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地枫韵

——评岳静华的散文集《枫韵》

作者:张黎明 | 来源:中诗网 | 2018-03-18 | 阅读: 次    

  导读:签约作家张黎明(布日古德)评论一篇。


  作家这个称谓多少有些光环,一旦戴上这个袖标,或者帽子,恐怕要招来好多疑惑的目光。在这物欲横流的年代里,你想进步,他想挣钱,我想创作,都是唯物论者的论调“存在即是合理的,也是现实的”。既然,你已经是一位作家,就去让老百姓说话,让读者打分。 “焦点访谈,用事实说话”,是最好的评判经典。嫩江大地,九三这一块黑土地上,岳静华就是这样一位用事实说话的散文作家。
  忙于工作,应酬乡愁,当母为妻,服侍老少,一整套的人生程序,岳静华哪一样都逃脱不了干系。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既要完成党交给的工作,又要交上一份合格的工会作业,还要起早贪晚的为家庭背书,岳静华都做到了问心无愧,上下满意。满满的时间里,她还要夺回一点空间、挤出一点时间进行散文创作,是多么令人敬佩。她像一只春蚕,吐出一根剪不断的乡愁情思,回馈砥砺向前的人生。这一种情思就是一个作家的黑土地情怀、北大荒的情怀。这一种情怀凝炼、聚合在一起就是她出版不久的散文集《枫韵》。
  不久前,回九三、去七星泡会友采风收藏了静华女士签名的散文集《枫韵》,回哈尔滨的一路上五个小时的车程,一气读完。这在我的读书史上,还是第一次。为何?简洁、干脆地说就是六个字“解渴、过瘾、给力”。
  《枫韵》这一本散文集分为四辑收录56篇。为何书名叫《枫韵》,笔者和作家探讨了这个问题。静华女士说,嫩江、九三这一片黑土地属于丘陵地带,也是大、小兴安岭的过渡带。此伏彼起的地形地貌,嫩江水养育了春天一望无际的达子香,“色子”树、白桦林、大青杨。这些树种每年到寒露前后,经过风霜雪雨洗礼,便大美起来。色子树的树叶像鸡爪子花一样红红的映衬着大青杨、白桦树的叶片,漫山遍野红黄相间,绿色环抱,偶尔露出奶白,嫩江大地、九三沃野、七星泡板石沟两侧,焦德布火山群,一秋诗韵。枫,红也!静华女士与我一样青睐红色,终身激情澎湃,她是北大荒少有的直面乡愁、讴歌黑土地的散文女作家。
  正是由于静华女士以汲取黑土地为营养,以汲取嫩江好水为奶汁儿,以黑土地红高粱、老榆树、一望无际的麦田、豆海为背景,以这一块黑土地上的父老乡亲为英雄,才写出了一篇篇脍炙人口不俗套,文字行文似流水的好散文。
  《枫韵》的第一篇散文《母亲读书》写了79岁的母亲在家中读书的几个细节,真实感人。这一位母亲,一个月的时间里用放大镜读完了《大宅门》《裁缝的女儿》,好几期散文选刊,甚至点评了九三农场管理局编印的期刊《职工文苑》。这一个七十九岁的老人,需要的是怎样一种毅力啊?她读书的动力是什么?这一位母亲是在抗日战争胜利后的前后磕磕绊绊读完高小的,后考入简师班的。后来成为北大荒第一代教师。读书,“有文化”改变了母亲和家庭的命运。毅力就是自强不息,动力就是“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腹有诗书气自华,这一位七十九岁的老母亲,至今还能谈古论今,还能讲政治,还能教育子孙正能量,多么值得大书特书啊!
  散文是写生活。写生活的散文,无需华丽辞藻堆砌,可以信手拈来。静华女士的散文每一篇都写的那么投入,那么有底气,那么有灵性。笔者认为,《枫韵》这本散文集,不枯燥,没有打磨的凿痕,是目前北大荒众多散文作家中极具收藏价值、极具地方风味儿的地域性散文集之一。
  在与静华女士的交流中得知,她每年都要回七星泡农场、回板石沟住一个阶段。每一次都胜利而归。《枫韵》里有一篇有意思的散文《涮火锅》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幽默开心,值得深思。这就是散文的返璞归真。
  散文是写自己。静华女士的散文都是围绕着生活中一个真实的“我”,用“我”的所见所闻行文记事。这些散文,原汁原味,纯天然、纯绿色,真实感人。《榆钱儿青青》《老房子》《搭错了车》等等,都是记录“我”的生活中一些小事。这些小事,以小见大,把自己的乡愁情结跃然纸上,献给父老乡亲、献给读者,献给黑土地。
