一帆)
 
诗人简介
赵绪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州市作协理事。湖南澧县人,六次荣立三等功。原广州军区政治部宣传部(文化部)正团职干事,上校军衔。曾在《诗刊》《星星诗刊》《解放军文艺》《青年文学》《上海文学》等全国省以上报刊发表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诗作600余首。多次在《诗刊》《星星诗刊》《湖南文学》《飞天》《诗潮》《文化月刊》《解放军报》和中国报纸副刋研究会获奖,诗文入选过《读者》《少年文摘》《新时期军事文学精选》《新中国军事文艺大系》《解放军文艺600期纪念文集》等二十多种选集文摘。在解放军文艺、花城、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过诗集《雄性部落》、《城市花开》、《焰火在身边追着开》和诗文集《在我最优秀的时候遇见你》。其中诗集《雄性部落》获第十一届解放军文艺奖和广州军区一等奖。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