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暗风景》第3辑|《肉搏》(下)

作者:张鲜明 | 来源:中诗网 | 2017-09-25 | 阅读: 次    

  导读:张鲜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美国职业摄影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诗歌学会理事、河南省诗歌学会会长、河南省散文学会副会长,河南日报报业集团新闻媒体专家委员会委员。其创作以原创性和先锋性著称。是“幻像摄影”创始人,“梦幻叙事”的倡导者,“魔幻诗歌”的探索者。

 171e00b6d6c08aed13d97af0b640956c-sz_308386.jpg

 

关于《暗风景》的推荐语

 

  张鲜明的《暗风景》自成一个世界:一个介于现实和梦魇之间的世界,一个交织着恐惧、荒谬、虚无和正义幻影的世界,一个如同蒙克的《呐喊》那样回荡着尖厉的喑哑的世界,一个灵魂受难、神魔不分,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或可能有的世界。在他的笔下,语言,正如诗所要求的那样,显示出它深度揭示我们生存和内心真实的力量。
    ——唐晓渡(著名诗人、诗歌评论家)
 
  来自现实的奇想。纯粹而诡异的行文。这是些与梦有关的诗篇。张鲜明写出了许多中国古代诗人不曾表达过的感觉。
    ——西  川(著名诗人、作家)
 
  《暗风景》如同荒诞而精彩纷呈的不连续的惊悚片,投映着历史世界的多重倒影;它是梦的讲述者惊恐多疑的话语,也是精神分析师充满暗示的对话;这是一部不安之书,也是一部救赎之书。
    ——耿占春(著名文艺批评家)

幻像·创(张鲜明   摄).jpg

幻像·创(张鲜明 摄)

《骨头们的爱情》
 
骨头抱着骨头
骨头啃咬骨头
骨头敲碎骨头
骨头进入骨头
骨头与骨头一起喝脑浆
骨头与骨头一起吃骨髓
骨头们一起哭
骨头们一起笑
 
骨头说:“这就是爱情!”
 
 
《修行》
 
我的身体是透明的
里头住着三只蟾蜍——
一只在眉心
替我探路
一只在心坎
替我表达对世界的看法
一只在丹田
替我练习气功
 
这个发现使我呕吐起来
 
呕吐的动作
打破了我身体的平衡
那三只蟾蜍猛然合而为一
跳出
我的口腔
 
抓住它,抓住它——
我模仿蟾蜍的动作
跳着,跳着
 
一个声音说:“这就是修行。”
 
 
《走着》
 
天地间
一排挪动的腿
没有脑袋,没有身躯
 
就像在进行搭肩游戏
那些腿
一个挨着一个
朝着同一个方向
步调一致地
走着
 
在十字街口,领头的腿
突然转身问道:“往哪儿去?”
后头的腿不耐烦地说:“走啊,走着说着!”
 
腿们继续向前
就像是一条爬行的蜈蚣
与蜈蚣不同的是——
这些腿
只走直线,从不拐弯
 
一群蚂蚁,一边让路一边用赞美的语气说:
“没有脑袋就是好啊,秩序就是生产力!”
 
 
《凌迟》
 
不见柱子,不见绳子,不见刀子
我在接受一场凌迟
而刽子手
正是我自己
 
不见血,不疼痛,只有嗖嗖的切割声
从头发到脚趾
我的每一个器官
化作羽毛
在飞
 
我分崩,我离析,我身轻如燕
直至成为一粒
虚拟的
尘埃
 
我依然活着,却已经没有肉体
连我自己都找不到自己
当然也就不知道
跟这个世界,跟我自己
还有什么关系
 
好啊,一切都轻松了——
就不用说再见
也无需跟任何人汇报
我在哪里
 
 
《由他去吧》
 
我的眼睛说:“撑得不行,想出去走走。”
眼睛边说边弯腰往外走
一副要呕吐的样子
 
在门口
眼睛打了个滑,被门槛绊倒
没想到,他竟然像踩上了滑板
猛地冲到街上
绕开人流,擦过树梢
在郊外
他想抓住青草,没抓住
就唰地一声
越过
地平线
 
就是从那里
我的眼睛变成了风筝
 
我呼喊着
想把眼睛追回来
可他不理我
 
儿大不由爷
由他去吧
 
幻像·蹈(张鲜明   摄).jpg
幻像·蹈(张鲜明 摄)
 
《换脸》
 
有一天,我的脸
被风吹成了破袜子
 
已经没有缝补的价值
看样子,得定制一个新的
最好是犀牛皮的
这个世界风沙太大
脸太薄了
不行
 
牛皮要变成脸
需用很厚的脂粉,要有很好的画工
所以,为了换脸
我花费的精力和财力
足以建造一座别墅
 
做完手术,我突然发现
我竟然成了一座房子——
头发是屋顶,眼睛是窗户,嘴巴是门
却找不到一张完整的脸
 
不知道是哪个环节
出了问题
 
 
《圈套》
 
“如果这边不行,就到那边去吧。”
 
