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暗风景》第3辑|《肉搏》(上)

作者:张鲜明 | 来源:中诗网 | 2017-09-25 | 阅读: 次    

  导读:张鲜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美国职业摄影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诗歌学会理事、河南省诗歌学会会长、河南省散文学会副会长,河南日报报业集团新闻媒体专家委员会委员。其创作以原创性和先锋性著称。是“幻像摄影”创始人,“梦幻叙事”的倡导者,“魔幻诗歌”的探索者。

 171e00b6d6c08aed13d97af0b640956c-sz_308386.jpg

 

关于《暗风景》的推荐语

 

  张鲜明的《暗风景》自成一个世界:一个介于现实和梦魇之间的世界,一个交织着恐惧、荒谬、虚无和正义幻影的世界,一个如同蒙克的《呐喊》那样回荡着尖厉的喑哑的世界,一个灵魂受难、神魔不分,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或可能有的世界。在他的笔下,语言,正如诗所要求的那样,显示出它深度揭示我们生存和内心真实的力量。
    ——唐晓渡(著名诗人、诗歌评论家)
 
  来自现实的奇想。纯粹而诡异的行文。这是些与梦有关的诗篇。张鲜明写出了许多中国古代诗人不曾表达过的感觉。
    ——西  川(著名诗人、作家)
 
  《暗风景》如同荒诞而精彩纷呈的不连续的惊悚片,投映着历史世界的多重倒影;它是梦的讲述者惊恐多疑的话语,也是精神分析师充满暗示的对话;这是一部不安之书,也是一部救赎之书。
    ——耿占春(著名文艺批评家)
 
幻像·冲(张鲜明   摄).jpg
幻像·冲(张鲜明 摄)  
 
《叛徒》
 
那人以我的模样站在我面前
用陌生的眼神
看我
而我
也在看他
 
一转身,那个冒充我的人
走到我的仇人面前
对他谄笑、鞠躬
 
“你是叛徒,你出卖我!”
 
那个跟我一模一样的人扭头看了我一眼
满脸傲慢和大度的神情
夹着公文包,气宇轩昂地走了
 
我朝他大喊:“你这是侵权!”
他笑笑
打着梆子,走向大街
 
前面传来热烈的欢呼声
 
 
《撕扯》
 
用尽全力
撕扯
一头是我
另一头也是我
 
不知道我会把我拉多长
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
 
我和我都已气喘吁吁
依然听不到叫停的哨音
 
即便有人叫停
这个我
也决不会轻易放过那个我
我知道,只要一松手
那个我就会弹回来
将这个我
击倒
当然,那个我
也绝不会允许这个我
独自跑掉
 
我和我
僵持着
 
 
《追赶》
 
甩不掉那脚步声
 
“你掌握着你全部的罪证,
是你,在追赶自己!”
 
 
《难题》
 
这天,在一个街角
我与一个从前的我
撞个满怀
 
我突然明白
有那么多的我飘荡在轮回里——
有一些我
与我终生相依,不离不弃
有一些我
走了就走了,就像风儿不留痕迹
还有一些我
本已远去,却像赶不走的家犬
说不定什么时候
就会再次扑进我的怀里
 
那些跑回来的
还会认出我来吗?
如果他们跟现在的我意见不一
彼此吵闹不休
我该如何处理?
 
这是一个难题
 
 
《陀螺与鞭子》
 
鞭子抽着
陀螺转着
 
鞭子
从上头来
从下头来
从左边来
从右边来
鞭子,像网一样
撒过来
 
谁看见鞭子
谁就是陀螺
 
陀螺不想成为陀螺
它呜呜地哭着
而鞭子却脆生生地说:
“这是对你的信任,你哭个什么!”
 
终于有一天
晕头转向的陀螺
转成了鞭子
朝着自身
不停地
抽着
就像一个人的肉搏
 
 
《脊梁上的脚印》
 
此刻,我的那些
走失多年的脚印回来了
它们连成一张
网,死死地
粘着我
 
我脊梁上的脚印
密密麻麻,却依然有
新的脚印往上爬
 
我的脊梁上已经没有位置
后来的脚印只好爬到我的屁股上
爬到我的腿上
把我向下
 
我决定把自己
变成一个脚印,趴在地上
看那些不依不饶的家伙
还能拿我怎么样? 
 
幻像·飙(张鲜明   摄).jpg
幻像·飙(张鲜明 摄) 
 
《顶替》
 
那个面目模糊的人
是一个盯梢者
我把他远远地扔出去
他却像皮筋一样
弹回来
 
他黏上我
是有为了完成一项任务——
顶替我
让我成为他的一个道具
他还有一个更隐秘的设计——
让我自己顶替自己
 
我看见我的身体正在成为他的泳衣
却不知道
如何破除这个诡计
 
 
《胃里装的是饿》
 
饿
像肿瘤,在那人的身体里
不停地长着
 
终于有一天
饿
把那人的身体撑破
他成了一张一望无际的嘴巴
 
那嘴巴
继续生长
长出两排连天接地的
牙齿
然后开始吃——
吃粮食,吃肉,吃菜
吃汽车,吃房子,吃森林,吃山头
叼起一条大河
像吃蚯蚓那样吞下去
咬住一片田野
像吃烧饼那样嘎嘣嘎嘣地嚼着
吃到兴头上
嘴里伸出爪子,撕下一块蓝天
擦那汁水四溅的嘴角
 
嘴巴吃得气喘吁吁
却越吃越饿
最后,它把地球噙在嘴里
含混不清地嘟囔着:
“我把自己饿成了胃,
胃里装的,其实是
饿……”
 
 
《腿造反了》
 
走着走着突然拐弯了
脑袋一惊,吆喝起来:
“不对,那是去办公室!”
 
