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一把黄土

——读完贾平凹《山本》有感

作者:布日古德 | 来源:中诗网 | 2019-01-07 | 阅读: 次    

  导读:诗人张黎明(布日古德)新作快递。



《哪一把黄土》


八百里秦川
一千六百公里秦岭
我属于哪一条大河的支流
 
一千六百公里秦岭
八百里秦川
我属于哪一缕炊烟下的秦腔
 
八百里秦川
一千六百公里秦岭
我属于哪一枚春天的嫩芽
 
一千六百公里秦岭
八百里秦川
我属于哪一块落地的陨石
 
奶奶的小脚
丈量了一辈子
奶奶像一只圆规
岁月和子孙的梦
那一支谷穗,九月了
还企望着阳光雨露
十月搭头了,还未圆满
 
去过草堂寺
我才知道农家人的性命
拜过土地庙
我才知道
我没有一株小草那样的骄傲
我的春天
我的秋天
连着旱涝
连着苦涩
 
秦岭三千年前
埋了我的那一伙
山西、山东来淘金爷爷的祖太爷
如今,我已经成为故事的主人公
 
哪一把黄土
哪一个沟壑
埋我
打死我也不能说
不是我的选择
(2018年11月11日)
 
土地的记忆
 
羊肠河
宛如牧羊人的鞭子
甩出去
记忆骑着快马
驰骋于炊烟和云朵里
 
记不住多少次
河水出槽
记不住多少年
水瘦山寒
光光的鹅卵石
映出秃鹫的影子
 
每一次皴裂
蚯蚓和蛐蛐
都在墙角处
发出最后的吼声
 
记忆就是这样
歉收的年月,额头
没有纹路,一年一度
成败一片片长出来
一片片撂倒,老天爷
也会弯下腰来,鬼斧神工
 
《白桦树的记忆》
 
在大、小兴安岭
我是一棵阳坡的白桦树就够了
我的叶片也会参加
春天的舞会。舞会上
我会像舒婷那样
朗诵我的《致桦树》
 
这样的年头年尾
当然,我会
把一枚雪花接回家过年
 
我与你的记忆
毛毛糙糙的
好在初恋时
奶奶坟前的那一棵
已经刻上了我俩的小名
 
《希伯花的记忆》
 
上了年纪的希伯花
掉牙,掉头发
拿东忘西。可还能
记住河边,一块火山石
从天上来,从马蹄声里来
跫音湍急 
 
山地草原
逐渐隆起
女人一样的胸脯
让刚刚戒奶的蒙古娃
巴特尔,鹰一样垂涎三尺
 
于是记忆
落草为寇
也落地生根
有阳光的日子
额吉和阿爸
草地上耳鬓厮磨
从不贪婪
从不与小草谈论高低
这一片牛蒡草,葵花地
苏日根塔拉、八付犁杖
是一千年的拓荒者
 
一千年的拓荒者
与蓝结拜
以水为鉴
(2019年1月7日星期一 5.32于莫力达瓦宾馆318房间)
  张黎明(布日古德),蒙古族。吉林省、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文学学会、诗歌学会、少数民族作家协会会员。有大量诗歌、散文、歌词、诗歌评论、杂文、大量新闻作品散见于《诗刊》《词刊》《中国文化报》《草原》《北方文学》《辽宁日报》《内蒙古日报》《诗林》等国内正规报刊。著有诗集《苦楚》《鹰》两部。代表作《黄河三部曲》《长征三部曲》《红海滩》等。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