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原上,有一捆稻子

作者:布日古德 | 来源:中诗网 | 2019-11-30 | 阅读: 次    

  导读:布日古德新诗快递

 
 
布日古德
 
荒原上,有一捆稻子
 
一捆稻子,有泥土那样沉重
不知什么原因,它被遗弃在田里
风雪中,没有人捡拾它,也没有人歌唱它
过往的车辆,飞来飞去的麻雀
以及民歌里的小调,甚至随意的目光
都远离了。唯有不远处的稻草人
飘忽不定,唯有山岗上一群羔羊干巴巴的远望着
远离它的人,咯吱窝里夹着一把锈蚀的镰
 
一捆稻子,有六月初的阵痛
初入泥土,满脸的尴尬,没有秀气
直至秋天云雀在天空唱上几回,才回应前世
这辛辛苦苦的田野,你才听懂了北大荒的祈祷
你才领悟了奉献的一副好身板,一身汗、两脚泥
 
一捆稻子,就在大青山脚下
那里的墓碑群,来自天南地北
老连长的口音是大足县
老团长的口音是栖霞县
唯有爷爷和奶奶是海蛎子味儿
有人说是旅顺口,有人说是烟台味儿
 
一捆稻子,就在这穆棱河流过的地方
湖北闸,这一帮开荒斩草的人终于在这儿
找准了墓位。后加入的,还有、还有
刚刚活到二十八岁的小车长、小兽医
还有、还有紧赶慢赶的
——父亲和母亲!
 
 
湖北闸
 
小青山、大青山上的人
都这么叫,湖北闸
 
穆棱河,八五六、八五七的人
都这么叫,湖北闸
 
上游的人,下游的人
都这么叫,湖北闸
 
湖北闸,一把口琴吹走了一代人
湖北闸,一个黑板报保送了几个人
 
湖北闸有过奇闻异事的人
走了。这一走,四十年
 
湖北闸,麦田没了、卖豆腐的没了
这一没也是四十年啊,天地轮回的四十年!
 
湖北闸,野花遍地的湖北闸
湖北闸,河水清清的湖北闸
湖北闸,一口干饭一口鱼的湖北闸
 
穆棱河上的湖北闸
黑土地黄棉袄上梦中抹不去的湖北闸
湖北闸、湖北闸啊,湖北闸!
(注:湖北闸,穆棱河下游一个灌区的水源控制站。位于黑龙江省八五六、八五七两个农场交界处。)
 
 
 
残冬里的残苇子
 
风吹残雪,也吹惨、吹残了
鄙夷的目光。新的行动
在残冬里点燃一堆火
残冬里的残苇子,有酸菜馅、大酱味儿
残冬里,杨柳枝、桦树枝
陪着榆树枝上的紫骨朵
以吹枯拉朽之势
为春天的胜利蠢蠢欲动
 
山和水有了奔向五月的呐喊
蜗牛、蚂蚁、菟丝子以及云中雀
剪断边防线。人从低处来
那一忽明忽暗的芦苇荡,呻吟着、挣扎着
走进一场大火。一场大火里飞出一对凤凰
凤凰后面,接着是
二月里的惊雷
 
残冬并不可怕。可怕的是
写残的诗和心残、脑残的人
我们何时能像这一片
芦苇荡里的芦苇兄弟姐妹们
咬着牙,挺着胸、搀扶着走进这熊熊的火海
我们的诗人啊,请你记住
只有选择正义的死,才能圣诞永恒的生!
(2019年11月30日星期六 6.15)
  张黎明(布日古德),蒙古族。吉林省、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文学学会、诗歌学会、少数民族作家协会会员。有大量诗歌、散文、歌词、诗歌评论、杂文、大量新闻作品散见于《诗刊》《词刊》《中国文化报》《草原》《北方文学》《辽宁日报》《内蒙古日报》《诗林》等国内正规报刊。著有诗集《苦楚》《鹰》两部。代表作《黄河三部曲》《长征三部曲》《红海滩》等。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