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的多少是无限

作者:张黎明 | 来源:中诗网 | 2019-03-17 | 阅读: 次    

  导读:诗人布日古德(张黎明)新作快递。


  
  辽阔
 
草原的辽阔
曾经得益于狭窄
狭窄的山路
曾是额尔古纳的一双辫子
为婆婆丁找到待嫁的归宿
 
红是三月的杜鹃花
牙齿里,一根牙签
剔除肮脏的信息,意境
举着庄严的炸药包,让
举着共和国国旗的人顺利通过
 
辽阔是大蒙古族和我王爷的大名词
我的母语,我的祖母袍、甚至我襁褓包
每一碗马奶酒,都有乳房温暖的信息
辽阔,额吉、阿布的信仰
用一盘蘸酱菜、米粉血肠
托举于苍茫的风水疙梁的刀刃之上
 
没有太阳
列车依然呼啸
平明百姓的地平线
落草为寇的心
慈善为大
 
 
  峡谷大
 
心的大峡谷
骆驼正在吃草
黄洋界,风雨中
躲过一劫。镰刀和锤头
让绣红旗的人
举着酒杯,唱国际歌、唱松花江上
 
松花江大峡谷
完达山大峡谷
大小兴安岭大峡谷
黄河大峡谷
都在王二妮的高跷上
都在东北大鼓的靰鞡里、雪爬犁上
卧雪欢歌。人影不会背离
炊烟的方向,一字排开,
一把马头琴,一把二胡
日落日升
 
我曾在母亲的大峡谷里
父亲,用一把二尺钩子
将我从万丈深渊捞出,我才能和
宗祠庙里的老祖宗骨血对接

剪断的脐带,奶奶嘱咐爷爷
一定和胎包,埋在门槛下
因为掌门人,必须带把儿
必须四两绒毛顶着,掷地有声
 
 
  天文台
 
我家的天文天
就在阳台上
那一个窄窄的阳台
放着邵伟华的四柱学
放着老子的“一生一、二生二,三生万物”
没有望远镜
我们的祖先
竟然从穹窿形
释放出象形字,每一个拓印
都有平仄,韵律、排比、铺陈
要比今天的还好
要比今天的脚板还周正
 
我的属相
属于规矩的五行
我的脚印儿
在摇篮里烂了方寸
祖母、母亲
把我睡成孔乙己讲过的圣人的样子
一穗玉米、一捆谷子、还有一串红辣椒
枕着一个锤棒、靛蓝浆洗过的枕头
 
天文台
我一笑
我一小
趴在冰冷的窗台上
 
奶奶和祖太爷留下窗花
小鸟依人,葡萄架下、黄瓜架下
一万倍、一亿兆
我都在蒸腾的石头里
蚂蚱前行,逃遁,山里山外花落花开
(2019年3月17日星期日)
  张黎明(布日古德),蒙古族。吉林省、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文学学会、诗歌学会、少数民族作家协会会员。有大量诗歌、散文、歌词、诗歌评论、杂文、大量新闻作品散见于《诗刊》《词刊》《中国文化报》《草原》《北方文学》《辽宁日报》《内蒙古日报》《诗林》等国内正规报刊。著有诗集《苦楚》《鹰》两部。代表作《黄河三部曲》《长征三部曲》《红海滩》等。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