腿顿了一下,继续往前走
脑袋提高了调门:
“今儿个是星期天……你这个狗腿子!”
 
“楼梯也在喊我,我听谁的?”
 
腿一边说着,一边扛起脑袋开始上楼
然后,咕咚一声
把脑袋
扔进
一个白色的箱子
 
脑袋仰着颏儿跳骂:
“腿造反了,把老子关起来啦!”
 
一只外形很像电脑的甲壳虫
爬过来,而身披文件的穿山甲
也匆忙赶来
它们一起把叫骂着的脑袋
往下按,就像对付
水中的葫芦
 
腿在一旁笑得发抖:
“你看,是谁把你关起来的?!” 
 
 
《舌头在哭》
 
舌头是一条狗
是舌头的主人
 
有一天,心牵着舌头
去拜访一个人
 
那人,简直就是一座山
舌头发现
心在这人面前
不但很小,而且瑟瑟发抖
而在心的背后
长长地伸着一只
乞讨的手
 
舌头在等待心的指示
却抖个不停,根本顾不上下指令
舌头不知道怎么办
只好像对陌生的客人那样
警觉地绕着那人打转,嗅他身上的气息
 
那气息,那光芒,太强烈了
舌头一阵眩晕
最后,竟然不争气地
趴下了
 
心很着急
一遍一遍地催舌头献花
 
舌头很想冲上去
却感到自己是风中的一块破布
怎么也站不起来
 
“太丢脸了!”
心很生气,就狠狠地踢舌头
舌头夹着尾巴
呜呜地哭
 
在回家的路上,心回过神来
发现自己的手里
依然紧紧地
攥着
绳子
 
 
《嘴巴的独舞》
 
心不想见人
就派嘴巴去支应一下
 
后来,嘴巴学会了一切技巧
开始熟练地
对付这个世界
 
再后来,嘴巴竟然可以
跑到心的前头
独立地发表意见
 
终于有一天
嘴巴再也不搭理心了
 
心只好孤零零地站着
看嘴巴
独舞
 
 
《卷刃》
 
眼睛是自己爬起来的
它模仿蜗牛
 
眼睛
天天向上
 
到了一定高度
眼睛就成了镢头
它撬动世界之门,挖掘事物
 
世界的庭院太深,事物的密度过高
这让眼睛
既激动,又沮丧
 
有一天,眼睛戴着老花镜
坐在门槛上叹息:
“我看了一辈子,对这个世界,
唉,只是看到,却不曾看见。”
 
说到这儿,眼睛
哐当一声
卷刃了   
 
幻像·混(张鲜明 摄).jpg
幻像·混(张鲜明 摄) 
 
《器官之间的战争》
 
这是器官之间的战争
 
战争的起因是——
脑袋想独立
 
有好几次,脑袋
蹑手蹑脚地走出办公室
嘴巴立即报警
食道和肠胃一拥而上
把脑袋捆绑在办公桌上
一边捆绑一边说:
“怎能一走了之,你得替我们想想!”
 
这样的战争
在我体内进行了几十年
至今没有平息的迹象
心脏夹在众多器官中间
不停地跺脚
 
这两大阵营
每天都在吹响集结号
夜深人静的时候
我总能听到
器官们拼杀的声音
 
 
《失神》
 
腿还在有力地走动
却在文件与电话之间
拐了几道弯之后
迷路了
 
停下
闭上
整个身体都等成了一个空瓶
可是,依然不见
神的踪影
 
魂儿起身去找
 
连魂儿都跑成了风
还是不见神的踪影
 
身体只好躺下来
在被窝里
 
魂儿说:“别捂脸,莫让走失的神
摸不到回家的门。”
 
 
《被惊醒的手》
 
是风惊醒了那只手
 
远处传来一片争抢的声音
那手
立马来一个鹞子翻身
充血,坚挺,长出眼睛,伸着爪牙
左顾右盼,上蹿下跳
奔跑着
寻找楼梯
 
从另一个方向吹来
手猛地一软
像一块腊肉,在楼梯的
缝隙间
晃荡
它看见了巨大的
 
想回到原地,却找不到来路
就一边晃荡着
一边咒骂风
 
 
《指头在动》
 
那沉,那重
日夜不停地把我的身体
朝床垫,朝床板,朝地下,
 
如果继续下去
早晚有一天,我的身体会
穿透地板,穿透地壳
穿透地心,到达地球的另一面
然后,砰地一声
掉进
 
不行,不行,这太可怕了!
 
所以,我决定动员全部的神经
造出一根指头
像皮筋一样背在我的脊梁上
一旦出现最后的情况
那指头就会自动弹起来
抠着我的身体
朝着相反的方向运动——
从虚空回到地面
从地壳回到地心
从地心回到地球的这一面
沿原路返回
回到家,回到地板,回到床上
 
此时,我面临两种选择——
要么,继续向上
往天花板上去,往云上去,往星星上去
要么,在地上变成旋风
不论哪种选择
都比眼下的状况好些
 
所以,我的指头
在动,在动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张鲜明简介

    张鲜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美国职业摄影家协会会员,系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
  • 诗歌精神:文化自信中的

    简明把一切令人敬畏的事物都赋予了对手的属性,它们是鹰、雷霆、闪电、狮子,甚至
  • 叶延滨:《大地忠实的歌

    叶延滨:著名诗人,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主任、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常务副主任
  • 张况:序王海军散文集《

    张况,著名诗人、诗评家,1971年生于广东五华。当代新古典主义历史文化诗歌写作的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7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