  台湾散文作家、诗人余光中指出“五四迄今,文坛泛滥的散文有三种:一是花花公子的散文,伤感做作,犹如华而不实的纸花;二是食古或者食洋不化学者的酸腐之文,不文不白,夹缠不清;三是清汤挂面式的散文,此类文章出自白话文的信徒,他们像患了洁癖的老太太,把衣服洗了又洗,污秽自然向肥皂投降,但衣服上的刺绣花纹也都给洗掉了。”这一段文字,应该值得有些自称为“写散文的”散文作家的深思。用这个尺子量一量,我面前的静华女士就没在这个框架之内。因为静华女士不会娇柔做作,不会无病呻吟,不会写别人,不会花前月下。《枫韵》的生命力就在于心是红色的,具有诗意般的魅力。《枫韵》为北大荒的独家风景。
  静华女士的散文,长于“忆”。作家常常把自己带入“旧时光”“老房子”让你读懂《云朵情》,让你《在歌声里沉醉》。你能聆听出黑土地种子发芽、达子香吐蕊的声响,让你在七星泡、板石沟的山峦上远远地构思五大连池火山群的传说。因此,作家的叙述,是独白提炼后的诉说。这一种写法,为北大荒散文创作,提供了一个优美的范本。
  乡愁散文,古今中外,大家纷纭。但是每一个年代,每一个时期,每一位作家都有着鲜明的个性与风格。李白、三毛、余光中、席慕蓉都有不同时期占据一个题材,且有不同面孔的乡愁。这些坎坎坷坷的生活、这些血与泪掺和在一起的情感,变为优美的文字,就是不同时期的乡愁。大家李白、余光中、三毛、席慕容如此,今天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的一些散文家如此,乃至立足于北大荒沃野泥土中的北大荒作家岳静华也如此。
  乡愁散文的主体是“乡”,乡间、乡村。因此乡愁散文离开了乡与土就没有生命力。
  嫩江大地位于大兴安岭东南坡小兴安岭西南麓,地处黑龙江边陲的几个农场,依山傍水,风光旖旎、景色宜人,是天然的氧吧。九三农场管理局的建边农场就紧紧地和小兴安岭嫩江、黑龙江相依为命。来建边农场采风的一些作家、摄影家看到的枫树,其实叫关东槭,或者兴安槭。这一片片的兴安槭每年到了十月中下旬,经过寒露凌浸,瞬间万山红遍,如霞如火。大自然就用这种方式每年来愉悦辛勤劳作的人们。静华女士的散文《枫韵》里描写的枫树,就是建边农场的兴安槭。作家在《枫韵》中,试图用一种美,告诉人们,告诉读者,美是上天赐予的,美不要和人类接触的太近。“人生应该像枫叶,无论身在何处,都要扬起梦想的风帆,以充满阳光的心情迎接每一天,以从容的姿态跋涉风雨路”。
  寒地黑土,是一种文化,这种文化如果都像作家岳静华女士这样,紧紧扎根在这片黑土地上,紧紧地依偎着白桦林,大胆地吻一吻、亲一亲这片黑土地上的野格桑,作家的生活会更加丰富多彩,作家群体也会更加星光灿烂。
  这么些年来,静华女士,用文章愉悦自己,宽慰母亲,用镜头聚焦大自然的魅力,用书法入心诠释人字,陶冶着,性情着。是嫩江大地上一片最美丽的枫叶。
  读完《枫韵》,解渴、过瘾、给力,是我的印象,也许你读完又是一种感觉。在戊戌年正月第二个人七日子,写下这点感受,也是我这个“深秋枫叶”狗年最快乐的一件事。
  2018年3月16日星期五
  张黎明(布日古德),蒙古族。吉林省、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文学学会、诗歌学会、少数民族作家协会会员。有大量诗歌、散文、歌词、诗歌评论、杂文、大量新闻作品散见于《诗刊》《词刊》《中国文化报》《草原》《北方文学》《辽宁日报》《内蒙古日报》《诗林》等国内正规报刊。著有诗集《苦楚》《鹰》两部。代表作《黄河三部曲》《长征三部曲》《红海滩》等。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王志彦简介

    王志彦(山西雁),独立诗人,山西屯留人,《太行诗刊》总编。已在《诗刊》及美国、新加
  • 90后 追求诗意与创造

    郭栋超,1962年出生于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乡村。现为国家公务员,研究生学历,河南作
  • 90后你诗中的情趣年轻

    郭栋超对中诗网90后大展的评论
  • 灵性是创作的动力

    郭栋超,1962年出生于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乡村。现为国家公务员,研究生学历,河南作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