我觉得这话有道理
就模仿青蛙,踡起身子
朝着窗外的那片荷叶
纵身一跳
 
没想到,那荷叶
瞬间变成涟漪
把我的身体撕开
就像撕扯一张薄薄的
纸片
 
我中了圈套
 
我破碎,我飘荡
水天茫茫
看不见出发的岸
 
 
《耳朵站着》
 
如果将一生听到的话语都存在耳朵里
不仅耳朵会撑破,连脑袋也会炸裂
所以,为了安全起见
耳朵就把许多话语
当作耳旁风
 
没想到,经常有一些走失了
三十年甚至五十年的
话语,会突然
踅回来
它们绕过耳朵
迅速占领心头
在那里一遍一遍地
诉说
 
耳朵,恭敬地扮演着
天线的角色
一边收听,一边忏悔——
如此深刻而精彩的话语
当年怎么就让它们飘走了呢?
耳朵像犯错误的小学生那样
一动不动地
站着
有点不知所措
 
而心
却像一个贪酒的老翁
静静地坐着
端起那些话语
慢慢地
咂摸
 
 
《永别》
 
从左手那边吹来
一丝一丝体温
化作云朵 
飘向
右手
 
这是一场永别
 
不知道是否还能遇到
那朵
飘逝的云
也不知道去哪里寻找
那朵
飘逝的云
 
 
《胆子大起来》
 
那天,我意外地发现
天空
离我越来越近
我的胆子就像发芽的油菜籽那样
悄悄地
大了一点
 
又有一天,我感到双臂
似乎在生长羽翎
我的胆子就又
大了一圈
 
后来,我感到自己的脑袋
长出了尖喙
我的胆子不但继续大着
而且连身体也
一动一动地
想飞
 
当我的胆子大得就要包住天空
我已经成了一只
站在
某个云朵之上
 
此时,人间在我的眼里
越来越远,越来越小
就像一粒正在
坠落的
豌豆 
 
幻像·旦(张鲜明 摄).jpg
幻像·旦(张鲜明 摄)
 
《颤抖》
 
出生的时候,我大哭
父亲说:“你就哭成石头,砸向世界。”
 
我没有完成任务
 
相反,我跟我的心一起
长着长着
就成了泪滴
 
我习惯于跟低处的庄稼说话
甚至把血汇聚成池塘
让魂儿在里头
 
我知道,这很没出息
但也只能如此
对于一个泪滴来说
天地是眼眶
活着
就是颤抖
 
 
《心在上吊》
 
昨天晚上,我的心
又在哭
 
透过窗口,我看到
在上吊
 
想解开他颈上的绳子
却不知如何下手
一时间手忙脚乱起来
 
抱着心
折腾到天亮
我苦苦地等待救护车的到来
 
 
《目光垫高了脚跟》
 
就像蚂蚁驮着一小片树叶
目光
背着我
爬过门槛,爬出院子,爬上树
在这里,目光喘着气对我说:
“我垫高了你的脚跟,让你不再是侏儒。”
 
在那个像岁月一样高的
枝头
目光长出翅膀
向着云朵
飞去
 
我的肉身
只好踮着脚尖
像放风筝的孩子
久久地,久久地
把目光
仰望
 
 
《教舌头说话》
 
在连续熬了三个通宵之后
我的舌头变成了喇叭
已经不会自己说话
 
遍求天下名医
最后是一个无名的乡间郎中
看出了病因——
是胃
出卖了舌头
 
把胃喂得饱饱的
但这只能使舌头翘得更高
却依然不会
独立表达
 
郎中说,为了让舌头软下来
并恢复说话的功能
需要找一个小孩
让他一句一句
教舌头
说话
 
 
《跑掉》
 
那些叫做记忆的东西
趁我入睡,从我体内
蹑手蹑脚地
溜掉
今天跑掉一个,明天又跑掉几个
比灰尘还轻
比鬼都快
 
“你们都走了,我怎么办?”
我不停地吆喝
 
我成了一个被抽动的线团
 
这样下去,我终将被
抽成一团空气
跟记忆一起
跑掉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程维简介

    程维:诗人,小说家,画家,居在南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作协副主席、江西省诗
  • 诗歌精神:文化自信中的

    简明把一切令人敬畏的事物都赋予了对手的属性,它们是鹰、雷霆、闪电、狮子,甚至
  • 叶延滨:《大地忠实的歌

    叶延滨:著名诗人,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主任、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常务副主任
  • 张况:序王海军散文集《

    张况,著名诗人、诗评家,1971年生于广东五华。当代新古典主义历史文化诗歌写作的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7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