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语者(组诗)

作者:张诗青 | 来源:中诗网 | 2020-03-24 | 阅读: 次    

  导读:中诗网第五届签约作家张诗青2020年第一季作品选。

 
 
终不察
 
一阵风吹来
吹开了手中紧闭的伞
像吹开一朵花那么简单
花瓣瞬间将前方隔在雨里
我低着头,从众人身旁冷冷走过
和那些暗无灯火的大街小巷
没有多大区别
我已习惯了一个人握着伞柄
并熟练了从各个方向去抵挡意外
 
 
路漫漫
 
那张巨大的屏幕
每天悬于头颅之上
白天蔚蓝如洗
似乎能轻易看透它
没有秘密可言
上帝于是关闭了灯
夜晚就黑得密不透风
仅留下那几眼针孔般的虫洞
让我们苦苦思索了几千年
 
 
莫吾知
 
微微睁开眼角
像个婴儿把熟悉的事物
用陌生的方式,再去打量
让它时刻充满新鲜感
 
那些树木,天空
以及让我心生烦乱的
在此之前某个时刻
都莫名其妙消失,而后
又逐一浮现
 
我微微睁开眼角
用无比熟悉的目光,重新将它们
又依次在记忆中摆放整齐
像打量一个熟睡的婴儿
 
 
黑苦荞
 
装在透明的玻璃杯中
它们保持成熟的姿势
 
那个人手握茶杯
坐在它们对面
并不急于打破这沉默
 
失语者习惯了失语症
像浸泡的孤独
会别有一番滋味
会治愈体内的隐疾
 
 
日落
 
那边也必定有片海,才让日落的速度
让人觉得,要比从海上升起来时快
 
那个干完活湿透背的人,来不及抽口烟
目光已将小松林点燃,照亮夜幕
 
餐桌上摆放着昨日的梨子,没人知道
从何处开始溃烂,以何种方式结束
 
 
悲歌
 
二十一日夜,有过一面之缘的诗人
断定了此生最后一行诗句
便在太行山下,匆匆睡了
三天后,同样是在北方群星目睹下
我多年的邻居,一个不识多少字
却下过矿井,干了阴间活
吃了阳间饭的人,在二十四日夜九点
以相同的方式,撒手人寰
那些溢出体内的草,一年后
可用来遮挡烈日
 
 
生豆记
 
把绿豆放在清水里
让它再复活一次
 
雷阵雨时常光顾
空虚而偌大的天空
 
豆子与豆子拥挤在一起
在云团中,相互凝结
 
像我每一次流泪
因惊喜或忧伤
 
 
果壳
 
一个雏形的球状物,浑身
柔软,光滑。紧抱混沌的梦
 
“爱,或存在,或燃烧”
灵与肉,既相伴,又背道而驰
 
果壳坠在枝头,剖开
自己,赤裸裸的
 
一个人从另一个人
体内出走,就没有了归期
张诗青,1987年生,山东蒙阴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诗刊》《星星》《扬子江诗刊》《草堂》《滇池》《散文诗》等刊。曾获第十届万松浦文学新人奖。出版诗集《绿松石》。中诗网第五届签约作家。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20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