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来了,我想说(组诗)

作者:张黎明 | 来源:中诗网 | 2017-08-22 | 阅读: 次    

  导读:系·中诗网第二届签约作家张黎明的诗歌。布日古德,常用名张黎明,蒙古族。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中国诗歌学会、吉林省、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协会会员。诗歌、散文、歌词作家。有大量诗歌、散文、诗歌评论、杂文散见于《诗刊》《词刊》《北方文学》《诗林》《中国文化报》《辽宁日报》《吉林日报》《中国青年报》《中国国防报》等全国各地知名报刊,并获奖。著有诗集《苦楚》《鹰》两部。

张黎明.jpg

 

第一章:秋天的序言
 
西北风再一次侵入的时候
这一片领土已经到了开镰的时刻
老驴、老马、甚至退下来的骡子
用四六排联的老干体
正为一场古体诗会彩排
但这并不是秋天的序言
 
秋天的序言
从一枚落叶算起
每一场西北风都要把
春天的、夏天的老账重新扒拉一遍
因此这一篇序
独立成章的时候
天,已经高了
地,已经远了
天高地远的辽阔
空空旷旷的虚伪
都想按照自己的意愿
突出自己蓄谋已久的主题
 
秋天的序儿
装满瓜果梨桃儿
装满猪马牛羊
装满长城脚下北国风光
也装着祥林嫂、王阿妈的故事
 
秋天的序
没有避开
仓央嘉措
没有避开
不负天子不负卿
我们也加入这个行列
也没有没有避开
公元前的一株树
解放后的一匹马
 
 
第二章:秋天的大合唱
 
冬天就要来了
敌人就要扫荡了
我们就要被流放了
在这个丁酉年的八月
我要不会仰天长啸
八千里路云和月
只能把这一个秋天写的淋漓尽致
我的组诗
围着挠力河
围着海拉尔
围着乌兰布统
让闪亮登场的歌手们
大合唱额尔古纳、科尔沁
大合唱鄂温克、鄂伦春
大合唱白银纳、恩和哈达
秋天要给蛐蛐、云雀、猎手一点机会
让它们的它们兴趣不减当年
离开渣滓洞的时候
想一想歌乐山上跟着绣红旗的小萝卜头
想一想沂蒙大山里几十个红嫂的奶汁儿
想一想李奶奶、杨子荣、杨靖宇、赵一曼
想一想芦苇荡里开茶馆的阿庆嫂的智斗、董存瑞的炸药包
离开虎头山
一帮春苗似的大姑娘
大鞭子一甩叭叭的响哎
这一挂大车,路在何方
 
秋天的大合唱
有我台上台下的影子
我离开海边碧绿的沙地
鲁迅笔下的闰土、水生、猹还没有来
村长喝没喝多,他都赤裸裸地
躺在妇女主任的炕头上
狼一样的眼睛
没戴墨镜
一只是赝品
一只是正宗
外面天高气爽
大山里的边疆小镇
据说也有阳光照不到的地方
 
 
第三章:产后的秋天
 
下一枚蛋太难了
这么费劲,挣三块来钱儿
产前风
产后风
都是提心吊胆的事
比如说北大荒产后的秋天
好多好多随份子的事是抬头不见低头见
产后的秋天,没有人
把稻花香的查哈阳、阿荣旗的那吉屯儿
联系在一起
也没有人瓜田李下
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远方大雁还是
按照自己的线路及时返程的时候
芦苇荡里比胡传奎还胡传奎的大杀器
一直狐假虎威
产后的秋天
生完孩子还没等毛干
 
于是,秋天是最难受的
桌上的一点咸菜酱
冰柜里仅有的一小筐笨鸡蛋
都给城里三五年不回来一趟,最亲的人
 
产后的秋天
我想把最好的营养留给
我的蜘蛛
我的海浪
我的琪琪格
 
 
结尾:跋
 
秋天来了,我想说
我的丰收应该属于“精准扶贫”
精准扶贫在秋天就是一面镜子
照在好多好多大小领导的脸上
 
秋天来了,我还想说
那些大山里上不起学的苦孩子
那些躺在炕上吃了几代皇粮的低保户
那些走出大山,骨灰也背井离乡的人
 
秋天来了,我还想说
这一届总理该到我们村来了
这一届总书记该坐到我们家的炕头上了
 
秋天来了,我们这个盼啊
天有没有雨
娘改不改嫁
我们不知道
我们只知道
又一个丙申
又一个丁酉
又一个好汉子
盼下一个来年!!!
 
(2017年8月20日星期日 23.27)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诗歌精神:文化自信中的

    简明把一切令人敬畏的事物都赋予了对手的属性,它们是鹰、雷霆、闪电、狮子,甚至
  • 庞贞强简介

    庞贞强,1970年出生,现定居包头。内蒙古作协会员,包头作协会员,博客上写诗一万多首
  • 邓太忠简介

    四川南部县人、当代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文艺传播促进会诗歌中心执
  • 叶延滨:《大地忠实的歌

    叶延滨:著名诗人,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主任、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常务副主任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7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