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这个世界

作者:张黎明 | 来源:中诗网 | 2019-01-28 | 阅读: 次    

  导读:雪下面的世界,暗流涌动、芳华依旧 / 山川、松花蛇、蚂蚁、北极熊 / 都在蛰伏着,它们的算盘,如意,不止小九九……



第一篇:雪下面的世界
 
父亲临终时拽着我的手说
这个世界,学到心慈面软的东西
须在阳光下、风雨后
你不要走夜路
深夜很可能与魑魅魍魉撞个满怀
即使走夜路,也不要领着孩子
因为,淫威,路鬼不会放过任何人
 
父亲还说,雪下面的世界
一介草民多如牛毛
黑土地,碱土地,黄土地
草民,就是一把草,掠了,割了、踩了
无所谓。长了就长了,短了就短了
好多恩怨从朋友开始,朋友会把你撵上悬崖
一场雪会让你明白,这个世界水分太大
甩干,平反,证明你无罪,需要亿万年
 
雪下面的世界,暗流涌动、芳华依旧
山川、松花蛇、蚂蚁、北极熊
都在蛰伏着,它们的算盘,如意,不止小九九

 
第二章:白桦林和野百合
 
我心中的白桦林
在祖国的东北角、在东北角的西北角
大小兴安岭,人们习惯了这一种叫法
先大后小,先北后南,先雨后风
人们不再挑剔。只是有一只
松鼠便可激活心中的那一棵
那一棵带着葱花味儿,呼兰河的鱼腥味儿
穆棱河边上的,挠力河边上的,额尔古纳河边上的
可是你到底是我心中的哪一棵
回乡过年的时候,那么多
我还是一眼认出了你
我忘记了你手上的掌纹
那一颗红痣,是我与你一起
跨过呼兰河的恭头六、蓝头后
 
还记得,你的近前,一片野百合
四色的野百合,蓝的、黄的、红的、白的
每一种颜色,都像过年时墙上贴着的年画
每一株都有来世今生,都有轮回
其实,唯有那一株红百合
是我的处女作,小草作序、秋风作跋
每一辑都是那一株白桦树陪着、伴着
 
如果前世有约
今天,白桦树和红百合
穿过青纱帐,可否天地良缘

 
第三章:一夜的泪水
 
一夜的梦
我开着一辆四轮车
跑在动车的铁轨上
一路的山高水险
我,临危不惧
 
一夜的泪水
我赤着脚走回草原
草原上,科尔沁、苏尼特
我的亲人,和我一样跪在敖包前
为了我,掏出了所有的积蓄
 
一夜的香火
一夜的呼麦和长调
犹如我从地狱里归来
想一想那一个噩梦
好在,我踩住了刹车
前面的路断头在一片大海上
锈蚀的大锁头,杨树枝条、白桦枝条
钉着的大门,贴着一个福字
我,挂着倒挡,耳边一片掌声
历史,不是一面镜子
极像一个威风凛凛的稻草人
 
一夜的泪水
滴滴答答,始终围绕着
一把柴,炊烟做了山村的广告
此刻,我知道,你已经醒了
(2019年1月27日星期日)
  张黎明(布日古德),蒙古族。吉林省、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文学学会、诗歌学会、少数民族作家协会会员。有大量诗歌、散文、歌词、诗歌评论、杂文、大量新闻作品散见于《诗刊》《词刊》《中国文化报》《草原》《北方文学》《辽宁日报》《内蒙古日报》《诗林》等国内正规报刊。著有诗集《苦楚》《鹰》两部。代表作《黄河三部曲》《长征三部曲》《红海滩》等。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