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笔记(组诗)

作者:布日古德 | 来源:中诗网 | 2019-01-16 | 阅读: 次    

  导读:签约作家张黎明(布日古德)新作快递。

斜角街
 
斜角接近45°
路边光秃秃的
一队消防员
由东南跑向西北
从兆麟街到尚志大街
经纬街广场
我记事时候就转啊转
一里地仿佛一段盲肠
塞上车一上午
车上一位“半大子”老太太说
难得啊,堵车也好
消停停看了半本《红楼梦》
 
直角边500米
上岗把头的那边
一位修鞋匠
两个城管
三个交警
路边栽歪着三条腿的破板凳
这一座萧红曾经栖居的省城
哈尔滨第一公立医院(儿童医院)
兆麟公园也残缺不全。我拎着
一只假腿,拄着一支拐杖
想去公厕。交警、救护车
都在红绿灯下,警戒线
圈着公交车轮底下
一个肝脑涂地的女人
此刻树上——
麻雀依然是麻雀
乌鸦依然是乌鸦
斜角街两侧霓虹灯还没亮
整个城市从上到下
横七竖八,横躺竖卧没有表情

 
顾乡老市场
 
老市场在顾乡邮局西侧
眼下的华联超市大门口
每一天,上百人胸口挂着
刮大白、水暖、月嫂、通地漏
扒炕,送砖,陪护,代驾,水泥活
这一天,我胸口挂着一个小牌“卖手腕”
一上午,没人光顾
到是“戳大岗”的“岗友”围着起哄
手腕咋卖?左手、右手?
左手、右手的价格一样吗?
我说“其实我整错了”
七十还整错了?一百有人要啊?
再说,你这白癜风的手
恐怕二十还要遇到瞎眼睛的人
 
我低头看看上岗的小牌
我怒吼着:卖手腕,没错
卖手腕就是卖手腕
卖手腕靠本事,不用带工具
懂吗?就像你们杵大岗!
杵大岗也叫戳大岗,大岗咋回事?
我声嘶力竭吼着,闹吵吵的人群立马鸦雀无声
咋回事,卖手腕你说!
岗就是岗楼子,杵,就是“傻呵呵”地站在那
咋戳咋杵都行,你说啥就是啥

 
商市街
 
一个女人
挺着一个大肚子
面对着两个
写书的男人
用血和泪构思一本书
一本书
扉页是一条河
一条松花江怀里的河
目录上依次排列
呼兰
东特女子二中
商市街
道外圈楼
南马路东兴顺
公立第一医院
兆麟公园
黑龙江报馆
张殿甲屯
 
一个女人
一本书
让后人们回味
呼兰火柴
呼兰大高粱
呼兰老马头
呼兰老火磨
江津白朗
爷爷
王阿嫂
生死场
 
一个女人
一缕头发
一本书
一个人从北到南
从青岛到上海
从重庆到武汉
从武汉到香港
圣士提反女子中学
一棵树下
一把剪刀
三十一岁
汪恩甲、萧军
端木蕻良、骆宾基
 
我不关心这些人
我只关心
《生死场》
鲁迅的序
胡风的后记
(注:商市街,即现在哈尔滨中央大街附近的红霞街)

(2019年1月15日星期二)
  张黎明(布日古德),蒙古族。吉林省、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文学学会、诗歌学会、少数民族作家协会会员。有大量诗歌、散文、歌词、诗歌评论、杂文、大量新闻作品散见于《诗刊》《词刊》《中国文化报》《草原》《北方文学》《辽宁日报》《内蒙古日报》《诗林》等国内正规报刊。著有诗集《苦楚》《鹰》两部。代表作《黄河三部曲》《长征三部曲》《红海滩》等。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